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353章 小惩大诫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刘楚骨子里还是农村孩子那种艰苦朴素的作风,即便是现在身价不菲,但对这些奢侈品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自然也不知道眼前这辆兰博基尼其实是全球限量版的。

    而且,与张轻语认识的时间很短,他也没有主动打听过小妮子家庭情况,此时他几乎是本能的认为这辆车就是她家里的。

    张轻语有些发愣,迟疑地说道:“大叔,这不是你的车吗?”

    刘楚有些疑惑,自己好像没有什么东西啊?

    这车怎么成了自己的了!

    “我在餐馆那的钥匙啊!”

    张轻语急眼了,连忙说道。

    一边说着,她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

    钥匙

    刘楚这才猛然想起来,是那些外国的吸血鬼!

    当时三十万欧元,他们没有现款,选择用一个车抵账来着,说是要第二天才送钱过来。

    原来,说抵账的就是这车啊!

    那即使被撞坏了,自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这些混混,刘楚打算稍微教训一下,让他们长长记性就放过。

    可惜,这些混混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哦哦!原来是偷车的家伙啊,被哥几个撞着了。嘿嘿!今天可有乐子了。这么嫩的小娘皮,大家伙儿可算是有口福了。”

    这混混听到了刘楚和张轻语的对话,自作聪明的认为这两人一定是偷车贼。

    不然,怎么可能连自己家的车都不知道?!

    这车听说要好几百万,怎么可能会连这种事情都记不清楚?

    实际上,这些混混有点小聪明,知道这种车子的主人,凭自己这些人一般也招惹不起。

    但这些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怕麻烦。

    只要自己不怎么过分,几万块钱还是能轻松讹诈到手的。

    甚至有可能的话,十万块钱也是不难的。

    这也是这些混混见到张轻语十分漂亮,但也一直没有真正动手的原因。

    即便是敲碎了窗子,左右也不过是吓唬她一下。

    若真的动手,在没有确切的把握之前,也是绝对不敢的。

    不然,他们也不会任由张轻语打电话通知家长,迟迟没有采取行动。

    既然这些家伙找死,刘楚当然也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

    这些家伙贪得无厌的样子确实让人讨厌。

    也就是今天遇到张轻语,自己过来了。

    若是换一个少女,指不定出什么状况呢!

    他创立天道宗的初衷便是锄强扶弱,替天行道。

    现在既然遇到,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大叔,我我驾驶证没带!”

    生怕再次给刘楚惹麻烦的张轻语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过,刘楚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妮子哪儿会有什么驾驶证!

    肯定是拿了钥匙之后觉得好玩,把车给开到这里来。

    只是也不知道如何招惹上这些小混混的。

    刘楚懒得和这些人纠缠,直接准备全部干翻,让他们滚蛋。

    “首长,交给我吧!”

    正要出手的刘楚,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一个身穿草绿背心的汉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刘楚的不远处。

    “嗯!好吧!小惩大诫,不必要命!”

    刘楚吩咐一句,便不再言语。

    暗中则是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张轻语的身体。

    这个战士当然就是那辆军用猛士的驾驶员。

    说起来,这些军人对比起真龙战士那可是天差地别。

    但对付着几个小混混,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何况,为了照顾好刘楚,马权派遣的人也算得上是军中好手,手上功夫非常过硬。

    “干你娘的,特么没听老子说话吗?赶紧过来给哥几个磕头,让那小妞陪老子”

    那尖嘴猴腮的混混话还没说完,嘴巴张就挨了一拳头。

    这战士知道刘楚身份不简单,现在被对方如此侮辱,自然没有留手。

    军中之人,历来都只有自己欺负其他人的,那有被人骂得道理?

    还磕头呢?

    这一拳,直接就把那家伙的几颗大牙给揍飞了出去。

    刘楚不管那战士如何揍这些家伙,瞥了眼七荤八素的混混头目,带上张轻语,施施然走到了一边。

    那深情淡然的样子,倒像是为了避开这血腥的场景一般。

    至于那被撞废在原地的超级跑车,刘楚连看都没看。

    在他想来,坏了也就坏了。

    大不了明天那些外国佬回来还钱的时候,自己不收就是了。

    他可不相信对方会跟自己纠缠。

    甚至,他怀疑那个老头子还巴不得出现这么一个状况。

    指不定回头还会送来一辆新车。

    “大叔,车车车!我们家的兰博基尼!”

