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529章 一锅白粥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郑百花开心的同时,那些参加打郑华的人也开心。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神经病的疯子,总算是遇到了克星,这时候名先是在帮他们的。

    不过在下一刻,刘楚就已经开口对这些家伙说道:“滚!”

    刘楚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进入这些家伙的耳朵里面如同震动的天雷,大家还是不明白这原本是帮自己的人,为何突然发疯了。

    刘楚虽然看这些人不顺眼,但也是不能拿这些人如何的。毕竟对于精神病,每个地方都是一样,谁也不想被不正常的人莫名其妙的袭击。

    想来遇到郑家人,这些群众也是十分苦恼。

    所以刘楚现在只是打算驱散这些人就可以了。

    刘楚的想法虽然很好,但却没有考虑到这些人的情况,毕竟在这个地方就算刘楚再厉害,这些人也是把刘楚当作是外来人的。

    此时的民众们虽然被刘楚那一声滚给吓唬到了,但还是有些底气留在这儿。

    其中有人开始出主意道:“去把支书叫来,哼,你厉害厉害得过政府?”

    “对对,神经病人都不管了,这还得了,伤了人谁负责。”

    “就是就是,我去叫支书!!”

    立马有人跑开了,这些村民虽然有些小家子气,也有些愚蒙,但毕竟不傻,刚才刘楚一只手把发狂的郑华制服的情景,他们是看在眼里的,谁都不敢直接和刘楚正面起冲突。

    刘楚无奈,对付这种低层的百姓,如果是一开始的恐吓不奏效了之后,那他也就没什么办法了。

    毕竟就算拿国家工作人员来说,这种基层的工作,那也应该算是十分困难,并且十分危险的工作。

    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刘楚索性就随他们去,那支书来的话,刘楚还可以随便扯个虎皮来做大旗,这些百姓刘楚恐怕是和他们讲不清楚的。

    “大哥,求求您了,去打一下我爸妈吧!快点……”见到弟弟给这位高人几耳光就抽打清醒了,这郑百花明显已经是把刘楚看作是用的什么法术。

    此时这个愚昧得有些可爱的姑娘,已经开始对身边的这位大哥,发生了无与伦比的敬佩。

    如果刘楚再治疗好她父母的病,恐怕这丫头立马就把刘楚当做是神仙了。

    不过真要认真的说起来,刘楚也许已经和神仙差不多了。

    “呵呵,他们不用打。你熬稀饭的地方在哪儿,我去给他们熬碗粥喝,他们就好了。”刘楚温和的对这可怜人说道。

    要是在之前有人给郑百花说这话,肯定是被郑百花当做是神经病。

    但此时的郑百花,却是连忙跑了出去,二话不说就找来一个大黑锅,这黑锅里面还有一些粥。

    找不到地方装的情况下,郑百花又舍不得倒。

    她想了想,张开嘴巴就把这锅里的粥倒在了自己的嘴巴里。

    一个姑娘对着锅,一口吞下了一碗稀饭。

    这样放得开的同时,恐怕也是饿了很久。

    见识得多的刘楚,这时候已经清楚这孩子恐怕是  因为好多时候都没吃饱,才做出这样粗鲁的动作。

    郑百花没有在意其他人  的眼神,用手指把锅里面的米粒给揩起来之后,放入了嘴巴里。

    随后,又连忙把这锅放在水管旁边洗干净。

    刘楚接过锅之后,走到了这家人生活做饭的地方,这地方四面透风,而且烧的还是柴火。

    所以到处都一片漆黑,刘楚也不在意,接过郑百花递过来的米袋子。

    这袋子款虽然大,但里面恐怕只有三四斤米了。

    打开袋子看了看之后,刘楚还发现这些米粒中夹渣着一些玉米颗粒。

    “嘿嘿,放点玉米粒在里面,吃着经饿。”  郑百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可能是因为得到刘楚的肯定,以为自己家的情况能得以解决,此时这个看起来也算有些漂亮的姑娘,总算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没事,我就是煮白开水,也听好喝的。”刘楚难得看一个玩笑,对郑百花说道。

    郑百花眼神中带着渴望,把粮食袋里面的食物交给了刘楚之后,又连忙去帮忙打水。

    此时郑华蹲在不远处,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那还有刚才那副凶相?

