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043章 砖家叫兽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大家听到没有,这什么刘顾问说问题不大?这可是瘫痪!据说好几年了。”

    “难道是托儿?给医院打广告的。”

    “这一医院还需要打广告?你也不看看都饭点了,还这么些人排着?”

    “或许真能治呢!我都在电视上见过这个刘顾问两次了。连持枪的悍匪都能制服,还需要打广告?”

    “对,我也看见了。连下了死亡通知单的人都能救活。没有他,就得活生生丢尽焚化炉变成骨灰!真险啊!”

    ……

    身后的议论,刘楚自然没心思理会。

    此刻他脑海在思索着为老妇人治疗的具体方案。

    看起来,她的问题不大。

    只是眼下刘楚无法使用功德之力辅助,总归还是有些麻烦的。

    石头抱着自己的老娘跟着刘楚,直奔办公室。

    王副院长眼珠一转,随手点了两个护士跟了上去。

    “浮梦,抽屉里有一套银针,你帮我拿过来一下。”

    办公室里,刘楚立即吩咐道。

    赵浮梦哦了一声,立即跑过去将他的银针拿了过来。

    “对了,这位大哥,你叫什么?”刘楚突然问道。

    “啊!哦哦!我姓牛,叫牛石头,别人都叫我石头。”男子连忙说道。

    “好,石头,你抱好病人,将她放在这里吧!我先给老太太仔细看看,然后才动手。”刘楚指着沙发说道。

    虽然是特别顾问的办公室,但是这里更像是一个会客厅,除了刘楚放起来的那套银针,几乎没有一件医疗器械,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病床之类。

    “好好好!”牛石头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刘楚现在并没有功德之力,只得凭借经验和肉眼观察这老妇的病情。

    看了一阵,刘楚心中已经有底。

    这样程度的瘫痪的确算得上是疑难沉疴,难怪牛石头四处求医始终不见起色,终于因为那一则新闻,将最后的希望放到了自己身上。

    好在这种瘫痪只是神经系统萎缩造成的,有些麻烦,但并非不能治。

    只是,牛石头期待的目光和他母亲怀疑的眼神下,若不能立即出手,恐怕二人都不会满意。

    加上成志图和张回春,以及他们的弟子都在一边看着,刘楚稍稍权衡一下,还是决定立即出手。

    这一次,功德之力无法动用,灭世魔书传授的方法却是不能用了。

    剩下的,就只有天心魔主那里继承的法门。

    好在只是一门针灸手法,刘楚倒是可以放心使用。

    这老妇人的腰部受过重击。

    腰间的骨头压迫了连接双腿的神经,因此只要解除这种压迫,将受损的神经重新疏通即可。

    只是,这个病拖得太久,想要在不动用功德之力的情况下,一次成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必须循序渐进,反复施针和推拿,才有可能痊愈。

    方法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十分不易。

    这也是为什么普通的医生往往能够检查出疾病的根由,也能制定出相应的治疗方案,最终疗效却很一般,甚至因为治疗过程的一点小意外,导致病人的病情加重。

    如果刘楚判断的不错,这个老妇人起初的时候,应该是能够勉强能够走动的。

    也是如此,并没有真正重视起来,随着手上的骨骼不断挤压神经,最终才形成瘫痪,终于再也无法站起来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刘楚检查病人的时候,张回春和成志图就带着一众弟子在一边默默观看。

    发现刘楚的检查手段依旧是那么简单,甚至只是在腰间看似随意地摸了一下便再无动作,张回春和成志图二老倒也见怪不怪,可他们那些弟子就不免一阵交头接耳。

    他们长期接受现代西医的熏陶,根本不能想象这样的检查手段。

    也就是他们心中对刘楚已经有了那么一点印象,先入为主,只是感到惊异,并没有认为他完全是装神弄鬼。

    大家只是忍不住一阵交头接耳,纷纷议论刘楚这到底是什么手法。

    可惜,根本没有人见过,甚至听都没听说过。

    于是,大家不免将目光看向他们的师父。

    发现二老脸上并不像他们那样感到惊异,隐隐间似乎有了一丝明悟。

    大家很快又安静下来,重新将目光落在刘楚身上。

    不过,看到刘楚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一个张回春的弟子终于忍不住问道:“刘医生,这个病人到底什么情况?是神经损伤造成的瘫痪,还是关节损坏造成的瘫痪?”

    “兼而有之!问题出在腰部,应该受到过重击,可惜当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因此延误了病情,导致越来越严重,最后才成了瘫痪。”刘楚立即回答道。

    “你怎么知道?”那人立即反问一句。

    但是,立即牛石头就惊异地说道:“神医啊,神医!我妈的的确三年前家里修猪圈的时候被房梁砸到了腰部。后来右腿先有些麻木,渐渐地双腿都不利索了。拖了一年多,就彻底没了知觉,变成了这样子。”

    牛石头越说越激动,看向刘楚的眼神更加期待。

    这下,那几个弟子全都惊呆了。

    别的不论,就说这辨症的本事就让人难以置信。

    “牛……牛石头对吧,你手上有你母亲的检查报告吗?”

