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333章 宝刀未老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吴曲坚持认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特别的阴谋。

    或者,就干脆是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次炒作。

    当然,他也对这里成功治愈的病人做了一些明察暗访,最后认定刘楚就算是有些本事,也不可能真这么厉害。

    一定是借助了什么特殊的方式,才创造了一连串的奇迹。

    吴家花费了大力气,这才好不容易让这个吴曲来到了东海这医院里面,试图搞清楚刘楚身上的明明。

    毫无疑问,他是认识刘楚的。

    虽说经过这段时间的洗礼,刘楚身上的气质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跟以前截然不同,但是并不妨碍他第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身份。

    只是,越是这样,他就不会说出来。

    除非刘楚自报家门。

    他只希望赶紧搞清楚吴婶儿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竟然让她的癌症仿佛一夜之间就好了。

    同时,发生在另一个中年妇女身上的变化,也让他充满期待。

    一个痊愈,一个却只是精神头好了不少,在他看来,自然是一个成功治愈,一个却出现了纰漏。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弄清楚其中的奥妙。

    “动手!”

    吴曲此刻只想赶紧找出原因,丝毫不想给刘楚表明身份的机会。

    于是,几个白大褂二话不说就一拥而上,想要强行抢人。

    啪!

    让刘楚完全没有想到的是,率先动手的,居然是白振白老爷子。

    这一耳光可不简单。

    白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狠人,手上是有真功夫的。

    这些年因为病痛折磨,终于懈怠了。

    可是,刘楚连续两碗蛋炒饭吃下去,体内却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老爷子此刻的手劲儿比起普通人也是要强上几分。

    那急于在吴曲面前表现得医生只感觉一阵眼冒金星,身体狠狠地撞到了墙上。

    “白老将军宝刀未老,虎威不减当年啊!”

    刘楚呵呵一笑说道。

    “那是!还多亏了刘先生妙手回春!”白振由衷地说道。

    刚才他这一巴掌扇出去,连他自己也有些惊奇。

    如果说第一晚蛋炒饭彻底剪除了他的病痛,那么第二碗蛋炒饭就无疑将他已经丢下的功夫全都找了回来。

    也是老爷子这些年修身养性,虽然心中有怒,倒也不至于真的下死手,不然刚才那位估计还要凄惨万分。

    一旦搞清楚自己此刻的身体情况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计,白老爷子心潮澎湃。

    身为练武之人,白振更加明白这种程度的恢复有多么难能可贵。

    其实这一次他来东海市除了想要拜访李叔一家子,追忆一下往昔的岁月,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缘故,就是想要来这里接受刘楚的治疗。

    只可惜他来的时候不太巧,刘楚并不在。

    而且老爷子也不想搞特殊,因此便暂时在东海安顿下来,老老实实地排队等候。

    事实上,在白老爷子心底,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刘楚真能包治百病。

    他这次来也有那么一点打假的意思。

    不过,刚才来的时候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赫然就叫刘楚。

    于是,他又忍不住进一步问了一下刘楚的身份,这才恍然大悟。

    这下他是彻底相信外界的传闻。

    而且,他还觉得那些传闻并不能真正展现出刘楚的真实水平。

    白老爷子能够感觉的出来,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并非是那种回光返照的生命力透支展现出来的错觉,而是实实在在的恢复。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又恢复到了那个烽火时代的状态,浑身充满着用之不完的劲儿。

    所以,现在白振现在对刘楚的感激之心,可不是一两句话就完全能够表达完成的。

    白振已经暗暗下定决心,刘楚这样的神秘人物,一定要想方设法打好关系。

    说起来,他还有不少老伙计正在忍受着病痛的折磨。

    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内心深处还是很希望他们也能跟自己一样得到刘楚的治疗,摆脱病痛,安享晚年。

    “你你敢打人!”

    后面督战的吴曲虽然没被打,但见到自己手下的人被打了之后,立即惊怒交加。

    他也顾不得许多,连忙冲着门口大声喊道:

    “保安,保安!有人打人了,有人打人了!”

    这一刻他也顾不得许多了。

    反正他从看到刘楚的那一刻,就没打算善了不说,反而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来得好!正好活动一下筋骨!”白振已经恢复了身体,仿佛又回到了意气风发,浑身是劲儿的年轻时代,大吼一声,直接就窜了出去。

    嘭嘭嘭!

    老爷子功夫在身,哪儿是这些乌合之众能够抗衡的。

    犹如猛虎下山一般,顷刻间就撂倒几个。

    这还是老爷子手下留了分寸,不然这些家伙估计还要更惨。

    被老爷子这么一闹,刚才堵在门口的医务人员全都哼哼唧唧地退了开去。

    刘楚冷笑地瞥了眼有些愣神的吴曲,朝白老爷子打了个眼色,直接退入病房,然后关上了门。

    “小狗子啊,那年你十岁还是八岁来着?唉一转眼你都这么老了。”

    白振对李叔说道,眼中都泛着一丝泪花。

    刘楚则是看了一眼陈秋菊,疑惑问道:

    “你吃了我给吴婶儿做的鸡肉?”

