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084章 支教迷情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刘楚不动声色地接过余之秋妻子拿出来的那封信件。

    果然,接触的瞬间他就感到上面有一股很重的阴气。

    稍稍凝神,体内功德之力迅速流转,顷刻间将上面的阴气化解于无形。

    然后,刘楚将那封字迹娟秀的信又递了回去。

    余之秋一阵失神。

    他原本以为刘楚会打开这封信。

    岂料他只是扫了一眼封面上的落款而已。

    随即,余之秋皱眉道:“怎么了,刘先生?有什么不对吗?”

    刘楚笑笑:“我就看看,这封信是不是有问题。”

    “那到底什么情况?”余之秋问道。

    “没什么特别的。”刘楚笑道,“现在还是先治疗你的病吧!”

    “治病……”余之秋更加惊异了,“咦,刚才你说是煞气缠身,怎么又变成了病?”

    “煞气缠身其实只是中医的说法,你倒是不必往迷信的方向想。”刘楚斟酌着字句,尽可能用对方能够听的懂的语言解释道,“你这个说白了还是居住环境引起的精神疾病,你可以理解为磁场改变让你的某种潜意识被彻底调动起来了,并且拥有了超越你自己的能力。”

    “只是这种超越毕竟会付出代价,就像你现在这样。或者,你也可以想想梵高!他在癫狂的状态下创造了无数超越时代的作品,被后人顶礼膜拜。也许他清醒的时候,就未必有这种实力了。”

    余之秋似乎有些明白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但他沉默了片刻,还是抬起头来,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些文字其实是我潜意识驱使我写的。”

    “差不多可以这样理解。”刘楚认真的说道。

    他当然没有说真话。

    刚才借助接触那封信的刹那,刘楚读取了上面残留的信息。

    一下子便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弄了个清楚。

    余之秋是真正的鬼上身!

    而且,这只鬼就是他口中那个下乡支教认识的名叫楚月的女人。

    二人一见如故,尤其是在方面,有着无数的话题。

    楚月经常请余之秋帮她代-购各种杂志,并跟他请教写作方面的知识。

    一来二去,二人走得越来越近,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人。

    至少在外人看来,的确如此。

    余之秋也向楚月表现出爱慕之情,可是她并未接受。

    三年后,余之秋支教期满,便要回程。

    因为创作了不少高质量的文稿,得到了东海市作协的邀请,成为下属刊物《浦江》的编辑。

    后来又因为得到当时主管教科文卫的副市长陶博然的赏识,一路高歌猛进,先被借调到市委成为副市长的专职秘书。

    陶博然身体不好,患了肝癌,弥留之际,将自己还在读大学的宝贝女儿交到了余之秋手上,二人喜结连理。

    余之秋事业爱情双丰收,却不知道自己曾经支教的小山村都发生了什么。

    并非他不想要了解,而是楚月的信蒙住了他的眼睛。

    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离开之后不久,楚月便因为难产死了!

    这些年给他写信保持联络的,其实是楚月留在人间的一股执念。

    她希望照顾他们的孩子,那是这个男人留给她的唯一纪念。

    (本章未完,请翻页)然后等孩子长大了,至少让他知道自己真正的父亲是谁。

    至于是否告诉余之秋,直到再次见面的时候,他都没能想好。

    余之秋根本不知道他和楚月竟然会有孩子。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一次醉酒之后,其实夺取了这个美丽的少女最宝贵的东西,然后播下了种子。

