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300章 投桃报李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还是第一次,刘楚遇到如此灵气十足的少女。ebsp;      没错!

    就是灵气,特别充盈的灵气。

    此女必然是玄门中人!

    而且,无论是天赋还是根基都极为难得。

    就实力而言,恐怕就算是江森遇到她,也未必能占到便宜!

    但是,这并不是刘楚最为惊异的。

    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少女眉头偏偏有一股子黑气缠绕。

    乌云盖顶,说的便是这种情况。

    真是怪了!

    怎么会有如此面相,明明是长命百岁的面相,偏偏因为这股黑气萦绕,又不足半年寿元!

    实在是匪夷所思

    “林姐,帮我包起来吧!”

    少女笑着朝林夏月吩咐道。

    然后,他有意无意地瞥了眼那个中年男子一眼。

    后者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忙不迭地说道:“既然张小姐看上了,那我就不要了。”

    一听这话,林夏月再无迟疑,立即找来一个精美的盒子将丹炉小心翼翼地包裹起来。

    少女对那个满脸赔笑的中年男子置之不理,径直朝着刘楚走去,伸出手道:

    “刘先生,您好,小女子张雯,久仰大名!”

    “张小姐认识我?”刘楚皱眉,轻轻地与她握了一下。

    “当然!刘先生搅动东海风云,可谓炙手可热,岂能不识?!”张雯巧笑倩兮地说道。

    “请恕我冒昧,不知道张小姐是否割爱?”

    刘楚有意无意地瞥了眼已经被用盒子装起来的丹炉。

    岂料,张雯咯咯一笑:“刘先生,这本来就是我要送给您的见面礼。一直想要拜会,可惜总是没有合适的机会。今日赶巧了,在这里碰到你,所以还请万勿推辞。”

    刘楚心中虽然觉得事有蹊跷,但是他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

    “既然张小姐如此美意,刘楚就却之不恭了。”

    张雯朝林夏月微微示意,后者微微一愣,但还是立即将包好的丹炉小心翼翼地交给刘楚。

    直到这时,她才又看似无意地问道:“不知道刘先生买这破烂的铜鼎有什么用?”

    “看着挺有趣,买来研究研究。”

    刘楚随意地回答道,脸上却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

    张雯神情一滞,立即意识到人家这是看出了自己的把戏。

    于是,她咬了咬嘴唇说道:

    “刘先生可否稍移贵步,我最近得了一点好茶。”

    肉戏来了!

    刘楚也是艺高人胆大,也不担心这张雯有什么别的企图,笑着说道:

    “啊!美女有约,那可绝对不能错过。”

    张雯微微一笑,然后在那个中年男子目瞪口呆的眼神之中领着刘楚便步入了后门。

    穿过一个有些阴暗的回廊,二人便来到一个古色古香的花厅。

    仿佛是早就知道有客人来,金丝楠木的根雕茶几上,已经煮好了一炉水。

    刘楚虽然对古玩没什么特别的研究,甚至干脆就是一个门外汉,但是他却能够感受出来,这里的每一件摆设都不一般。

    因为上面或多或少都蕴含着一些功德之力的气息。

    根据经验,但凡古物,上面往往都承载着人类的某些信仰或者精神寄托。

    因此,在这些古代流传下来的物品上面,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功德之力存在,而且随着年代的久远,这种力量会变得越凝实。

    “刘先生,你也喜欢收藏?”张雯给刘楚泡了一杯茶,然后冷不丁地问道。

    “说实话,对于古董,我就是一个菜鸟。不过,倒是张小姐这个屋子里挺有讲究啊!九星伴月,倒是聚集灵气的好地方。只可惜,阴气太盛,还有一丝血煞之气萦绕,终究治标不治本!”

    “我就知道!”张雯惊喜地说道,“我就知道刘先生非同一般,真是一语中的!那么刘先生,您一定有办法对吧?”

    说到这里,张雯满怀期待地看着刘楚。

    “实不相瞒,我看你第一眼的时候便已经知晓你身患绝症。可是最近半年难以入眠,胸口闷郁郁不安?尤其是作为女人,不来月经!但是你偏偏又怕月经再来,因为三月正常人的生活便意味着永远的长眠!”

    “不错,刘先生,可有办法救我?”

    张雯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这人其实不太喜欢欠人情。今天你既然送我一鼎,我便送你一药,这样我也心安理得。”刘楚笑眯眯地说道。

    “真真有办法?!”

    张雯说话都有些结巴。

    “怎么?我还以为张小姐对我极富信心,没想到还是有点犹豫啊!”刘楚一边说着,一边吹了吹杯中的茶水,然后轻轻地呷了一口。

    “刘先生,对不起,我我只是太激动了。这么多年来,我们张家为了这个诅咒一般的病症,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耗费了多少精力,可是总也找不到根治之法。便是暂时压制,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就行我这样,算算时间,最多半年可活!”

