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052章 内有乾坤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抱歉,这个不能给你。”

    刘楚直接拒绝。

    “为什么?”秀儿反问道。

    “因为它已经属于别人了。”刘楚笑着说道。

    “你难道不是刚刚从这里买走的吗?我给你双倍的价钱怎么样?”秀儿笑眯眯地说道,她显然是瞥见了刘楚手上的发票。

    刘楚差一点就同意了。

    只可惜,有人更需要这东西。

    刘楚已经打定主意,这件东西一定要给吴天明。

    “抱歉,我说了是非卖品。”

    刘楚这样一说,所有人都望向了他。

    本以为面对一个小女生,刘楚不会拒绝。

    毕竟,这两件东西都是添头,本身也不值多少钱。

    既然能够将那串玛瑙念珠拿出去,为什么血珊瑚念珠就成了非卖品?!

    这时候,陈华和吴天明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尤其是陈华,更加紧张,迫切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刘楚如此在意这串血珊瑚念珠。

    “可是,我觉得它跟我有缘哟!所以,请你让给我吧!好不好?”秀儿可怜巴巴地说道。

    “对不起,你刚才也说了,念珠这种法器讲究个缘分,我倒是觉得它跟我这位朋友有缘分,所以抱歉了。”

    吴天明当然不清楚刘楚说得就是他的真实想法,还以为他是故意这样说,好让对方放弃。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刘楚会如此重视这个血珊瑚念珠,但他不但不会拆穿,还要帮忙演下去。

    “没错,这件血珊瑚念珠是刘先生打算送给我的。而我也很喜欢,所以抱歉了!”

    温尔雄冷哼一声,瞥了眼一边眼中阴晴不定的陈华:“老板,这串念珠多少钱买的。”

    陈华疑窦丛生,总感觉事有蹊跷,连忙道:“就是两件添头,不过对刘先生来说,价值二十万。”

    他虽然很想了解这件血珊瑚念珠的秘密,可也不想就此得罪刘楚。

    若只是因为刘楚的固执拒绝对方,自己多此一举,之前的努力岂不是彻底白费?

    要知道,刘楚要跟吴天明醉仙楼一叙,却直接撇下自己,就已经让他感觉很是失落了。

    刘楚固然大气,但是这种事情心中恐怕难免有个疙瘩。

    一会儿吴天明那小子在添油加醋,自己在刘楚心目中的形象估计就彻底完了。

    可要是这串血珊瑚念珠真有什么被自己忽略的细节,并非像自己以为的那样,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东西呢?

    刘楚越是这么大气,陈华就越感觉这件血珊瑚念珠非同小可,心中一阵患得患失。

    秀儿秀眉紧蹙,似乎在思考什么,倒是一边的温尔雄大叫起来:

    “什么?!二十万!怎么可能!”

    “我可以作证。本来一件五十万的镯子,结果作价十万,但是这位陈老板觉得刘先生买亏了,便要涨到三十万,但是刘先生一诺千金,还是只要了十万。而这两样东西便是老板的礼物。”吴天明半真半假地说道。

    “哼,鬼才会信!”温尔雄骂道,“还有人五十万的东西十万就买了。人家给他三十万还不乐意。呵呵,拜托,

    (本章未完,请翻页)你们讲故事,也走点脑子。秀儿,咱们走,这里水深!”

    仿佛是因为搞清楚了刘楚竟然是骗子团伙的,温尔雄优越感顿生,不屑地看着他。

    气质好又如何,还不都是为了招摇撞骗,刻意装出来的!

    “可惜,这串念珠你就算给我一百万也不卖啊!”刘楚冷笑。

    “激将法?哈哈,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秀儿,走吧,都是一群骗子!”温尔雄说着,拉着秀儿就要离开。

    “不对,这件血珊瑚念珠不同寻常,似乎大有乾坤。”秀儿死死地盯着刘楚手上的血珊瑚念珠,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刘楚心念一动。

    只有一种可能,少女的第六感很强。

    所谓的第六感其实不完全是直觉,而是一种灵觉。

    这种能力存在于少数人身上。

    既可以是先天的,也可以是后天的。

    难怪自己从秀儿一进门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少女灵气逼人。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的一种错觉,现在看来,这个叫做秀儿的小姑娘不简单!

