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073章 当了师父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当然是赌一赌这家伙还多久求饶!看起来,这家伙应该能挣扎一会儿。”刘楚惬意地吐了个烟圈,这才笑着笑道。

    单婉儿撇撇嘴:“我才不跟你赌。”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杀人……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快杀了我,杀了我。”獠牙断断续续地喊道。

    看得出来,他本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现在二人这样的对话,又进一步刺激到了他。

    心理防线崩溃之下,便忍不住喊出声来。

    “得了!看来是赌不成了!这么会儿就寻死觅活的,真没劲。”单婉儿挖苦道。

    “哎!这家伙真不长记性。我刚才都说了,我是警察,不能知法犯法。不过呢,如果是他自己因为扛不住自杀什么的,就怨不得我了。”

    “求求你,求求你给我……给我个痛快!啊!”獠牙终于再也扛不住,痛苦地哀嚎起来。

    “放心,我就给你个教训,顺便回去告诉蛇谷那些人,这件事不是他们能够染指的。如果不想万劫不复,那就呆在一边看热闹就可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真正的身份!”刘楚仿佛是在欣赏一场精彩的表演一般,笑眯眯地说道。

    “你……你到底是谁?!”獠牙惊恐万分地问道。

    这一刻,他仿佛已经忘记了那种蚀骨之痛。

    刘楚冷哼一声:“哼!别把别人都当成傻瓜,要不是知道你们的真正身份,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总之带个话回去,别说你们,就是狼窝和龙窟联手,也未必有实力应对。”

    刘楚说着,凌空一指,獠牙浑身一震,脸上的痛苦之色如同潮水一般消退。

    随即,他晃晃脑袋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

    “好的,我一定带话回去。不过,”獠牙微微犹豫一下,终于还是说道,“不仅是我们要拿到那个盒子,还有其它势力也在行动,希望你能保护好它,尤其是不要被那群南洋人得到。”

    “嘿嘿,这倒是用不着你们操心。这东西就算被他们拿到,最终也是自食恶果。总之,别添乱就是。情况其实比你们想象的要糟糕。现在,赶紧走吧!”

    “可是他们……”獠牙看了眼那五个被点了穴道,定在原地的手下。

    刘楚笑笑,又凌空点了五下,僵直不动的五人全都解除禁制。

    只是,因为血气不通,腿脚麻木,全都栽倒在地。

    狼狈地从地上爬起,却没人有半点怨言。

    刚才虽然身体被控制,但是他们都听到了二人的交谈。

    连獠牙这样的强者都服软,更何况他们?!

    现在,他们只想立即赶回蛇谷复命,哪怕是受到责罚也比呆在这里被人奚落强。

    獠牙带着他的人头也不回的走掉,刘楚当即决定换个地方。

    于是,拿出电话再次联系上张长峰,直接搬到了他位于玫瑰港湾的一处海景别墅。

    为了以防万一,这次是他的儿子亲自开车将他们护送过去的。

    唐风干脆躲在了后备箱里。

    而他和唐婉儿都化了妆。

    说是化妆,干脆就是易容术。

    来到别墅,稍稍熟悉了周围的环境,刘楚便选了位于楼顶的角楼作为自己的卧室。

    (本章未完,请翻页)风背后的飞刀已经拔了出来,在功德之力的辅助下迅速止血。

    正如他之前的说的那样,伤口看似很深,流血也不少,但实际上并未伤及要害。

    看得出来,獠牙当时也只是想要控制唐风,并没有真正想要他的性命。

    仅仅用了不到一刻钟,唐风的伤势便被彻底控制住了。

    只是让刘楚万万没有想到是,唐风竟然直接给他跪下。

    “师父在上,请受唐风一拜。”他恭恭敬敬地说道。

    刘楚当即皱了皱眉头,笑着问道:“这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答应收你为徒了?”

    唐风语气恭敬地说道:“以前总觉得自己有两下子,便目空一切。今天见识了师父您的功夫,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想跟你学习真正的本事,这样才能保护婉儿,为干爹干娘报仇!”

    刘楚摇摇头:“我的本事你学不来的。”

    唐风却说道:“我知道自己资质驽钝,但是我会勤学苦练!我也不奢求学太过高深的法门,只希望您能够指点一二。”

    “只可惜,我这本事就算你夜以继日,勤学苦练也没用。”刘楚笑道。

    他说的倒是实话。

    无论是天心魔主还是灭世魔书的传承,都不是普通人能够修习的。

    他也是机缘巧合,否则根本不可能承受这种力量。

    旁人若是强行修炼,根本承受不住这种魔气入体的痛苦,恐怕功夫没有练成,自己先走火入魔了。

    “那若是练到能够比较轻易地对付獠牙呢?也没希望吗?”唐风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刘楚这才明白,可能是自己把事情想复杂了。

    人家唐风的要求其实是很低的。

    他想了想,又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

    “还有我,我也要学!”