    刚才那个弟子似乎还有点不死心,又对牛石头来了一句。

    “报告?哦,是不是那个一张纸片?”牛石头说着,还伸出手比划一下。

    “对!就是,就是!”那人连忙说道。

    “哦哦!带来了,带来了!就在我包里。”牛石头扭头示意就在那个黑乎乎的牛仔包里。

    那个问话的弟子犹豫一下,还是帮他拉开拉链,从里面翻出了用塑料袋严严实实包好的一大捆各种病历资料。

    很快就在里面找到了他们想要的病历报告。

    只是几秒钟,怀疑彻底变成了震惊。

    l2-5椎体呈术后改变,伪影影像明显……

    l3椎体楔形变,可见稍稍长t2信号……

    s2-5椎体见短t1长t2信号,腰椎体边缘见骨质增生。

    诊断:

    l2-5椎体术后改变,l3椎体压缩性骨折,腰椎后突畸形……

    腰椎退变,l2椎体水平左侧腰背部软组织积液可疑……

    “请问,您打算怎么治疗这个病人?”

    这一次,原本怀疑的语气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请教的语气。

    犹如勤学好问的学生面对一位备受尊崇的大师。

    “扎几针就行了。”

    刘楚淡淡地说道。

    什么?!

    扎几针!

    别说那些做徒弟的,就是张回春和成志图都觉得有点诧异。

    难道针灸真的那么厉害,什么病都能治不成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过,二位老专家都很有默契地保持沉默。

    弟子们敢于怀疑的精神是他们向来推崇的。

    再说,这几个弟子固然天赋极高,但一个个都眼高于顶,正好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这是,一个大约五十来岁,浑身上下泛着一股子儒雅之气的中年人站了出来。

    “刘顾问,能否也让我们看看这位病人的情况?”他客气地说道。

    “你是……”刘楚的目光朝成志图和张回春脸上扫了一眼。

    张回春立即说道:“刘顾问,这是我的大徒弟陈文俊,帝都医科大附属医院的主任医师,专攻神经内科。”

    “原来是张前辈的高足,幸会幸会!请吧!”刘楚笑道,直接让到一边。

    岂料,牛石头突然嚷嚷道:“你谁啊!帝都来的了不起啊!我说了,这病只给刘神医看。别的,我们信不过!”

    牛石头此话一出,陈文俊脸色骤变。

    张回春刚才其实只是随便说了他一个名头罢了。

    说起来,他在神经内科颇有建树,获得了各种头衔,在骨神经方面颇有建树,甚至青出于蓝,名声逐渐超越他的师父张回春。

    “牛先生,这位是我们帝都市第一人民医院著名的骨科专家,陈文俊陈主任。”

    旁边有人看自己的师兄弟吃瘪,连忙出言相助。

    “对对!陈文俊主人不仅是国内著名专家,在国外也备受推崇,很多外国病人也来慕名求医。”

    “没错!今年年初还受邀到到哈佛医科大讲学。哈佛不知道吧,拥有世界最好的医科学院!”

    ……

    看得出来,这位陈主任地位很高,也颇受这群人的推崇,顿时七嘴八舌地为他说话。

    他本人的涵养也还算不错,当然,也有可能是当着二老的面不敢造次,只是微微变色之后,便不再多说。

    可没想到的是,牛石头压根不买账。

    “砖家?还叫兽呢!不行不行!只会忽悠人。外国人怎么了?外国人就一定牛!咱们这是中国人的病,就该是中国人的医生治疗!你们都别说了,我管他哪儿来的主任,我不上那当!我只相信刘神医!他都说了,几针就好,到了你们手上,肯定又要一阵折腾!我娘快六十岁了,半截入土的人了,你们一个个衣冠楚楚的,就忍心?!”

    陈文俊简直被气疯了。

    脑子被牛石头说得嗡嗡作响。

    他堂堂首都第一人民医院的首席骨科医师,医科大学的教授,什么时候被这样质疑过。

    要知道,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多少人求着自己还未必有时间看。

    这次也是因为老师成志图的邀请,否则他才不会跑到东海市来。

    什么突然冒出来的神医,他是不信的。

    在他看来,华夏就算真的有什么医术大家,医术水平估计也就到那儿了。

    往往还有不少是阴错阳差治好了病,根本当不得回事。

    岂料,见陈文俊咬着嘴唇不说话,牛石头又憨直地在他心脏上狠狠捅了一刀。

    “你们看,你们看!这家伙还什么主任呢,自己有病都不知道治!你看那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紫的,肯定有病!还是大病!”

    “石头!”

    牛石头的老娘比牛石头多了些为人处事的经验,也知道这会儿人家被自己的儿子气到了,于是喊了他一声,又小声的凑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