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079章 意外发现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刘楚带着月息草离开之后,并未回玫瑰港湾,而是直奔言无忌告诉他的第二个地点。

    这里距离刚才那个叫做香香小屋的花店很近,步行的话不超过十分钟的路程。

    据说这里还有三株没有炮制过的新鲜无极草草根,因此刘楚干脆打了个车过去。

    倒不是担心货主会出手,毕竟言无忌已经打过招呼。

    只是,这种未经炮制的无极草草根要比晒干或者烘干的效果更好。

    能够早一点拿到手,自然更放心。

    而且月息草和无极草草根为主药,配上神龙架四宝之一的七叶一枝花,以及几味常见的中药,就能炼制出聚灵散。

    虽然效果未必比得上聚灵丹,但是在目前的条件之下,已经难能可贵了。

    比起刚才的香香小屋来说,这个地方倒是比较正常。

    这是一家名叫宝芝堂的中医馆。

    大概是因为如今中医没落的大环境影响,宝芝堂中医馆虽然装潢不错,但却门可罗雀。

    刘楚甚至没有发现坐堂的中医,仅有一个坐在药柜旁埋头在手机上打游戏的小青年。

    倒是一边与中医馆仅有一墙之隔的西药房前面搭起了表演舞台,无数老头老太太则在窗口前排起了长龙。

    今天似乎是赶上大促销,因此这会儿还有不少老头老太太结伴而来。

    他们彼此之间似乎已经很是熟络,一见面便热情地招呼着,然后家长里短,兴致勃勃地聊起来。

    其实这样的情景,刘楚早已经是见怪不怪。

    人到了他们这个年纪,最重视的就是健康。

    哪怕是本来就没什么病,也往往经不起忽悠,忍不住买点所谓的保健药。

    刘楚看了一下,今天似乎在为一种新上市的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药品——心脑颗粒做宣传。

    主持人正在卖力的讲解心脑颗粒的各种好处,内容极富蛊惑性。

    不少贩售药品的商家正是抓住了他们这种心态,因此借助各种营销手段将价格昂贵的保健药推销给他们。

    大有不把他们的棺材本吃干喝净不罢休的架势。

    这工夫,中医馆柜台前一个人也没有,抓药的员工干脆埋头玩着手机。

    刘楚已经走到跟前,年轻的小伙还是没有抬起头来的意思。

    刘楚本想要喊他一声,可是突然,他嗅到了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

    这是……

    炼骨草!

    刘楚惊异万分。

    这可是用来打熬筋骨的好东西。

    无论是炼制成淬骨丹还是铁骨散都可以。

    炼骨草生长的环境要求倒是不特殊,也正是因为如此,极为容易被混淆成杂草。

    刘楚猜测,肯定是采药的时候不小心给弄混了。

    虽然不多,但是这种炼骨草的药效极好,只需要哪怕是一株,就能炼指出足够一个人完成第一次骨骼淬炼的淬骨丹。

    原本这种草药并没有在刘楚列出的单子上,可现在既然遇到了,自然就没道理错过了。

    无论是单婉儿还是唐风,论底子都还算不错。

    当然,这只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

    他们想要真正提升实力,必然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哪怕是再努力,毕竟已经过了修炼最好的年纪,不得不借助外力。

    无疑,丹药之力便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一颗只够

    (本章未完,请翻页)一个人用,但是既然这个世界有这种东西,那肯定就不止这一株,先拿下再说。

    “师傅……”

    刘楚轻轻地敲了敲桌面,招呼道,

    只可惜,人家玩得正嗨,根本就没有听见。

    刘楚想了想,又敲了一下。

    这一次,他稍稍加重了力道。

    人家倒是抬起头来,瞥了眼他,吐出几个字:

    “等会儿!打完这局就好!”

    刘楚愣了愣。

    敢情对方早就听见自己喊他,却因为忙着玩游戏没空搭理自己!

    刘楚无奈,索性又等了一会儿。

    终于,营业员骂了一句,收起手机,将手一摊:“药单!”

    “我想请问,那个药箱里面的药可以给我看看吗?”

    “你是什么人?!”营业员盯着刘楚上上下下地看了一遍,满是警惕地说道。

    “放心,我不是药监局的。我只想看看那个箱子里面的药。嗯,就是那个写着铁线草的药箱。”刘楚指着右侧角落的药箱说道。

    “这个?”营业员指着铁线草的药箱问道。

    “对!”

    “看他做什么?就一味铁线草而已,普通到不能再普通。”营业员更加疑惑了。

    “就是好奇。”刘楚不动声色地说道。

    “好奇?”营业员皱了皱眉头,“你的意思是,就看看?”

    “对,就看看!”刘楚没有多想,立即点点头。

    营业员眉头一挑,冷冷的说道:“抱歉,没有处方不能看!”

