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618章 吴婧遇险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刘楚拿起那副耳环,心里担心不已。

  这耳环掉到这么偏僻的角落,绝对不会是巧合。

  他二话不说直接闭上了眼睛,立即启用了体内的真元查探上面残留的气息。

  不过片刻,他便睁开了眼睛,耳环上面除了吴婧的气息外,还残留了一个男性修炼者的气息。

  刘楚皱起了眉,这是一个他完全陌生的气息。

  他只不过出去取了份快递,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个修炼者就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把吴婧带走了。

  而且从现场来看,除了掉落的这只耳环,对方根本没有留下自己任何的线索,可见这人是个极其精明的家伙。

  能做到这样干净利落,只怕绝对不是一个新手能办到的。

  只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对于一个能够大白天把人从家里绑走的老手,他对吴婧的安全就更加担心了。

  就在他眉头深锁,盯着手里耳环梳理着思绪时,一阵清脆的门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刘楚心头一震,一双眼睛连忙向着大门看去。

  难不成是吴婧回来?

  他心下一急,立即冲了过去,满怀期待地把门打开。

  然而他的期待依旧还是落了空,站在门外的并不是吴婧,而是张邯义。

  刘楚的脸上顿时堆满了失望,藏在手心里的耳环不由地又被握得紧了紧。

  张邯义在见到刘楚后,朝他举起了手里的水果和酒,微笑着说:“刘哥,你看,我可是带足了礼物,今天咱们好好地喝一杯。”

  刘楚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侧过身子让张邯义进来,有些意外地问:“张邯义,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张邯义走了进来后,没听出他语气的异样,只认为是自己来早了,惹得刘楚不高兴。

  于是他连忙不好意思地解释:“刘哥,我来得太早,打扰到你了吧!对不起啊!其实我原本也没打算这么早来的,其实我在买水果的时候,竟然意外地发现了那个人。”

  刘楚听得他突然说到那个人,瞬间明白他指的是上次差点害他丢了伤命的人。

  不过这和他提早来自己家里有什么关系?刘楚虽然好奇,却没有问出口,而是继续听着张邯义接下来的话。

  张邯义接着说道:“我一路跟着他,然后查到了不少他的消息。原本这个人的名字叫蒋锌,正在修炼一种邪恶的功法。”

  “邪恶的功法?”

  听到他的话,刘楚的心头不知为何隐隐浮出一丝不安。

  张邯义见他好奇,立即细细解释起来:“我虽然不知道这功法叫什么,但这功法确实十分邪恶,因为这功法修炼起来是需要用活人来祭祀的。”

  “什么?需要用活人祭祀?”刘楚大惊之下,不由脱口而出。

  吴婧刚刚莫名失踪,张邯义就跟他说这么奇怪又邪恶的功法,让他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

  心里不由暗暗祈祷,希望这两者之间不会有任何的关系。

  “那你是在哪里发现的这个人?”他连忙向张邯义问道,总觉得事情似乎有些玄妙。

  果然,张邯义接下来的回答,让他更加担心了起来。

  张邯义有些尴尬地说道:“我一路追查,最后却在这附近把他跟丢了。我一看离你家挺近的,所以索性就先来找你,想跟你商量一下。我只顾着想着这件事情,竟没有注意时间还这么早,倒是打扰到你了。”

  刘楚根本没有听清楚他后面到底说了什么,只是在听到他说出前面那两句话后,整个脸色蓦地一下变得极其难看。

  “你确定你说的那个人是在我家附近出现过吗?”刘楚心里一急,连忙用手抓住张邯义的手臂追问。

  张邯义被他这么一抓,吓了一跳,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傻傻点头:“对……对啊!我确定啊!怎么了?刘哥,你这样子不对劲啊!”

  刘楚在得到张邯义确切的回答后,眉头深锁,把一直紧握着耳环的那只手,往他面前一伸,摊开了手心里的那只耳环给他看。

  张邯义看着那只耳环,依旧有些不解:“这……这是??”

