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083章 煞气缠身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刘楚之所以会对吴阿姨用上这种心眼,其实也有一些无奈。

    尽管最近一医院的宣传仍旧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但过犹不及,这种广告轰炸的宣传效果未必多好。

    而且,现在的广告铺天盖地,大家早已视觉疲劳,有了相当的免疫力。

    若是吴阿姨没有带浩浩去检查,就算自己治好了,也会认为是误诊,根本达不到宣传的效果。

    毕竟,若是换成以往的自己,偶然听到有人说针灸治愈白血病这种事情,估计第一反应就是吹牛。

    送走了吴阿姨,戚薇薇又跟已经将刘楚惊为天人的戚鹏交代了几句,带着刘楚上了她的车。

    一辆三系的白色小宝马,看起来倒是有点年头,不过保养得倒是不错,跟戚薇薇的气质挺配。

    刘楚本来想要抽根烟,但是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将抽出来的烟放了回去。

    戚薇薇透过反光镜看到这一幕,明显地松了口气。

    她车里面的味道很好闻,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淡淡草药香味,没必要干出煞风景的事情。

    一切进行得很顺利,刘楚分别又拜访了三个地方。

    两个中药铺,一个藏族医生位于弄堂里的地下诊所。

    在这三个地方,刘楚依次拿到了赤朱草、再生果和不死莲,皆是言无忌提前付过款了。

    其中,赤朱草乃是神农四宝的头顶一颗珠,即所谓的延龄草。

    再生果则是长在榕树上的赤色石斛结出的黄豆大小的果实。

    不死莲却是天山雪莲的变种,常年盛开,永不凋谢,算是眼下刘楚弄到的各种材料之中最珍贵的。

    仅有一株,而且还受了一些损伤,幸亏药性没有多大影响。

    也是他眼下的实力有限,否则用不死莲作为主药,加入几味常见的草药就能炼制出最低级的还阳丹。

    这种最低级的还阳丹,起死回生也许力有未逮,但是只要还剩下一口气,用来吊命却比人参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刘楚预计这一株不死莲应该能够炼制出至少三粒初级还阳丹。

    每次刘楚与货主交流的时候,心思缜密的戚薇薇都很知趣地站得很远。

    甚至干脆就待在车里,帮他看管那个装着各种珍稀草药的便携式保温箱。

    虽然对方根本不可能知道她的身份,但是她却很自觉地避免无意之间了解同行的秘密。

    这样的态度,倒是让刘楚暗暗对她高看几分,觉得这个女人或许是个很不错的合作对象。

    当然,真要是合作的话,还需要进一步考验。

    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

    鉴于之前天心魔主险些挣脱束缚,控制自己的心神,不到万不得已,他当然不愿意轻易动用属于天心魔主的秘术,自然无法真正看清楚戚薇薇的本性。

    如愿地拿到了目前急需的五种草药,刘楚有些迫不及待将它们进行处理。

    戚薇薇那里得到了三根无极草根基本上完全保存了原本的药性,其它的几种或多或少都有损耗。

    大概是没能真正搞清楚这些珍贵草药的药性,因此对于它们的处理全凭经验。

    刘楚轻车熟路,催动功德之力将它们一一进行炮制后备用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尽管他已经尽量加快速度,但是这批草药仍然花费了三个小时的时间。

    于是,戚薇薇等到晚上九点半的时候,才又重新看到刘楚。

    二人随便吃了点宵夜,便按照约定,直奔戚薇薇那位患者朋友的住处。

    巧得很,此人竟然就住在玫瑰港湾。

    不过,刘楚在南区,此人却再更昂贵的北区。

    据说这里的地价竟然要高出南区一倍有余。

    戚薇薇有这样的朋友,竟然还会为金钱苦恼,刘楚有些理解为什么她没有去麻烦言无忌了。

    在他的心底,又忍不住为他加了几分。

    十分钟后,二人便出现在了北区九号别墅前。

    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一个气质极好的中年男子,大约一米八的身高,国字脸,很有福相。

    穿着一身得体的西服,皮鞋锃亮,是一个很注重仪表的人。

    只是,刘楚看他的第一眼就觉得很不舒服。

    此人印堂发黑,正走背运也就算了,关键是头顶上的三把真火极其暗淡,隐隐之间仿佛被什么东西压住。

    这是煞气缠身,心智将惑的征兆。

    只是奇怪的是,这股煞气并没有真正伤害他的意思。

    甚至为了减轻煞气对他气运的影响,还特别压制了自己的力量。

    刘楚在打量对方,人家其实也在打量着他。

    戚薇薇在路上已经提前给对方挂了一个电话,但是却没有说刘楚的年纪。

    现在看着她竟然带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来给自己女儿看病,不免有些怀疑起来。

    但是,中年男子很有涵养,脸上人就带着热情的笑容。

    加之戚薇薇也信得过,她极力推荐的人自然不会是那种江湖骗子。

    因此,无论如何,总不能将客人拒之门外。

    于是,他很热情地伸出手:“您好,刘医生!一路辛苦。请里面喝茶!”

