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606章 制服凶手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但是,此刻的情形想跑也不是很容易,看来只能硬上了。

  但是如果两人硬碰硬的话,他绝对不是刘楚的对手,看来,现在最有用的方法就是偷袭了!

  关飞鹏双眼紧盯着刘楚的一举一动,寻找时机嘴上一边说着话,一边右手蓄力。

  有破绽!

  关飞鹏眼中闪过一道狠厉,一个快步上前,手刀随即砍下,手掌刮过的地方都能够听到风被劈开的声音。

  “该死,居然偷袭!”刘楚暗叫不好,赶紧招架起了姿势,以最大程度减轻了关飞鹏的攻击力。关飞鹏这一下,下的是狠手,毕竟他对刘楚也没有什么好手下留情的地方。

  今天两人在这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关飞鹏大手擦过刘楚的脸,打到他肩上,刘楚只觉得他的左肩,有一种麻木的感觉,不禁有些感叹关飞鹏的力量,短短的时间里面,竟然能练到如此地步,还真是不简单啊!

  关飞鹏此刻也有一些惊讶,自己几乎已经用了八成的力量,虽然打偏了,但还是确确实实的打到了刘楚的身上。刘楚竟然看上去根本就没有受什么伤的样子。

  关飞鹏气恨的咬牙,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刘楚刚刚稳住以后又紧接着迎上了第二拳,左肩有点微麻,他只好用右手对上了关飞鹏的拳头,但一个是用尽力气,一个只是临时防御,刘楚感觉到,两次过招自己已经落尽下风。

  如果不是因为关飞鹏,那么狡猾的偷袭的话,他现在一定可以很快的制服他。这种手段在他面前居然都很有效,刘楚来不及想别的,一时之间只能防守不能进攻,被关飞鹏抢了先手。

  两人的手脚都非常的快,一攻一守,一进一退,不知不觉就把刘楚逼的只来得及保护自己却没有办法进攻。

  关飞鹏越打越来劲,面对强大的对手,他感觉到越来越兴奋,眼见自己占了上风,关飞鹏的眼睛愈发变红,手上的力气不减,有些疯狂的说道:“呵呵!刘楚你也不过如此啊!”

  刘楚皱着眉,十分稳固的防守,尽管看上去他是落了下风,但他只是没有时机进攻而已,关飞鹏每一拳的力气都很大。但却被他给削掉了不少,实际打到他身上的并没有多少伤害。刘楚看到关飞鹏的样子,感觉他已经有些被心魔侵蚀了。

  不过,现在还没到决胜负的时候!既然对方准备利用蛮力打垮他,那么,刘楚决定先消耗掉关飞鹏的体力,看他还如何猖狂。

  此时正值晌午,太阳的温度已经逐渐上升,两人的体力都非常的充裕。坚持打斗了30分钟左右的时间之后,阳光越来越刺眼,周围又没有什么遮挡物,两人已经全身被汗湿到脚了。

  关飞鹏的力气已经越来越小了,看似狠狠一拳打出,实际上真正的力量却没有多少,很多一部分都是虚劲。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和他对打的,可是刘楚,刘楚巧妙的运用他每一次打出拳头时,着力最少的地方承受伤害,其次能躲就躲。这样一来,不仅关飞鹏对他制造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他也越躲越熟练了。

  反倒是关飞鹏,每一次打空的时候都会感觉到用的力气更多了。到这个时候,关飞鹏终于感觉不对劲了,他和刘楚已经打了那么长时间,看似刘楚一直暂时下风,却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一直全力防御的状态面对他。按理说,像他这样的拳头,一般的大汉吃几个,就已经要被送到医院躺个一个月。而眼前的刘楚无论怎么打,都不为所动,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难道……

  糟糕!

  有陷阱!

  关飞鹏此时看出了端倪,暗叫不好,而刘楚现在也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眼见着关飞鹏已经不像刚开始时候那样勇猛了,出拳的速度也不如之前快了。

  刘楚嘴角微微上扬,他知道,时机已经到了。

  关飞鹏看出来,刘楚恐怕还没有放出真正的大招,而自己的体力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他生出了想要走的心思。

  可是刘楚又怎么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呢?

  刘楚抓准了关飞鹏的破绽,一个横脚扫过去,关飞鹏被绊了一个踉跄,尽力稳住身形,这几个动作就已经花费了十秒。

  他抬头,大口喘着粗气,看着面前一脸笑意的刘楚正朝他走来。刘楚两手活动了一下关节,发出了“咯吱咯吱”的骨头声响,活动了一下腰和肩膀,在这一分钟里面,两人就这么对峙着,但胜负似乎一目了然。

  “关飞鹏,你到现在还不知悔改吗?”

