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528章 精神病人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女子之前说的话是真实的,没有人陪他来,但是这时候说话却是躲躲闪闪,就算刘楚不用特殊功法,也感觉到这女子是在说谎、

    这女子说话的时候,刘楚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推论,只不过,这事情还是要让这女子来了解,刘楚又对着女子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直接说吧。”

    刘楚也是军人和医生而且还在修行,对于女生这方面行为,除非是受到什么魔咒的诱惑,要不然,保持这些还是比较容易的。

    这女子虽然是一个乡下女孩,但别有一番风味,不过就算如此,也不会被刘楚放在眼里。

    毕竟,再怎么样的角色,刘楚都是见过的,女子却是扑通一下跪了下来,抱住刘楚的大腿,说道:“求求你帮帮忙,我家里面的人都生病啊,现在只有我唯一能救他们,我没有其他办法了,我是想来看一看这房间里面的人是谁,如果是看得顺眼的,我就把身子卖给他,如果不是那我就直接跑掉。”

    女子接受不了刘楚的眼神,一下子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了,实际上这女子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经常在屋子里面如果看到对眼的人就把自己卖给他。

    不管女子自己的身体到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只要不是一个特别恶心的人,她也能接受我,如果是不对眼的话。

    应该就要逃走,并不是她所说的那样,看了一眼这女子,刘楚觉得她心不坏。

    不过,脑筋里面却有一些遗传性的东西,这脑子有些像精神病复发的那种人,她家里面其他人生病的情况也应该是精神病这样,毕竟基因遗传,这种精神病是非常有可能的。

    刘楚索性也就开口问道,对着女子说:“你家里面的人是不是都是患了精神病?”

    那女子张大嘴巴对刘楚说道:“你怎么知道?”

    刘楚知道今天晚上是睡不成觉了,索性也就把鞋子穿好,把那女子带了出来,说道:“我是一个医生,带我去医院看看,说不定我有什么办法呢。”

    那女子显然不相信刘楚有什么办法,一边摇头一边说道:“没用的。什么大医院,什么专家救援队来过,但是我家一家五口人还是依旧是那么的疯,全都是疯子。”

    刘楚等女子松开自己的大腿之后,一把把,她提了起来,到了门边说道;“你带我去。”

    女子可能是走投无路,才想到出卖自己身子的这一个方法。但是就算卖了一次身子,那又能值多少钱呢?所以这女子多半是想在卖了身子之后再讹诈上一个有钱人,希望这个有钱人能帮助她们家、

    这种小聪明对于乡下女子来说,那是经常见到的,只不过,在刘楚的面前装不出来了、

    这女子估计是有些小狡诈,但也有一些自尊心。被刘楚这么说,你就掉下了眼泪,虽然没有直接哭出来,但已经是落泪了。

    可能是内心有些大男子主义的情况吧,刘楚天生受不了女生哭哭滴滴,这女孩哭成这样的时候,刘楚也就点头对着女孩说道:“好了,算怕你了,我答应你,如果我去一直不好情况,那么我将会出钱让你去其他医院看。”

    刘楚这样说只是权宜之计,毕竟,如果连刘楚都医治不好,那么去什么医院也是假的。

    只不过让这姑娘把刘楚带回去看到那些病人之后,就应该能有办法医治了。

    那姑娘这才停止了哭泣,对刘楚的问道:“真的?”

    她这种激动的兴奋就好像是绝望中发现新的希望一样,此时刘楚微笑着点了点头,关于这些对人鼓励的方式,刘楚的笑容一直会给人希望。

    那女孩子才说:“我叫郑白花,多谢你了,不管到最后结果是如何,我都非常感谢你。”

    郑百花这个名字带着一股乡土的气息,虽然名字不好听,但人挺不错的。

    刘楚跟在百花姑娘的身后,走了出去。

    这个镇到了夜里也不热闹,看起来十分安静,应该都看着自家屋子里面的电视。

    刘楚跟着百花走了一小段路之后,进入了一个有些偏僻的小巷,小巷后面是一栋看起来比较低矮的房子,这小镇上其他地方的房子都修建得不错,唯独这些地方有些地儿的房子十分低矮。

    想来是穷人所在的地方,刘楚跟在身后之时发现百花姑娘已经拿钥匙打开一道房门,那门是一个院子的铁门。

    里面忽然发来一声声狗吠声,看来这家人应该养了狗。

    郑百花打开门走了进去,对那条土狗呵斥道:“黑虎别闹。”

