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589章 林业身世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说说我今天来此的目的吧,你帮我调查一下人的情况。”

  刘楚放下手中的茶杯,望向张长峰,声音沉稳,并从提包里拿出一份在医院里林业家属所填信息的资料。

  虽然不知道那个林业究竟是谁,张长峰依旧是应了下来,刘楚现在可是他的主人,他敢不答应吗?

  张长峰立刻打了个电话,刘楚也没有心思听他说了什么,坐在位子上开始思考现在这件事,他已经答应了那个病人家属治好林业,就一定会治好他。

  毕竟他已经答应了,没有后路了。但是留给他的时间却七天都不到,因为最多七天林业就会死亡,可他现在连下诅之人的影子都没见到。

  真是越想越烦,刘楚的英眉死死地扭成一团,张长峰站在一旁,看此也知道刘楚这次遇到的事怕是有些棘手,便讨好地说道:“主人,无论你遇到什么事,张长峰相信对主人来说都是易如反掌!”

  不得不承认,拍马屁每个人都喜欢听,刘楚觉得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他何必在这儿杞人忧天。

  赞赏地看了一眼张长峰,刘楚越发觉得当初把张长峰收为魔奴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不仅万事方便,而且还能为自己排忧解难。

  “对了,你最近怎么样?”刘楚想着怎么样也该了解了解他的生活,怎么着他也是自己的魔奴,自己的心腹。

  张长峰也没想到刘楚会问他,都有些受宠若惊,虽然一开始为刘楚魔奴之时,他感觉十分屈辱,但是越到后面,他才体验到当魔奴的好处。

  但这一些都是刘楚带给他的,他能当上警察局局长,不是没有道理的,为人圆滑,在大事上从不马虎。

  张长峰连忙答道:“回主人,我一切都好,都是托了主人的福,如果不是当初主人在我体内种下魔种,我张长峰怎么会有今天?”

  刘楚也不怕张长峰背叛,他的性命可是掌握在他的手上的,但是没有人愿意自己的手下与自己离心。

  听到张长峰的回答,刘楚满意地点点头,“嗯,你一切都好就行,你做事我一向放心,只要你听话,好处一定少不了你的。”

  “我张长峰一定会好好为主人效忠的,绝无二心!”张长峰连忙表明自己的忠心。

  刘楚轻轻点头,疲惫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张长峰圆滑地喊进来一名女警,刘楚没有出声,只是想看看他想做什么。

  女警穿着统一的*,身材不算劲爆,但胜在气质干净,小脸很精致,五官小巧,也没有化妆,绝对的一个素颜美女。长相有些稚嫩,一看就是刚毕业不久。

  小女警单纯地看向坐在位子上的刘楚,清澈的眼眸里只是好奇。

  张长峰看着女警察说道:“你给刘先生按按吧。”

  “啊?”女警察很是诧异,“可是我没学过按摩啊!”

  张长峰眼神一冷,毕竟是刚毕业的女警察,只能听话地走到刘楚身后,乖巧地开始给刘楚按摩。

  刘楚本想出口拒绝的,他也不是那种急色之人,但是既然女警察已经开始按了,他也没再拒绝。

  柔软的小手开始在他的肩膀上轻柔地锤着,女孩身上特有的清香散发着,让刘楚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便开始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儿,张长峰的电话响起,张长峰连忙接起了电话,刘楚知道应该是调查那个病人林业的事情有结果了。

  过了半刻,张长峰才挂了电话,刘楚看了一眼背后的小女警,笑笑,“你出去吧!”张长峰知道刘楚应该很是满意,像这种清纯干净的女孩任何男人都很满意,便对女警说道:“你先出去吧,这个月你工资双倍。”

  小女警乖巧地出去了,她还以为刘楚会对她动手动脚的,没想到真的只是按摩,不禁对刘楚有了些许好感。

  见女警走了,刘楚问道:“是有结果了?”

