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250章 应接不暇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雪姬听了,先是愣了一下,旋即陷入了沉默。

    刘楚也不想她太过担心,笑着说道:

    “放心吧,炎姬我会解决的。只要你愿意继续留在这里,没有人会赶你走。”

    刘楚的话便如同定心丸一般,雪姬这才讪笑一下,轻轻地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今天你出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雪姬摇摇头:“因为我感觉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监视这唐家,今天感觉最为强烈,便尝试着未遂那股气息跟了上去。现在想来,倒像是炎姬故意将我引开。”

    刘楚笑了笑,解释道:“不是炎姬!若是她,你今天根本回不来。”

    雪姬一想,好像是这样的道理。

    只是,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呢?

    就算不是炎姬,也绝对不简单!

    否则,怎么可能逃脱自己的追捕……

    第二天一大早,刘楚还没来得及想用唐嫣儿亲手为他准备的爱心早餐,手机便响了起来。

    虽然情况紧急,但是佳人辛苦制作的早点还是要吃的。

    于是,三下五除二吃完之后,便让唐龙将他送到了医院。

    一进医院,曹敏便迎了上来。

    “什么情况?”刘楚一边穿上工作服,一边问道。

    可是不等曹敏开口,一边一个面容姣好,大约三十四五的贵妇人已经急切地说道:

    “刘神医,我儿子前天开始就一直奇奇怪怪的,一会儿害怕一会儿兴奋的,甚至还装小狗狂吠。真是急死人了!您可一定要救救他,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说着,妇人竟然开始嘤嘤哭泣起来。

    配合着那种成熟女人特有的母性光辉,真是我见犹怜。

    刘楚微微皱眉。

    什么狗叫之类的,其实都是迷惑人的东西。

    这个少年其实是中了摄魂术!

    没错,跟之前唐远恒那种情况如出一辙。

    而且,手段完全一致。

    是同一个人!

    未免惊世骇俗,刘楚也不多说,权且让大家伙继续认为这就是狂犬病好了。

    “大家退出去,我来试试!”

    刘楚一说完,大家倒是很自觉地离开了。

    只是曹敏和另一个护士却没有离开,打算留下来给刘楚当助手。

    虽然跟着刘楚学不了什么东西,可是作为护士,能够跟着这样实力超群的医生一起工作,的确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

    可以说,刘楚手下这四个俏护士,此刻已经成为了整个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之中最受人尊敬的护士。

    至于什么缺勤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在她们身上出现。

    因为她们这种二十来岁的小女生,谁都愿意到这里来接受患者和患者家属尊重的目光。

    “你们也在外面候着吧!”刘楚淡淡地说了一句。

    二女愣了一下,还是立即照办。

    对她们来说,刘楚固然和蔼可亲,像个大哥哥一样,但是每每治疗病人的时候,他的话俨然就是圣旨一般,没人愿意违抗。

    二女离开,刘楚关上了房门,开始治疗。

    微微凝神,右手捏剑指,功德之力凝聚在二指之上。

    刘楚将二指在病人眼前一扫,一股黑气凝聚的氤氲凭空出现,旋即迅速消散无踪。

    唰唰唰!

    七根银针呼啸而出,准确无误地插入患者七处要穴。

    拨脉震穴!

    因为患者只是普通人,不像唐远恒那样本身就拥有真气,因此只能用这种循序渐进的手段

    (本章未完,请翻页),一点点调整他紊乱的气血。

    大约持续了三分钟,少年的脸色渐渐从惨白恢复了一些血色,呼吸也变得平和起来。

    刘楚手臂一震,功德之力透过掌心,直接从少年的丹田源源不断的沁入患者身躯。

    丹田是储存元气的所在,眼前这个少年还是童子之身,元气还算充足。

    功德之力与纯阳之气一旦结合,便呈现出奇异的变化。

    这股子纯阳之气暂时拥有了神奇的能力,所过之处,每一个细胞都被深深刺激,生命之力变得异常旺盛。

    于是,残留在他体内的阴邪之气便一扫而空。

    整个治疗的过程其实前后才不到一刻钟,当刘楚收回功力的时候,少年脸色红润,哪儿像是有病的样子!

    其实,经过昨天对唐远恒的治疗,刘楚为少年治疗的过程显得更加熟练。

    至于功德之力的消耗也比预计的减少了不少。

    轰!

    突然,刘楚感觉丹田之中一阵震颤,一缕精纯的功德之力缓缓注入。

    刚才消耗的功德之力竟然在顷刻之间就恢复了七七八八!

