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064章 孤胆英雄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医疗工作者,虽然王副院长早已离开一线,在业务方面未必多强,但基本常识还是有的。

    刘楚两次让已经判定死亡的患者起死回生,第一次可能还可以说是一个巧合,那么第二次就不可能了。

    但是,他绝不相信这是医术。

    否则,真要是什么神奇的中医,那么这个世界还有西医什么事儿?

    至少也不会是像现在这样,只能依靠所谓的中西医结合苟延残喘。

    因此,刘楚刚才的那番话让他一阵胆战心惊,在极力回忆这辈子究竟都做了什么坏事,根本没注意刘楚丢下这话之后便迅速走远了。

    刘楚回到属于自己那三间病房例行查房,确定所有的患者都在迅速康复,不日就能出院之后,他又去了趟赵进虎那里,一切如常。

    看来,赵峰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又或者在酝酿什么更大的阴谋,因此按兵不动。

    越是这样,刘楚便越不敢掉以轻心。

    或许,赵峰只是一个旗子而已,真正的正主儿还躲在暗处。

    眼下敌暗我明,必须小心再小心。

    不然,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张回春和成志图信守承诺,一直守在一边,随时关注赵进虎的情况。

    只是偶尔闲得无聊,拿出围棋厮杀一局。

    虽然明知道他们看不出个所以然,但是看二位前辈如此上心,刘楚也没点破。

    他们的想法,刘楚当然也能感觉出来。

    他已经想过了,等这件事之后,便传授二人一些从灭世魔书和天心魔主那里继承的秘术。

    作为华夏人,他自然也不希望中医这个老祖宗辛辛苦苦留下的东西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他觉得有一句话用在这里同样合适——

    科学没有国界,但是科学家有国界!

    刘楚进去的时候,二人正杀得难解难分。

    不过一看到他,便立即站起身来跟他热情的打招呼。

    老实说,看着二位老爷子那种有些巴结的笑容,刘楚有些不太习惯。

    于是,他稍微敷衍了两句,又在赵进虎身上仔细的检查一下,这才转身离开。

    看看时间,已经是两点多钟。

    左右下午也没什么事情,刘楚便准备再次到花鸟市场碰碰运气,看看能否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另外,他也想什么时候考个驾照,买辆车开开。

    不然每次出门都打车,极不方便。

    “师傅,停一停!”

    就在的士拐过浦江南路快要进藏宝楼古玩市场的时候,刘楚突然瞥见了什么,连忙喊道。

    的士司机原本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被刘楚这样打断心中难免一阵不爽,可还是一个急刹将车停下。

    下一刻,就看到眼前一晃,却是一张红色老人头。

    “不用找了!”

    他还来不及说声谢谢,刘楚已经身形一晃,冲出了六七米。

    好快的速度!

    咦?

    那是什么!

    顺着刘楚奔驰的方向看了过去,赫然发现有个鬼鬼祟祟的小青年正用两根手指从一个老太太挎包往外掏东西。

    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

    原本想要开车离开的的士司机又看了眼手上的老人头,索性停了下来,准备看看刘楚究竟要干什么。

    这年头见义勇为的人不多了。

    而且又是在古玩街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

    他有点担心这个帅气

    (本章未完,请翻页)慷慨年轻人吃亏。

    这会儿他已经拿出手机,准备随时拨通电话……

    “住手!”

    刘楚一把抓住小青年的手,后者顿时一阵呲牙咧嘴,口中发出一阵痛呼。

    原本还靠着栏杆打电话的老太太猛地回过神来。

    扭头一看,自己的背包拉链已经被拉开,装钱的皮夹子都露出一截。

    她立即意识到什么,将挎包一拽,瞪着扒手:“你想干什么!”

    没想到原本因为吃痛而面容扭曲的小青年冷笑一声,没有理会老太太,转过头来对刘楚恶狠狠地吼道:“小子,你找死啊!还不放手!哼,在古玩街也敢多管闲事,是不是不想活了?!”

    不远处,两个染着头发,花里胡哨的小青年吹了一声口哨,各自从腰间拔出一把小刀,冷笑地看了眼刘楚。

    那意思不言而喻。

    这是想要威胁刘楚,让他赶紧罢手。

    居然还有同伙……

    刘楚眼中闪过一丝冷笑。

    啊!

    被他拿住的小青年顿时一声犹如杀猪般的惨叫,整个人随之踮起了脚尖。

    原来,刘楚微微用力,只听喀嚓一声,那个小青年的手腕已然脱臼。

    而他并没有罢手的意思,微微抬手,可怜的家伙不得不随之踮起脚尖。

    老太太一个哆嗦,赶紧捂着自己的背包挤入了人群,甚至连多看一眼的打算都没有。

    至于那些驻足围观的路人,也呼呼啦啦散开,唯恐殃及池鱼。

    望着老太太消失的背影,以及那些围观者麻木的表情,刘楚心中不免有些无奈。

    难怪这些家伙如此嚣张,估计都是给惯的。

    持刀的二人显然没有想到刘楚出手这么狠,飞快地交换一下眼神,干脆将利刃亮了出来,一左一右朝刘楚逼了过来。

    “干什么?!”