  “嗯。”张长峰恭敬地说道。他可是警察局的局长,在一般人眼里都是高高在上的,而今却像一个狗奴才一样匍匐人前,这若是看在别人眼里定会惊掉一地下巴。

  “林业,今年五十三岁,是青州市有名的富豪,白手起家,不仅在官场上涉猎甚广,而且还是有名的慈善家,常常进行慈善捐款。”

  而且为人和善,很少与人结恶,从未听他跟什么人有过深仇大恨,是个名声特别好的富商。

  刘楚听完张长峰的报告,眉头紧锁,他并没有听出什么疑点来,并且这些资料也是到处搜罗来的,根本都不具有研究参考的价值。

  他在想是否能从林业家人入手,但他当即就摇摇头,这也只能想想,不管是谁做了十恶不赦的事又怎会告诉别人,哪怕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更何况是林业这种名声在外的慈善家。

  林业的病太蹊跷了,总觉得不是这些资料就能查出病因的,所以刘楚心里更加觉得还是去一趟青州,不管怎么说都是亲自去了解一下情况比较好。

  虽说张长峰的话是可信的,不会骗自己,但谁能保证他手上的那些资料也百分之百可信呢,所以,还是要动身亲自去一趟了解一下。

  刘楚想着自己亲眼所见的肯定要比这不知道经过了几手的资料有价值。

  其实他这次来本也没有对谢谢资料抱太大的希望,要是真能那么轻易找出病因,那就神了,为了能够治好林业的病,了解一下他病的由来,他必须,要去一趟青州。

  天心魔主和灭世魔主的话一直萦绕在耳边,他很好奇,诅咒之力,他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并不了解这是什么东西,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说四天之内若是找不到救治方法,病人就会死去,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刘楚不敢赌,也不能赌,不管是从医者道德还是从自己的承诺出发,这事都必须解决。

  根据资料看,林业是一个名声特别好的富商,经常进行慈善捐款,为人们做了很多的事情,在民众中反响很好,这次他生病也有不少的人对他表示慰问,期盼他赶快好起来,所以刘楚很好奇,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被诅咒呢?

  刘楚想完这些,也没有丝毫的犹疑,立刻起身就要出去,刚要和张长峰告别,却没想到张长峰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本来刘楚是没有在意的,一个电话而已,他作为一个局长事务繁忙也很正常,一念及此,刘楚起身便往外走。

  走到门口时,刘楚想起自己的包掉桌上了,自然而然的回头,却不经意间发现张长峰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这让刘楚非常疑惑,不就是一个电话而已,为什么会让张长峰露出这样的表情,难道,这个电话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鬼使神差的看向张长峰手机。

  张长峰本看到刘楚要走,他没有管,当然,他也管不了,但是他又看到刘楚折了回来,他刚要问主人还有什么事,怎么又折了回来,但还未开口,就见刘楚问道。

  “出了什么事了吗?”

  “啊?”

  张长峰有点愣住了,看着刘楚轻皱的眉头看着自己,几秒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刚才电话的事。

  张长峰叹了一口气,有点头疼,这件事真的是有点棘手,此时听刘楚问,他也就如实交代了,张长峰坐在刘楚的对面,向他讲述了这通电话的发生的事情。

  原来,前段时间隔壁的青州市死了一对母女,本来死了一对母女也并不算是什么大事,毕竟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人死亡,关键的是,这对母女是烈士之后,烈士之后是什么概念,先不说烈士,就是光荣负伤的人都比别人要高一等,更别提烈士了,况且这个地方,本来就比较崇尚英雄,所以,这就不能马虎了,也是因为这一点,青州市还是很重视的。

  一开始青州市也只是简单的重视了一下,可是没想到,案子没有一点进展,社会上已经有人开始猜测说青州市政府和警察局不作为,也有人说,欺负人家孤儿寡母,不给人家昭雪,更有甚者说青州市政府狼心狗肺,人家可是烈士后代。

  迫于重重的压力,青州市又加大了查案的力度,并且青州市为了查这案子可是废了不少心思,不但一切都为案子让步,还把最好的资源都给了这个案子,可最让人心塞的事情是,案件还是没有任何的进展。

  “等等,你说这案子一点线索都没有?”(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