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326章 我也尝尝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仅仅是这么一小口,李叔顿时便瞪大了眼睛。┡e小Δ说ん1xiaos惑

    说起来,躺在病床上的老太太,早就被病魔折磨的味觉退化了。

    虽然如此,但她还是能感受到这鸡汤的鲜美。

    而味觉健全的李叔,在咬了一口之后,便彻底被这样的口感给震住了。

    呆愣了片刻之后,连忙又开始咀嚼起来,想要将已然在口腔之中炸开的味道进行深一步的触碰。

    “喂喂,老头子,感觉怎么样?可比你炖的鸡汤好多了吧!”

    看到自己家老伴的样子,吴婶儿心情大好,忍不住打趣一句。

    李叔这才反应过来,砸吧砸吧嘴:“太好吃了,怎么能有这么好吃的味道!看起来似乎没放什么特别的材料啊!”

    在李叔说出这话的时候,病房里的其他病人都直愣愣地看着他。

    说起来味道香是不假,但李叔这表情似乎太过于夸张了。

    “不就是炖的鸡汤吗?要不要这么夸张”

    顿时有人撇撇嘴,似乎觉得李叔这表情太过了。

    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

    这妇女看起来应该是病人的女儿或者儿媳之类,看打扮还算不错。

    不过,语气微微有点刻薄。

    李叔无儿无女,所以说话也不那么硬气。

    听到这话,连忙对其他人道歉,说自己太吵了,影响了大伙儿休息。

    至于刘楚,他如今是何等身份,怎么会和这种粗鄙妇孺一般见识,权当没有听见。

    吴婶儿喝下这些鸡汤,效果正在不断释放出来。

    短短工夫,原本已经枯萎的生机,已经一点点的恢复。

    而且,随着各项机能的强化,恢复的度也越来越快。

    看到这情况,刘楚心中自然是极为满意。

    毫无疑问,青帝的法子果然很不错,他第一次练手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吴阿姨,你保持好心情,说不定你明天就好了。”

    亲自来到这里,无非是因为担心李叔没能将鸡汤给她喝下,最终浪费掉了。

    而且,他也希望看看具体的效果。

    虽然对于青帝的实力,刘楚毫无怀疑,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在自己手上施展出来,他不免有些担心具体的效果。

    现在看到吴婶儿情况迅好转,只需要一段时间的修养便可以彻底痊愈,刘楚便准备转身离开。

    他打算让更多的人享受这个天大的福利。

    “明天就能好了?这位可是癌症晚期!也不知道那来的土包子?懂不懂医学!”

    当刘楚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医生阴阳怪气的走了进来。

    这医生看起来极为年轻,样貌也有点稚嫩。

    心中通透的刘楚自然是明白,这种货色多半是刚进医院实习的家伙。

    病人们对他恭敬惯了,这才趾高气扬的来找存在感。

    当然,也只有这种新人恐怕这个时候还能挑衅地看着自己。

    若是一医院的老人,恐怕这会儿早已毕恭毕敬地上前打招呼了。

    要知道,虽然一医院出于自身展的需要,这一阵已经有意识地弱化刘楚的存在感。

    这也是无奈之举,刘楚就这么一个,而且还经常玩失踪,若是大家都奔着他来,一医院必然乱套。

    于是,得到了刘楚的肯之后,除了安排张回春和成志图这二位国宝级人物坐镇,其他的病人还是尽可能安排到别的科室。

    除非命悬一线,而医院又无法处理的急诊病人才会被送到中医急诊科那边去接受治疗。

    可以说,刘楚领导的中医急诊科已经成为了整个医院的必杀技。

    事实上,也是因为这里的存在,使得一医院死亡率这一年始终保持在一个相当低的范围。

    刘楚也懒得理会这个家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只不过,这家伙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保温盅,立即拦住刘楚,大声说道:

    “你给病人吃什么!啊?吃出事情来你负责吗?!”

    本来喝点鸡汤也没有什么忌讳,但这年轻医生特别不爽刘楚“目中无人”的态度。

    他明显看到刘楚眼中那一丝轻视。

    他认为这是对他的一种挑衅。

    自己好不容易才托关系进入一医院,最近也算春风得意,怎能受得了这样的轻视?!

    只不过刘楚压根就不想耽搁时间,仿佛是没有听到他的话,径直与他擦身而过。

    年轻医生下意识地想要拦住他,可是一出手,顿时便惊呆了。

    他感觉自己的手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搁开。

    怎么

    怎么回事?!

    他浑身一悸,如同见鬼一样,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等他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赫然现刘楚已经只看得见一个背影了。

    “小刘,我还没给你钥匙呢!”

    李叔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对刘楚喊道。

    刘楚并没有回答他,继续往前。

    然而,那年轻医生在刘楚走了之后,把火气都放在了李叔身上。

    “说好就能好!那还来医院做什么?!我说,你怎么随便给她吃东西!啊?让你们听医生话你们不听,出事了又要医院负责!你们这些人啊!”

    这年轻医生的声音很大,整个楼道都能听到。

    李叔畏畏缩缩,害怕得罪医生。

    倒是吴婶儿却是不以为然。

    她本就生性豁达,加之又是一个将死之人,还怕什么?