    只是,天真善良的楚月选择了沉默,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继续跟这个男人交往。

    知道余之秋一年之后便会离开,楚月不想耽误他的前程,便答应嫁给自己那个比她大了整整八岁,而且有些跛脚的表哥。

    她死了之后,得到一个叫做八婶的帮助,渐渐拥有了普通鬼魂无法拥有的能力。

    早些年,八婶的婆婆乃是当地有名的神婆,十里八村的人一旦有个头疼脑热和疑难杂症都会找她,既是医生又是巫婆。

    解放后破除封建迷信,因此她便放弃了神婆的职业,成为民间医生。

    后来,她将自己的衣钵传给了媳妇八婶。

    八婶是个接生婆。

    楚月难产的时候就是她接生的。

    因为带着这一股执念,楚月死后竟然附身在了儿子身上。

    可惜她并不知道,这样她不但无法守护她和余之秋的结晶,反倒还会害死儿子。

    幸亏被八婶及时发现。

    她用通灵之术跟楚月进行沟通,并知道了她的秘密。

    八婶出于同情,答应帮助她。

    于是,这些年,她一直与余之秋保持联络。

    只是,都是由八婶帮忙代劳。

    而她自己也在八婶的指点下努力提升自己的力量,终于拥有了离开村子的能力。

    她在八婶的帮助下,附身在最后一封信上,被带到了余之秋这里。

    偶然间,看到余之秋正在创作一本名叫《支教往事》的小说,正是描写他支教那几年遇到的人和事。

    楚月看到了被余之秋可以淡化的阿月,顿时改变了想法。

    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做了鬼之后,变得更加偏执。

    看到余之秋幸福的一家,再想到自己的不幸,她有一刹那生出了妒忌。

    好在在最后关头,她还是选择了原谅。

    只是,对于余之秋笔下那个美丽但是戏份极少的少女阿月,她却非常不值。

    于是,几乎没有片刻的迟疑,她直接上了他的身,并借用他的身体连夜进行了创作。

    在她的笔下,阿月变成了整个故事绝对的主角,有血有肉,仿佛在文字之中活了过来。

    以至于余之秋也有些疑神疑鬼。

    虽然楚月并不想要伤害余之秋,但毕竟人鬼殊途,她身上的阴气还是不可避免地吞噬了余之秋身上的阳气。

    尽管他利用从八婶那里学习到的方式尽可能压制这种阴煞之气对于余之秋的伤害,但她毕竟能力有限,终于还是让余之秋出现了不少状况。

    “刘先生,不知道有什么治疗的办法没有?虽然那个文章很精美,超越了我应有的水准,但是笔触却太女性化,我的读者可能不会买账。若是再引起误会,我本身倒是没什么,但是负责发行的合作方可就倒霉了。”余之秋诚恳的问道。

    刘楚微微沉吟一下,突然问道:“余先生不知道有搬家的想法没有?”

    “搬家?”余之秋愣了一下,显然不清楚刘楚这是什么意思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实在不成,找个地方住一阵也是可以的。”刘楚又说道。

    “你的意思是暂时离开这里,避免磁场继续干扰?”余之秋皱眉道。

    不过,听他的意思,似乎对于磁场影响这种说法有些动摇。

    或许,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东西。

    毕竟,就算是楚月再怎么小心翼翼,避免被余之秋察觉到她的存在,但是文字风格摆在那里,作为当事人的余之秋肯定能感觉到一些问题。

    只是余之秋明显是个无神论者,并不会往这方面想。

    甚至如果不是刘楚发现这个问题,并提出来,等几个月后,余之秋身上被鬼上身后的副作用渐渐消失,这件事就会永远成为一个谜团。

    “对!”

    余之秋思考了足足五秒钟,点点头:“这样的话,倒是个办法!我在市区还有一套房子,是乐儿外公留下的,什么都齐全,也很安静,可以去小住一阵。反正那本书已经写完了,只需要做一些后期的处理,去市区正好。”

    刘楚又道:“当然,仅仅是搬家只是避免身体受到进一步影响,但是因为磁场改变导致神经受到的损伤还是要设法根治才可以。不然,以后会变得很敏感,稍一不对,又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这可怎么办?!”这次说话的是余之秋的妻子,“刘先生,请您救救老余,不论多少钱,我们都愿意给。”

    “余先生是微微的长辈,就不要说钱不钱的。再说了,我本身也算是医生,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的工作。”

    “刘先生,真是医者仁心,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了。”

    刘楚笑着摆摆手,这才说道:“眼下这煞气已经融入余先生的脏腑,所以必须设法除去。如果能找到几样东西,那就事半功倍。若是找不到,也没关系,只是要费点手脚。我只是怕太晚了,耽误给令爱治病的时间。”

    “您请讲,我们尽力准备。”

    “简单得很,朱砂,黄纸和一支狼毫。”

    “这个……”余之秋和妻子都是一愣。

    不是说好不是鬼上身吗?

    怎么又需要这些东西。

    不过,刚才刘楚说了那么多旁人并不知道的东西,夫妻二人对他几乎没什么怀疑。

    想了想,还是决定立即准备。

    戚薇薇很乖巧,立即说她知道哪儿有一家纸火店,而且因为父亲过世的时候,就是找的这家。

    他打电话过去让人送来,并表示多加辛苦费。

    没想到店主在这边也有熟人,于是只等了不到二十分钟,刘楚要的东西便送了过来。

    只是北区别墅门禁森严,负责快递的人进不来,戚薇薇又陪着余之秋的妻子陶洁去取了一趟。

    东西备齐,刘楚立即动手。

    虽然是第一次玩符咒,但是在心中过一遍便将各种细节,刘楚已经有了绝对的把握。

    他先找了一个干净的碗,特别用功德之力进行过净化,祛除上面的残留的污秽之气。

    否则,就必须找没有用过的碗,保证绝对的清洁。

    然后用朱砂和水按照一定的比例调制成浓浓的墨汁状态。

    刘楚手持狼毫,蘸饱红色的朱砂墨汁,在裁剪好的黄纸上笔走龙蛇,一蹴而就。

    嗡!

    伴随着一声无法察觉的轻微震颤,一抹淡淡的金色光辉一闪即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