    刘楚一声大喝,居然直接震慑了住了两个小偷同伙。

    两人浑身一悸,脚步顿时停下。

    老实说,他们平常也比较低调,尽可能是那种落单的老弱妇孺下手。

    一旦有风吹草动,往往转身就跑。

    只是今天,眼看就要得手,一个毛头小子突然跳出来坏事儿。

    按照正常的剧情,负责扒窃的打算撂下一句狠话,震慑刘楚,然后转身就会离开,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动手。

    情急之下,不得不启动第二套方案,露出利刃威慑刘楚,让同伴有机会脱身。

    可是,剧情依旧不按套路走。

    看起来,人家似乎并不害怕。

    难道遇到练家子了?

    二人心中皆是一沉。

    这也怪刘楚,明明有警察的身份,却尚未习惯在这种情况下立马亮出来。

    否则,三人就算再嚣张,也绝对不敢造次。

    在华夏,袭警罪很大。

    就在二人感觉进退维谷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疯狂的挤开人群闯了过来。

    立即,人群又是一阵混乱。

    三个扒手倒也机灵,趁乱窜入人群,直接跑路了。

    刘楚原本并不想要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毕竟,他还有一个身份——警察。

    想当初他刚刚到东海的时候,第一个月的薪水就被扒手顺走了。

    今天看到他们竟然对一个老太太下手,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只是,看到这个突然闯过来的黑影,刘楚却又没心思理会这档子事情。

    只因他在这个

    (本章未完,请翻页)一身西装革履的男子身上看到一阵死气。

    这意味着,这家伙离死不远!

    他发疯一般撞开一切挡住去路的人,似乎在他的身后有什么恶鬼。

    “让开!快让开!”

    男子奋力地拨开人群,口里高喊着,一头朝刘楚这边窜了过来。

    刘楚随手一抓,将他牢牢拽住。

    岂料男子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一丝苦笑。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耳边同时传来男子话:

    “刘警官,很重要!”

    下一刻,男子已经与他错身,然后直接冲向了公路中间,健步如飞地越过栏杆,朝桥下做了一个扔东西的动作。

    嘭!

    一声清脆的枪响,男子的动作从空中定格。

    一道血线从他的太阳穴激射而出,突然变得僵硬的身体停顿了足足两秒钟终于重重地摔倒在地。

    鲜血从他的左侧枪口流出,迅速染红了周围的地面。

    “啊!杀人了,杀人了。”

    “快跑啊!快跑!”

    “警察,警察!快报警啊!”

    ……

    短暂的沉默之后,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围观的群众哭爹喊娘,抱着脑袋四下里奔逃。

    咻!

    突然,一道黑影从西装男子的尸体上掠过。

    下一刻,那个黑影已经蹿出十几米,飞跃护栏,窜入了拥挤的小巷,不见踪影。

    刚才男子手上那个黑色的背包已然落入其手中,并随着她一并消失。

    刘楚目力惊人,混乱之中仍然看清楚那是个身材火辣的女子。

    她戴着口罩,看不清楚真面目。

    不过,看她的那双眼睛非常灵动,肯定差不到哪儿去。

    那些黑衣人一见,也不管倒在血泊之中的男子,直接追了出去。

    如果不是那个男子的确已经死透,刘楚都要一位如此惊心动魄的场景,其实是某部动作片的拍摄现场。

    他手上的东西似乎是汽车钥匙,但是刘楚知道,肯定大有乾坤。

    男子显然是认识自己的,临时的时候将它交给自己,一定是希望自己能够妥善处理。

    刘楚悄无声息地将东西放入裤兜,瞥了眼地上那具已经冰冷的尸体,然后转身,在路边随意招了一辆的士。

    “先生,去哪儿?”的士司机瞥了眼身后混乱的人群,又借着后视镜看了眼刘楚。

    “开车吧!一会儿告诉你。”刘楚也不在意,直接说道。

    “哦,好的!”

    的士司机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是有生意上门,自然也没有深究。

    他还巴不得带着客人漫无目的地乱转,那样车钱肯定少不了。

    刘楚闭上眼睛,施展天心魔主的追踪之术,很快便锁定了那个女子的行踪。

    看得出来,她跟那些开枪的人显然不是一伙的。

    至少在她身上感觉不到那些黑衣人那种戾气。

    有那么一瞬间,刘楚也考虑过立即上报,交给上面处理。

    可是,他此刻还记得男子将东西交给他时那种信任和貌似解脱的眼神。

    于是,他立即打消了这种想法。

    这些家伙如此嚣张,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枪,事情恐怕一点也不简单。

    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找到那个抢走背包的女子,从她口中应该能够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看来,自己又要做一次孤胆英雄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