    说到最后,张雯已经是眼含泪花,竟然忘了给他再续上一杯。

    刘楚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

    他也不多说,左手一翻,原本抱在手上的丹炉被他放在了桌上。

    呼!

    手掌拂过炉火,一道青绿色的火焰立即从他掌心升腾。

    然后屈指一弹,一道火线脱手而出,绵延到丹炉之中。

    轰!

    丹炉之中,火焰升腾,阵阵高温袭来。

    但是,仅仅三尺的距离,便被一道无形的壁垒阻隔。

    看着眼前的一幕,张雯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像刘楚这般,凭空生火,意念移物,尤其是那火焰散的温度,像极了传说中的三味真火!

    这样的手段,闻所未闻。

    难怪他能够凭借一己之力让不可一世的孙家处处吃瘪。

    然而,张雯很快便意识到,刚才其实还只是开胃小菜,接下来在生的一切才让她真正大开眼界或者说颠覆了她对炼丹一道的认识。

    刘楚竟然拿着桌上的半壶烧开的泉水倒入丹炉之中

    要知道,张雯可不是一般人,乃是张仲景的后代。

    在医道一途上,她所在的张家曾经与孙家不相伯仲。

    她自己在丹道一途造诣颇高,却从未听说有人拿泉水来炼丹的。

    可刘楚就是这么做了。

    若非如今刘楚声名在外,而且一眼就看出了她身上的情况,恐怕她都要认为这是故意戏弄自己。

    “你这里可否有雪红花,白莲,藕心、对了再来两勺子白糖!”刘楚突然问道。

    什么?!

    雪红花和白莲

    这两味药说的好听点,的确是补阴之物,但是作为行家,二者合一,却是让人焚身浴火的绝佳春药。

    尤其是针对女性,效果非常明显。

    当然,如果只是这两味的话,张雯还能理解。

    可这藕心是壮阳之物呀!

    合在一起,又是什么鬼!

    纯粹的驴唇不对马嘴,完全不符合药理啊!

    还两勺子白糖!

    这是准备给我弄两颗糊弄人的糖丸么?

    张雯没好气地想到。

    刘楚好似也看懂了张雯的神情,戏谑地来了一句:

    “张小姐,怎么,对我没信心?”

    张雯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对不起,刘先生,请恕我孤陋寡闻。前两味雪红花和白莲是为了活血,加入藕心可以理解为中和药性,只是这白糖”

    “为了让你喝药的时候没那么苦。”刘楚笑道。

    “这”

    听到刘楚这最后一句,张雯一阵无语。

    只是,她想到自己眼下的处境,决定豁出去了。

    索性闭口不言,立即将刘楚需要的材料取了过来。

    幸亏在花厅后面的密室之中,就有一个炼丹房,不然一时之间还真找不齐刘楚需要的材料。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刘楚等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将第一味雪红花投入丹炉之中。

    又过了一刻钟,才是白莲。

    而藕心和白糖却是最后放进去的。

    原本还觉得平淡无奇,但是当白糖被投入火焰,一股异香扑鼻而来。

    这是

    张雯惊喜地现,丹炉之中灵气充盈,自己辛苦压制的病灶竟然隐隐萎缩!

    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刘楚果然深不可测。

    只是简简单单的四种材料,竟然就有这样的神奇效果。

    若是炼制出丹药,即便无法根治,至少控制病情绝无问题!

    “别呆了,立即吞服!我随便弄的,一会儿药性散掉了,可就没法控制你的病情了。”

    刘楚说着,一颗拇指大小,雪白晶莹,隐隐散出道道红芒的丹丸赫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再看那丹炉,又恢复到了之前那种古旧斑驳的样子。

    张雯看着异香浮动的雪白丹丸,再不迟疑,接过来便一口服下。

    丹丸入口即化,化作一道清流顺着咽喉流入腹中。

    可是,进入了胃中,却是毫无反应。

    她正要开口,却看到刘楚给他递过来一杯清茶,正是刚才她用的青城雀舌浸泡的。

    “喝了吧,这个当药引子正好!”

    张雯点点头,赶紧接过来一口喝下。

    果然,因为炉火的原因仍然滚烫的茶汤入腹,一道热浪翻涌,整个人仿佛一下子置身于熔炉之中。

    她清楚的感觉到,这股热流正在冲击着她位于丹田,被灵气笼罩的阴影处。

    一波接着一波,毫不停息,正一点点撕裂她强行用灵力包裹,并不断吞噬他灵力和寿元的病灶。(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