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307章 五行丹火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刘刘先生,你是说我张家的诅咒真的可以完全解决了?!”

    张天义满脸急切问道。Δ┡eΔ

    刘楚绝不怀疑,如果他点点头,对方一定会欣喜若狂,欢呼雀跃。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却轻轻地摇了摇头。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但是这诅咒来的蹊跷,没有好好研究一番,他也不好现在就把话说得太满。

    何况,要争取张家的合作,似乎这才是最好的筹码。

    “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张天义怅然若失地喃喃自语。

    “张前辈,完全解决张家的诅咒恐怕眼下还言之尚早,不过要克制却是不难!”刘楚立即说道。

    “可以克制刘先生,请务必施以援手!张家上下定然铭感五内!”张天义连忙说道。

    刘楚轻轻地点点头,但心中却是非常开心。

    且不说那奥妙无穷的神农药王经残卷,便是这天机神卷就让他受益无穷。

    从今以后,在丹道一途,地球之上能够与他媲美的恐怕还真不好找了。

    刘楚也顾不得张天义患得患失的表情,自顾自地展开自己的手心。

    他需要赶紧再好好体悟一下这天机神卷的奥妙。

    同时也算是给张天义多一点信心。

    呼!

    那团跳动火焰一旦从他手心之中冒出,好似立即就拥有着灵魂一般。

    它像一只火焰的精灵,不停地在他的掌心之上旋转飞舞。

    度之快,让人根本无法琢磨它的轨迹。

    若是细细看去,便会现这火焰之中其实大有乾坤。

    刚才那五只灵兽的影子不断闪现。

    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时弱时强

    只是,它们似乎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禁锢在这团火焰之中。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和后土,它们分别以东西南北中的五行方位排列。

    彼此之间,相生相克,构筑了一个极其完美的整体。

    这团火焰看似平静,但是刘楚却很清楚,里面实际上蕴含着极其恐怖的力量。

    它们的力量实际上由五种属性构成,相互克制,但又相互依存。

    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张天义虽然没有刘楚这个当事人了解得那么仔细,但是看到刘楚手上的火焰,眼睛都不眨地死死看着,喉咙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他也是天才的炼丹师,在丹道一途倾注了几乎全部的心血。

    因此,他对于这种丹道之火非常敏感。

    张天义能约莫感受到这火焰每变动一次颜色所释放出来的力量都有着截然不同的变化。

    这对于炼丹师来说,简直是梦寐以求的力量。

    每一种炼丹的材料其实都有着独特的性质。

    不同的火焰属性正好可以有针对性的对其进行炼化。

    这样,不但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能够最大限度地激药效,炼制出极品的丹药。

    虽然在此之前,他已经知道刘楚在丹道一途必然有着乎寻常的天赋,但是直到这一刻,张天义才真正认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惊才绝艳,即便是他也难以望其项背。

    “没想到居然有人把控火研究到这种程度,真是匪夷所思。”

    刘楚按照领悟的方式对这五行丹火小小的做了一下尝试,越惊叹起来。

    张天义看的一阵心痒痒。

    作为药痴,他这会儿已经忍不住想要向刘楚讨教一二。

    可他又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毕竟,这前人留下的瑰宝已经在这里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张家能够领悟十之一二的都如同凤毛麟角。

    现在,整个张家费尽心思都没能参透的东西反而让一个外人在短短的时间内悟出来了,虽说是张家高层默认的,但他却是心痒难耐,渴望讨教。

    终于,权衡再三之后,张天义还是强行将心底的想法深深的压下。

    “刘先生,我们还是先过去吧!张家上下恭候多时了。”张天义恭恭敬敬地说道。

    这一刻,刘楚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已然重了不少。

    刘楚本想再观摩几幅壁画,看看是不是还能有什么意外收获,但听到张天义的提醒也只得喟然一叹,点点头跟在他身后继续朝里面走。

    大约有走了不到五分钟,前面突然出现了一点亮光。

    依旧是那种银蓝色的光辉浮现在石壁之上,道路的尽头赫然镌刻着一个符文通道。

    只是,这个符文通道无疑比刚才那个更加复杂。

    显然,在这背后肯定有着张家更重视的存在!

    张家家主在这里接见自己,足见其重视程度。

    看来,对于张家上下而言,这诅咒实在让他们有些苦不堪言了。

    张天义也不多说,不惜耗费一滴纯阳真血开启符文通道。

    只是这一次,他恭恭敬敬地请刘楚先行。

    刘楚不虞有它,径直走了进去。

    眼前景物骤变,只是两三秒的工夫,刘楚感觉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鸟语花香,溪水潺潺,好似人间仙境一般。

    最重要的是,地上的全是奇花异草。

    那溪水也不是普通的溪水,而是一口灵泉。

    灵气充盈,至少是他那个北斗聚灵阵的三四倍!

    看来,这里才是百草福地的核心!

    自己刚才看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或者说,干脆就是张家出于谨慎,故意弄出来糊弄闯入者的东西!

