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382章 改变主意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这种高档小区,一般来说能直接过来敲门的人,都算是熟悉的人。

    果然,此时门外传来的女子声音,对张辰夫妇的称呼就已经表明了身份。

    本来还想对刘楚发脾气的张轻语母亲,皱着眉头对张辰看了一样。

    张辰无奈苦笑,走到了门边,打开了房门。

    相由心生。

    张辰开门迎接来人,刘楚只看了一眼,就把脸别了过去。

    来人看起来颧骨高*起,虽然长相有张轻语的母亲七八分相似,但看在刘楚的眼中,显得有些怪异,极不协调。

    刘楚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见到这种容貌的一刹那,他已经下意识地做了这个动作。

    这就是造化之塔第二层的奥妙所在了。

    只不过现在的他还没有仔细参悟透,只是如同本能一般有种异样的感觉,但是绝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然而,那女子前来并非单独一人,后面还跟着别的人。

    看那架势,仿佛是拖家带口来的。

    “姐夫,我给你讲,余区长来找我了!天大的好事情,你猜都猜不到会发生什么事情!”

    来人没有主意刘楚的动作,兴奋的对张辰说道。

    可能是因为是自己妹妹的原因,张轻语的妈妈也走了过去,皱着眉头对她说道:

    “白虹,什么好事啊?看你这么高兴的样子。”

    看得出来,似乎这个当姐姐的对这个妹子并不是十分待见。

    因此,看白虹说的兴奋,他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倒是皱起眉头来。

    白虹不虞有它,连忙抓住姐姐的手,一脸亲密的说道:

    “姐啊,这好事情可不是我们家的,而是你们家的啊!”

    张辰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也不说话。

    陆辰注意到,他的眉头似乎也微微皱了起来。

    看来,这个白虹在自家姐姐姐夫这里的确没有太多的好印象。

    毕竟是姐妹,见自己的老公不好开口,张轻语的母亲当即疑惑地问道:

    “能有什么好事?”

    这会儿,她其实因为陆辰的事情弄得心烦意乱,现在又被自己这个不太靠谱的妹子这么一闹,心中一阵不快。

    “嘿嘿!我原本还以为要特意把轻语叫回来呢!这会儿可好,轻语也在,就不用叫她了。说起来啊,这件事其实和轻语有关!”白虹此时还在卖着关子,看样子对这个所谓的惊喜十分在意。

    当然,也似乎有几分邀功的意思。

    “什么事和我有关,小姨?”

    张轻语轻声问道。

    对于她这个小姨,她的态度似乎要比父母都好一点。

    再说,此时她在担心父母会对刘楚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现在小姨就像是及时雨一样出现,简直是求之不得。

    所以,一听到白虹这话,就连忙想要之前的话题。

    “嘿嘿!余区长马上就来了,你们快准备一下,出去吃是来不及了,家里有什么随便准备一下。反正这是家宴,人家来也是为了轻语……”

    白虹还是不肯说是什么事,依旧是说一半藏一半。

    这个时候,张辰的眉头似乎皱得更紧了。

    显然,他似乎已经猜测到了一些东西。

    于是,他沉声问道:

    “是不是余区长带着他儿子要来?”

    白虹一听,顿时就愣住了。

    随即,她就欢呼一声:“哎呀!姐夫就是厉害,这都猜到了!不愧是副区长!嗯,就是这个事情!余区长的后面,可是能和市里面的大人物!余区长,这是看上我们家轻语了,要是姐夫你和余区长结为亲家,那么等余区长高升之后,那这区长的位子……嘿嘿!”

    白虹噼里啪啦说了一通,那神情好像是她自己被余区长看上了,准备嫁人一般。

    “是啊是啊,姐夫,刚才余区长和夫人亲自来给我们说的。”

    接过白虹话头的是她身后的男子,一个看起来有些干瘦的男子,眼神之中时而闪过一丝奸猾。

    他显得也很兴奋,找准机会,赶紧帮着自己的妻子说话,话里话外的透着赞同。

    张辰并没有回答,而是陷入了沉思。

    至于张轻语的妈妈,似乎立马就开心起来。

    她对白虹说道:“真的?你可别骗我啊!”

    “白花花同志,身为亲姊妹,我怎么能骗你呢!”