  “那是他们该死!”关飞鹏心里已经有了一点恐惧感,但还是咬牙说道。

  刘楚听了,摇摇头:“你既然是诅咒者,那你应该也知道,想要破解诅咒的方法,便是要你的心头血!”

  尽管烈阳当空,关飞鹏却感觉身上冷汗直冒,难道,他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不!不可能!他已经获得了非人的力量,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想杀我是吗?呵,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刘楚挑眉:“怎么?难不成以你现在的样子还有办法杀了我不成?”

  关飞鹏疯狂的大笑:“杀你倒是不太可能,不过,同归于尽的资本我还是有的!”

  刘楚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往关飞鹏那里聚集过去,而关飞鹏此刻全身都处于紧绷状态,像是在蓄力,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关飞鹏的全身上下,朦胧的开始形成一种黑红色的烟雾缠绕着他。

  两人之前一直是拳脚肉搏,关飞鹏是想要以真实实力打败对方,刘楚一直集中精力防守,倒是忘了还能够用功德之力这件事情。

  如果真的按照关飞鹏所说的话,那他现在可能就是已经在准备最后的底牌了。

  刘楚叹了口气,既然执迷不悟,那他也就不客气了。

  真元在他的手上迅速的开始凝聚一股实质性的力量,一团金黄色的真元法球在他掌心渐渐的形成,刘楚操控着这股力量,深吸一口气,大呵一声:“啊!”

  关飞鹏此刻也已经准备完毕了,全身上下都弥漫着那股黑红色的气息,身上的肌肉像是都被吸走了,才一晃神的功夫居然已经达到了皮包骨头的境界,刘楚简直难以想象,他究竟用了什么邪术,居然宁可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也不愿意投降。

  两人以极快的速度碰撞在一起,决一胜负,

  就在此刻!幸好两人战斗的地点是在郊外,如果这里有人的话,此刻能看到的只是金黄色与黑红色的两团光,根本看不见包裹其中的人影。

  刘楚以极快的速度,先用自己的功德之力封住了关飞鹏的邪气,以免他自爆,随即,给予了他致命一击。

  表面看上去,两团光影交错,整个过程似乎只持续了一秒,便已经结束,快到看不清。

  关飞鹏的身形缓缓倒下,身上弥漫的那股气息已经消散,他两眼瞪得很大,嘴巴哆嗦了一下,似乎想说不可能。但,身上所剩的力气,已经不足以他在说出最后一句遗言了。

  刘楚把自己的真元和功德之力收了回来,转身看着关飞鹏死不瞑目的尸体,感叹一声:“自作孽不可活。”

  对于这种人,刘楚给他留个全尸,已经是对于死者最大的尊敬了。

  刘楚可不想因为取他的心头血,而把现场搞得遍地都是污秽。一股金黄的功德之力从指尖流出,在关飞鹏的胸口划了一道小口子滑了进去,出来的时候,已经取出了关飞鹏的心头血。

  刘楚小心翼翼的将他的心头血装入一个小瓶子里面,接着又回车里拿了一个大包,将他的尸体装了进去。

  最后又用自己的功德之力,将周围清理干净,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之前两人激烈打斗的时候卷起的杂草等物件全都归回原位。

  之前和关飞鹏对话时候的语音已经完全记录了下来,有了手机里这段录音,就可以回去警局复命了。另外,那对母女的命也有救了。

  刘楚花了一个多小时,开车回到了城区里面,刚回到青州市,刘楚第一个方向就去了警局。

  刘楚掏出证件,表明自己是别市派过来做调查的特警,接着又按照程序,办了一系列的手续,将录音和尸体都交给了警方,说明了事情的经过,青州市的警方的表情非常惊讶,没想到这么大个案件居然只有刘楚一个人就破了,表示会处理好这件事情。

  在警局差不多又呆了两个小时左右,等出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四点了,刘楚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好好放松一下自己,经过这半天的奋斗,总算是将这件事情给了结掉了,现在的任务,就是要赶紧回去那边的医院,用关飞鹏的心头血,将那对无辜的母女给救活了。

  不过回去之前似乎还要先去找一下苏秋,毕竟在这里打扰人家那么长时间,怎么样也要回去告别一下,这么想着,刘楚上了车,开向苏秋家里面。(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