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385章 父爱如山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伸出手来闪电一般打在白虹脸上的刘楚,冷声对那恶毒看向自己的余斌轻声说道:

    “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种。你这种垃圾让我遇到,还好是在轻语家,要不然早就残废了。”

    “我入你老……”

    余斌自然是不会吃亏。

    被这样说教之后,也顾不上这是不是在张轻语家,而自己是不是还在装伤员,就要破口大骂。

    嘭!

    刘楚抽白虹本来就只是用了耳光,但对于这个余斌,却是直接用了脚!

    一脚结结实实的印在余斌的胸口上,打断了余斌要骂出来的话不说,还让余斌从白虹高耸的怀里飞了起来,随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爸……爸!啊!”

    刘楚这一脚虽然用的是巧劲,但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付过的余斌,还是如同杀猪一般惨叫出来。

    这样的情况让杨阿姨这个保姆瞬间乱了方寸。

    她倒不是怕余斌被打了,而是怕刘楚这个自己中意的小年轻没有顾忌的发挥之后,惹下祸事。

    于是,她也顾不上手中的饭菜,一下子就来拉住刘楚的胳膊,急忙劝道:

    “小伙子,别做傻事……有事我们好商量,好商量!”

    “你……你居然敢行凶伤人!”

    张辰已经气急败坏。

    早知道这个年轻人如此暴力,那自己刚才就应该让他走。

    可是现在事情已经成了这个样子,要出大事了。

    余德水什么性格,他当然清楚。

    刘楚这样当着他的面打了余斌,就算是狠狠地打了他余区长的老脸。

    等待刘楚的,必然是疯狂的报复。

    不仅如此,指不定自己一家也会跟着受到牵连。

    “小混蛋,你要……”

    已经处于暴走状态的百花花还要对刘楚说点什么,却被后者冷冽的目光扫了一下,顿时将嘴边的话语生生的咽了回去,赶紧闭嘴。

    “好得很,年轻人,居然这么执迷不悟,就准备吃牢饭去吧!在里边儿好好反思反思,以后好好做人。”

    余德水咬牙切齿的说道。

    “余区长?你确定吗?”刘楚丝毫没在意余德水的话语,云淡风轻的站在原地,对这个西山开发区的区长说道。

    “你以为,我会……”

    余德水一边说话,一边开始仔细打量这个不知道死活年轻人的容貌。

    这一刻,他才觉得这种声音仿佛有些耳熟。

    果然!

    余德水话只说了一半,目光却是停留在刘楚的容貌上。

    他喉结不断的蠕动,就是说不出话来。

    “爸,让钱叔过来,把这家伙丢拘留所去!”

    余斌虽然摔得厉害,但在刘楚的巧劲之下,倒也没有多大伤害。

    此时看到自家老爹突然不说话了,便忍不住开口说道。

    “是啊,区长,这个小流氓行凶,我们都看到了,完全可以让钱所在过来处理……”

    白虹被打了这一巴掌,懵到现在才醒悟过来。

    一旦回过神来,连忙对区大人讨好说道。

    这一刻,她恨不得把刘楚直接打入十八层地狱。

    “闭嘴!”

    余德水喉结蠕动到现在,总算是气急败坏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爸,你还等什么!快啊!”

    余斌觉得今天算是受了奇耻大辱,早就已经等不及了,连忙催促着自己的父亲。

    而且,他也能感觉出来,这个动手打自己的家伙跟张轻语之间绝不简单。

    他今天一定要狠狠地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然而,余德水却是转身过去,丝毫没有怜悯的就是一脚踢在余斌的身上。

    一边打,他一边还说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让你一天到晚不学好……让你随意招惹人!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剧情瞬间反转,让所有人都一阵懵逼。

    此时余德水打余斌,那可是拳拳到肉,一丝怜悯都没有。

    面对自己老爹这么莫名其妙的发疯,余斌也彻底懵了,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

    那边的白虹以为这是做一个样子给大家看的,连忙跑了过来,准备劝慰余区长。

    “区长,小孩子不懂事,都是那个小……”

    白虹话还没说完,就被余德水一巴掌抽在了脸上。

    他面容狰狞,大声的呵斥道:

    “贱人,滚开!”

    发狂的余德水本来还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

    自己这样的小角色,或许别人转过头就把自己给忘了也说不定。

    可是现在,自己竟然好死不死,直接撞到了别人的枪口上,真是在劫难逃。

    想到自己这下子可算是彻底完了,就连自己儿子的后路都没有了,越想越气,所以下手很重。

    “够了,余德水,别特么演了!”

