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263章 邪术再现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刘楚的医术和人品,曹敏和另外三个护士早已经是五体投地。┡e┡Ωbsp;      当然,曹敏作为四个护士之中的大姐,还存着一分心思。

    论姿色,曹敏绝对不比任何一个女孩子差。

    王副院长也算是阅女无数,能够被他选过来“对付”刘楚的,姿色不说千挑万选吧,至少也是上上之选。

    对于刘楚这样的钻石男,曹敏未尝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想法。

    刘楚因为天心魔主的特殊传承,眼下的情商可不低。

    他当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曹敏对自己那份特殊的感情。

    只可惜,对于这个小护士,他却不敢招惹。

    于是,刘楚佯装冷酷地问道:“眼下有没有棘手的病例?”

    曹敏心中一愣,随即苦笑一下。

    看来,自己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小护士罢了。

    不过她不服输。

    只要自己坚持,或许有一天,他会关注自己,然后看到自己的优点,喜欢上自己。

    甚至,未必成为他的唯一,只需要占据一席之地,她都心甘情愿!

    刘楚没心思理会曹敏心中的那点小九九。

    唐家公司的事情,刘大国夫妇的绑架事件,钟浩的安全,还有唐嫣儿的安危

    这些事情接二连三地涌现,刘楚这段时间一直在东奔西跑,可谓心力交瘁。

    换做普通人,早就支撑不住了。

    若不是刘楚身怀功德之力,也一样得躺下。

    “也没什么要劳烦您出马的。”

    曹敏此刻念头通达,也没什么可自怨自艾的。

    “那好,你先出去吧,有事再叫我。”

    刘楚直接下了逐客令。

    曹敏也乖乖的退下,不打扰他。

    她知道,自己想要达到目标,唯有温水煮青蛙。

    这种事情,千万急不得!

    见曹敏离去,刘楚暗暗松了一口气。

    眼下自己的事情千头万绪,要是再来个妮子,他可有的忙了。

    何况,到时候另外三位难保不有样学样,到时候更麻烦。

    不过才过了不到一刻钟,曹敏马上又急急忙忙地赶回来,焦急地说道:

    “刘神医,外面来了个病人,医院束手无策,看来只有您出马了。”

    人命关天!

    刘楚也不多问,连忙跟着过去。

    只见大门所对的空地上,王副院长被一名男子扯着裤子,脱不开身了。

    那男子略显壮硕,此时却哭哭啼啼的。

    他一身布衣,浆洗得白,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还有一处补丁。

    不过,缝制补丁的人手巧,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

    但是,毫无疑问,这个男子肯定很清贫。

    男子身旁,躺着一名六十来岁的老妇人,面色鸡黄。

    天黄有雨,人黄有病。

    刘楚见她的第一眼,便心中一沉。

    这可不是一般的疾病,而是中邪。

    眼下,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最多再有三日,就该命赴黄泉。

    难怪曹敏回来找自己,看来恐怕也只有自己出马才有活命的机会。

    “医生,您一定要救俺母亲!俺们是大老远跑过来的,好不容易打听到这里。要是您都救不了她,俺真不知道怎么办了!求求你,求求你!”

    听着男子的哀求,王副院长也是一脸的尴尬。

    他真没法子。

    好在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了匆匆赶来的刘楚,王副院长终于松了口气。

    刘楚来了,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这一阵,王副院长和医院里的所有领导其实都是痛并快乐着。

    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因为刘楚这个专攻疑难疾病的科室每每手到病除,导致了整个一医院的业绩水涨船高。

    随着大量的病人涌入,一医院在医疗系统的影响力空前高涨。

    眼下,黄院长高升指日可待,王副院长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也几乎提上了日程。

    尤其是这个时候,王副院长这位常务副院长更不希望出现任何纰漏。

    曹敏趁机凑到刘楚的耳朵旁,吐气如兰地嘀咕着:

    “那男子叫大牛,大老远跑这儿来为他母亲治病。可王副院长安排的医生技术不精,无法救治。”

    刘楚轻轻地点点头,嘴角勾起一丝无奈的笑容。

    这样的病情,对于普通医生来说已经是救无可救,束手无策当然在情理之中。

    甚至,就算是缓解都做不到。

    王副院长此刻只求脱身,连忙指着刘楚说道:

    “大牛,这是我们院里的神医刘医生,你可以找他。你母亲的病若是他出手,保管手到病除,没准儿用不着一个礼拜就能出院了。关键是刘医生收费极低,你肯定负担得起!”

