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081章 你敢赌吗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戚薇薇愣了愣,立即将那张药方双手奉上。

    吴阿姨盯着刘楚看了一阵,突然满眼惊喜地叫了起来。

    “你是……啊!你是那个起死回生!对了,还是警察英雄!”

    大概是因为激动,有些语无伦次。

    “吴阿姨……”戚薇薇一阵怪异,“什么起死回生?”

    她最近完全没心思关注什么新闻,连朋友圈都很少上,因此并不清楚刘楚的光辉事迹。

    啪!

    吴阿姨竟然轻轻地扇了自己一嘴巴子,两眼发光的说道:“瞧我这张嘴!你是刘楚刘神医,能起死回生那位。东海一医院的特别顾问!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上次勇斗歹徒的也是你。这真人看起来比电视上还要年轻帅气呢!”

    这位吴阿姨一看就是个风风火火的性格,如同连珠炮一般的话从她口里噼里啪啦吐出来。

    “没那么神,就是会点医术,恰好赶上了。至于勇斗歹徒,那是我的工作。”刘楚谦虚地说道。

    嗤啦——

    随即,手上微微用力,直接将药方撕了。

    “啊!你怎么把它撕了。”戚鹏皱着眉头问道。

    不等刘楚解释,一边的吴阿姨却先开口了。

    她眉头一挑,瞪了眼戚鹏:“阿鹏,你小子知道什么!一准儿是人家刘神医觉得徐医生开的这药方不对症,准备重新写一份呢!是吧,刘神医!”

    吴阿姨说完,眼巴巴地看着刘楚。

    刘楚当然知道,这是属于老百姓的智慧。

    眼前的吴阿姨就算对自己的医术有点崇拜,但绝不是什么脑残粉。

    之所以这样说,其实也是希望让自己出手。

    最近想要找自己看病的人不少。

    早已是一号难求。

    有些头疼脑热的都一骨脑儿来了,无非是希望让自己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重病大病,好防患于未然。

    自己可没工夫招呼这么多患者,这才让黄院长帮忙对患者进行甄别。

    不是那种危及生命的重病患者或者疑难杂症,他概不接受。

    虽然也听说患者怨声载道,但他可管不了那么多,索性让这些领导们去头疼好了。

    而且,他相信黄院长他们能够处理得很好,将难题变成好事。

    撕掉的药方全然是补血的路子,可这个叫做浩浩的小男孩明明是正气虚弱,先天胎毒之中感染了邪毒,五脏六腑受到邪气侵蚀,骨髓损害严重。

    如果猜得不错,按照西医的说法,这就是造血干细胞异常的克-隆性恶性疾病,即大家耳熟能详的白血病。

    按照药方上这种纯粹补血的路子肯定不成,索性撕了了事。

    白血病原本就算是疑难杂症,想要治愈,其实很难,往往还伴随着各种危险。

    看得出来,孩子的家人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既然遇到了,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刘楚沉吟一下,对吴阿姨说道:“这孩子体质弱,在娘胎的时候应该受了损伤,经常低烧,看起来像是贫血。估计这补药吃了不少,仍然不见丝毫好转,病情反倒越发严重。”

    “不愧是神医,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的说的太对了。咱们家浩浩命苦。他母亲怀上他那会儿,一点也不知道忌嘴,什么都吃。怀胎六月的时候,竟然回乡下老家吃了山蘑菇,结果中毒了。虽然后来母子平安,可是浩浩从一出生就体弱多病,可让我这个做奶奶的操碎了心。”

    刘楚点点头,又问道:“浩浩最近刷牙出血有点严重对吧!”

    刚才浩浩说话的时候,他似乎嗅到了一丝血腥味儿。

    “对!今早刷牙的时候流了不少血,我还以为是牙刷的问题。刘神医,我们家浩浩不会是得了什么怪病吧?”吴阿姨一脸担心地说道。

    “我估计是白血病。”刘楚沉声说道。

    眼下,环境污染极其严重,各种农药化肥泛滥,导致空气,水质和食品卫生安全成了大问题。

    各种残留正是导致白血病的元凶。

    当然,还有家里的家具、装修材料乃至清洁用品也可能成为罪魁祸首。

    尤其是小孩子,抵抗力低下,受到的伤害最为严重。

    稍一不慎,就会患上这种可怕的疾病。

    “什么?!白……白血病!哎哟,这可怎么得了哟!”

    吴阿姨突然哀嚎一声,身子一晃,险些栽倒在地。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怀里还抱着小孙子,她本能地靠在柜台上,总算没有让孩子摔在地上。

    刘楚叹了口气,在这个谈癌色变的时代,作为血癌的代表,白血病的可怕早已深入人心。

    而吴阿姨的身体其实也出了不小的问题,一下子听到这个噩耗,身子一下子就支持不住了。

    还是先解决她的问题再说,毕竟小孩子还需要她来照顾。

    “戚小姐,有银针吗?”刘楚朝一脸担忧的戚薇薇问道。

    “银针?啊!有是有,可是是徐大夫的。”戚薇薇说道。

    “徐大夫?这里的坐堂医生?”