    病房的们再次被刘楚打开的时候,少年的母亲迫不及待地迎了上来。

    “刘神医,怎么样了?”那妇人担心地问道。

    “没事儿了,你去看看吧!不过此刻他需要休息,若不是自己苏醒,尽量别吵到他。”刘楚温和地说道。

    少妇又是一阵千恩万谢,然后便急不可待地去看儿子了。

    处理好这个“重病”患者,刘楚又循例在病房里走了一遭。

    其实这里就医的患者不算很多。

    毕竟,刘楚之前跟院方两位正副院长约定好了,必须是特别疑难的病症才会收治,因此能够到他这里的病人其实不多。

    当然,也有一些关系户是被塞过来的,刘楚也不好拒绝。

    好在王副院长还算知道分寸,并未让刘楚太反感。

    也是因为刘楚声名在外,那些接受过他治疗的患者恢复得很好。

    一开始刘楚也有一点纳闷,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除了张回春和成志图这二位实力超群的助手,还有就是患者本身的心态。

    因为没有了心理负担,每天好吃好睡,自然恢复得很快。

    走了一圈,刘楚倒也没有太多事情要做,反倒是听了无数感激的话。

    虽然耳朵都要挺出茧子,可是能够看到患者和患者家属的笑脸,还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呢?

    刘楚不知道那个幕后之人为什么一再用这种明明就不会对自己造成难题的摄魂术试探,索性不去想他。

    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自己干脆来个以不变应万变,看他如何出招。

    中午吃过午饭,刘楚给张长峰挂了个电话,打算孙问一下单婉儿和唐风的情况。

    不愧是市局的实权副局长,张长峰的办事的效率真不是盖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本身就足够强势,同时完全不在乎什么压力。

    对魔仆来说,在他们眼里只有对主人的忠诚,其它的事情他们却是毫不在乎。

    “别跑!”

    突然传来了单婉儿的声音。

    刘楚撇头一看,却见单婉儿追着一个拎着砍刀的大汉狂奔。

    在她前面,一个满眼腥红的青年男子正提着一把砍刀,在大街上冲转。

    看见不顺眼的,直接来上一刀。

    砍刀上鲜血流淌,看来已经砍了不少人。

    出警第一天就遇到这种事情,到底是单婉儿运气够好,

    (本章未完,请翻页)还是他本身就是属煞星的!

    唰!

    情况紧急,单婉儿也顾不得什么惊世骇俗,直接一个魅影步,闪到了那人的面前。

    一拳挥出,带着强劲罡风呼啸而至,眼看就要击碎男子的肩胛骨。

    霎时,刘楚也是一个闪身,来到了二人的中间。

    嘭!

    刘楚单手接下了单婉儿的拳头。

    自己七成力道的一拳被人轻描淡写地接住,单婉儿浑身一震。

    可是定睛一看,结果是自己的师父刘楚。

    这下,她心里总算稍微平衡了。

    如果是一个不认识的人,她断然是不甘心别人接下了她这一拳。

    “师父!”单婉儿神情严肃地说道,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不解。

    显然,她不明白为什么刘楚要制止她。

    在他看来,这样残害无辜者的暴徒,就该一击毙命。

    自己刚才也只是针对他的一只手臂,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刘楚说道:“交给我,你这样会把他打死。他其实挺无辜的!”

    无辜……

    单婉儿顿时理解不能。

    不过,刘楚既然这样说了,她也不好反驳。

    嘭!

    刘楚一掌,直接切在了男子脖子上。

    只是,唯独单婉儿注意到,与此同时,刘楚明显在他的背心之上点了一下。

    而且,单婉儿能够感觉出来,真正让这个男子昏迷的其实是那轻描淡写的一指。

    华夏警察的反应速度还算不错,这时候已经有六七个警察赶到,准备帮忙。

    不过看到男子已经躺在地上,大家看向单婉儿的眼神都有些变了。

    谁也没想到,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师妹竟然如此彪悍,一个人追了这疯汉两条街,最终还将他打晕了。

    当然,还是有人很快认出了刘楚。

    毕竟,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前一阵刘楚智斗歹徒名声大噪,还被树立了典型,认识他的人不在少数。

    于是,又变成了合力制服歹徒……

    刘楚却没有心思理会这些同事们心目中的想法。

    他刚才就看出来了,这个疯汉其实也是种了摄魂术!

    已经是第三个了。

    这家伙究竟要干什么?!

    刘楚想到了一种可怕的情况。

    若是这家伙能够批量施展摄魂术,那后果必然不堪设想!

    刘楚知道这个人不能让警察带走,不然会更加麻烦,便拿出派头,吩咐几人将他抬回了他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刘楚再一次施展七星截脉针法,将他体内的阴邪之气悉数消耗。

    岂料,拯救过程中,那男子还说了句梦话:

    “等等,再杀五个人我就升级了。”

    刘楚也一阵无语。

    看来,这家伙还是个游戏迷啊!

    只是经此一遭,估计以后想要玩游戏就有点难了。

    刘楚安顿好这个游戏发烧友,出来便问单婉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不等单婉儿开口,一个年轻的警员已经抢先回答道:

    “那家伙从网吧冲出来,掏出早就藏在背包里的砍刀一路砍杀,我们便前去追捕,可跑不过他。后来婉儿妹妹与刘先生您才成果活捉了他。”

    刘楚暗暗皱眉。

    这样说来,应该就没错了。

    这个人早就中了摄魂术。

    只是,为了更好地发挥出效果,故意让他的杀戮之心被游戏刺激,然后才最终让他爆发,在大街上肆意行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