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384章 乱作一团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余斌这会儿得到了父亲的支持,心中火急火燎,恨不得立即就能抱得美人归。

    当然,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想法。

    不过即便是如此,他心中已然是乐开了花。

    这不,当他看到张轻语的样子,只差没流口水。

    他终于还是压制住了心底的那一点冲动,对蹲在地上洗菜的张轻语说道:

    “轻语妹妹,我来帮你洗!”

    说着,就把手伸向了张轻语的盆子里面。

    但这家伙色胆包天,却不是打算帮忙张轻语洗,而是准备趁此机会摸张轻语白嫩的小手,一解心中相思之苦。

    “拿开!”

    被对方肮脏的手触碰到的一瞬间,张轻语顿时就怒了,扬起手中的土豆,狠狠的朝他砸了过去,怒气冲冲的吼道。

    余斌不但没有拿开,反而嬉皮笑脸的把手贴了上来。

    此时此刻,这家伙的流氓嘴脸暴露无遗。

    现在是打算凑近对张轻语说话。

    难怪他这么大胆。

    老爹余德水眼下面临的窘境他当然是不知道的。

    而且,余区长这么精明的人,知道自己儿子到底什么德行,唯恐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他,反倒会弄巧成拙。

    这小子别看平时的时候还算有点大将之风,可真要是让他知道了自己眼下面临的情况,指不定直接就怂了。

    那这一场托孤的戏码也就甭想继续唱下去了。

    只是余德水这个做老爸的绝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儿子竟然如此混帐,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敢当着大家的面跑去调戏人家小姑娘。

    这不,原本温婉可人的张轻语,刹那之间化身成一头被激怒的小刺猬,一只脚已经踢在了这小色狼的手上。

    余斌刚要说点什么,刘楚手中拿着正在切茄子的菜刀,冷声说道:

    “怎么,耳朵有问题,她的话没听清楚?”

    “你他……嗯!你是谁?为什么在轻语妹妹家?你赶紧把刀放下,不然小心把你弄进局子里去。”

    余斌本来就是那种嚣张跋扈的二世主,差点就条件反射一般的破口大骂。

    不过,这家伙总算没有被绿火冲昏了头脑,立马就想到这是张家,外面长辈都在,于是连忙改口。

    “你不配知道我是谁!识相的赶紧给我滚,不然小心打到你妈都不认识。”刘楚眉头一挑,冷冷的说道。

    从来没见过刘楚这样的孙雪怡,眼睛里面立马充满了小星星。

    这种气势实在是太有范儿了。

    别看孙雪怡表面上品学兼优,俨然乖乖女一个,但是骨子里却是叛逆的。

    如若不然,也不会不顾爷爷奶奶一大家子的反对独自一个人跑来寻找自己的母亲。

    后来又得知神医刘楚竟然是母亲的救命恩人,死活要跑到蜀乡居帮忙。

    还不是因为春心萌动,看到了自己的偶像,这才变得不顾一切。

    说起来这也是因为刘神医鼎鼎大名,又有一个警察英雄的身份,自从在网络上被传播开来以后,他早就成为了这种小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

    只是,印象之中,本该是温润儒雅的刘楚突然展露出如此一面,哪怕是因为张轻语的缘故,她不但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醋意,反倒是满怀激动。

    然而,那余斌一看刘楚的架势,知道不能硬拼,却是眼珠子一转,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大声喊道:

    “哎哟,打人了,打死人了!”

    听到余斌这样的惨叫,率先跑过来的,并非是余德水,而是白虹。

    这女人跑过来一看,毫无顾忌的抱着余斌的头,焦急说道:

    “余斌,怎么了,快给阿姨说怎么了啊!”

    不知情的,恐怕还会以为地上哭喊的余斌是她的儿子。

    “他打我!”

    余斌用手一指刘楚,告状道。

    不过这厮居然头一歪,靠在了白虹还算丰满的怀里。

    急于表现的白虹不虞有他,或者这种时候哪怕是明明知道被一个小青年吃了豆腐,也不会在意。

    她一看余斌手指的方向,赫然就是刘楚,顿时面容都变得扭曲起来。

    刘楚手中的菜刀早已消失不见,看似随意拿着一个茄子。

    他心里清楚,既然闹出了这么一出,这顿饭看来是做不成了。

    不过,这种情况之下,若是自己仍然拿着一把菜刀,难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怎么回事?余斌,在你张叔家,成何体统?”