    刘楚看到乱做一团的客厅,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

    “首长!首长,我给你磕头了,你就放过我们一家吧!这孩子还年轻,没放下什么大错……”

    余德水听到刘楚的话,二话不说,转头就对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着哀求道。

    “自作孽,不可活。”

    刘楚冷淡的说了一声之后,转身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张轻语。

    “首长,首长你大人有大量,求您了……”

    余德水脑袋在地板上扣的咚咚直响,苦苦哀求。

    他之所以这么害怕的原因,是因为在处理西山山顶事情的时候,第一次接触了不少东西。

    也明白了刘楚带领的那队人,手中可是有杀人执照的!

    换言之,刘楚本人如果想要杀个把人的话,当然也不在话下。

    原本可能只是去坐冷板凳,现在倒好,自己一家人的身家性命没准儿都保不住。

    何况,身为的余斌的老爸,余斌什么情况他这个做老子的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他当然清楚这小子做了多少混账事情!

    只要人家想办他家,甭管什么手段,都没有逃脱的可能。

    余斌这小混蛋到时候就算侥幸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个时候,自己再不表明态度,那就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了。

    “闭嘴!”

    刘楚冷哼一声,余德水立即收声,浑身微微的颤抖着,仿佛在等待着对方的最后判决。

    刘楚转身面对处于石化状态的张辰夫妇,冷淡说道:

    “轻语这丫头,以后就交给我了。我看好她的天赋,认为她是可造之材,有东西要教给她。现在,你们有什么条件,尽管开。”

    本来想和平解决的刘楚,也没想到事情发生到这个地步。

    索性就来个快刀斩乱麻,赶紧把这件事给定下来。

    “先生不知道是何方高人,但轻语作为我的女儿,不是用……”

    张辰虽然心中也是一种慌乱,但毕竟是张轻语的父亲。

    正所谓父爱如山。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就准备拒绝。

    只不过张辰的话语,只是说了一半,就被妻子百花花捂住了嘴巴。

    这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女人,这会儿总算是回过神来。

    她多多少少听清楚了刘楚的意思,生怕因为丈夫的拒绝得罪的这个连余区长都要磕头的年轻人。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平常高高在上的余区长,会如此毫不顾忌形象的跪下哀求眼前这个叫做刘楚的年轻人。

    想到自己刚才的态度,白花花不禁双腿发软。

    但是,她本能的想要阻止自己的丈夫。

    至于说话,她已经完全没有了这种勇气。

    甚至压根儿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你……你别想拐骗人,你……有什么。”

    白虹虽然被抽打了两巴掌,但此时一听有好处,还是鼓起勇气结结巴巴说道。

    这种不知死活的女子,刘楚心中虽然不爽,但是自己言出必践,正好把这件事一并处理掉,省的以后麻烦。

    “要什么,有什么。”

    刘楚淡淡的吐出六个字。

    他的语气之中依然带着几分冰冷,但是却有着无比的底气。

    拥有了造化之力的他,只要对方不是狮子大开口,这个世界上还真没有给不起的东西。

    “告诉你,我……我白虹可是……南春白家的人,也不是没见过世面!别到时候我说出条件,你却又给不了!”

    白虹此时想要好处想疯了。

    虽说明明能够感觉到刘楚身份不凡,但还是咬着牙说道。

    和白花花的想法不一样,心里明明害怕极了,但是想到不可一世的余德水,反应竟然如此激烈,叫了一声首长直接就给他跪下不说,还磕头如捣蒜地苦苦哀求,这该有多大的权利?!

    富贵险中求!

    此时如果不冒险,怎么可能有收获?

    “南春白家?”

    刘楚倒是微微一愣。

    白振白老将军,祖籍就在南春。

    所以一般说的南春白家,就是指这么一家。

    “白老一世英名,会有你这种货色的后代?”

    刘楚摇了摇头,冷哼一声。

    白家的人再怎么落魄,也不会对一个区长人如此。

    何况,眼下白振虽说已经退居二线,但是门生故吏可不少。

    就算不用特别照顾,张辰这样的人才多多少少也会得到照顾,不可能还在这个位置上徘徊。

    以至于区区一个余德水都能让他如此忌惮。

    这女人肯定是在扯大旗!

    “我……”

    白虹还想说话,却被刘楚制止了。

    此时的刘楚,很是真诚的对张辰问道:

    “张区长,我有些东西要教轻语,我保证以后她的成就,不比世界上最好的大学教出来的差。”

    张辰脸色灰败,也没注意这个时候刘楚已经对自己换了称呼,依旧咬牙说道:

    “小语作为我的女儿,我却是没对她做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但你这样丝毫没有任何证明的要带走我的女儿,我绝不能袖手旁观。”(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