    “为什么?”刘楚莫名其妙。

    “你又不买,别耽误我们做生意。”营业员撇撇嘴,有些不耐烦。

    刘楚心中苦笑一下,又说道:“嘿嘿,兄弟,这会儿也没客人,就行行方便。”

    “那要是我给你看,正好有客人来,没能及时招呼,然后又被我们家老板撞见了,我要挨骂的!”营业员说完,又掏出手机,继续打他的游戏。

    刘楚一阵哑然。

    心说,你用手机玩游戏也不见你有半点害怕?!

    只是眼下有求于人,他没有发作,继续笑着说道:“我也就看看这铁线草什么样子罢了。放心,我一会儿一准儿照顾你们店里的买卖。”

    “切!反正就那么回事。”

    营业员轻蔑地看了刘楚一眼,然后埋头,继续玩他的手机。

    刘楚简直被这个奇葩打败了。

    当然,气归气,他绝不会轻易罢手。

    他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自己去花店的时候,那个少妇那么热情。

    到了这儿,却遇到一个如此态度恶劣的伙计。

    他不信言无忌没有特别打电话交代。

    或许,老板暂时不在这里。

    又或者,人家原本就在外面办事,一时之间赶不回来。

    就在这时,门外一阵香风袭来,还隐隐带着一股子药香味儿。

    这样的香味儿应该是用中草药配制的香水,纯天然的那种。

    刘楚抬头一看,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款款而来,眉宇间跟眼前这个玩手机的服务员长得有几分相像。

    一瞬间,刘楚大概明白了。

    这小青年大概是这个女子的弟弟之类。

    难怪刚才他说是挨骂而不是扣工资,敢情这压根儿就是他家的店。

    看来这里门可罗雀,也并非完全是因为中医没落的缘故,这服务态度也有很大关

    (本章未完,请翻页)系。

    “先生,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吗?”那女子非常热情地说道。

    服务员一个激灵,手机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有些惊慌的看着女子:“微微姐,你不是去浦南跟云总签合同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女子秀眉一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哼!阿鹏,我要是再不回来,你都把我的客人全赶跑了。”

    阿鹏撇撇嘴:“反正也没什么生意,这家店索性就给隔壁的杨哥好了。我觉得他的价格挺好的。”

    女子冷哼一声,不再理会阿鹏,转过头再次对刘楚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先生,让您见笑了。我这小弟就这样,整天就知道玩游戏,您千万不要生气。”

    “没事儿,我就想看看那个药箱之中的铁线草。”刘楚指着那个写着铁线草的药箱说道。

    “铁线草?就这个?”女子微微一愣。

    “对!”

    刘楚大概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突然回来,自然也清楚为什么自己说只是看看铁线草的时候会是这样的反应。

    不过,他现在却想要先拿到这一株铁骨草。

    铁线草和铁骨草一字之差,估计长得也像。

    现在偏偏又混在一起,要是一转身,忙着拿那三根无极草,结果错过这铁骨草就悲剧了。

    女子迟疑一下,还是钻入柜台,小心翼翼地将那个装有铁线草的抽屉抬了出来。

    “您请看,我们的铁线草都是从南边供货商手上拿的货,无论是产地还是炮制手法都有保证,绝对品质一流。”

    刘楚没有说话,看似随意地在里面挑挑拣拣。

    终于,他准确地翻找到他的目标,那一根铁骨草。

    他将它拿了起来:“这一根可以送给我吗?”

    “送给你?!”不等刘楚开口,阿鹏已经叫了起来,“哼,就算是一根,也要花成本的。”

    刘楚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脸色不忿的女子。

    她犹豫一下:“先生既然开口,当然没问题。这种草药很常见,价值不高。”

    刘楚满意地点点头:“那咱们来说另一件事情。我是言先生叫来的,他说你手上正好有我要的东西。”

    “啊!您是刘楚刘先生?!”女子惊呼道,随即又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

    “对,我就是刘楚。”刘楚点点头。

    “请里面请!”女子恭恭敬敬地说道,比刚才的态度更胜一筹。

    “微微姐,怎么回事?他到底是谁?”阿鹏惊异地问道。

    “咱们还知道哪位言先生?”女子冷哼地反问一句。

    “啊!那位言爷爷?!”阿鹏一个激灵,脸色骤变,几乎是尖叫出声。

    “不然我怎么可能这么快回来?!现在,看好你的店子,你的问题咱们回头再说。”女子冷冷地丢下一句,然后引着刘楚进入了铺面背后的仓库。

    里面倒是跟香香小屋异曲同工,在一处不起眼的冷藏柜之中,有三根被真空包小心包好的无极草草根。

    刘楚看了看,果然保存得很好。

    他立即说道:“多少钱?”

    “可是言爷爷已经付过账了。”女子小心地说道。

    刘楚当然清楚言无忌肯定会为他掏钱,也不在意,转而说道:“我是说刚才那一根铁线草。”

    “铁线草?”女子莫名其妙。

    刘楚笑了笑,将手上那根铁骨草递给女子:“你来看看。这根铁线草与众不同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