笔趣阁

第0093章 五鬼劫运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刘楚能够大概推断出背后那人的身份与高层有关,唐淳并不觉得奇怪。

    只是,这口气未免太大了点。

    他竟然扬言要对方的性命……

    唐淳可是清楚,那人不但本身的实力惊人,最重要的是背景深厚。

    就算是唐家在龙窟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只要他一句话,就能将这一切抹杀。

    也是这个原因,唐淳才会感到迟疑。

    否则,以目前刘楚表现出来的恐怖实力,似乎还真没有什么人能够扛得住他的报复。

    不过,唐淳转念一想,又觉得刘楚应该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底气的。

    他那一身神乎其神的医术和功夫就非同一般,自然也不可能是石头缝里面冒出来的。

    那人手眼通天,已经暗中将刘楚的底细调查的清清楚楚。

    可惜,始终没有找到任何一丝有用的线索。

    越是这样,他就越想要将刘楚除掉。

    现在,刘楚明明知道是什么人在对付自己,却还是这样强硬的态度,只能说明,他也是底气十足的。

    或许正如大家暗中猜测的那样,刘楚背后还有一个神秘的师门。

    惹到了他,便是与这个神秘的师门为敌。

    一个入世修行的年轻弟子都有这样的实力,那么他背后的师门……

    唐淳也不敢继续想象下去。

    不愧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江湖,唐淳短暂的惊愕之后,便恢复如常。

    他笑着又为刘楚续了一杯茶,这才说道:“刘先生底气十足,这话要是传了出去,那人估计要头疼了。”

    刘楚笑笑,似乎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

    对他而言,只需要唐淳将话放出去就可以了。

    至于对方究竟是个什么身份,他完全不在乎。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若要论阴谋诡计,自己有天心魔主的传承,又何惧之有?!

    “上次来去匆匆,竟没有发现,唐老家里这格局不简单哪!”刘楚端起茶杯,突然又放下。

    唐淳略显诧异。

    觉得自己的思维似乎有些跟不上刘楚的节奏。

    怎么一下子又说起了风水。

    难道有什么特别的深意不成……

    唐淳也不多想,笑着说道:“刘先生,你还懂风水?”

    “略有涉猎,一知半解!”

    刘楚口里说的谦虚,但是唐淳却看出来,他依旧是那样底气十足。

    说起家里的风水格局,可谓来历不凡。

    唐淳心中正好有一些疑惑始终没能解开,于是正色道:“这房子确是从九宫山请来高人无心上人布置的,说是可以让这里……”

    “山龙廉贞有向,水龙巨门见水。”

    不等唐淳说完,刘楚便自顾自的念出了此地的风水格局的概括。

    “咦……无心大师也是这样说的。”唐淳惊异地看着刘楚。

    唐淳虽然是习武之人,但是这种传统的世家,往往底蕴深厚,何况他又是一家之主,除了一身功夫超群,其他方面也涉猎甚广。

    (本章未完,请翻页)他本身也深谙这类风水玄学,五行八卦。

    只是,即便是他,也这山龙廉贞有向,水龙巨门见水的格局也是一知半解。

    这两句话本是五鬼运财的口诀,既囊括了风水正法,又包含着阴-门秘术。

    唐家明明世代修武,偏生那位高人在这里布置了一个五鬼运财的格局。

    格局已成,唐淳心中顿时就疑窦丛生,却没有多问。

    因为这位高人来历非凡,是唐淳爷爷辈的故交。

    算起来,唐淳比对方还小了两辈。

    错非唐家祖上与他有一段宿缘,对方根本不会出手。

    现在,刘楚一下子喊出了其中的门道,唐淳不免一阵大喜。

    因为后来唐淳也有意无意地请了无数所谓的玄门高手到家里作客,谈玄论道,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出这是五鬼运财的格局。

    这倒是不奇怪。

    真正的风水高手,的确可以做到浑然天成,不滞于物的境界。

    偏巧刘楚能够一口叫出其中的秘密,岂不是说他看懂了?!

    “古话说,穷文富武。唐家世代修武,正需要金生水旺,那位高人为唐家布置这样的风水阵法可谓大有深意。不出所料,为了这个五鬼劫运的阵法,估计他也遭受了很强的反噬。也不知道这样程度的反噬之力,这位大师是否能够扛得住。”

    “五鬼劫运……反噬……”唐淳眉头紧锁,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似乎从那以后,无心大师就没有出现过了。”

    “若非布阵之人仙游,宵小之辈安敢暗中动了手脚?!”刘楚冷笑地说道。

    “仙游……”唐淳随即叹了口气,“也是,算起来,无心大师眼下也该一百二十岁了。”

    过了几秒钟,他又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刘楚:“刘先生,你刚才说有人暗中动了手脚?”

