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244章 三才杀阵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很快,它们的目光落在了刘楚之后。

    几乎是立即,原本狰狞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迟疑。

    下一刻,这种迟疑就成了恐惧。

    咻!

    一个闪身,两只浴血的鬼魂消失无踪。

    “浩哥,最近可是连连碰壁,诸事不顺?”

    刘楚冷不丁朝一边的钟浩问道。

    钟浩迟疑一下,苦笑地点点头:

    “可不是吗?这些年的确是诸事不顺!就差喝口水都塞牙缝了。”

    刘楚点点头,没有多说,继续往前走了几步。

    阴生阳走,阴阳逆转。

    这里的格局看似简单却又处处透着玄机,端的匠心独具。

    刘楚看着附近的山形水势,再配合这三颗槐树构成的格局,心中感叹布阵之人的高明。

    明明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倒转阴阳的阵法,但是偏偏与周围的地理环境结合的如此完美。

    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为补充,浑然天成。

    再扫视一下周围,不远处的矮墙上,竟然用阴血涂抹的血咒。

    常人当然是看不见这种鬼血的,自然也不知道这破败的矮墙上其实大有文章。

    但是,这种从鬼魂身上抽离的精元威力强大,用来制作这种符咒可谓事半功倍。

    正是这如同画龙点睛般的一笔,大大强化了这里倒转阴阳的格局。

    若是平常人,估计也就最多感觉此地阴寒潮湿。

    可是在刘楚的眼中,却被阴气笼罩,黑压压一片。

    现在明明还是大白天,就已经是这样一幅场景,若是到了晚上,真是无法想象会是怎样的景象!

    这里,绝对不是人应该呆的地方!

    “刘先生,有什么不对吗?”

    钟浩看刘楚突然驻足不前,一个劲儿地观察着这出农家小院,便忍不住问道。

    不仅是他,一边的唐龙也感觉莫名其妙。

    “先进去看看你母亲。”刘楚说道。

    钟浩没有多问,直接前面带路。

    唐龙二十出头,阳气很足。

    尤其是服用了聚灵丹,对于这里的阴气感觉异常敏锐。

    也就是刘楚就在身边,他没什么好怕的,不然估计他都不愿意在这种地方久待。

    吱嘎——

    推开堂屋虚掩的木门,阴森的气氛瞬间弥漫开。

    隐隐之中,还带着一股子霉味儿。

    这会儿,那两只浴血的鬼魂已经消失不见,甚至感觉不到它们的气息。

    但是,刘楚知道,它们并未真正走远。

    而且,就算它们想要离开,也是不能!

    这里倒转阴阳的三才阵锁定了他们的阴魂,让它们根本无法脱身。

    而且,不仅是它们,但凡接近这个区域的鬼魂邪物,都会被这个阵法吸收进来,无法逃出生天。

    在这阴邪之气的炼化之下,这些鬼魂会迅速魔化,成为一只只厉鬼!

    此刻,无论是身旁的钟浩还是唐龙,似乎都觉得屋子里的气氛不对。

    他们二人虽然尚未触及到更高层次的修行,但是经过药物的刺激,他们却有超越了普通人的范畴,因此气感异常敏锐。

    屋子里如此浓郁的阴气,自然逃不过他们的感知。

    二人没有说话,紧跟刘楚的脚步,

    (本章未完,请翻页)迅速来到钟浩母亲居住的房间。

    里面的一切更是让人感觉一阵心悸。

    明明是大白天,两根白色的蜡烛一直燃烧着,明晃晃。

    将原本漆黑老旧的屋子赌上一层诡异的色彩。

    一个满头白发的妇人盖着红色的被子,静静地平躺在床上。

    一双浑浊的眼睛望着天花板,空洞而呆滞。

    最主要的是,她的手的指甲竟然呈现出灰褐色的光泽。

    刘楚注意到,钟浩见到这幅场景,只是迟疑了一下。

    显然,这种情况他并不陌生。

    “她不是三年之前就这样了?所以,你才送她到医院进行救治?”刘楚皱着眉头,沉声问道。

    钟浩点头:“是的,平时的时候挺正常的,可是时不时地,她就喜欢换上大红色的衣服,躺在床上。只是,偏偏点上一对白蜡烛!附近的邻居都被这种怪异的行为吓到了。”

    这会儿,他也感觉不对劲儿。

    因为之前在医院服用过刘楚给他的那颗丹药之后,母亲一度恢复了神志,各项指标都很好。

    也是这个原因,他才连夜将她送了回来。

    没想到才一夜之间,竟然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要知道,三年前离开这里之后,母亲这种怪异的行为便没在出现过!

    难道……

    是因为这屋子里有问题?!

