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459章 又遇极品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彭红叶当然不知道,孙雪怡母亲身上的癌症已经被刘楚彻底给治疗好了。

    现在之所以来不了,只是因为有别的原因——孙雪怡压根儿就没有通知自己的母亲,而是把她这个哥哥给叫来了。

    所以,彭红叶有些气恼的看了刘楚一眼,转身走上了讲台上,继续讲着几个典型学生的各种情况。

    而且,是一个个的家长进行沟通,希望彼此配合,给孩子营造一个最好的学习环境,让他们在高三最后的冲刺之中,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力量,进入最好的大学。

    这种家长会,并非是走一个简单的形式。

    尤其是彭红叶这样认真负责的老师,更是事无巨细,唯恐有任何疏漏。

    所以,时间拉的非常长。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家长提出异议,反倒是非常配合。

    对于这样认真负责的班主任老师,几乎在每一个家长眼中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们当然不会说什么。

    不过彭红叶显得非常有经验,并没有太过于挑战家长们的耐心,讲了大约一节课的时间之后,便主动停了下来。

    他让几个早就安排好的同学给家长们倒了一轮水之后,准备让大家休息一下,然后准备一对一的进行沟通。

    不过在此之前,她准备离开一下,给家长们畅所欲言的时间。

    更确切的说,是留下比较私人的空间,让家长们与孩子做一番比较深入的交流。

    果然,当彭红叶走出教室之后,教室里开始沸腾了起来。

    大人们的世界,远远不像孩子那么单纯。

    刘楚的身边,同样有家长在高谈阔论。

    “哎哟,孙雪怡不是一直都是第一名吗?怎么突然就掉下来了?”

    这家长说话的语气不免有些阴阳怪气,让人听着有些不太舒服。

    感觉到不像是惊奇,而是有些幸灾乐祸。

    而坐在右侧的另外一个打扮时尚,画质浓妆的女人可就要刻薄得多了。

    她嫌弃的看了孙雪怡一眼,张口就道:

    “这个年龄的小姑娘,长得又跟个狐媚子似的,肯定是谈恋爱了呗!还是我家曾粉粉乖,从来不谈恋爱。”

    这女人身材苗条,保养的非常好,看起来倒像是三十许人,有着成熟女人独特的魅力。

    只是眉宇之间,带着一丝刻薄。

    眼神扫过刘楚身上的时候,又不免有些两眼放光。

    真应了那句话,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

    毫无疑问,这女人是借题发挥。

    刘楚显得鹤立鸡群,身上有着那么一股子与众不同的气质,对于女性有着超乎寻常的吸引力。

    他一出现,就被这里的所有女性,无论是学生还是他们的家长,都被他深深的吸引。

    而这位女人,自认为是这里最漂亮的,可是自始至终,人家连正眼都没有看她一眼,不免深深的刺痛了她。

    于是,有那么一点因爱生恨的意思,一逮着机会,她便忍不住跳了出来。

    循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刘楚赫然发现,这个女人口中的曾粉粉同学,赫然有接近二百斤的体重。

    最重要的是,刘楚只扫了那么一眼,就已经看出来眼前这个女人的容貌进行了至少百分之八十的加工。

    看着这一对母女,刘楚心中不尽有些好笑。

    也亏得这位做母亲的心够大,自家女儿这么一大坨摆在那里,恐怕想谈恋爱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想来也没哪个眼瞎的家伙,会愿意跟这样一位胖妞有什么感情上的交集。

    倒是这个做母亲的,把自家女儿当个宝,忍不住跳出来挤兑孙雪怡。

    而且,刘楚也能看出来,在自家母亲朝着孙雪怡发难的时候,那个超级胖妞的眼里闪过一丝得意。

    刘楚估计,这里边儿恐怕除了自己的原因,更多的还是因为在曾粉粉同学的嘴巴里,肯定是狠狠的诋毁过孙雪怡。

    现在做母亲的总算是逮着了机会,这才不顾一切地跳了出来。

    本来不打算搭话的刘楚,偶然感觉到孙雪怡身上的气息都在微微颤动,不由得眼神一冷,狠狠的瞪了这对极品母女。

    刘楚也不客气,眉头一挑,冷声对着眼前这个整容妇女说道:“你说谁狐媚子?!”

    刘楚的声音几乎是能掉出冰渣子,这整容妇女被这一句话问得愣了半天,瞪着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不过,良久之后,她又鼓起勇气说道:

    “狐媚子就是狐媚子,孙雪怡就是个骚狐狸怎么了,你要如何?恐怕你就是她的那男朋友,还跑过来冒充家长!哼!还什么哥哥,我看啊,情哥哥还差不多!”