    “对!本来利用五鬼运财之术稍作改变,形成五鬼劫运格局,以财气助涨气运,这是非常高明的手段。可是偏偏被有心人利用,窃取了其中的气运,导致这些年唐家一直在走下坡路。就我看,之前三叔中奇毒,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如果唐家还有其他人曾经意外身死,也难逃干系。”

    “究竟是什么人!”唐淳咬牙切齿。

    显然,刘楚的话戳中了他的心事。

    这些年唐家的确出现颓势,一年更比一年差。

    唐淳原本也没有找到缘由,现在被刘楚点出来,立即相信了八成。

    唐家到了唐淳老爷子这一代,原本是兄弟三人。

    自从九宫山的无心上人为家里布置之后,家族事业可谓蒸蒸日上。

    两位兄长顺利进入龙窟,成为炎龙的正副队长。

    可是好景不长,两位兄长莫名其妙死在了并不困难的任务中,导致炎龙从原来龙窟数一数二的队伍一蹶不振。

    到现在,竟然成为吊车尾一般的存在。

    曾经唐淳还以为是意外,现在看来,恐怕是另有蹊跷。

    人死不能复生。

    唐淳现在只希望刘楚又办法破了这格局,让唐家回归到正常的运势上,然后再寻

    (本章未完,请翻页)找幕后黑手。

    “五鬼劫运的针法虽然可以为主人家积累气运,可也很容易虚不受补,祸及自身。因此,在使用中,往往与法术符咒配合,免遭祸患。所以五鬼劫运的格局有三不布:非实力高深者不布;非天时地利不布;非天材地宝不布。我看眼下的格局,无心大师本身的实力应该称得上高深二字,也算准了天时地利,只是这天材地宝,恐怕已经被人替换,并借以盗取唐家气运,修炼邪功!”

    “刘先生,可有解救之法?”唐淳连忙问道。

    刘楚笑笑:“办法自然是有的。不过,五鬼劫运这样的大手笔,布置起来非常困难,不但对于自身的功力要求极高,而且讲究一个天时地利,再有合适的天材地宝加持,才算圆满。因此,想要破坏,而不对唐家造成更大的危害,其实也不轻松。”

    唐淳显然误会了,以为刘楚是想要提要求,连忙说道:

    “刘先生,有什么困难,只管讲!只要我唐家能够办到,一定在所不辞!我唐家在华夏来说虽然不能说是什么世家豪门,但是也算经营多年,总还有几分面子。”

    他话音未落,刘楚就笑道:“唐老,你可是知道今日我来的真正目的吗?”

    唐淳看着刘楚眼角里的笑意,心中也有点打鼓。

    刘楚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他哪儿知道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不过,唐淳也不希望被对方看轻,咬牙道:“略知一二。不过,具体的还是刘先生你好好说说吧!只要我唐家能够办到,绝无二话!”

    “唐老,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刘楚站起身,沉声说道,“我要加入炎龙,不过是以客卿的身份。我必须保证相当的自由,但炎龙一旦有行动,我一定尽力而为,充当急先锋也没问题。”

    “什么?!你要加入炎龙!”坐在太师椅上的唐淳就坐不稳了,一下子站起来,惊讶地望着刘楚,“炎龙只是龙窟七支秘密部队之中的一支,而且还是实力最低的一支。它可容不下您这样一头真龙!”

    刘楚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一脸认真地说道:“甭管炎龙眼下是什么实力,我加入之后,必然就是最强的一支!之所以是客卿身份,就是我需要超然的地位,合适的时候,能够借助一下炎龙的力量,而不是一味的听命于高层!做炮灰的事情,没人喜欢!”

    唐淳又是一怔。

    他没想到刘楚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只是,还是跟刚才一样,他不得不信。

    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神秘了。

    唐淳显然是心动了,又追问道:“请刘先生说得更加具体一点,我好跟那边传话。”

    刘楚立即解释道:“我最近正好搜罗到一些珍贵的药材,打算为炎龙的人炼制一些丹药,加上我独门的吐纳方式,能够让他们的实力在极短的时间内至少提升三成。若是运气好点,直接提升一倍也不是不可能。这算是见面礼!而炎龙派人保护我的父母家人。但凡有什么针对我的风吹草动,第一时间通知我。至于动手,就不必麻烦炎龙,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听刘楚这么一说,唐淳一脸纠结,似乎难下决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