    可能是因为刘楚刚才打了他的原因,有些畏惧的看着刘楚这边。

    火很快就被刘楚给升起来了,被刘楚加工过的火,虽然只有几段柴禾,但依旧十分旺盛。

    乡下的镇子里面,不比城市,那些去叫支书的人,已经是去了很久依旧没有回来,不过,受在这边的那几个人迟迟不肯离去,看他们的模样,是今天不把刘楚解决了,是不肯去睡觉的。

    刘楚那会去管这些家伙,莫说是他们支书来,就算是镇长来,也得在刘楚的面前服服帖帖。

    就连对这些人一向十分惧怕的郑百花,这时候也因为对父母的病情看到了希望,也是不去管这些人。

    虽然那火苗在刘楚的控制下十分已经是燃烧得十分旺盛了,但这姑娘还时不时的问刘楚,要不要柴禾妞。

    和一般的熬粥  不同,冷水就把米下锅的刘楚,一直守候在锅边上。

    用一把已经是缺口的勺子,在慢悠悠的搅拌在锅里的米。

    奇怪的是,这虽然只是清水煮白粥,但香味越发浓郁。

    这原本就不是很大的院子里,很快就弥漫楚一股股清香,感觉像是一刚采收新稻谷那般人让人迷醉。

    这香味让郑华短暂的抵御住了对刘楚的恐惧,缓缓的蹲着挪靠近了姐姐,就连在外面那些群众,也是忍不住的抽动着鼻子,看样子也是觉得和味道十分不错。

    “谁  ?是谁阻止我们处理潜在危机?”就在大伙儿的目光,都直勾勾的看着锅里那稀饭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个极为不和谐的声音。

    “支书来了!”

    “对对,这下子可是看他还怎么办。”

    “支书就是有文化,潜在危机,说得对极了。”

    从这些群众的声音中,完全可以分辨出这些人口中的支书,  这时候总算是来了。

    这支书的头发上还有好几根是倒立起来的,让刘楚意外的是,这支书并非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而是一个看起来极为年轻的眼睛男子。虽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但还是斯斯文文。

    “谁干  的?是谁阻止大活儿抓人的?”这年轻的支书官架子不少,立马就大声的问道。

    大家伙一块儿把手指指向了刘楚,说道:“是他!!”

    这声音倒是十分整齐,看起来有点像是训练过的。

    然而这时候刘楚并没有任何要搭理这群人的意思,依旧是气定神闲的继续熬着自己的粥。

    仿佛这些人不存在一样,郑百花脸色有些难看,这时候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刘楚以及这锅粥了。

    要知道这姑娘可是把全家的口粮都拿了出来,要是不管用,刘楚也不管这家人,恐怕郑家就会直接饿死了。

    “国家对残障人士的补助,好像是足够他们生活的吧?”那年轻的支书见刘楚的样子,正要走上来对刘楚质问。

    没想到刘楚却是率先开口了,并且直接说出了这么一句让这年轻支书忌惮的话语。

    年轻支书的眼镜后面,瞬间出现一丝狠毒支意。

    随即,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年轻支书,立马对身后的村名大喊道:“打死这混蛋,打!!打死他!!这家伙是想骗他们家这些疯子去做矿难骗钱的。!”

    这小镇的生活水平还算不错,而且,这矿难一词,似乎这些人十分理解。

    被这么一句话煽动之后,原本还对刘楚本事有些忌惮的群众,都像疯了一样直接奔向刘楚,好像是要把刘楚直接打死。

    “我说,你疯了吧?”刘楚依旧不为所动,淡然的对这年轻的支书说道。

    本来已经觉得胜券在握的这年轻支书,那会顾虑刘楚这时候的言语。

    挥舞着手疯狂的对群众们煽动道:“打死他!打死他!”

    “别啊,他不是骗我们的!别……”眼看那锅里面的粥就好好了,这时候的郑百花心急如焚,连忙张开双臂挡在刘楚的面前,拼命的想这些发狂的人群解释道。

    但这种举动,无异于螳臂当车。

    “滚开。”

    刘楚锅里的白粥,总算是做好了,他也不怕那铁锅的滚烫,就这么把锅给拿了起来。

    “当心……”有人看到刘楚端起了锅,连忙对身边的人提醒到。

    那可是滚烫的粥,要是被泼上一下,可是不得了的。

    以为刘楚要用锅里的白粥泼想自己的群众,纷纷闪避。

    然而刘楚只是把那锅给端正,并且走向了那两个在房间里面的病人。

    实际上刘楚那一声厉喝,也算是带着一定威慑力的怒吼了。

    这如果这些人不躲闪,也是近不了刘楚的身的。

    “快上啊,快啊……打死他!”那年轻的支书看到人群都害怕了,连忙催促道。

    但既然有了第一次的害怕,这些群众那还敢继续上去。

    直到刘楚把那锅粥给端进了房间,也没有人上去。

    当刘楚把锅放下的时候,两个病人的眼睛,基本都快要落在锅里了。

    一直都吃不饱的他们,那见过这么美味的粥。

    由于刘楚的特殊处理,这粥完全已经达到了人间美味的情况。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我可以尝一点吗……”郑白花本来是准备给自己的父母盛粥的,但这时候还是忍受不住,对刘楚问道。(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