    余德水眼神中虽然有着心疼,但还是假装严厉的对余斌问道。

    这种情况,余斌多多少少还算有些经验。

    他心中一喜,知道老爹必然为自己出头。

    而且,官大一级压死人。

    以老爹区长身份,恰好又是张辰的顶头上司,这件事自己肯定不会吃亏。

    他一脸委屈的说道:“我过来帮轻语妹妹洗菜,这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突然就打我!刚才还提着菜刀威胁我。”

    刘楚这时候侧过脸准备放下茄子,这个角度,余德水也看不见他的面容。

    他只是背负着手转过身去,然而却大有深意的说道:

    “余斌,你放心,在你张叔家,相信他会给你一个公道的。咱们区里,就属你张叔最大公无私。”

    余区长虽然现在要倒霉了,但可不是一般的人。

    看到自己的儿子在地上的样子,他第一反应就是借刀杀人。

    不过是个小青年而已,料想暂时还不知道自己处境的张辰能听得懂自己的弦外之音,必然不会叫自己失望。

    “小伙子,给余斌道个歉吧,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张辰脸色有些为难地说道。

    他本性不坏,但迫于余德水的压力,他这个主人又不得不说句“公道话”。

    对于刘楚来说,当面跟余斌道歉,就已经算得上有侮辱的意味在了里面了。

    因为他其实一进门就已经看出来了,余斌的反应实在有点夸张。

    而且,对于余德水这个宝贝儿子的光辉事迹,他也多多少少有些耳闻,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

    即便是这样,他这个给人家做副手的也算是顶着无比的压力。

    他其实很隐晦地给了刘楚一个暗示,希望这位余区长能放过这个年轻人。

    这种事情在他们这些体制内的官僚看来,可大可小。

    如果真要追究起来,让刘楚进派出所去拘留一段时间,也不是不能的。

    孙雪怡本来还想帮助自己的刘大哥说话,但看到这么一家人都是黑着脸看向刘楚,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

    唯恐自己开口,反倒是弄巧成拙。

    于是,蠕动了一下嘴巴之后,索性闭口不言。

    “爸,事情是这……”

    张轻语还想说点什么,立即就被张辰大声的呵斥住了。

    “住嘴!”

    张辰冷哼一声。

    此时,在张副区长看来,自己的女儿如果出言顶撞了余德水,再不顾一切的要和这个刘楚在一起,那么不啻火上浇油。

    到时候,自己无法护住这个年轻人不说,还有可能让余区长怀恨在心。

    “张副区长,好大的官威呀!有你这么做父亲的么?”

    刘楚把委屈的张轻语护在了身后,对张辰冷冷的问道。

    然而,张辰还没说话,一边将余斌小心翼翼扶起来的白虹就忍不住了。

    她眉头一挑,插着腰大声对刘楚呵斥道:

    “你一个厨子,也不看看现在和谁说话!打人不说,还喊打喊杀,真是太无法无天了。”

    这时候,白花花也脸色阴沉的说道:

    “在我家里乱打人,打得还是余区长的儿子,你这种没教养的家伙,轻语交了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倒霉。”

    刘楚没有搭理白虹,却是看在白花花是张轻语的母亲的份上,突然好言好语的相劝道:

    “胸中积郁已久,还是不要做亏心事,别恶语伤人的好。”

    刘楚本来就是要给白花花一个忠告,但这个女人眼下正在气头上,并不领情,反而认为是他对自己恶毒的诅咒。

    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刘楚,用一种十分刻薄的语气对他说道:

    “哼!你这种不入流的小厨师,有什么资格在我家对我指手画脚的?赶紧给余斌道歉,然后从这里滚出去!你这种地层人,要不是轻语,一辈子都不会有资格进入我们家。”

    一直没没有说话的余德水,仿佛是觉得火候已经到了,忽然冷冷的说道:

    “看在张副区长的面子上,跪下给余斌磕头道歉,这事情就这么算了。”

    要是寻常时候,余德水也不会如此霸道。

    毕竟是区长,哪怕是整人,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锋芒毕露。

    但此时的情况确实是非常特殊。

    他正在度日如年的等待着审判,这种权利在手里的感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

    所以,才会有这么一句。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这一句话倒像是真的给自己敲响了丧钟。

    刘楚冷笑一声,想要说话。

    却被因为余德水开口而气急败坏的白虹狠狠的打断:

    “垃圾,还不快跪下!给余斌磕头!你这种货色……”

    啪!

    后边恶毒的话语尚未出口,一记响亮的耳光硬生生的打断了她。

    如此突入的一幕,顿时惊住了房间里面的所有人。(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