    秀儿的话深深地刺激了陈华。

    便是一边的吴天明也是一愣。

    刚才就觉得这件血珊瑚念珠有问题,现在看来,似乎真的不简单。

    “好眼力!”刘楚笑道。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继续藏着掖着倒是失了风度。

    “刘老弟,你倒是说说,这件东西究竟什么情况。”吴天明问道。

    “吴老哥,若是这件血珊瑚念珠我作价一百万让给你,你要是不要?”刘楚目光灼灼地看着吴天明,不答反问。

    “我……”

    吴天明愣住了。

    明知道这件东西可能不简单,但是自己的确看不明白,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如何作答。

    况且,防人之心不可无。

    无论是刘楚还是旁边的一男一女,都是生面孔,吴天明也担心这是陈华这个死对头给自己下的套。

    一百万对他来说虽然不是什么巨款,但若是真的被诓了,按照陈华的性格,绝对会在朋友圈里大书特书。

    一百万买个笑柄的事情,他吴天明是决计不会干!

    可无论是刘楚还是这位叫做秀儿的少女,身上的气质根本就不是能够装出来的。

    吴天明也算是阅人无数,他自信自己的眼力还是有的。

    就在他纠结着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秀儿却开口了。

    “大哥哥,一百万,我要了!不过,你可不可以等等,我叫外公过来一下,他肯定知道这件血珊瑚手串的好处。”

    “实在对不起!这件血珊瑚念珠只能给这位吴先生。”刘楚说着,又朝吴天明说道,“五十万,怎么样?”

    “好!今天我就五十万交你这个朋友!”吴天明豪气地说道。

    他也在赌。

    赌自己的眼力!

    尽管因为这件血珊瑚念珠,他已经对眼力有点丧失信心。

    “哈哈,东西你先拿着。”

    “精彩,精彩!”温尔雄拍着手,自我感觉良好地说道,“欲擒故纵吗?哼!五十万买一串破念珠,你们这是哄三岁小孩

    (本章未完,请翻页)吗?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姓温的,你别再丢人现眼了。”秀儿早已看出端倪,这会儿气得直跺脚。

    只是,连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刘楚要坚持将这件与众不同的血珊瑚念珠卖给这个看起来让人有点不舒服的吴天明,而且是五十万。

    她相信,外公一旦过来,莫说一百万,便是两百万也肯定是愿意出的。

    这种灵气逼人的东西,她只有在一个大和尚的佛珠上感受过,可遇而不可求。

    而且,眼前的这件,似乎散发出来的灵气还要强烈一些,外公那种礼佛的人肯定是求之不得。

    “刘老弟,您就别卖关子了。老实说,老哥我眼拙,看不出这件血珊瑚念珠究竟有什么名堂,您就高抬贵手,赶紧给我说道说道,不然这心脏都受不了。”

    “嘿嘿,老哥你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鼻如悬胆!完全是大富大贵之相。只是眉间隐隐有一层黑雾盖住,所以最近估计运势弱了一些,而且心悸多梦,每晚总有一个影子出入你的梦中,挥之不去!但也并无大碍。这件血珊瑚念珠与你有缘,所以我打算让给你。”

    一听刘楚说完,吴天明直接愣在当场。

    沉默了几秒,他一把抓住刘楚:“你……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我一个人都没有说过。”

    “都写在脸上,一看便知。”刘楚半开玩笑地说道。

    “不对!刘老弟……不,刘先生,我感觉今天是遇上高人了。走走走,咱们醉仙楼……不对,直接去我家吧!咱们好好喝一杯,聊聊!”吴天明带着一丝祈求。

    这会儿,他已经不再关心这串血珊瑚念珠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更在意刘楚本身。

    因为能够一语道破他这些天来的困惑,绝对不是普通人。

    什么是高人,这就是高人。

    如果错过了,估计要后悔一辈子。

    “等等!”

    陈华和秀儿异口同声地喊道。

    陈华也不在意,连忙说道:“对不起,刘先生,烦请您告知,这件东西到底有什么特别,不然我这几天估计也要跟吴老板一样,夜不成寐了。”

    “难道你没发现,这些血珊瑚念珠非常光鲜透亮吗?”刘楚反问。

    “对啊!通常新的工艺品都这样。实话说,如果是老物件,再添个零也买不到的。”陈华还是不太明白。

    “问题就出在这里。”刘楚指着念珠结合处那颗最大的楠木质地的珠子,“这一颗不起眼的楠木念珠应该是内有乾坤,导致这些血珊瑚珠子展现出如此光鲜的色彩。”

    问题竟然是出在这里……

    刘楚说内有乾坤。

    可是区区一颗金丝楠木的珠子里,能有什么东西?!

    还能让血珊瑚珠子光鲜剔透……

    刘楚笑笑,知道这些人肯定希望眼见为实,便对同样有些期待的吴天明说道:“吴老哥,那我就让陈老板看看吧!不然真的会夜不成寐呢!只是,回头要麻烦你重新串一下。”

    “当然没问题。”吴天明连忙说道。

    刘楚要了一把小刀,然后从那颗金丝楠木珠子沾合的部位用力撬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