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604章 没事就好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苏秋的伤口是刘楚用元气治疗的,所以没过多久就好的差不多了,也可以说话了。

  刘楚则是在家中照顾苏秋,这天中午,苏秋做了几个刘楚喜欢吃的,然后就开始和刘楚说起了那天的事情,再说的过程中,苏秋起码有说了五十多个对不起。刘楚坐在餐桌前,一边听着苏秋说着,一边吃着桌子上的菜。

  苏秋看着刘楚的脸色特别无所谓,似乎还有一点嫌她烦的样子,根本就没有要原谅自己的意思,苏秋急了,急得都快哭了:“刘楚……你不要嫌我烦好不好,我真的却很对不起你,我知道错了。”

  刘楚有些无奈的回答:“我没有嫌你烦啊……但是换个角度的话,你知不知道你一分钟内说了四个对不起,我耳朵都要生茧子了。”

  苏秋红着眼睛,不知道说什么,条件反射的低下头又说了一次:“对不起。”

  这时,刘楚站了起来,走到苏秋面前,用手抚摸着苏秋的脑袋,心疼的说:“傻丫头,那天的事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而且,那天我要是选择凶手的话,那么我现在还不后悔死,我告诉你,凶手咱们可以再抓,可是你就只有一个,要是没了,我怎么和自己交代呢?”

  苏秋被这么一说,哭的厉害了,抽泣着:“刘楚,都是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刘楚看了看苏秋,捧着苏秋的脸宠溺的是说:“以后别再和我说什么对不起了,也别再哭了。”苏秋看着刘楚的眼睛,两人互相凝视着对方。

  刘楚温柔的拉过苏秋,抱了抱她,可是没想到,苏秋那软软的胸脯碰到了刘楚的胸口,软软的,再加上苏秋身上那种少女清香的味道,刘楚的脸不经意间就渐渐变红,和苹果一样,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苏秋并没有察觉的什么,直接用手也搂住了刘楚,身体还因为难过而有些颤抖,两人抱在一起,迟迟不肯撒手。

  “噔噔噔。”突然,有人敲门了,把那两个人吓得赶紧分开了,互相看了看对方,很是不好意思,苏秋看见刘楚那红脸蛋,噗嗤就笑出了声,刘楚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就赶紧去开门了,打开门,原来是快递员,刘楚接过快递,签了字赶紧关上门。

  坐在餐桌上,两人也没有在接着聊了,简单的吃了饭,一句话也没说,苏秋时不时给刘楚夹点菜,这顿饭不知不觉就这么吃完了。

  苏秋收拾了一下,刘楚帮忙把碗和盘子一起拿到了厨房里,开始帮忙收拾了,十几分钟就收拾完了,然后两人打打闹闹的,一下午的时光就这么过去了。

  天快黑了,两人站在原地,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苏秋又想起了那会儿那个暧昧的画面,苏秋就开口说:“嗯...刘楚,那我就先回房间了。”苏秋指了指房门。

  刘楚看了一眼手表就说:“是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休息了。”

  尽管房间距离不过三四米,刘楚却把苏秋送到门口,苏秋回过头说了声:“你也赶紧回去吧。”说完跑回到房间把门闭了,刘楚只好恋恋不舍离开了。

  回到房间后的苏秋高兴的走来走去,然后躺在床上,刘楚回到房间后,并没有干什么,一个人站在窗户旁,看着窗外的景色。似乎在筹划着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刘楚起来就开始忙碌了起来,找到了天心魔主给的那本书,翻开折角的那一页上,刘楚仔细的看了一会儿。

  差不多十点多的时候,苏秋伸着懒腰就从房间里出来了奶声奶气的说:“刘楚,早呀!”刘楚没有顾上看苏秋只是答了一声,苏秋刷了个牙,洗了个脸,换了身衣服就出了门,说是去买早餐。

  刘楚一个人在桌子跟前就开始了制作起了母符,之前,刘楚闲的没事干就研究这个符,但是因为这个符太过复杂,刘楚就只花了时间做了一张子符,后来因为这些事情就给忘了做。

  昨天刘楚在和关飞鹏打斗的过程中,趁着关飞鹏不注意的时候贴在了关飞鹏的身上,刘楚想到这里得意的说:“多亏我聪明,留了个后路。”

  刘楚先是拿了上次制作子符剩下的一些上等的宣纸,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封的很严实的瓶子,刘楚使劲拧开后,一种很浓重的血腥味就飘到了刘楚的鼻子里,刘楚赶紧捂住鼻子说:“这味道,真酸爽呀!”不禁眉头一皱。

  刘楚开始拿了一只毛笔,画着书上一张看似龙又不是龙的复杂图案,画这种东西当然不可以用什么墨水之类的,刘楚凝聚了自身的功德之力,又调上了刚才那个瓶子里面的液体,混合在一起后,倾注到毛笔上,在符纸上画出了一道道符文。

  刘楚很是认真,不敢有一点差错,因为母符比子符更难做,哪怕一个步骤错了,前面的就全都前功尽弃了,刘楚丝毫不敢懈怠。不知道画了多久刘楚把笔放下:“大功告成!”他举起那张纸,很是满意的看着,有些自恋的自言自语道:“要是我去学画画,还能当个画画大师呢!”