    那条狗本来狂吠不止,但看到刘楚之后也停止了吵闹声音,此时刘楚,感受到这房子里面有三个人的气息,而且都是静止不动的。

    第一个看见的,是其中一个人被铁链给锁住,看样子已经是在那儿呆了很久了。

    所谓的精神病对家人和亲戚之间的折磨那是相当巨大的,而且还有可能给社会造成动乱不安的情况、

    以前的刘楚有着很多方式治疗这些精神病,但一直都没有一个系统的治疗方式来推广,所以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刘楚的心里有些感触。

    家人也心疼那生病之人,不想用铁链把他锁住,但是如果不锁住的话,精神病人控制不住自己,连家人也会受伤。

    所以,不得不去,把病人锁在一处,这锁在一处的这个人看起来年岁不大,但身体极为壮实,面容憨厚。

    当看到郑百花进来之后,那年纪不大的男子,突然一下子哭了起来,对着郑白花喊道:“姐姐,我不敢了,姐姐你放开我吧,姐姐!”

    郑白花的眼泪忍不住的再次掉下来了,只是在抹去自己的眼泪的同时,连忙从另外一个地方拿出两块鸡腿,跑到这个大男孩的眼前,把鸡腿递给男子,说道:“吃吧,郑华,你吃吧,我现在不能放开你,我一个人控制不住你呀。”

    那叫郑华的大男孩并没有接过鸡腿,还是嚎啕大哭,说道:“姐姐你放开我被困着好难受。”

    这应该是间接性精神病人,在有些时候,是不会发病的,但突然发病的时候,估计三五个人也不一定控制得住他。

    刘楚看着在男子又看着郑白花的眼泪,对郑白花说道:“你放开她吧。”

    郑百花有些愕然,她没想到这个刚进入自己家门的男子就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这男子虽然看起来有钱,但好像是不知道什么情况,弟弟郑华一旦出现什么发病的迹象,那是十来个人也按不住,这要不是对她这个姐姐还有一丝丝理智,那么肯定是已经无法控制了。

    刘楚对郑白花再次说道:“放开,他不会有事的。”

    白花姑娘看到弟弟的样子,十分心疼的同时,也对弟弟说道:“华,我放开你,你千万不要冲动,告诉姐姐,你能做得到吗?控制得住自己吗?”

    属于对自己弟弟的心疼,郑白花还是答应了刘楚,对弟弟问道。

    郑华连忙点了点头,这时候的他是多么渴望自由。

    郑百花才小心翼翼地拿出钥匙。解开锁在铁链上的锁。

    郑华这才得以解脱,憨厚的郑华连忙拿起姐姐的鸡腿,对郑白花说道:“谢谢你姐姐,谢谢,我好饿。”

    吃完一个鸡腿的郑华,憨厚的看着姐姐,一点都看不出精神病人发病的情况。

    刘楚跟在郑百花身边这么花又带她进入了另外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有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男女看起来都不算正常。

    不过这两人的身上并没有对郑华那样五花大绑,看起来是常年生病,身体虚弱弱,坐在床上傻乎乎的笑。

    看到郑百花进来,连忙说道:“饿饿,我饿,花……我饿。”

    这种话语明显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说的,这两人看来确实不正常。

    刘楚看看这两人,知道这两人是遗传性的精神病。

    而且,比较奇特的是这夫妻二人都是有精神病的。

    这种可能就导致后代基本上是必须有一个有精神病,就像他们的儿子郑华一样,虽然身体看起来魁梧,比实际上脑子已经不清醒很多年了。

    郑白花把剩下的鸡腿递给弟弟,然后又去舀了两碗白粥。递给了自己的父母。

    明显是偏心向弟弟的郑白花,把鸡腿给她弟弟。

    给父母的只是白粥,这加人的生活看起来确实有些困难。

    难怪郑白花要跑到那刘楚那儿主动卖身,应该是这个女孩为这么一家人已经扛不住、承担不住责任了。

    此时的郑百花看着刘楚抱歉的对刘楚说道:“这些东西就不给你吃了。”

    刘楚却是发现那个郑华已经在狂暴的边缘,他一下子跑了过去,一把把那白粥碗拿过来,迅速的倒进了嘴里,并且发怒的对郑白花说道:“姐,为什么给他们吃,不给我吃?”

    郑百花一下子惊呆了,说道:“他们吃的是米饭,你吃的是鸡肉,他们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啊。”

    郑华怒气冲冲的把碗摔在地上,随后又一把打算去抢另外一个碗。不过那个碗是在中年男子的手中,那中年男子连忙把碗护住,大声的说道:“我的,这是我的,你不要抢!”(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