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264章 果然神医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幸运的是,眼前的老妇人并不像钟浩的母亲那样棘手。e1xiaos惑

    那边,曹敏也帮助五大三粗的大牛很快挂好了号。

    “真是太谢谢你了,没想到这里的医生这么好。竟然连医药费都免了。谢谢!谢谢!”

    大牛憨厚地笑道,口里自然是一阵千恩万谢。

    曹敏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心里不免对他报有成见。

    之前,这家伙还抱怨这儿抱怨那儿的,现在倒好,就开始奉承起来。

    奉承话曹敏可是听的太多,但是抱怨刘楚的人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是第一次,当然心中不爽。

    不过,表面上曹敏却不会表现出来。

    相反地,她还要尽可能给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好一点的印象。

    这人说话明显不经过脑子,天知道他一不小心就会说出点什么话来。

    于是,她笑了笑,用尽量和善的口吻说道:

    “没事儿,都是刘神医吩咐的。他可是出了名的好人,病人没钱,他也会帮忙贴着。”

    大牛憨憨的笑着,唯唯诺诺。

    两人来到了医疗室。

    大牛一见刘楚,便立即说道:“刚才对不起了,刘神医。俺是浑人,狗咬吕洞宾,刚刚还骂了你。”

    “没事儿,你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换一个人,看我这么年轻,肯定也怀疑我的医术。对了,你们出去,把门关上,我要开始给你母亲治疗了。”刘楚笑着说道。

    他可不希望让大牛看出任何端倪。

    大牛不虞有它,当然是刘楚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不,刘楚一说把门关上,他就迫不及待地立即照做,乖乖地守在门口。

    他知道眼下母亲的情况危急,再多耽搁没准儿就会出状况。

    二人离开,这下刘楚才放心地开始治疗。

    之前他就是怕大牛硬闯进来,打扰了他的治疗不说,还看到惊世骇俗的一幕,所以才迟迟没动手。

    凝神聚气,功德之力晕散开来,充斥着整个屋子。

    唰唰唰!

    出手又是七星截脉针法,反复的施展,让他对于这种阵法已经极为娴熟,整个过程便若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施针的同时,充斥在空气之中的功德之力感受到被激出来的阴邪之气迅朝老妇人身体周围靠拢。

    噼里啪啦!

    两股气息一接触,立即摩擦出火花,一阵爆鸣此起彼伏。

    功德之力很快便占据了上风,将老妇人身上散逸出来的阴邪之气席卷一空。

    刘楚眼神一凛,双手不断变换手势,结了一个手印。

    呼!

    空气之中的功德之力瞬间化作七道,分别沿着七星针涌入老妇人的身体之中。

    功德之力入体,并不是奔着体内汹涌的阴邪之气而去,而是先顺着奇经八脉在第一时间修复她经年累月被阴邪之气侵蚀而受损的细胞组织和神经。

    七星截脉固然有护住心脉的功效,但是毕竟年事已高,经不住太大的折腾。

    因此,刘楚不得不多费一点手脚。

    凭借着熟练的手法,一切进行得很顺利。

    虽然她体内那些浓郁的阴邪之气几乎将涌入的功德之力消耗了三分之一,但是只是不到十分钟的工夫,老妇人体内的伤势已经被功德之力治愈了七八成。

    接下来,便是正式驱赶她体内的阴邪之气了。

    随着功德之力的源源不断涌入,老妇人的额头之上,一些黑气断断续续地冒出。

    这些黑气一出现,便被空气之中早就蓄势待的功德之力捕捉,然后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爆鸣,迅化为尘埃,消失无踪。

    那些只是一些未成形的鬼魂,因为没有类似三才杀阵聚集的邪气滋养,所以成长的度十分的缓慢。

    再加上那大牛带着母亲四处奔波,这一阵常常艳阳高照,阳气十足,潜藏在她身体里的阴魂更是受到抑制。

    总体来说,这次的治疗很轻松。

    又过了不到五分钟,老妇人体内潜藏的阴魂被悉数逼出,全都被刘楚收拢在一枚被他加了禁制的银针之中。

    又小心翼翼地为老妇人理顺一下气血和经络,刘楚这才撤掉了银针。

    立即,一股功德之力涌入刘楚的丹田。

    刘楚满意的笑了笑。

    前前后后耗费了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刘楚终于打开房门。

    一脸焦急的大牛在门前走来走去,一看门开了,立即冲了上来。

    “刘神医,俺妈咋样了?”大牛焦急的问道。

    刘楚笑了笑说道:“已经没事儿了。只是,可能还需要三五分钟才能醒过来。记得到时候给她喝点水,温水就好。若是想吃东西,那就让人熬点稀饭,暂时别吃油腻的食物。三天之后,应该就能出院了。”

    “什么!”大牛喊道,“三天就能出院了?”

