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085章 倒转阴阳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符咒既成,大家隐隐感觉院子里的气氛不对。

    刚才似乎还有点夜风习习的冷意,到了这会儿,竟然变得暖融融的。

    三人不由得一阵面面相觑。

    刚才刘楚非要说是磁场的问题,但是现在怎么解释。

    难道一张鬼画符就能改变磁场不成?!

    大家隐隐感觉刘楚肯定是故意隐藏了什么,不想让自己这些人知晓。

    或许,余之秋真的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尤其是余之秋本人,猛觉得身上那种被压抑的感觉仿佛一瞬间烟消云散,有种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的错觉。

    “刘先生,你这是……”

    明明觉得很暖和,但是余之秋却突然感觉一阵寒意在心底升起。

    随即,全身都被冷汗浸透。

    文人,尤其是余之秋这样的传统文人,总是敏感而细腻的。

    在看到自己的文章突然变成了女性笔触的时候,他就隐隐感觉到不对。

    若非那字迹的确是自己的,他真要认为是身边的什么人在为他代笔。

    当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赫然发现自己的笔下,虽然严格遵照着时间轴推进故事,但偏偏对于阿月的描写竟然比自己一开始预计的要多了许多。

    字里行间,全是一个女人对男主角知秋那种浓浓的爱慕之情,让原本偏向纪实风格的文字变成了富有乡土气息的言情小说。

    他曾经生出过一种怪异的念头,这干脆就是女主角阿月的自传!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刘楚的出现,或许他就在心中胡思乱想一下,但是决不会当真。

    可是现在,似乎更像是有鬼魂存在。

    而那些文字赫然就是小说的女主角阿月写下来的。

    阿月的原型当然就是楚月!

    可是,楚月明明还或者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余之秋一脸阴晴不定的样子,刘楚猜他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当即笑着安慰道:

    “余先生无需惊慌,这只是咱们华夏医学一种古老的手法祝由术,利用符箓和咒语来消灾祛病罢了。”

    “祝由术……”

    余之秋皱着眉头重复一句。

    他虽然是土生土长的东海人,但是早些年的支教生涯让他解除了不少神秘的东方文化。

    祝由术他也听说过,的确是华夏古代巫医的一种治病手段。

    充斥着不少封建迷信的东西,但是也有心理安慰的效果。

    可越是这样,余之秋就越觉得不简单。

    因为眼前看到一幕完全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感觉是不会出现错误!

    他坚信,刘楚肯定没有说真话。

    突然,余之秋觉得似乎哪里有点不对。

    二十多年来,他与楚月的联系都需要通过中间人八婶帮忙中转。

    用楚月的理由就是害怕自己的丈夫起疑心,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可是现在想来,其中很有些蹊跷。

    只是他并不知道楚月其实已经不在人世,因此暂时只是觉得诡异,并未往更深的地方想。

    一边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妻子陶洁一脸惊异地望着刘楚,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刘先生,这个符箓真的能治好我加老余吗?”

    “立竿见影!”刘楚轻轻地吐出四个字。

    “那下面该怎么做?”陶洁又迫不及待地问道。

    她其实也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但是此刻,她只关心自己丈夫的健康问

    (本章未完,请翻页)题,至于其他,既然刘楚有意遮掩,她也不像追根究底。

    “很简单,只需要将它烧了,然后将符水喝掉就可以。”刘楚轻描淡写地说道。

    “喝掉?”

    “当然!”刘楚说着,又让陶洁取一个碗来,倒了点水进去。

    轰!

    下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微微凝神,那张黄色的符咒竟然轰地一下冒起火光,迅速化作灰烬。

    “喝下去吧!”刘楚将符水递给余之秋。

    他仅仅愣了一下,然后赶忙接过碗一股脑儿将符水喝了下去。

    这一刻,他对刘楚再无疑虑。

    他刚才分明看见,符箓是自己燃烧的!

    “好啦,余先生身上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现在就把令爱请出来吧!”

    刘楚解决了余之秋的问题,不怕这对夫妻再用怀疑的眼神来看自己了。

    夫妻俩飞快的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陶洁迅速起身,拨通了电话。

    很快,她又折回来抱歉地说道:“对不起,刘先生,她不愿意出门。”

    “咦?余小姐不在这里!”刘楚有些意外。

    “对!她在她小姨那边,二号别墅。那原本是她外公的别墅,现在她小姨住着。这孩子跟她小姨最亲,这一阵都住在那边。”

    “走,过去看看!”刘楚沉声说道。

    注意到他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

    按照刚才车上戚薇薇的说法,余乐儿若是那种阴气比较重的女孩子,在这里长期住着,的确有可能受到阴魂的影响出现那种阴天和夜晚精神恍惚,胡言乱语,到了白天,尤其是阳光充足的时候,却又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的情况。

    若真的是长期住在别的地方,却还是这样的情况,那只能说明,在余乐儿的身边应该有阴魂存在!

