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588章 生死一念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天心魔主十分震惊,难道这世上除了他俩之外还有其他身具异能之人,还是说施法者同样来自自己的那个世界,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能够解释眼前之事。

  “诅咒之力!好久没见到了,这是一种非常邪恶而又强大的力量,我对其相当的敏感,当看到他第一眼我就便唤醒了沉睡多年的记忆。”灭世魔主说这话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目空一切。

  “我好像记得这诅咒之力好像非常的厉害,它的强弱取决于施法者,施法者实力越强,那么诅咒之力也会越强。而我看这病人的情况,如果七天之内没有找到救治方法,这个人就会慢慢的死亡。”如果我在鼎盛时期,这诅咒之力对我而言也是较为棘手的,更何况现在,想要消除他身上诅咒之力恐怕得多花费一番手脚。”灭世魔主难得有些无奈的说道。

  “哈哈,没想到你也有谦卑的时候,这还是我认识的灭世吗?”

  天心魔主听到灭世魔主很罕见的谦虚一次,居然有些微微难为情的样子,忍不住打趣。

  “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你不太好解决事情吗?那看来下诅咒的这个人还是非常厉害的。”天心魔主话锋一转,同时心里面也有点佩服这个下诅咒的人,灭世的能力如何他最清楚不过,他突然想要见识一下这个人了。

  “那又如何?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而且现在的后人都发展的比我们这些古人还厉害很多啊,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吗?‘长江后浪推前浪’,有的时候不服老都不行啊。”灭世魔主也难得有些惆怅的说道,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非常少有的事情,。

      在刘楚和天心魔主的认知中,这灭世魔主一直都是保持着狂妄自大的心态,在对于暗黑力量的认知上面,在他那个年代就少有人可及,更何况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

  “说的也是,我们似乎有些过时了,看来得跟上时代的脚步了。”天心魔主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也略带一丝惆怅。

  听到林业居然中了什么诅咒之力,而且听天心魔主与灭世魔主的对话好像病的十分严重,七天之内治不了就死了,刘楚顿时苦着一张脸,不禁感慨,这次的事可没那么简单了,自己还拍着胸脯保证过的,真有点后悔,这是自信心膨胀过度了吗?这下可够自己折腾一番了。

  刘楚也马虎不得,救死扶伤本就是医生本职,更何况自己曾经承诺过一定治好林业,他刘楚也不是一个知难而退的人,不然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而且对于这个什么诅咒之力他倒也是十分感兴趣,听天心魔主和灭世魔主将诅咒之力说得神乎其神的,要是自己能够学得,或者是能够破解,那岂不是无上收获。想到这里,刘楚更加坚定自己要医好林业。

  于是便开始咨询两位大佬,寻求解决方法。谁料两人都不想直接告诉他,让他自己去寻求,就当是锻炼一下刘楚的自立性,不可能所有事他们都给刘楚解决,减少依赖性。毕竟他们曾经的辉煌大世都桂与尘烟中,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呢?

      刘楚也明白这一点,便开始在天心魔主的世界里寻找这方面的书,其实如果不是大多数天心魔主世界里的功法刘楚根本用不着,他也不会退而求其次到灭世魔主世界里找功法,毕竟灭世魔主里的功法可是都会吞噬他的心智的。

  没有人想变成傀儡,尤其是刘楚,他既然得到了这份天大的机遇,那就没有人能从他手里拿走!

