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619章 大妈当道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也渐渐变得暗了下来。

  看着街道边上的霓虹灯一盏盏地被点亮,刘楚的心却是无比的暗沉。

  没想到奔走了整整一个下午,弄得筋疲力尽,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刘楚打电话询问张邯义的情况,在得到一样的结果后,他只好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地走回了家里。

  家里漆黑一片,和他此刻的心情一模一样。

  刘楚关上门,走回了卧室,却低落地根本不想去开灯。

  刚一坐上床,刘楚就清晰地在脑海里听到了一道低沉的嗤笑声。

  “刘楚,你小子这么在乎那小妮子的死活,要不要我帮你?”

  那声音充满了蛊惑力,让刘楚的眼眸瞬间就亮了起来。

  他想也不想地急急问道:“你有办法能找到吴婧?”

  “那是当然!找个人对于本魔主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灭世魔主得意一笑。

  对于灭世魔主的本事,刘楚是不会怀疑的,于是他激动地询问:“那你说要怎样才能找到她?”

  看他这般着急,灭世魔主却在此时谈起了条件:“方法自然是有的,不过你也应该知道,本魔主可不什么大善人,你必须答应帮本魔主完成一件事情。”

  救人如救火,和吴婧的性命相比,刘楚哪里还会思量?

  他二话不说便答应了:“行!要做什么事情,你说。”

  “不急,等你先把目前这件事情解决了,本魔主再告诉你。”见他答应的爽快,灭世魔主也不含糊,直接把寻人的方法告诉了刘楚。

  刘楚把他说得法子细细地记了下来,立即跑到吴婧住的房里,找了她的一件衣服。

  然后他直接咬破了自己的指尖,用指尖流出来的血画了一个类似蝴蝶的印记。

  见印记画好后,他凝神将自己的真元输入其中。

  只见那只蝴蝶如同复活了一般,飞到了他的手掌心里,然后形成了一个类似于蝴蝶一般的纹身。

  刘楚知道这只蝴蝶的时效是有限的,所以丝毫不敢浪费时间,再一次急急忙忙地冲出了家门。

  因为这一次有了确切的法子寻找,刘楚直接开着车出得门。

  看到蝴蝶翅膀的右上方发着莹莹的亮光,他便飞快地朝着右上边开去。

  他每走一段路,就朝自己的掌心看一下,渐渐越走越远,竟不知不觉地跑到了城郊。

  根据掌心蝴蝶印记的显示方向,他前行的方向竟是一片居民楼。

  因为是居民区,刘楚只好停车走了下来。

  下了车后,他朝打量了一下四周,竟发现这个地方特别的破旧,简直就和贫民区没什么区别。

  现在已经晚上八点半左右了,可这里亮灯的人家竟然只有三两户,显然居住在这里的人数很少。

  刘楚看了看掌心变得淡了一些的蝴蝶印记,快步向着那栋居民楼走去。

  可谁知刚走到楼道口,就被坐在一起打牌的几人看到了。

  那几人对着想要走进来的刘楚冲了上来,拦在了他的面前,大声质问:“喂喂喂,你谁啊?跑到这里来干嘛?”

  刘楚没想到这四个人会突然跑来拦住自己,一看这些人都是很一般的大妈大叔,他便随口找了个借口:“我进去找一个人谈事情。”

  “谈事情?什么事情?”一个胖墩墩的大妈眼睛冒着精光,一看就不好忽悠。

  刘楚没想到这大妈居然会问得这么细致,可他又急着进去,于是着急的回道:“大妈,这事情比较复杂,跟你们一下说不清。麻烦你们还是让一下,我和那人慢慢谈。”

  “切!我们这些人哪个不比你多活了二三十年,你个小年轻跟我们有什么说不清楚的?”那大妈明显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摆明了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而她身边的大叔大妈们也对刘楚不卖账,丝毫不肯让步,连连追问。

  “就是,有什么不好说的,我看你这小伙子分明就是不老实,以为我们年纪大好骗,故意说谎骗我们。”

  “对对对,我看你长得模样还挺帅的,不会是觉得我们这里的人穷,想要骗我们的女儿吧!”

  “哎呀!昨天齐家的小妹就是因为被坏男人坏了身子,知道自己怀孕没脸活下去自杀了!咱们可不能把这个看起来长得这么花哨的男人放进去。”

  “陈婶儿,你说的对!不能把这男人随便放进去。”

  听着这群大叔大妈你一言我一语的话,刘楚既心急,又觉得哭笑不得。

  他倒是听过不少人说自己长得帅,却还是第一次听别人当着自己的面说他长得花哨的……

  说他长的俏也就算了,竟还把他当成采花大盗一般防着。

  刘楚真的是深深地郁闷了,他耐着性子的继续哄着这几个大叔大妈:“大叔,大妈,你们别误会!我是正经人,来你们这楼里是有正经事儿要办,绝对不是为了把妹的。”

  谁知他的解释,仍旧让大妈低哼了一声:“哪个坏人会说自己怀的?你说你是来办正经事儿的?那你倒是跟我们说清楚,你到底来这里到底是找谁办事?办得又是什么事儿?”

