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249章 新的对手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唐远恒心智完全被控制,全靠本能战斗,当然没有发觉。

    他抓着手上的那个下人,一个重拳正要抡出去。

    刘楚这个时候也感觉到了唐远恒身上那一缕若有似无的魔气,眼神一凛,一探手就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臂。

    嗡!

    体内功德之力呼啸而出,窜入他的身躯。

    刘楚也不闲着,接下了唐远恒的重拳。

    唐远恒的拳头硬生生停在了空中,另一个拳头却又呼啸而至。

    这一刻,他无所畏惧,一往无前,眼中只有杀戮。

    刘楚解放了那个被唐远恒抓住的男子,然后便是一根银针脱手而出,身子则贴着唐远恒的铁拳一闪而过。

    唐远恒面庞的攒竹穴微微一凉,一丝功德之力也顺着银针窜入他的身体。

    唐远恒浑身一悸,立马没有了反抗,浑身僵直地倒入了刘楚的怀中,脸色铁青,完全失去了知觉。

    “爸爸!”

    “远恒!”

    在一声一声焦急的呼喊声中,昏迷不醒的唐远恒被人抬进了卧室。

    刘楚单独留在房间里面,为唐远恒治疗。

    对于刘楚而言,这次的唐远恒的“病情”其实要比上一次来得轻松,只是因为他本身的实力增强,破坏力更为强大。

    刘楚微微凝神,体内的功德之力再次翻涌起来。

    二指凝聚功德之力,注入到唐远恒的眼睛之中。

    翻开眼皮,他的眼中没有了一丝邪气。

    初步的治疗算是结束,接下来是深入治疗。

    尽管唐嫣儿在事发的时候就给刘楚打了电话,但是他们的路上耽误的时间还是足有一刻钟。

    一刻钟的急剧消耗,让唐远恒的生命力完全透支。

    若非之前服用了铁骨丹和聚气丹,现在早已经力竭而亡。

    真是狠毒!

    幕后的凶手就是让唐远恒中了摄魂术,然后唐远恒就失去理智,一直陷入杀戮的狂乱状态,一招一式都全力以赴,而且全市杀招。

    据说前后持续了二十分钟之久!

    如此长时间的力量消耗,依然让他到了力竭而亡的边缘。

    幸亏刘楚及时赶到,这才制止了一场悲剧。

    刘楚没有迟疑,用功德之力护住唐远恒的心脉之后,立即掏出七根银针,利用七星截脉的手法,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将七根银针依次插入唐远恒的七处要穴。

    轰!

    功德之力内外夹击,在他的身体之中奔腾呼啸,不断冲撞每一处血脉经络。

    刚才唐远恒在一种无意识状态下全力催动体内的内劲,真气暴走,对自身经络的伤害极大。

    在真正恢复他力量之前,刘楚还必须设法将他受损的经络进行一番治愈和调整。

    刘楚做得很细致。

    因为似乎对方只是针对唐远恒的话,显得有些毫无意义。

    另外,他也想要借此寻找出一点线索,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所为。

    可惜,他搜寻了半天,始终毫无头绪。

    治疗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

    如果仅仅是上的伤害,倒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只要好肥一点功德之力,总能够修复的七七八八。

    可是,这一次唐远恒应该是中了摄心术之类的手法,因此心智乃至灵魂都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因此,即便是刘楚想要让他完全恢复,也要费一番手脚。

    (本章未完,请翻页)好不容易理顺了唐远恒混乱的气血和损坏的经络,刘楚终于罢手。

    他擦了擦额头密布的汗珠,深深的呼出口气。

    门吱呀一声打开,踱步的唐淳与唐嫣儿立马围上去。听说唐远恒没事之后,才敢放下心中的大石头。

    刘楚叮咛了一下注意事项后,也就回房休息了一会儿。

    一个小时之后,刘楚醒来,却发现唐嫣儿守在旁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

    刘楚微微一笑,知道她的心意。

    而后两人就来到了唐远恒的房间。

    唐淳亲自守在那里,显然唐远恒是安全的。

    “刘先生,怎么样?”

    唐淳一见刘楚出来,立即上前问道。

    他有几个儿子,但是唐远恒这个小儿子却是他最为器重的。

    眼下炎龙各项事务已经逐渐走上正轨,他绝不希望唐远恒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事。

    “有惊无险。”

    刘楚轻声说道。

    “刘先生,远恒到底怎么回事?是上次的旧伤重新复发了么?”唐淳问道。

    刘楚摇了摇头:“看起来手法有点相似,但是如深入一点就会发现其实似是而非。他不是中了什么蛊毒,而是中了摄魂术。”

    摄魂术……

    唐淳微微一怔。

    对他而言,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他能够触及的范围。

    刘楚看他一脸担心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

    “其实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可怕。也根本不用惊讶和担心,其实你们身边就有一个会摄魂术的人。”

    刘楚此话一出,唐淳的雪眉立即皱了起来。

    自己身边就有这样的人物?!