    不知何时,单婉儿也冒了出来。

    刘楚苦笑一声,提了个条件:“但是不要叫我师父,没得把我喊老了。说起来,咱们年龄差不多呢!”

    “这么说,你真的答应了。”单婉儿惊奇地说道。

    刘楚笑笑:“怎么?敢情你单大小姐就是随口一说,我还就当了真?!”

    “嘻嘻,甭管有枣没枣,先打一杆子再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可不能反悔哟!”

    只是,还跪在地上的唐风却没有单婉儿这么随意,他还是坚持道:“没人的时候,我还是喊你师父吧!”

    说完,他竟然恭恭敬敬地给刘楚磕了三个响头。

    刘楚看他心意已决,也不强求,淡淡地说了句:“随你好了。”

    说完,他就拿起纸笔,写下一段打坐运气的法门。

    虽然这种入门级的心法不能修炼出内劲,但是对于气息的调整却非常有好处。

    这套法门其实是灭世魔书上记录的名为《破立诀》的功法,取破而后立之意。

    修炼到高深处,可以将潜能最大限度激发出来。

    唐风和单婉儿虽然实力算不上特别好,但总算都是练家子。

    虽然不明白这套运气法门的妙处,但还是能够感觉到一点不凡。

    只是刘楚知道,二人初练这套功法,可要受点痛苦。

    (本章未完,请翻页)他们虽然没有接触过内劲,但是多多少少也练出了一些超越常人的力量。

    这种力量其实是属于内劲的雏形。

    因此,必须先破掉这些力量,才能够重新塑造新的劲力。

    这个破的过程可不那么轻松惬意。

    之所以这样干,实在是刘楚害怕这二位,尤其是单婉儿不安分。

    若是她自己跑出去出了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毕竟,要开启那个盒子,还真需要她的鲜血。

    一旦强行开启,里面的秘密就会立即自毁。

    单婉儿赶紧拿出手机拍了下来,然后便说了声谢谢,急忙溜出门去验证了。

    “你也赶紧试试吧!我出去给你们找点东西,或许能事半功倍。”刘楚打了个招呼,便立即出门。

    他知道距离这里不远的南山道那边有一个全国知名的大型药材交易市场,来自全国各地的药材批发商云集于此,各种稀奇古怪的药材都能看到。

    虽说跟他从天心魔主传承之中了解的药名未必相同,但是凭借魔主的传承,弄清楚药性却是不难。

    走了半天,遇到的全是靠嘴皮子吃饭的人。

    尤其是看到刘楚的年纪,以为是大水鱼,这些药贩子都吧啦吧啦说一堆,可惜他们手上的东西没有一件看得上眼,全都白费唇舌。

    正当他以为今天又是白跑一趟的时候,突然一阵熟悉而又陌生的药香味飘来。

    这是……

    刘楚心中一阵狂喜。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看来自己今天运气不错,总算有了不错的发现。

    循着药香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一群人正将一个小摊围的水泄不通。

    刘楚轻轻松松地挤了进去,只见一个道士打扮的糟老头子正在拾掇着摔了一地的瓶瓶罐罐。

    看来是被什么人掀翻了摊子。

    这些瓶子里全是药酒,空气之中弥漫着药酒的浓烈气味。

    在不远处,站着几个身穿制服的家伙,小声地说着什么。

    不消说,这些人正是传说中华夏战斗力最强的一支队伍——城管。

    “老头子,这是最后一次啊!下次再看见,就全都砸碎了。”

    “对,还不赶紧点,别耽误我们工作。”

    “也就是我们好心,若是药监局的来了,非得抓你进去。”

    “哎,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卖假药,损阴德啊!”

    岂料,此话一出,老道士停下了。

    可是下一秒,拽紧的拳头重又松开。

    刘楚微微一愣。

    刚才没有注意,老道士竟然也是练家子。

    大约是因为修炼的道家功法,讲究个道法自然,因此不注意的话,还真看不出来是个已经触及了暗劲的练家子。

    刚才那一丝怒意影响了他的心境,这才露出冰山一角。

    刘楚注意到,打翻的药罐之中,有一味叫做聚灵草的东西,正是它吸引了刘楚的注意。

    走得近了,他又隐隐在其它的瓶瓶罐罐之中发现了另外两种草药的味道。

    一种无极根和一种凝血花。

    虽然已经破坏了原本的药性,但是刘楚却对它们的来历很感兴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