    陈秋菊本来已经病入膏肓,吃饭都成困难,没想到吃了昨天那鸡肉之后,居然一下子缓了过来。

    也就是吴婶儿的情况更明显,不然今天吴曲等人肯定也要针对她。

    “我”也不知道是为何,陈秋菊是明白自己的恢复和那鸡汤有关。

    只不过现在刘楚这样一问,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孩子,我分她吃的,是我主动分的”

    吴婶儿哪能不知道刘楚那鸡汤肯定有神奇的作用,这时候也不免紧张了起来。

    毕竟,那鸡汤是刘楚特意给她准备的,现在因此闹出了这样的事情,觉得无法面对他。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那个鸡汤也要对症下药的,你眼下看起来恢复了一些,但是并没有真正治疗的效果,等药性一过去,胃癌还是会爆发的。”

    刘楚当然看出了二人的担忧,立即摆手解释道。

    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的陈秋菊一听这话,不免大惊失色。

    她以为自己阴错阳差治好了不治之症,岂料到头来竟然是空欢喜一场!

    正当她还想说点什么,一边的李叔似乎已经跟白老爷子谈妥了。

    “孩子,你要是安排的过来,那餐馆就交给你打理吧!白叔给你吴婶儿安排了疗养的地方”

    “也好,餐馆那边我会处理妥当,这边的事情还请白老爷子费心一二。”

    知道了白老爷子的身份,刘楚再不客气。

    这样硕果仅存的老将军,解决这样的事情必然是小儿科。

    他不愿意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一会儿肯定有领导过来,他的身份一旦被认出来,肯定脱不开身。

    临走之间,刘楚又回头对失魂落魄的陈秋菊说了一声:

    “陈阿姨,回头你来蜀乡居找我,我重新给你做一份。”

    说完,刘楚转身便准备离开了病房。

    岂料,有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循声望去,赫然是昨天嘲讽吴婶儿三人吃一锅鸡的那妇女。

    此刻,她正痛哭流涕地说道:“神医啊,求您老了,求求您了,我公公肾衰竭,眼看就不成了。请您务必出手救救他啊!大恩大德,我胡淑芬永世不忘!”

    实际上感受最为明显的人,就是这病房里面的病友们。

    因为这些人完全明白这一切全都是那一碗神奇的鸡汤。

    现在他们清楚地听到当事人都承认了,于是便心思活络起来。

    倒是眼前这个女人下手最早,竟然一下子跪下来了。

    刘楚只看了一眼,便心下了然。

    这女人明显是装出来的。

    于是,他又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老爷子,隐隐便猜出了一点端倪。

    这女人肯定是为了遗产之类的。

    若不是刘楚拥有了青帝传承,在面相一道有些心得,恐怕难免不会被这一番奥斯卡级别的表演糊弄过去。

    人该不该治,当然该!

    只是,他却不愿意让这女人奸计得逞。

    于是,他故意一言不发。

    看到刘楚并不开口,心地善良的吴婶儿有些纠结了。

    终于,看到那女人眼泪婆娑,声泪俱下,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小刘啊,那个”

    “她公公肾衰竭晚期,非常棘手。就是陈阿姨的病,我也要准备一番。”刘楚淡淡地说道。

    “那些材料一定不便宜吧!”陈秋菊试探地问道。

    “万金难求!”刘楚故意看了眼白老爷子。

    白老爷子虽然不明白刘楚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还是立即说道:“蛋炒饭都要一万二一碗!”

    “蛋炒饭都要一万二”陈秋菊喃喃自语地说道,似乎想到了什么。

    倒是那个女人立即喊道:“我们我们也要一碗!”

    “可惜,区区一碗蛋炒饭却治不了老先生的绝症!”刘楚又说道。

    “那那要什么才可以。”

    “两只鸡熬成汤!”刘楚伸出两根手指头。

    “两只鸡?那要多少钱。”

    “一只一百二十万,两只就二百四十万喽!”

    “啊!二百二百四十万!我们没那么多钱!”

    “有,我们有!”

    就在这时,床上的病人艰难地喊道。

    “爸,我们那儿有!”

    “我的商铺,我的房子!肯定不止这个数!”病人已经嚷嚷道。

    “房子卖了我们住哪里。商铺不是还要供浩浩出国留学用吗?”

    果然!

    刘楚眼中闪过一丝冷笑,这女人总算露出了狐狸尾巴。(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