    刘楚瞥了眼角落里一个小房间,大门紧闭,上面写着专家室的字样。

    “对!”

    “借来用用。”刘楚说道。

    “可是……”戚薇薇明显有点犹豫。

    这时候一边的戚鹏说话了。

    “咱们徐医生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

    “救人要紧,回头我还给他。”

    “还给我?你知道这套银针多少钱吗?弄坏了你赔得起!”

    就在这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

    “徐医生?”

    “徐伯伯!”

    “不借就算了。”

    刘楚懒得跟人争执,走上前去,一掌拍在了吴阿姨后背。

    另一只手在她背后接连点了四处穴位。

    只是五秒钟,吴阿姨浑身一个哆嗦,长长地吐了口气,有些愕然地看着刘楚。

    顿了几秒,她忙不迭地说了声谢谢。

    徐医生一阵愕然,目光却落在刚才刘楚急忙出手,扔在地上的处方笺上。

    顿时,脸色骤变,眼神充满怨毒。

    刚才为了刺激下一下这个眼高手低的家伙,他故意施展全力,刺激吴阿姨的心脉,将她心脏之中郁结的浊气疏通。

    虽然这种手法的确无法治本,但是短时间之类,吴

    (本章未完,请翻页)阿姨不会再出现这种眩晕的感觉。

    “你到底是什么人?”徐医生皱着眉头,似乎在极力的思考什么。

    “吴阿姨说他是刘神医,一医院的什么特别顾问,似乎很有名的样子。”

    “啊!你是那个起死回生的刘神医!”徐医生惊异地说道。

    “对!”刘楚也懒得跟他说什么起死回生是个误会了。

    岂料,徐医生竟然突出四个字:“沽名钓誉!”

    这次,还是不等刘楚说话,吴阿姨率先开口:“哼!徐老头,自己医术不精,就说人家沽名钓誉。你倒是让我这眩晕症立即止住啊!难怪刘神医只是看了一眼你那张处方,立即就撕了,估计也是狗屁不通。庸医杀人,竟然连我家浩浩是白血病都没看出来……呜呜……我家浩浩真苦命,白血病啊!这可怎么是好哦?!”

    “白血病……”徐医生冷哼一声,“哼!还刘神医,年纪轻轻也敢自称神医。再说,就算看出来了,还不是治不好。我也是看你们手头拮据,没敢告诉你们真相。就算知道了,也治不起不是!”

    听到这个徐医生明显就在歪曲事实,刘楚怒火中烧。

    刚才看了他的处方,明显是没有摸到白血病的边,现在竟然还在这里死鸭子嘴硬。

    你说你医术不好也就算了,人品也这样,刘楚便没想要放过他。

    刘楚冷笑一声:“不过就是白血病吗?戚小姐,麻烦你用手机拍下来,我跟徐医生打个赌,若是我能治愈这个病,那他当着镜头,自称庸医,以后永不行医!若是我输了,我离开一医院,也永不行医!”

    徐医生猛地一震,没想到刘楚竟然要跟自己打赌,而且还是这样的赌约。

    一是自己,他有些害怕了。

    其实刚才刘楚那一手,他就感觉到对方恐怕是有点实力的。

    可是,当他注意到地上被撕裂的处方赫然就是自己开具的,因此才说他沽名钓誉。

    “怎么了,不敢赌吗?”刘楚冷笑地说道。

    “哼!我没空。”徐医生咬牙道。

    “没空?我看你是闲得慌。”刘楚眉头一挑,“这里之所以如此冷清,估计也是因为你的缘故。一介庸医,招摇撞骗,难怪这里门可罗雀。”

    “怨得着我吗?”徐医生叫了起来,“早就说了,中西医结合,专门的中医药店根本就无法经营。你看看人家隔壁,多红火。哼!不跟你扯了,我还要去上班。”

    “上班?你不是说这一阵请假吗?”戚鹏沉着脸问道。

    “嘿嘿!我去铁心堂当坐诊医生了,今天正好歇班,过来拿东西。所以,麻烦你帮忙把之前的工资和提成结一下吧!全勤奖就不要了。”徐医生摆出一副厚颜无耻的嘴脸。

    “徐伯伯,你居然骗我们?!”戚薇薇咬牙切齿。

    徐医生轻笑一声:“反正也没什么病人上门。我离开,还是减少你们的压力呢!听我一句,把这家店让给隔壁其实也不错。你们姐弟两根本就不是干这一行的料。”

    “混蛋!”戚鹏骂道。

    “小兔崽子,你再骂一句!”徐医生眉头一挑,恶狠狠地说道。

    “混蛋!”

    这一句却是刘楚骂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