    一边说着,他便让到一边,恭恭敬敬地做了个请的姿势。

    刘楚何等精明,自然看出了端倪。

    他笑了笑:“看起来余先生最近不太顺利。”

    刚才在路上,戚薇薇已经大概介绍了她那位患病闺蜜余乐儿的家庭。

    眼前这个男子显然就是余乐儿的父亲余之秋了。

    既然余之秋是这样的态度,再加上他此刻的情况,刘楚觉得有必要先从这里突破。

    “哦?何以见得!”余之秋愣了一下,随即笑着问道。

    不得不说,余之秋的涵养真的不错,不愧是搞工作的。

    “不知道余先生是否相信面相之术?”

    “老实说,不太相信。”余之秋笑道。

    “不过我恰好有点研究,想要就余先生眼下的面相说上一说。不然,我担心无法打消您的疑虑,并不利于我给令爱治病。”刘楚眼神笃定,盯着余之秋的眼睛。

    余之秋笑了笑:“既然如此,那我就听听刘医生的高见。”

    知道对方还是不信,刘楚也不在意,自顾说道:“面相上看,余先生早年多磨难,二十五岁左右遇到贵人相助,才渐有起色。但也仅仅是好过一点。到了而立之年,余先生总算开始顺风顺水,不但事业有成

    (本章未完,请翻页),也娶得贤内助,一年后喜得千金。自从女儿降临,运势更是乘风而起,一飞冲天。”

    “不错!刘先生看的很准。”余之秋淡淡地说道。

    刘楚当然知道他其实还是在敷衍自己。

    估计这些事情,他以为自己是从别人,或者说干脆就是从身边戚薇薇口里打听到的。

    刘楚于是又说道:“当然,这都是过去的事情,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不过,我就说这三个月。”

    听到这话,余之秋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

    显然,刘楚的话引起了他的说辞。

    因为他最近的确霉运缠身,而且算算时间,就是这三个月!

    他一直隐瞒着眼下的处境,除了他的妻子和几个特别熟悉的合作伙伴,一般人肯定是不清楚的。

    现在刘楚直接点明三个月,怎能不让他认真起来?

    “既然余先生不相信相面之术,我也就说简单一点。如果没有看错,余先生三个月以来,常常夜不成寐,难以安睡。就算勉强睡下,也会觉得胸口烦闷,似乎有什么东西压住自己,潜意识里想要驱赶,却无能为力。第二天醒来,偏偏精神亢奋,明明吃得很多,还是感觉饥饿。”

    “对!您说得太对了!”余之秋猛地站了起来,满眼期待的看着刘楚,“可是……您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吗?我爱人也是很好的医生,可是她也搞不清楚我究竟怎么回事,只能是人为最近写作的压力过大,这才出现了各种幻觉。哎!写作的进度倒是跟上了,可是仿佛是受了影响,写出来的东西跟最初的设定有了出入。我甚至以为,这些东西是出自于另一个人的手笔!”

    “余先生的问题如果非要说是病,那就应该是居住的环境磁场混乱,导致你的精神出现了幻觉。而这种幻觉促使你的笔下出现了与你的初衷截然不同的故事。我猜,故事一定很精彩。”

    “对!”余之秋点点头,“我把稿子给乐儿和她的妈妈看了,都说是我的巅峰之作。只是……”

    说到这里,余之秋有些欲言又止。

    刘楚接过话头:“只是有些不太像你的风格对吧!”

    “没错!倒像是一个女性写出来的。”余之秋皱着眉头说道。

    “那是自然!因为压住你的原本就是一个女人。而且,跟你一样,热爱,只是想要借你的笔墨一用。”刘楚沉声说道。

    “等等!”突然,余之秋似乎想到了什么,惊异地说道,“这个场景似乎有些熟悉!”

    “熟悉……”刘楚奇怪地看着余之秋,等待他的下文。

    沉默了至少十秒钟,他终于喃喃自语地说道:“是了,是了!肯定是这样。刘先生,我想起了以前下乡支教的时候遇到的一个女孩子。她也喜欢,那时候我们很投机,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爱慕。不过她嫁给了她的表哥,我们来往就很少了。后来回城的时候,她问了我的地址,我们偶尔会写一封信。三个月前,我正好收到了一封。”

    “能给我看一下吗?”刘楚问道。

    “可以!”

    余之秋犹豫一下,立即说道。

    然后,他朝一边的妻子微微点头,后者很快便将一封信取了过来。

    看到这封信的刹那,刘楚更加笃定了心中的猜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