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078章 责任重大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曾几何时,刘楚认为这只是英雄主义的故事中忽悠主角,或者说编剧跟观众一起编织的谎言。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他,刘楚,倒像是被命运之神选中了一般,已然成为了故事中的主角。

    虽然,这些魔物只是露出了冰山一角,但刘楚清楚,巨大的危机感已经扑面而来。

    刘楚感觉一阵不寒而栗。

    像东海这样的地方,都已经陆续出现的魔物的踪迹,那么,华夏其他地方呢?

    他,几乎不敢想像下去。

    尤其是已经知道,这些魔物的大本营其实在华夏南疆地区,刘楚的心情更加凝重。

    正因为获得了天心魔主的传承,他更清楚这些魔物的可怕。

    相较而言,像魅这样拥有高级智慧的邪物,一旦肆虐起来,破坏力虽然不小,但还不至于引发太大的恐慌。

    因为,这种邪物天生就更愿意躲在阴暗的角落,隐藏自己存在,然后伺机而动。

    没有绝对的把握,几乎不会让你感觉到它的存在。

    可越是低等的魔物,它们根本无法完全控制杀戮和毁灭的本能,尤其是与人类的躯体结合以后,往往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

    因此,它们会在完全控制人类身体之前,出现这样那样的状况。

    甚至暂时陷入癫狂的状态,变得嗜血而杀戮。

    一旦大规模的出现,必然是一阵血雨腥风。

    就譬如那只被称为饕餮的魔物,本身就有拥有吞噬和同化的天赋。

    幸亏刘楚及时发现了它的存在,不然一旦它成长起来,拥有了同化能力,便能迅速复制出一只怪物军团。

    这种低等魔物其实只是在天心魔主的天元大陆炼魔师进行魔化实验的时候得到的副产品。

    它的血液之中,仅仅是感染了饕餮的血液,获得了它一部分的力量。

    一旦这类低级魔物大范围扩散开来,其威力将不亚于一场核爆,而且贻害无穷。

    更不要说它们再获得智慧型魔物的指挥。

    那将是足以毁灭整个人类世界的灾难。

    刘楚担心的就是这个。

    他感觉,恐怕华夏高层尚未意识到将要面临的危机多么可怕。

    而这,并不是他们能够应对的。

    只是这些东西,说出去也未必能够引起华夏高层的足够重视。

    毕竟,他人微言轻。

    这一点,从狼窝那位年轻官员傲慢的态度就能看出端倪。

    即便是自己的实力摆在那里,虽然他不得不妥协,但是目光之中展现出来的只有怀疑和嫉妒。

    怀疑的话,当然可以理解。

    可是嫉妒,便就让他理解不能了。

    想要获得他们的帮助,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时候,他们只要不给你拖后腿,就已经是谢天谢地。

    虽然龙窟那位局长的态度极好,颇有几分招揽之意,但刘楚却怀疑他的发言权究竟有多大,是否能够影响到华夏高层的决断。

    指望别人不成,看来还得靠自己!

    “刘先生,您在想什么,那么入神?”言婉儿看刘楚久

    (本章未完,请翻页)久不语,眼神似乎一阵阴晴不定,便忍不住说道。

    言无忌拿着刘楚绘制的草药图片,对照着他写下来的药性,一边清理他自己手上的珍藏,一边亲自在全世界范围之内发布悬赏,寻找刘楚想要的东西。

    而无根道长也巴巴地跟了过去,言无忌出奇地没有阻止。

    “没什么!”刘楚笑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刘先生,你别骗我,你是在担心对吧!”言婉儿狡黠的笑着,像一只小狐狸一般。

    “自己知道就好了,尽量不要说出去,省得别人把你当神经病。”刘楚说道。

    言婉儿默默的点点头,轻轻地说了一句:“嗯,你放心,我打死也不说出去。不过,你若是还有什么需要,请尽管说,我们言家总算还在华夏有些能量,或许能帮的上忙。”

    看她满怀期待的样子,刘楚当然不想打击她,点点头笑着说道:“好的,一旦有需要,我绝对第一个想到你。”

    “咱们一言为定,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请你惠存!”

    刘楚看了一眼,微微一愣。

    只见上边写着言诗雯,后面是一串电话号码。

    “原来你叫诗雯!”