  果不其然,刘楚在天心魔主的世界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毕竟这个什么诅咒之力一听便是什么阴毒的功法,刘楚想大概在灭世魔主的世界里吧。

  刘楚又在灭世魔主的世界里寻找一番,终于找到了关于这个诅咒之力当然功法。

  这个诅咒之力是一个极其阴毒的功法,中诅之人会不停吐血,失去再次造血功能,直到血尽而亡,就算现在医疗发达,可以暂时靠输血维持生命,但也绝非长久之计,毕竟输入的血不是自己的,就算血型相同但也会产生一定的排斥,影响正常生理。

  更遑论这功法会使他七日之内五脏六腑因血竭渐渐溃烂,直到器官衰亡而导致死亡。但是无论别人如何查看,都不会发现他有任何异常。

  死前绝对是痛苦不堪,只感到浑身血液一点一点从身体流出,每个器官都在一点一点衰败。而且这种痛苦还讲不出,因为在死者尸体出现之前,不会有任何人察觉他的真正死因。

  这不仅是肉体上的折磨,更令人痛苦的是心灵上的折磨,这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这可谓绝对阴毒的功法,但是使用这部功法的条件也是极为苛刻,不仅需要耗费极大的心血,而且还必须以一对心思纯净的母女为祭品来才能使用此法。

     母女连心,才真的能让这部功法运用到极致,只要再配上使用者的心头血,便可成诅。

  在此期间,下诅者也会极为虚弱。这样代表,是刘楚出手的最好时机。

  破解之法也很简单,只要杀了下诅者,取他的心头血喂给那个病人即可。

  能下这个诅咒,想必下诅者必定是对这个病人林业恨之入骨,刘楚瞬间对这个林业和下诅之人感兴趣了,林业究竟做了什么,才惹得别人如此仇恨呢?

  知道破解之法后,刘楚就去病房看了那个病人林业。

  他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脸上的神情十分痛苦,刘楚再次检查了一遍,果然还是没有任何异常。

  刘楚心有感叹,但面容不显,只是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会治好林业。但在此之前还得弄清林业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之事,才会导致别人花费如此心思的报复。刘楚又对病人家属承诺了一遍。

  “这个病我已经有眉目了,我有把握治好他,但前提是你们要配合我的工作,不可懈怠。”

  “真的?你真的有办法治好我父亲?”

  只见那个刚才嚣张的男人瞬间改了态度,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刘楚,一脸喜悦。

  看到男人眼中的期待,刘楚略感欣慰的点点头。“嗯,我可以治好他,但是如果你再闹事,我也无力回天。”

  男人连忙握住刘楚的手,激动地说道:“谢谢你啊医生!我一定不会再闹了!如果我父亲好了,一定重金酬谢!”

  刘楚轻轻颔首,英俊的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吸引眼球,如若在外,也不知会倾倒多少少女。对于男子的态度刘楚还是比较满意的,也没多说,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身后的小护士一脸花痴地望向刘楚渐行渐远的纤长背影,刘医生真是太帅了,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成就,要是是我男朋友就好了!

  刘楚换了衣服就走出医院了,外面阳光明媚,他虽然是个医生,但也不太喜欢医院,或者说没有人会喜欢医院。

  站在原地想了想,刘楚便打电话给了张长峰,毕竟如果想知道这个林业的具体情况,当然还是找张长峰这个公安局局长最方便。

  “主人,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张长峰在那头恭敬地说道。

  一听这个称呼,刘楚就知张长峰旁边应该没人,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你在哪儿?”刘楚问道。

  “回主人,我在警察局。”张长峰毕恭毕敬地回道。

  “好,我马上过去。”

  说完,刘楚就挂了电话,开车去了警察局。

  张长峰一身警服,早早地就在警察局门口候着了。

  一见刘楚过来,就连忙迎上去喊道:“刘先生。”

  刘楚就跟着张长峰来到办公室,一路上的警员也知道刘楚身份特殊,不是他们这种底层员工可以相比的,都恭敬地喊了声:“刘先生。”

  张长峰小心翼翼地给刘楚倒了杯茶,又关上门,恭敬地站在一旁。

  很是欣赏张长峰的识时务,刘楚品了一口茶,挑挑眉说道:“这茶不错啊,看来你平日里过的不错啊。”

  张长峰的头上瞬间冷汗岑岑,毕竟刘楚现在是他的主人,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张长峰所关注的,生怕惹刘楚的不高兴。(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