    自己能够被带到这里,足见张家的诚意。

    于是,刘楚对于接下来的合作更加期待了。

    这里跟他眼下占据的那个北斗聚灵阵的空间完全类似,俨然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

    几位鹤童颜的老者已经在洞外等候。

    其中一个满头白的老先生笑的最是和蔼。

    虽然他不是这些人之中实力最强的,但是大家却隐隐以他为。

    难道这便是张家家主?

    老者率先开口,笑呵呵地对刘楚说道:“刘先生果然非同凡响,竟然轻轻松松就领悟了天机神卷的奥妙!”

    张天义对着老者就是一拜,然后又分别拜见其他几位老者。

    果然,这个刚刚和他打招呼就是张天义的祖父张擎天,也是现任家主。

    至于其为几位,辈分甚至比张擎天还要高。

    他们全都是张家长老,本来都在百草福地之中闭关修行。

    刘楚可不敢小觑这帮老头子。

    虽说单打独斗,他未必怕他们,但是对于这些前辈高人,他还是不愿意失了礼数,因此该有的尊敬他自然是一点不少。

    “擎天公还是高看刘楚了!小子也只是恰好对丹药治病有些研究,这才阴错阳差参悟了这天机神卷的奥妙。倒是小子无意之间夺走了本该属于府上的宝贝,还望诸位老前辈海涵。如蒙不弃,一会儿小子愿将这天机神卷录一副本赠予贵府,权当弥补一二。”

    刘楚直接抛出橄榄枝,几位老者皆是一惊,随即暗暗点头。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刘楚竟然如此豪气。

    事实上,他们已经知道刘楚应该是掌握解除张家诅咒的方式,还在琢磨着究竟要拿什么跟人家交换。

    这也是为什么刘楚一来,他们就让他先接触神农药王经的根由。

    他们固然是想要试探刘楚的深浅,但同样也是一种示好。

    当然,若是刘楚连神农药王经都无法抗衡,也没有资格进入真正的百草福地,自然也见不到他们了。

    “刘先生如此豪爽,老朽也就开门见山了!”张擎天说道。

    “擎天公但讲无妨!”

    “不知道你对我张家的诅咒到底有何看法?是只能压制,还是有根治之法?”

    张擎天问刘楚的同时,其余几个长老也竖起了耳朵。

    这的确是张家的心腹大患。

    正是因为这个诡异的诅咒导致了张家不得不沉寂百载。

    “擎天公既然问了,小子也不谦虚了。对于这诅咒,我多少有些把握。”

    对于刘楚的直白,与话语中展露的真诚,几位老者皆是纷纷点头。

    “那就请刘先生不吝赐教!”

    张擎天将刘楚引到一处氤氲笼罩的石桌之旁。

    一翻手,受伤竟然出现了一个茶壶和两个茶杯。

    他分别给跟刘楚和自己斟满一杯茶这才说道:“我听天义给我说这雯雯身上的病情被压制了,可有这回事?”

    刘楚点点头:“嗯,我临时起意为张小姐炼制了一枚小雪莲丹暂时帮她压制住病灶,相信十年之内,不会出现什么纰漏。”刘楚说道。

    张擎天缓缓点头,随后又变戏法一般地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奇香浓郁,沁人心脾。

    这木盒显然是有些年头,上边刻画的龙凤栩栩如生,仿佛随时都可能活过来一般。

    “刘先生,这是我张家珍藏的一件古物,但凡是放置在里面的丹药,药香不会挥散,可以长久保留而不失药性。眼下落在张家手上也是暴殄天物,还请刘先生务必笑纳。”

    张擎天说着就将这物件推到了刘楚跟前。

    刘楚也有些意外,这么好的东西竟然是要送给自己。

    要知道,越是好的丹药必然多天地之造化,鬼神觊觎,往往极难保存。

    但是有了这盒子,可就不一样了。

    不但能保证药性如一,而且还能隐藏丹药的气息。

    “擎天公,这个恐怕受之有愧。”

    刘楚虽然觉得是个好东西,但是自己已经得了对方的天机神卷和神农药王经,现在再拿东西似乎有点贪心了。

    “刘先生济世救人,胸怀天下。这东西还是在你手上能挥大用,所以请务必收下!”张擎天坚持道。

    “是啊,刘先生,你救了二丫头一命,又帮我们破解了那天机神卷的奥妙,权当我张家一点心意。”张天义也忍不住帮腔道。

    按理说,此刻没有他说话的余地,但是两次现大家似乎都没有在意。

    “也好!正所谓长者赐不敢辞,小子收下便是!”

    见刘楚收下了礼物,张擎天这才说道:“刘先生,既然暂时没有合适的办法根治我张家诅咒,是不是可以多多炼制这小雪莲丹。您放心,需要的药材我张家必然全力准备。此外,孙家那边老朽也会站在刘先生一边!”

    “大批量的炼制小雪莲丹也不是难事,不过一旦吃了这小雪莲丹,十年之内再难精进,这一点可要必须说明。”刘楚说道。

    此话一出,几位老者皆是色变。

    张擎天更是喟然长叹:“哎!天要亡我张家啊!这百草福地果然是天赐之地,可惜我张家无福消受!”

    “擎天公,您的意思是,张家的诅咒跟这百草福地有关?”刘楚惊异地问道。(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