    刘楚伸出手来,想要直接一巴掌给抽翻这整容妇女。

    毕竟这样的话实在是太恶毒了。

    这不,孙雪怡都快要哭了出来。

    但他的手伸到了空中,微微的犹豫了一下,立即又停了下来。

    再怎么说,孙雪怡还要这个地方念书。

    虽然仅仅只是最后半年,但是却也至关重要。

    至少对她而言,肯定意义重大。

    再说,也不知道孙雪怡和这整容妇女的女儿曾粉粉关系究竟如何。

    这么贸然动手,影响也不好。

    “怎么,臭流氓你还想动手?也不打听打听我们家老曾是做什么的?”

    刘楚一念之仁,没有动手,但这因爱成恨的整容妇女可不打算放过眼前这个小白脸一样的家伙。

    她站了起来,对刘楚恶狠狠的说道。

    瞧她那架势,仿佛就等着刘楚反过来哀求她。

    此时,所有的家长都围了过来,似乎都打算看热闹,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劝架。

    这么多人之中,也就刘楚一个是小年轻,年纪跟孙雪怡差不多,如果走在外边,绝对的郎才女貌,金童玉女。

    可是现在,刘楚偏偏过来给孙雪怡开家长会,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有些古怪。

    现在被曾粉粉的母亲点了出来,一个个不由得开始对刘楚一阵指指点点。

    “我管你是做什么的,出了这个学校门,哼!有你好瞧的。”

    刘楚的语气十分严肃。

    这看起来风韵犹存的婆娘已经骂了孙雪怡好几声了,而且还搬出自己的男人出来威胁,刘楚哪儿容易这么放过她?

    换作平时,刘楚当然不会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可是他在眼前这个整容妇女的身上,发现了一些别的东西。

    这种贼喊捉贼的女人,自己水性杨花,私生活混乱,反倒把脏水泼在别人身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既然遇上了,说什么也要好好教训她一回,让她长长记性。

    这会儿留足已经打定主意,不在学校里面收拾这个整容妇女。

    只等一离开这里,他就准备动手。

    “二流子,你打算收拾我?让我们家老曾请你吃一下牢饭!!”

    整容妇女高声说道,脸上得意洋洋。

    这时有个中年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他扯了扯刘楚的胳膊,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

    “小兄弟,那你走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曾夫人道个歉。你还年轻,不晓得厉害,老曾可是第一看守所的所长,得罪了她可了不得。”

    那中年人的脸上带着微笑,声音压得很低,似乎唯恐被那个女人听见。

    同时,他似乎担心刘楚这样的毛头小子不知道其中的厉害,也特意点明了那整容妇女家的什么来头。

    希望看到的就是刘楚知难而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与此同时,其他本来只是看热闹的家长们,顿时就站在了整容妇女这一边。

    大家伙知道了整容妇女的身份,纷纷开始数落刘楚。

    “是啊,这小年轻太不像话了,还想要动手打人。”

    “对啊,也不看看着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学校,他还真当这里是他家了!”

    “混习惯了,以为哪儿的人都和街面上的那些混混一样,喊打喊杀,不知所谓。”

    一边的孙雪怡,拳头紧攥,极力的压制着心底的火气。

    可是当她看见刘楚被人指指点点这一幕,顿时有些着急了。

    刘楚脸色不变,也不起身,淡淡的对那整容妇女说道:

    “第一看守所的曾所长是不?呵!真是好大的官威!正好见识见识。”

    刘楚这种反应,绝对是很多家长都没有想到的。

    几乎是一瞬间,大家便有些犹豫了。

    纷纷猜想,眼前这个年轻人别是有什么根地底。

    于是,大多数人都非常的理智站到了一边,沉默不语,等待下文。

    那一开始劝诫刘楚的中年人,却没有那么多心事。

    他还以为刘楚这是初生牛犊不畏虎,不免更加着急起来。

    他害怕刘楚会吃亏,更是语重心长的说道:

    “年轻人,道个歉就没啥事了,没必要非死要面子啊!你可是不知道,世道艰难,能别惹麻烦就别惹麻烦,否则有你后悔的!”

    整容妇女见到这么多人都一下子陷入了沉默,当然知道他们是被刘楚的淡定给唬住了。

    她冷笑一声,趾高气扬的看着刘楚,眼神之中全是那种威胁的意思。

    “道歉么?你给雪怡磕三个响头,说不定我会原谅你。”

    刘楚迎上了她的目光,气势突然爆发出来,冷冷的说了一句。

    说错话的时候,刘楚气势张扬,傲视所有的人。

    其他人小声议论的声音一下子被他压了下去,全都被他给镇住了。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看来还真的有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不知好歹的家伙,真是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男朋友……”

    整容妇女先是哈哈大笑,接着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语气越发恶毒。

    只是她没有注意到,刘楚眼中闪过一抹冷峻的寒意。(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