  “对对对,你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就怪不得我们不让你进楼。我们可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的。”满脸灰白胡渣的大叔一副要打倒旧社会地主的模样。

  这着实让刘楚头痛了起来,他哪里知道要找谁?

  这里的人他根本没有一个认识的,要是胡乱扯错了人,只怕这些大叔大妈就更加不会放过他了。

  他发愁地思索了一会儿,总算找了个合理的借口,对着他们说道:“哎呀!大叔大妈,我们公司想要收购你们这一片的居民区,我这次来是想找你们这里的管理人好好洽谈这个事情的。”

  其中一个大妈脸色变得大喜:“你是说要让我们搬迁?那这么说我们住在这里的,是不是都能分到拆迁款?”

  刘楚脸色一僵,正想着要怎么糊弄,一个大叔却率先开口。

  “陈婶儿,你别被这个小伙子的话骗了,哪里有人会半夜跑来这里谈这么重要的事情的?”

  “是啊!齐大叔说的对,这小子身上穿的还是休闲运动装,哪里像个办事情的人?幸好你提醒了我,不然我就差点被骗了。”

  “不行不行,这个人明显就是个骗子,快!快打电话报警!”

  那几个大叔大妈不仅一下子拆穿了他的谎话,还扬言要报警。

  这还了得?要是真的报了警,岂不是惊动了躲藏在这里的蒋锌?

  自己辛辛苦苦追到了这里,眼看就能马上找到吴婧了,怎么能轻易地打草惊蛇?

  他连忙拦住那个要打电话的大妈,急切地解释道:“大妈,你先别打电话,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是来办事的。你不能因为一件衣服就不相信我啊!我也是被领导临时叫来加班的,所以才没来得及换衣服啊!”

  “你别唬我们了,哪里有这个时间还叫人加班的公司和领导啊?一看你就是骗人!”大妈根本不好糊弄,还是要打电话报警。

  刘楚是真的急了,连忙使出了撒手锏:“大妈,你们不能这样害我啊!我还有爸妈要养活啊!你要是叫来了警察,让我领导知道了,我肯定会被公司开除的啊!”

  他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可怜兮兮,见那几个大妈大叔果然犹豫了起来,他接着又给他们打了一副强心针。

  “大妈大叔,我也知道你们是非常有责任心的人,所以为了让你们相信我不是坏人,我立刻向我们领导说明。毕竟收购居民区是一件大case,我让他多派几个我的同事来谈,顺便我让他们把工作证给你们看。”

  听他这么‘诚恳’的说明后,几个大叔大妈终于相信了几分,让他去打电话。

  刘楚连忙退后几步,拿出手机跟张邯义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一接通,张邯义以为有了什么消息,连忙问道:“喂,刘哥,你是不是找到了?”

  “喂,张总,我来到西郊的岳溪居民楼了,不过收购小区的事情太大了,我一个人过来忘记拿工作证了,其他人不信任我。你能不能派几个同事过来,和我一起谈这笔生意?”刘楚被那几个大叔大妈盯着,只好将事情阴晦的向张邯义说明。

  张邯义倒是个聪明人,一听刘楚的话便清楚了大概的情况,一口保证道:“刘哥,我这就叫几个人来帮你的忙!”

  两人挂了电话后,没过多久,张邯义便带着三个男人走来。

  他倒是做戏做足了一套,每个人不仅西装革履,其中一个男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堆满资料的资料包。

  这下那几位大妈大叔是真的相信了,全都兴奋地冲到了张邯义的面前问东问西。

  听说张邯义确定是洽谈拆迁的事务,还自动打电话找了负责人。

  负责人说要赶来,张邯义便说要上楼看看居民楼里的情况。

  大叔大妈全都十分积极地配合,甚至还替他们引路。

  刘楚跟着人群后面慢慢地走着,然后在一处楼梯口,身形一闪便溜开了。

  看着掌心已经变得极淡的印记,他的步子更急了。

  终于,他停在了一间房门前。

  看着那扇紧闭的门,他心下一沉,正想要运用力量直接将门炸开。

  谁知,门竟毫无预警的被打开了,现出了一个男人的面孔。

  两人的视线意外碰撞在了一起,一时间竟同时变成了凶狠。(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