    对于刘楚,无论是余之秋夫妇还是戚薇薇,都充满了信任。

    看他这样的反应,哪儿还有不配合的道理?

    走到二号别墅的时候,刘楚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这里可不仅仅住着一只阴魂。

    表面上,风水极好,但是在暗地里,却有高手倒转阴阳,偷天换日,将原来一个藏风聚水的阳宅之地硬生生变成了一个阴煞聚集的死地。

    抱着洋娃娃,目光呆滞,时而胡言乱语的余乐儿一被她的小姨带出来,刘楚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寒芒。

    真巧!

    竟然是被魑附身了。

    之前才遇到一只魅,现在又遇到了一只魑,这运气也就没谁了。

    不过刘楚也暗自庆幸,幸亏发现的及时。

    不然等它正的成长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余乐儿看到刘楚的刹那,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狡黠,随即一下子躲到了她小姨陶爽身后。

    陶爽明显地愣了一下。

    印象之中,自己这个侄女儿每次陷入迷糊的时候,都对周围的时期漠不关心,仿佛一下子就彻底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

    可是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一看到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就然出现了这样的反应。

    更让她不明白的是,这么晚了,姐姐姐夫怎么带着一个陌生人来自己这里?

    正当陶爽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余之秋夫妇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惊喜。

    别的不说,就从自家女儿的反应来看,就说明刘楚绝对不简单。

    “戚小姐,你立即带着余小姐跟他们离开这里,此地不宜久留。”刘楚突然来了一句。

    “怎么回事?”余之秋皱眉。

    (本章未完,请翻页)“是啊!刘先生,为什么必须立即走?”陶洁也说道。

    刘楚突然笑了起来:“如果我说她继续呆在这里会有性命之忧你们相不相信?”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有性命之忧!请把话说清楚!”

    说话的却是陶爽。

    刘楚冷笑地看了陶爽一眼:“如果我没猜错,陶爽小姐不久前应该是去求过神,而且还特意为她带了一个护身符回来。”

    “咦?你怎么知道!”陶爽一阵失神。

    “现在那个护身符还在余乐儿脖子上对吧!应该变成血红色了。”刘楚笑道。

    陶爽立即看了一眼,顿时手一抖,身子都剧烈的摇晃了一下。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先别问了,赶紧离开这里吧!不过,陶爽小姐,你暂时必须留下。那个附身符上有你的血,所以你必须与余乐儿分开一阵。现在,你们赶紧走,别多问,以后我自然会给你们解释原因。”

    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也不多说,带着余乐儿立即赶赴市区。

    等大家走了,刘楚才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笑着对陶爽说道:“说吧,你到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刘先生,你什么意思?”陶爽皱着眉头,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眼下人都走了,还需要装吗?”

    刘楚说着,身上属于天心魔主的力量猛然爆发出来。

    轰!

    磅礴的气势渲泄而出,直奔陶然。

    陶然浑身一悸,脸色骤变,体内的魔气也下意识地爆发出来,想要与之抗衡。

    只可惜,它眼下还处于幼年时期,实力甚至还比不上之前刘楚灭掉的魅。

    因此,只是一个照面,它就彻底败下阵来。

    “你……你是魔主?!”陶然捂着胸口艰难说道。

    短短不到三秒钟,她的力量几乎被消耗了一半。

    刘楚咧嘴一笑:“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就赶紧说罢,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刚才催动天心魔主的力量已经很冒险,刘楚自然不敢在动用天魔惑心来读取他想要的信息。

    “这个……”

    被魑控制的陶然明显有些犹豫。

    “你不像跟魅一样的下场吧!”刘楚冷笑,威胁道。

    果然!

    魑一听,便结结巴巴地问道:“啊!你……你把魅怎么了?”

    “吃掉了!”刘楚淡淡地说道。

    魑魅本是一体,一听魅竟然被刘楚吃掉了,难免狐死兔悲。

    而刘楚之所以这样说,也是因为天心魔主修炼魔功的确需要采集魔物身上的魔气。

    因此,吞掉猎物提升实力这样的事情对于魔物来说再正常不过。

    “饕餮也是你吃掉的?”魑紧接着又来了一句。

    “饕餮?怎么你们都觉得那样低级的家伙也配这种称呼?!没得脏了我的手!”刘楚的话里面满是不屑。

    魑显然是彻底屈服了,它战战兢兢地说道:“启禀魔主,小魔不过是附身在小姑娘身上吸收她的纯阴之气罢了!像这样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女孩子实在太稀有了,因此我不得不冒险来到这里。若是魔主需要,我愿意奉上辛苦吸收的阴气。只求魔主放小魔一马!”

    “这里还有什么人?”刘楚又冷不丁来了一句。

    “没了!”魑摇了摇头。

    “没了?”刘楚皱眉,“怎么可能没了。这里的格局可不简单啊!以你目前的修为,根本做不到,所以老实一点吧!我的耐性不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