  刘楚现在哪里有心思跟他解释什么,直接道:“先别管那么多,你先看看这耳环上面残留的气息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人。”

  听到刘楚这话后,张邯义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他眼神瞬息间变得凝重,二话不说直接接过刘楚手里的那只耳环,闭上了眼睛。

  刘楚看着闭眼探查气息的张邯义,心里极其复杂。

  既希望能找到这个陌生气息的线索,又不希望抓住吴婧的人真的会是张邯义口中的那个危险男人。

  张邯义感知了一番之后,张开了眼睛,对着刘楚十分肯定地说:“是他,这气息我太熟悉了,的的确确就是蒋锌。”

  被他这么一肯定,刘楚既松了一口气,又暗暗冒出了一头的冷汗。

  松了口气的原因是他总算确定了吴婧的去向,有了追踪的线索。

  可冒冷汗的原因是……吴婧竟然是落到了这么一个凶残的男人手上。

  吴婧刚来他这里不久,对这里基本上是人生地不熟,根本就没有任何逃走的办法。

  不知为何,刘楚的眼前忽然浮现起吴婧小时候被人欺负时的画面。

  那小小的身子不停地瑟瑟发抖,一双水眸里饱含泪水,巴掌大的小脸明明苍白的可怜,却倔强地咬着娇嫩欲滴的红唇,强忍着不肯掉泪。

  可她越是这样,别人也越喜欢欺负她,就连小时候的自己也曾好多次欺负和逗弄过她。

  一想到吴婧小时候被欺负惨了的可怜样子,又想到此刻她面临的危险,刘楚下意识的就将两个画面结合在了一起。

  似乎眼前已然看到了吴婧双眼哭得红肿,吓得浑身颤抖的可怜模样。

  时间已经过了这么好一会儿了,吴婧指不定怕成了什么样子,想到这里刘楚更加心慌了。

  “刘哥,这耳环是你女朋友的吗?难道她被蒋锌抓了吗?”张邯义见到刘楚脸上的担忧,不由好奇的联想了起来,得出了这么一番结论。

  刘楚正在为吴婧的安危担忧着,这会儿哪里有心思给张邯义-解释?

  他从张邯义的手里拿回耳环,拍了拍张邯义的肩膀说道:“张邯义,我跟你一起去找这个叫蒋锌的家伙。他把我的人抓走了,如果推测的不错的话,就是为了修炼你说的那个邪恶功法。如果是这样的话,吴婧的处境就太过危险了。”

  张邯义点头同意:“对,这样的话,我们迟一分一秒都是性命攸关,我们赶紧走吧!刘哥。”

  刘楚和张邯义话不多说,立马走了出去。

  两人一下楼,刘楚便向张邯义问:“就你的了解,我们该去哪里找这个叫蒋锌的?”

  刘楚的这么一问,彻底把张邯义给问傻了。

  他脸皮紧绷地看向刘楚,有些尴尬地说:“刘哥,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刘楚听到他的回答,一双眼睛都瞪大了。

  他原本还指望着这个小子,却没想这小子根本不上道,居然一问三不知。

  可是都到了这会儿,他也没有办法了。

  对于吴婧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就算毫无头绪,他也不能明知她性命有危险而轻易放弃。

  可随随便便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瞎找,也是很浪费时间的事情。

  毕竟现在对于他们来说,一分一秒都关系着吴婧的性命。

  刘楚肃着一张脸,沉声向张邯义又一次问道:“那你把之前遇到蒋锌的地方,以及把所有你怀疑他可能会去的地方全都告诉我。”

  见刘楚这么一说,张邯义倒是有了些思绪。

  “我之前是在西虎口的水果店碰见那小子的,然后一路追踪到西岚街道的一个小巷子。”他说完这些后,想了想却再一次没有了头绪:“他可能会去的地方……这个……刘哥,这个我真想不出来。”

  见张邯义根本就不知道蒋锌可能出现在哪里,刘楚再一次长叹了起来,焦急的心情更甚了。

  他努力回想起这周围所有的道路,然后又结合张邯义所提供的那些线索,稍稍垂头思考了半分钟,便极快的下了一个决定。

  然后,刘楚抬头对着张邯义说:“既然你说是在西虎口和西岚街道这一段路见到过他,那么咱们分头合作,你往西虎口向上走,我往西岚街道下面搜!”

  张邯义也觉得没有异议,赞同道:“好,就按你说的办,刘哥,一有消息我们手机联系。”

  两人便各自离开,按照约定的计划开始各自进行寻找。

  刘楚在西岚街道周围走街串巷,向着自己所知的街道一条接着一条的走着。

  每走到一处地方,他就凝神使用真元查探周围有没有那个叫蒋锌的气息,然而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每一次的失望都让他的心情变得更加急迫,也更加疯狂地朝着四周奔走着。

  然而他得到的依旧是一次接着一次的失望。

  吴婧,你到底在哪里?现在的你到底有没有危险?

  刘楚一边在街道上奔走寻找着,一边在心里不停地发出疑问。

  然而这样的疑问显然是不可能得到解答的,他只能不停地加快自己的脚步,发了疯似的在周围一遍又一遍的焦急寻找。

  然而此时此刻,他真的十分茫然,不知道这样毫无目标的寻找,最终到底有没有意义。(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