    王副院长将重担子推到了刘楚的肩膀上,脸上满脸堆笑。

    他似乎已经摸清楚了刘楚的脉络。

    知道刘楚医者仁心,只要是重症患者,从来没有推却过。

    最关键的是,这样救无可救的病情若是都救回来,也是自己的一份政绩不是。

    倒是被称作大牛的男子一脸狐疑。

    他扭头看了一眼刘楚,然后摇摇头,质疑道:

    “这么年轻的一个人,也是神医?”

    这样说着,大牛似乎有些生气起来,气鼓鼓地说道:

    “你们这些医院,根本就是唯利是图。俺们都是老实人,绕不出你们的套路,看来今天算是来错地方了。”

    大牛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斩钉截铁地松开王副院长的裤子。

    围观的人立即议论纷纷,忙不迭地开始给他进行科普。

    “连刘神医你都不知道,是有多孤陋寡闻啊!”

    “你也不打听打听,这一带论医术,谁是翘楚。”

    “哼!刘神医一出手,便是阎王爷都要罢手,他能给你母亲治病,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哼,你们这些城里人就是联合起来欺骗俺们这种农村人!俺才不上当。”

    大牛说道,一脸倔强。

    看样子,这浑人是吃过不少苦头了。

    刘楚不以为怪,反倒觉得这个莽撞的家伙有些可爱。

    其实在乡下,他见过无数类似这样憨厚老实的人,不免生出一丝亲切的感觉。

    而且,不辞辛劳带着母亲四处求医,光是这一份孝心就让人肃然起敬。

    于是,他站出来笑着说道:

    “那你是不相信我咯?不过你来都来了,何不让我试试,反正也没别的办法。”

    一个路人甲看刘楚如此和蔼,还在争取给病人治病,便立即附和道:

    “就是,咱们刘神医的针灸之术,那是远近闻名。”

    岂料,他这一说就更出问题了。

    大牛一听说针灸,立马虎着脸道:“又是中医!上次俺就是找了个中医才把娘害成这样的,这次说什么也不让中医看!”

    看样子,大牛似乎对中医有些极端的排斥。

    见刘楚没有说话,大牛又气鼓鼓地说道:

    “中医都是骗人的玩意儿!扎几针就好了?还不如西医打针呐!说起来西医的打针算是最低级的治疗了,竟然和中医的针灸相似。这就看出来了,中医远远不如西医。”

    大牛又气冲冲地补充道。

    可能是太着急了,或许又是因为上过中医骗子的恶当,直接开始贬低中医。

    一边骂着,大牛突然情绪低落:“哎!俺都是听了亲戚的话才来这里的,没想到还是被坑了。现在的医生就是不负责任,那儿管我们这些穷人死活!”

    刘楚不和他较劲,蹲下,准备替老妇人把脉。

    可谁知,刘楚刚伸出手,大牛便将他的手一扇,硬生生地将刘楚的手打回去。

    “不要碰俺妈!”

    大牛大呼,情绪激动过头。

    旁人看了,纷纷指责大牛不识抬举。

    刘楚不急,缓缓地说道:

    “你妈可是七年前开始中风,三年前便开始不省人事?”

    刘楚语气平平,但是相当自信。

    大牛一听,顿时意外地看着刘楚,那眼神简直像是在看一头怪物。

    “你你怎么知道的?!”

    过了足足十秒钟,大牛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是看她的气色判断的。”

    刘楚淡然地说道。

    他知道,不漏点真本事,这个浑人肯定是不愿意让自己给他母亲治病的。

    大牛显然是被彻底震住了,一下子转变了态度,恭恭敬敬地说道:

    “刘神医,您一定要救救俺妈,救救她。”

    大家一看,顿时又忍不住了。

    “我去,这下开始求医了,之前不是说中医不行吗?”

    “就是!刚才还说中医不行呢!也不看看,这是哪儿。这可是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是啊!这小半年,据说这里就没有死掉一个病人!”

    刘楚无奈地笑笑,朝大牛说道:“放心,医者父母心,我会尽全力的。你先去挂号,然后安排你娘到我那边去就诊吧!”

    “还要挂号?”大牛皱眉。

    “曹敏,你帮一下,账单记在我账上吧!”刘楚吩咐后面的曹敏。

    曹敏也不为怪,笑呵呵地带着男子去挂号。

    刘楚朝王副院长打了个招呼,请他让人将病人送到了他的诊疗室。

    诊所的大门一关上,刘楚的眼神立即变得凝重起来。

    其实,他早就感觉到,这个老妇人身上的情况跟钟浩母亲极为类似。

    最重要的,也恰好是七年!

    若自己没猜错,这户人家应该与钟浩他们有些关联。

    而且听大牛的口音,的确就该是那个村子里的人!(http://www.shengyan.org/book/118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