  “哐当!”苏秋买早点回来了,手中抓了好多袋子,刘楚看见后赶紧上前帮忙拿了几袋,然后放在桌子上。

  苏秋喘着粗气说:“可累死我了,咱们楼底下那个卖早点的今天没来,害得我跑到前面的超市旁买的。”苏秋直径走到饮水机旁接了杯水,一口气喝完了。

  刘楚走过去,拍了拍苏秋的肩膀:“真是辛苦了  慢点喝。”

  苏秋转过头笑了笑就让刘楚先吃早餐:“好啦,你赶紧先吃点早餐吧,肯定很饿吧!”她推了推身边的刘楚。

  刘楚在袋子里,用筷子夹了一个鸡汁汤包咬了一口,烫的话都说不清楚:“这包子真好吃,苏秋你也来吃。”

  苏秋摇了摇头说:“你先吃,我歇歇。”说完,就坐到沙发上,苏秋看见了桌子上放的乱七八糟的,还有股血腥味开口说:“刘楚,你这放的都是什么呀!”刘楚回过头看了一下桌子上说到:“那是母符,那可是我一早上的心血呀,没休息才做了一张很是珍贵的,你小心点,别弄坏了。”苏秋看了看说:“母符是什么呀,干什么用的呢?”苏秋好奇的很。

  “哦,母符呀!他是和子符是一对的,二者缺一不可的...”刘楚拿着包子坐在苏秋的旁边,有些神秘的说:“重点是,有了它的话,我们就能找到昨天那个凶手了。”

  苏秋越听越糊涂,开口说:“你别说了,一会儿再说吧,先吃饭吧!”

  刘楚点了点头继续吃着包子,苏秋站起身拿了一杯粥和一个包子坐下来也开始吃了,刘楚瞄了一眼苏秋,然后假装噎住的样子,看见苏秋没有理会他,又故意碰了碰苏秋,苏秋这才注意到,本打算起身给他拿水喝,但是刘楚死要苏秋刚才喝过得粥,苏秋开口说:“这是我喝过的,我在给你拿杯。”刘楚把苏秋一拽,然后用手抓着苏秋的粥就喝了。

  刘楚喝了一口满足的笑了一下,继续吃包子,苏秋才明白刚才的套路,就用手打了一下刘楚走开了。

  吃完早饭的刘楚打算出去走走,带着苏秋就一起出了门,他们先是去附近的公园散了散步,然后又找了一个很不错的游戏城里玩了一下午,很是开心,完全把前些天那些苦恼的事都给抛到了脑后,到了晚上,刘楚和苏秋商量好去电影院看个电影就回家,在路上碰见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在街道上,路人来来往往的,很是热闹,还有一些卖小东西的小贩和小吃,玩了一天的苏秋和刘楚很饿就这买买,那吃吃,就差不多饱了。

  在逛街的时候,苏秋因为肚子有些不舒服,去了洗手间,刘楚在街上随便走着!

  等了许久,刘楚发现苏秋还没有回来,有些担心了,就准备去看苏秋,到了公共厕所门口,刘楚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一个男生去女生厕所算怎么回事,然后就大算在门口再等等她,可是等了半天,来来去去的人从厕所里出来,或者出去,就是不见刘楚,刘楚实在等不及了,在厕所门口大声喊:“苏秋,苏秋”旁边的行人都被他吸引住了,都朝着刘楚看来,刘楚很是尴尬。

  心里念叨,你这苏秋怎么还不回来呀!你这次可把我的脸给丢光了。

  就在刘楚不知所措的时候,苏秋突然就从刘楚的背后出现了并且幸灾乐祸的,手中还拿了一个根烧烤,吃的很是香。

  刘楚这才发现自己被耍了,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什么,说着:“苏秋,你这次是真让我把我的脸给丢尽了。”说着就追着苏秋抱怨。玩了半天。两个人也累了,就打了个出租车回家了。

  “咚咚咚......”

  急促的脚步声在地板上摩擦着,刘楚一股脑冲向洗手间。

  “啊......啊.......”

  两声尖叫似乎同时响起,苏秋赶忙护住自己的关键地位,一脸羞红。

  “你个臭流氓,还不快出去。”

  刘楚还呆呆的看着眼前这曼妙娇躯,一脸涨红,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听到苏秋的娇呵声才突然醒神,似有眷恋的退出洗手间。原来的内急全无,脑海中满是春光。(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