    “怎么,你以为我的名字就叫言婉儿,婉儿只是我爷爷给我取的小名儿。”言诗雯笑着说道。

    刘楚小心地将这张带着少女幽香的名片收了起来,言无忌和无根道长正巧回来了。

    刘楚总共罗列了十七种材料,其中有八种虽然珍贵,但还比较常见,言无忌这里就有存货。

    剩下的九种,言无忌已经落实了六种。

    可是剩下的三种,暂时还无法搞清楚它们究竟是什么。

    刘楚已经很满意了。

    原本按照他的想法,能够凑齐一半已经很不错了,赶来言无忌的能量不小。

    言无忌不知就里,以为缺了三味药刘楚就没法配药,不免心中不安。

    刘楚这才告诉他,眼下这些药物就足够他配制出好几种丹药了。

    原来,刚才在会客室的时候,刘楚趁着等候的功夫,悄悄的将那些陈列出来的药品的药性悄悄的记录下来,找到了不少勉强能用的替代品。

    虽然要多费一番手脚,但眼下他体内的功德之力前所未有的厚重,完全能够胜任这种程度的力量消耗。

    孙女儿言诗雯的怪病轻而易举的就被刘楚治愈,言无忌自然是一阵千恩万谢。

    虽然剩下三种材料刘楚说不碍事,但是他还是感觉歉意。

    至于言诗雯,有着和刘楚共同的秘密,两位老头子在场的时候,反倒有一种不言而喻的默契。

    往往只是一个动作或者一个眼神便能彼此交流,且毫无障碍。

    谢绝了言无忌的挽留,刘楚按照他告知的地点去寻找他需要的珍稀草药。

    原来,言无忌虽然掌握着华夏的地下药材市场,但是从真正意义上来说他只是掌握了这些珍贵药材的货物信息。

    尤其是那些被列入国家禁止捕猎的珍稀野生名录的名贵药材,比如野生虎骨或者鹿茸之类,他这样的大佬级人物是绝对不会沾手的。

    正所谓树大招风,言无忌能够坐上坐头把交椅,更是小心谨慎,绝对不愿意触碰这些挑战法律的事

    (本章未完,请翻页)情,给那些潜在的对手留下把柄。

    因此,想要获得这些被命令禁止在市场上流通的药材,普通人是几乎没有渠道的。

    即便是明明知道某一家店铺之中有你需要的药材,没有合适的人介绍,店主人也会矢口否认,给再多钱也未必卖给你。

    说白了,言无忌经营的渠道更像是一个庞大的信息平台。

    也只有通过他的介绍,才能轻松地得到你想要买的东西。

    这样看来,他倒是更像一个掮客。

    刘楚在东海呆的时间也够长,又是快递员的工作,自诩对东海市的大街小巷极为熟悉,可是拿着言无忌写给他的地址,刘楚还是一阵失神。

    记忆之中,明明是一个花卉市场中不起眼的小店,竟然有他想要的月息草,而且还是速冻保鲜的!

    老实说,这倒不失为一种保存月息草的方法。

    只是估计店主人也不知道,即便是这种方法,还是无法完整地保存月息草之中蕴含的药性。

    当然,不得不承认,对于普通人而言,这种保存月息草的方法,已经是极为有效的了。

    一进门,一个大约三十出头,守在门口的少妇便热情地招呼刘楚。

    刘楚也不多说,直接报了名号,少妇微微一愣,更加热情。

    显然,言无忌已经特别知会过了。

    只是让刘楚万万没有想到的事,交易的地点竟然是她的香闺。

    打开隐藏在二楼梳妆台后的暗格,里面竟然是一个足有六七个平方的狭长密室。

    打开冰柜的时候,刘楚微微吃了一惊。

    里面竟然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七块封冻着月息草的坚冰,上面都有编号。

    “这七棵我都要了,多少钱?”刘楚看了看,其中的三株品质超过了他的预期。

    剩下的四棵也勉强合用。

    若是普通人,肯定以为这都是简单的快速冷冻技术,但是实际上,其中保存最为完整的三棵却内有乾坤。

    刘楚感到了某种灵力的波动!

    采药人用一种特殊的法术,将月亮的光辉封印其中,极大的保留了月息草的新鲜程度。

    “钱已经付过了,先生若是满意,十日之后,应该还有一批,只是数量不能确定。”少妇恭敬地说道。

    “不知道能否告诉我采摘的地址,我愿意每一株付十倍的价格。”刘楚冷不丁问了一句。

    “先生也知道如何采摘这种娇气的草药?”少妇有些意外的说道。

    “略懂一二。”

    “真的每株十倍价格?”少妇又问了一句。

    “当然!”

    “我可以帮忙问问!”少妇说道。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可能的话,请给我联系这批的采药人!”刘楚指着那三株与众不同的月息草说道。

    少妇微微一惊,有些失神的看着刘楚。

    刘楚笑笑,催促少妇将七块封冻了月息草的冰块用保温箱装好,潇潇洒洒地离开了。

    他一离开,少妇拿出存放在床头柜中的精巧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如果刘楚在场,看到上面的电话号码,一定会大吃一惊。

    那是言诗雯给他的那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