    一念及此,钟浩脸色骤变。

    只可惜,他之前也请村里一位懂得风水玄术的长辈帮忙看过。

    这人在十里八村很有名气,大家都愿意请他看看风水。

    而且,他轻易不会出手。

    论起来,他还是自己未出五服的大伯父,对他们家一直都很照顾。

    可是他表示这里风水没问题,而是自己的母亲得了怪病。

    也是在他的劝说下,自己当初才会带着母亲出去。

    “七年前,这里附近,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刘楚问道。

    钟浩立即思索起来。

    七年前,记忆有些遥远了。

    那会儿他出去闯荡,呆在家里的时间不多,很多事情他并不知晓。

    钟浩想了好一阵,终于摇摇头。

    在他的记忆里,的确没有什么特别怪异的事情出现。

    刘楚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不应该啊!

    按理说,那里既然出现了鬼血符咒,这一切应该不是人为,而是是冤魂作祟。

    怎么会没有?!

    “对了,我想起来了!七年前我弟弟犯了命案!母亲也因此突然中风,成了植物人。但是很快似乎又恢复了。”钟浩突然说道。

    听到这话,刘楚眼神一亮。

    看来问题就在这里了!

    “他是不是在很远的地方杀的人?”

    刘楚冷不丁来了一句。

    钟浩浑身一震。

    通常情况下,都会以为自己的弟弟会是在附近犯下的命案,但的确就是在距离老家大约一百公里的地方犯下的事情。

    “是的,命案不在附近,而是在隔壁的县城里。”

    刘楚心中了然。

    眼下首要的任务,还是先将两只浴血的鬼魂处理掉。

    它们是所有症结的所在,解决了它们的问题,一切便迎刃而解了。

    本来此处算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一个不错的风水宝地,藏风聚气,聚福纳财。

    结果就因为钟浩弟弟阴差阳错杀了人,死者的鬼魂心有不甘,这才找上门来报复。

    而且对方生前应该是玄门中人,懂得一些术法。

    对方心中恨意难泯,这才以自身的阴魂作为祭献,打算将这一家子全都折磨而死。

    在对方不遗余力,甚至不惜代价的布置下,这才导致这附近山穷水尽,阴气缭绕。

    “你和阿龙先出去,无论听到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动静而,都别进来。”

    刘楚一脸严肃地说道。

    钟浩知道刘楚肯定有事要做,当然不敢打扰,赶紧跟唐龙一起离开了屋子。

    刘楚等二人前脚一走,突然漫不经心地对钟浩植物人一般的母亲说道:

    “还装死,速速出来!”

    只见钟浩的母亲双眼猛地闪过一丝寒芒,僵硬惨白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这笑容跟刚才那两个浴血的鬼魂如出一辙!

    下一刻,她眼睛周围的黑气迅速凝聚,看着像是黑眼圈一般。

    配合她那种呆滞而空洞的眼神,看上去极为瘆人。

    她没有从床上坐起来,却是直接飘了起来。

    被子从她身上滑落,里面果然穿着大红色的婚服!

    “小子,识相的赶紧离开,我不伤无辜之人!否则,也要你家破人亡,不得好死!”

    钟母面容扭曲,恶狠狠地说道。

    滴答滴答!

    她身上的大红婚服上面,鲜血淋漓,正一下下滴落下来。

    屋子里,顿时血腥味儿弥散开来,原本惨白的烛光也被镀上了殷红的色泽。

    呼呼呼!

    随着她身上的阴气不断凝聚,躲藏在屋子周围的孤魂野鬼全都现身,不断朝她周围聚集。

    刘楚赫然发现,这些孤魂野鬼正迅速与她融为一体!

    “我知道你们有很重的怨气,但是也不能成为伤害阳间无辜者的理由。所谓举头三尺有神么明!他那样做,自然会遭到报应,不需要你们来报复他和他的家人。”刘楚眉头紧锁,冷冷地说道。

    “你是何人!”

    看到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如此镇定,鬼魂似乎有点担心起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不能再继续待在阳间胡作非为。别以为这倒转阴阳的三才杀阵能够帮助你们报仇!若是二位不想成为孤魂野鬼,不得超生,那就按我说的办!”刘楚沉声说道。

    “笑话!为了报仇,我们愿意万劫不复!别说永不超生,便是魂飞魄散也在所不惜!小子,纳命来!”

    那为首的鬼魂厉喝一声,鬼魂化作一道血影。

    同时,利爪翻飞,化作漫天爪印,朝着刘楚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刘楚微微一笑,施展魅影步,左闪右避,辗转腾挪,每每以毫厘之差避了开去。

    他始终没有还手,那鬼影也打得心惊。

    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人类还能拥有这样诡异的身法和速度,竟然能够轻松避开自己的攻击!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刘楚淡淡地说道。

    然而,那鬼魂完全不为所动,攻击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刘楚眼神一凛,冷笑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不知悔改,那就休要怪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