    刘楚虽然这样想,但张轻语却是不干了。

    这跑车刚才她开了一段路,那速度和手感,简直是不得了。

    只不过小丫头发育还没完成,个子有些娇小,无法完美的控制那跑车。

    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被那些小混混的摩托车一吓,撞在了护栏上。

    本来看到这么一个超级跑车,那些小混混也是十分惧怕的。

    只不过但这些人看到跑车上下来的是一个小姑娘,关键是连车都不敢下,甚至连报警都没有,直接傻了,便立即意识到机会来了。

    这些人仿佛有默契一般,开始连恐吓带诈骗,想要从疑似无证驾驶的张轻语的身上掏出一笔钱。

    这时候的张轻语心中已经被吓得不轻。

    她虽然在学校里很是无法无天,但在社会上的经验还是很少。

    更何况,她的确没有驾驶证。

    这下子,这辆车连报保险的资格都没了。

    虽然刘楚对这种事情没有多大感觉,但对于那个战士来说,这次表现的机会可是十分难得。

    再说了,在军队中跟战友对练,必须点到即止,一般也难得有这种畅快。

    也幸好刘楚划定了红线,不能伤其性命,不然就凭这些不开眼的家伙威胁首长这一条,他就可以格杀勿论。

    但即便如此,这些家伙今天可算是撞到了枪口上,注定要倒大霉了。

    “大叔,你家里到底是做什么呢?”

    看着那些鬼哭狼嚎,被打得满地找牙的家伙,张轻语心中虽然敬意,但也没有多少同情。

    他只是对这个神秘的大叔的身份,越发好奇。

    因为她分明听见,这个身穿迷彩短袖的年轻人恭恭敬敬地称呼刘楚首长。

    再加上联想到之前刘楚跟马权离开是时候的情景,便由不得她的思维发散开来。

    她这个年纪,原本就正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我家里?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采茶为生。”

    刘楚随意说道。

    张轻语身上的味道,越来越让他感觉到亲近了。

    然而,这种情况对于眼下一心悟道的刘楚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刘楚也隐隐察觉到,这里面有天心魔主的影子。

    显然,这家伙眼下虽然对自己没有了什么非分之想,可是魔就是魔,用点这种小手段仿佛在情理之中。

    天心魔主说得很对,张轻语身上九阴之体的特性的确对他有着深刻的吸引力。

    这种吸引力是与生俱来的,即便是刘楚获得了青帝传承,也是无法拒绝的。

    但刘楚也不可能让这小丫头就这么离开。

    一来,那个躲在暗处的和尚神秘莫测,天知道上次失手之后,会不会卷土重来。

    而且就算是不敢再找自己麻烦,想来张轻语这种千年难得一见的九阴之体他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你叫什么名字?”

    刘楚对重又座上驾驶室的那个战士说道。

    不过是解决几个不入流的小混混,几乎是眨眼之间,全部被他撂倒。

    即便是个别原本还有战斗力的,这会儿也被吓傻了。

    不仅是因为他的身手了得,而是他们也清楚的听到了他称呼刘楚首长。

    在看这辆挂着军方牌照的军用猛士,再是笨蛋也大约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刘楚也不得不感叹,这个马权的确心思缜密。

    被他安排在自己身边的人,做事干净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倒是让人很省心。

    而且他已经看出来,此人武学天赋还算差强人意,相逢即是有缘,或许以后还有用处,于是他便开始盘算着送这家伙一场天大的机缘。

    “报告,我叫孔得胜!”

    听到刘楚的询问,年轻的司机连忙说道。

    小丫头本来得到那个家里是农民的回答,十分的不满意,但此时见到了孔得胜的样子,可爱的眼睛里立马显露出一丝狡黠。

    “那车是别人的,你想法处理一下吧!”

    刘楚说完,又转身对张轻语说道:

    “跟我回去吧,你这么调皮,当心以后没男朋友要你。”

    张轻语顿时笑眯眯地看着刘楚,认认真真地说道:

    “我当然不要男朋友,我只要你,帅大叔。”

    刘楚顿时有些尴尬。

    他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小妮子还记在心底呢!

    何况,他身上的气息本身就对这种极阴之体有着很深的吸引力,这懵懵懂懂的小妮子能够抗拒得了才怪。

    老实说,如果这时候没有到悟道的紧要关头,他倒是可以用一段时间来和这小丫头顺其自然的发展。

    先前受到天心魔主的影响,刘楚也想通了不少的道理。

    虽说早先他骨子里还坚信忠贞的爱情,想着一辈子找一个心爱的女人和和美美的过完一生。

    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刘楚的心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至少,这种固执的想法早已经是在他的脑海里烟消云散了。

    “走吧。”

    微微地叹息一声,刘楚也不打算正面回应张轻语,打开车门,径直下了车。

    他打算带着张轻语打车先回蜀乡居。

    那边的孔得胜,已经去处理那几个混混和那辆超级跑车。

    这种事情对于孔得胜来说,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不,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孔得胜正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正在汇报什么。

    这里距离小饭馆倒是不算太远,十分钟之后就到了弄堂口子上。

    因为两边都停放着车辆,显得有些拥挤,所以刘楚从善如流,在口子上带着因为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而闷闷不乐,撅着嘴的张轻语提前下了车。

    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刘楚顿时就愣住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