    何况,现在吃了东西,浑身得劲儿,直接开口对着年轻医生骂道:

    “医好医不好怕啥子?我吃点东西还惹到你了!做个饱死鬼总比饿死强!”

    李叔一个激灵,连忙拉住自己的老伴。

    这年轻医生直接懵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病人这么大火气。

    虽说平时趾高气扬,但是总不能跟病人对骂吧!

    何况老太太几乎是命悬一线,要是自己一不小把她气死了,到时候可就麻烦大了。

    没办法,他只得气喘吁吁的摔门而去。

    生了这么一幕,那保温盅里面还剩下一只鸡。

    当然,两根鸡腿已经没了。

    李叔犹豫了一下,便准备将它盖起来,回头热一热再给妻子吃。

    就在这时,隔壁病床上的一个中年妇女突然说道:

    “李大哥,那鸡汤到底什么东西炖的啊!真香!”

    “唉!我说陈家妹子,你要是不怕我的话,我让老李来喂你。”

    吴婶儿心地善良,这时候说的不怕她,不是别的意思,指的是怕她的病传染。

    像她们这种文化不高的老头老太太,早已是谈癌色变,自然不明白她这病是不会传染的。

    哪怕是已经说过,她们还是会固执的认为肺病肝病之类的都有传染性。

    这个被叫做陈家妹子中年妇女叫做陈秋菊,是下岗职工,早已离异,儿女被判给了丈夫,她独自居住在职工宿舍里。

    生病之后,没人照顾。

    之前病情还不严重的时候,她勉强还能自己去弄点吃的。

    现在病情严重了,全靠护士帮忙。

    说起来也是一个命苦之人。

    “怕什么哦,我都快死了,还担心什么?!再说了,这么香的鸡汤,我还是第一次闻到。刚才我还以为是出现了幻觉呢!要不是李大哥也说好吃,我都不敢相信。其实好几天没食欲了,这下子倒是被勾出了馋虫!”

    陈秋菊倒是看得开,苦笑地对老太太说道。

    “鸡汤可就没了,还剩下点鸡肉,你要不嫌弃,那就尝尝。反正我是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鸡汤和鸡肉。”吴婶儿说着,立即给李叔打了个眼色。

    李叔也不迟疑,赶紧把剩下的那点鸡肉端了过去。

    陈秋菊情况不是太好,李叔想了想,索性又在手上找了个赶紧的塑料袋套上,将鸡肉一点点撕下来给她。

    第一口,陈秋菊也惊呆了。

    她这一阵病得厉害,胃口不好。

    也就是刘楚的鸡汤与众不同,浓香的味道深深地吸引了她,不然也不会主动想要尝一尝。

    只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美味的鸡肉。

    要知道,通常情况下,鸡汤的味道往往很鲜,但是鸡肉却会因为长时间的炖煮口感变差。

    看到陈秋菊的反应,李叔不由得笑道:“陈家妹子,怎么样,味道很好吧!不仅是你,就是我这开了几十年饭馆的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好吃的鸡肉!”

    陈秋菊点点头:“是啊!这个年轻人真不简单。看来李大哥你好人有好报,以后你们蜀乡居又要红火起来!”

    “但愿吧”李叔幽幽的说道。

    刘楚不是哑巴,他想把他认作干儿子的想法也就淡了。

    何况他还会这么一手厨艺,他更是不敢多想。

    刚才那个阴阳怪气的女人看到这一幕,轻轻地吐了一口唾沫,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清楚的声音说道:

    “呸!真是穷鬼,一只鸡而已,还分三个人吃!也不怕不卫生!合该得病!”

    刘楚当然不清楚病房里生的事情,此刻他已经回到了李叔那个破旧的餐馆——蜀乡居。

    不过在此之前,他总算记得给那些惦记他的人报了个平安。

    破旧餐馆的门已经被他轻松打开了,至于李叔说的钥匙,那是完全没必要的。

    现在的刘楚,只要他想打开,别说这种简单的锁,哪怕就是瑞士银行的电子锁,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老板,有啥吃的?”

    正当刘楚在思考着究竟该如何从饮食入手,完成青帝夙愿的时候,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立即,走进一个黑衣老者。

    老者虽然看起来头雪白,但精神头极好。

    刘楚微微皱了下眉头。

    他在老者的身上感觉到一股金戈铁马的气息!

    再仔细看他的面向,显然是身居高位的人。

    然而,刘楚并未起身。

    他淡淡的说道:

    “老板不在,没吃的。”

    “你不会做,敢这样跟我们”

    “小白!”

    老人轻喝一声,制止了他旁边气势嚣张的汉子。

    这汉子身材高大,气息沉稳。

    腰间鼓鼓的,一看就带着枪械。

    不过,他一下子就被老者的气势镇住,尴尬地笑笑,立即闭嘴。

    那黑衣老者感慨地说道:

    “随便弄点啥来尝尝就好。当年打仗受伤被临时安置在了这里,这里的老乡家里有一只老母鸡,每天都下一个鸡蛋,全都给我做了蛋炒饭吃。整整吃了七天。那味道到现在都还没忘记呢!”

    说这话的时候,他笑眯眯地看着刘楚。(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