    难道说,唐远恒便是中了此人的暗算……

    “他就是雪姬。”刘楚看大家显然是想岔了,立即解释道,“其实摄魂术很多玄门中人都懂,手法虽然不尽相同,却都有异曲同工之妙。其中,东瀛的阴阳师尤其是擅长这种手段。”

    “通过特定的暗示,配合符咒,可以让被施术者产生某种执念或者幻觉,然后阴阳师可以随意操纵。我看这手法倒很像是东瀛阴阳师的路数!”

    听刘楚这么一说,唐淳顿时一惊。

    雪姬?!

    难道是她!

    刘楚看见他们皱眉的样子,猜了个大概。

    他可不希望大伙儿误会雪姬,便开口解释道:

    “大家不要误会。我之所以提到雪姬,倒不是因为怀疑她。事实上,我已经基本上排除了她的可能。因此在三叔的身体里,我没有发现任何跟雪姬体内相似的力量,而是隐隐之中带着火焰的味道。”

    “只是对方似乎非常狡猾,倒像是在考验我一般,并未留下太多有价值的线索。只是这摄魂术的施展往往需要好几天的准备才能达到如此完美的状态。三叔是心性坚定的人,想让他中招,花费的时间恐怕更多。这次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而且来者不善!”

    听刘楚这样一说,大家不但没有松口气,心情反倒更加沉重了。

    眼看着孙家和炎龙其他六家的事情已经稍稍告一段落,没想到又杀出这么一股子力量。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力量似乎根本不是炎龙能够撼动的。

    刘楚看大家情绪似乎有点悲观,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说辞似乎有些打击士气了。

    不过,这样也好。

    最近炎龙的人因为实力大增,一切又顺风顺水,扬眉吐气之余,不免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些浮躁。

    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未必是什么坏事。

    他决定给大家再泼点冷水,便托着下巴继续说道:

    “以雪姬现在的修为,虽然也能施展摄魂之术,可是即便是她眼下的修为,也还达不到施展如此完美的摄魂术的地步。因此,咱们面对的敌人恐怕要比想象之中还要可怕一些。所以,大家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看刘楚说得如此郑重其事,大家当然觉得此事并不简单。

    只可惜,小心又能如何。

    这种实力差距根本就不是一个重视就能解决的,于是大家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了刘楚身上。

    “刘先生,以你看来,到底会是什么人?”

    “还能是什么人?”刘楚冷笑道,“这个时候偏巧雪姬不见踪影,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她的姐姐炎姬来了。不然,她不可能不告而别。”

    炎姬?!

    大家反应过来时,忍不住一惊。

    炎姬不就是雪姬的姐姐吗?

    在场的都是唐家的核心人物,关于雪姬的事情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的。

    看来,炎姬这次前来,应该是取雪姬性命的。

    玄心流只有一位玄女,她与她姐姐,只能活一个。

    而且当时雪姬谈及炎姬的时候,用谈虎色变来形同一点也不为过。

    雪姬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炎姬又该是怎样的一幅场景!

    “三叔什么时候开始表现奇怪的?”刘楚突然问道。

    唐嫣儿柳眉倒竖,思索了一会儿后回答:

    “大概三天前,爸爸他开始感到疲惫。而且伴随着眩晕……对了,他说自己耳朵里老是出现奇怪的笛声。当时我还以为是他最近太过劳累,现在看来,莫非是中了炎姬的摄魂术?”

    刘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极有可能!不少人的确是利用声音来作为施术的载体,非常实用。”

    当然,他还有一点没有点破,这炎姬能够在短短三天时间内将心性比普通人坚毅太多的唐远恒控制,足见她实力强横。

    说不定,她的式神已经觉醒!

    否则,未必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

    这时,唐远恒的眉头皱了皱,喉头里发出一阵呜咽。

    不知道是唐嫣儿最是心细,还是因为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床上的父亲,他最先发现唐远恒似乎要苏醒过来。

    “爸爸醒了!”

    唐嫣儿欣喜地说道,然后便扑了过去。

    唐远恒撑起身子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睡眼惺忪。

    “我……我这是怎么了?脑袋好疼——”唐远恒捂着昏昏沉沉地脑袋,一阵皱眉。

    他只记得自己脑子突然一阵眩晕,那时不时出现的笛声变得狂躁起来。

    然后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他一觉醒来,似乎唐家核心的人物都纷纷在场。

    尤其是看到女儿唐嫣儿双眼通红的样子像是哭过,立即知道自己身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嫣儿知道父亲的疑惑,立即将实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唐远恒悚然一惊。

    随即便是一阵自责。

    虽然这其实跟他没多大关系,但终归是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尽管没有造成死亡,但是还是有几个人受了不小的伤害。

    傍晚的时候,雪姬竟然再度出现了。

    看她脸色不太好,刘楚直接将她喊到了一边单独谈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