    白虹板起脸,一副自认为很幽默的样子,对白虹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好!哎哟,快快……杨姐,快去准备一下菜。”

    白花花连忙对那边的保姆杨阿姨说道。

    至于刘楚,此时已经不重要了。

    又或者,因为余德水父子的出现,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

    甭管自家女儿跟这位余区长的儿子合不合适,她都要摆明态度。

    毫无疑问,在她这个做母亲的看来,若是这样能够解决刘楚的事情实在是再好不过。

    当然,作为一个还算称职的副区长太太,对于这个自家丈夫的顶头上司,她当然有着相当的了解。

    他的年龄和张辰差不多,可别看只是一正一副的区别,但是实际上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丈夫张辰没有靠山,白家老爷子已然退休,虽然门生故吏还是不少,但是却帮不上什么忙。

    此时,如果没有人拉一把,可能张辰一辈子都只会在这个位置上,

    但如果能和余区长结为亲家,那情况就大大的不一样。

    也算得上是半个体制内人的白花花,明显是清楚这里面的门道。

    倒不是说为了老公升官发财就非要把自家女儿卖了,但是她还真是想要看看余区长加公子到底如何。

    若是真的不错,她倒是不介意让自己女儿张轻语跟对方接触一下。

    刘楚听到这些人的对话,不由得皱起眉头。

    看来今天来的还真不是时候。

    自己今天的来意也无法和这对夫妇说清楚,并设法争取他们的同意了。

    当然,刘楚虽说有些反对这种父母安排的婚姻,但是他一个外人,而且与张轻语父母之间还多多少少有些误会,当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轻语?要不,我就先走了?”

    刘楚突然说道。

    这个时候,他选择回避无疑是比较好的选择。

    而且这个什么区长竟然姓余,刘楚隐隐感觉会是熟人。

    虽说区区一个余德水,他并不在乎,可是他也不希望在张轻语父母面前暴露自己更多的身份。

    当然,更不希望余德水或者张轻语的小姨小姨夫因此又萌生出什么别的想法。

    哪怕是这些人无论做什么,他都可以不在乎,但是毕竟是麻烦事不是。

    张轻语一听刘楚竟然打起了退堂鼓,顿时脸色铁青,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本来就对这次刘楚回来抱有巨大希望的她,仿佛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她瘪了瘪嘴巴,将脑袋几乎是埋在了胸前,却没有说话。

    白花花此刻心中却乐开了花。

    她立马对刘楚说道:“小刘是吧,这样,能者多劳,你快去给我们准备饭菜吧!嗯,要快!”

    对于刘楚刚才所做的食物,这时候的白花花还记忆犹新。

    有贵客前来,索性让刘楚前去准备。

    一方面能够好好招待客人,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让刘楚摆正自己的位置。

    他其实希望让刘楚自己认清楚现实,从此死了对自家姑娘的那点小心思。

    这当然要比直接将他扫地出门,然后自家女儿还继续跟他藕断丝连来得好。

    保姆杨阿姨看自家女主人打得这一手如意算盘,不免有点看不下去。

    于是,她连忙对白花花说道:“还是我去吧!”

    然而,张轻语的母亲大人明显是不想这么放过刘楚,她轻轻地挑了挑眉头:“小刘啊,还是你去吧!你的手艺,我跟你张叔放心。”

    刘楚心中不喜,正要拒绝,但忽然看到张轻语的表情,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毫无疑问,小丫头心中是绝对不愿意的。

    若是她因为父母就牺牲自己的幸福,他是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好的,我这就去!”

    刘楚丢下这话,直接步入了厨房。

    张轻语以为自己听错了,猛地抬头。

    看到刘楚直奔厨房的背影,立即破涕为笑。

    她就知道,自己这个帅大叔不会就这么丢下自己!

    倒是一边冷眼旁观的孙雪怡也是大感吃惊。

    这个时候,就算是她也能听出几分这张花花的打算,只是没有想到以刘楚的身份,竟然还真的接受了她这个近乎无礼的要求。

    她觉得自己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索性也直奔厨房,给刘楚打起了下手。

    可是,就在三人进入厨房不久,外边突然响起了白虹尖利的声音。

    “什么?!姐姐,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一个厨子竟然也想打我们家轻语的主意!哼!也不……嗯,就算长得再好看,也是个小白脸!中看不中用!”

    啪嗒!

    原本张轻语还在默默地削着土豆,一听这话,手一抖,土豆便直接掉在了地上。

    她咬着嘴唇看着刘楚,却发现他仿佛没有听见,正在专心致志地准备做菜。

    于是,她又忍不住瞥了眼一边忙着洗菜的孙雪怡,却发现她似乎也像是没有听见客厅里的声音,默默地忙活着。

    倒是这会儿杨阿姨已经凑了过来,小声地说道:

    “小语,我看你们还是走吧!呆在这里,总不是个事儿。那余区长的儿子我大约知道怎么回事儿,他可不是个好东西,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小姑娘。所以啊,你们最好是连面都别见!否则,以后少不得要来纠缠你。”

    听到这话,张轻语一个激灵,然后猛地站起身来,眼中多了一丝决绝。(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