    这还真是吓了大牛一跳。

    这才几分钟,就可以醒了不说,三天就能出院?!

    难道是害怕自己没钱交医药费

    刘楚看到大牛眼中那一丝毫不掩饰的迟疑,大约猜到了他心中的那点想法。

    他轻笑地解释道:“不仅仅醒了,还变回了正常人,之后可以走路了。”

    大牛更是如遭雷劈一样,僵立当场,浑身都因为激动而微微震颤。

    他带着母亲走访过多家医院,他们都说老妇人已是半植物人。

    原本他不明白什么叫做植物人,但是很快便知道原来就是思想还在,却几乎无法动弹。

    原本,他想着能够找个好医生,为母亲保住一些年月的寿命,让自己可以尽一尽孝道就不错了。

    现在,眼前的刘楚居然说已经治好了!

    看刘楚说的笃定,大牛已经相信了七八分。

    “刘神医,您的大恩大德,俺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啊!”

    大牛眼眶开始湿润,险些要下跪了。

    刘楚立马拉住他:“你只要照顾好你母亲就是对我的报答。现在快去看看你的母亲吧,这三天,她需要你好好照顾。嗯,她应该已经醒来了。”

    果然,刘楚话音未落,大牛就听见房间里传来一声很低的呻吟。

    真的醒了!

    大牛迫不及待地窜了过去,一下子抓住了母亲的手。

    曹敏和其他三个小护士也都欣慰地笑笑。

    她们都觉得自己很幸运。

    能够跟着这个医术高明而又宅心仁厚的医生,真的是一种天大的幸运。

    如今,她们可是整个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最让人羡慕的护士。

    即便是那些老资格的护士甚至是医生,乃至于医院的领导都要对她们和颜悦色。

    这对于刚刚满实习期的她们来说,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当然,最让她们高兴的还是如今没有人敢对她们生出任何非分之想。

    她们身上打上了刘楚的烙印,被认为是刘神医的禁脔,谁敢触碰?!

    只有她们心里清楚,想要真正成为刘楚的人,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至少到现在为止,人家刘神医还没有对她们四位之中的任何一个产生出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兴趣。

    当然,也是这个原因,大家可以说是铆足了劲儿,想要努力争取。

    这不,一听说刘楚在这边给人治病,便都巴巴地赶了过来。

    虽然曹敏是四人之中的大姐大,可是这种事情可顾不得那么多。

    “妈啊,你终于醒了!”

    那老妇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着眼前感动的儿子,一时间也觉得心里暖暖的。

    “大牛,我想喝水!”

    老妇人声音沙哑地说道。

    大牛这才想起,刚才刘楚说过,要给母亲喝温水。

    他正要起身,之间一杯水已经递了过来。

    却是那个领着自己去办理手续的俏护士,似乎叫做曹敏。

    他红着脸说了声谢谢,然后小心翼翼地扶起母亲,将水喂给她。

    “妈,就是这位神医救了你。”大牛让母亲喝完水,便忙不迭地为她介绍道。

    刘楚摆摆手:“没事儿,救死扶伤,这是我们医生应该做的。”

    大牛又是一阵感动加羞愧,不好意思地说道:

    “刘神医,俺之前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还骂您来着。您不但不记仇,还帮俺们把医药费给了,真是个大好人。”

    刘楚对于这张好人卡欣然笑纳,连说不用谢。

    老妇人一听,也赶紧道谢道:“您看看,真是麻烦医生了。这医药费啊,我们得还。”

    大牛一阵狠狠地点头。

    不过,在刘楚的强烈要求下,大牛终于还是放弃了。

    当务之急,给母亲买点营养品好好调理一下也好。

    至于报恩还钱的事情却被大牛牢牢记在了心底。

    等把这对母子安顿好,同时找了个借口将四个小护士打出去,刘楚才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们是不是认识钟浩。”

    看大牛与他母亲的反应,刘楚知道这是八成就是。

    “您怎么知道,真是神啊,还会卜卦啊。”

    大牛一阵激动,便有有点口无遮拦起来。

    刘楚笑笑:“七年前你们就离开家乡了对不对。”

    二人面面相觑,眼中全是震惊。

    大牛僵硬地点头,老妇人也是一样。

    “之前那里的风水确实有问题,不过现在好了。但是,我依然不主张你们现在就搬回去,你们把你们现在的地址告诉我,等时机一到,我就通知你们搬回去。”

    虽然二人听起来很茫然,但是此刻他们对刘楚完全信任,当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而且,风水之说对于这对农村母子来说,非常容易接受。

    何况,这些年虽然没有回去,但是家里面的事情多多少少也听说一些。

    大家都认为是鬼神作怪,现在再听刘楚这么一说,便彻底信以为真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