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243章 招徕钟浩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看来对方很有自信。

    刘楚甚至有种感觉,这家伙明知道自己可能追踪到这里,偏偏留下了这些“线索”。

    烟蒂当然可以破案的线索。

    上面的指纹、唾液,都足可锁定嫌疑人。

    可是一个如此神秘莫测的家伙,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不过,刘楚还是小心翼翼地用一块布拾起所有的烟蒂裹好,收入囊中。

    他利用神念,在附近仔仔细细地进行了一番地毯式的搜寻,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他带着自己找到的烟蒂再次回到警察局。

    果然,张长峰那里依然没有什么进展。

    刘楚也不怪他,拿出刚刚找到的烟蒂,让张长峰找人化验一下上面的唾液,看看到底有没有线索。

    当然,还有就是看看上面是否留下了指纹。

    这会儿,刘楚倒是很想弄清楚那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晚上的时候,张长峰拿到了实验报告。

    因为那些指纹断断续续的,要凑齐才能给出结论。

    至于唾液方面的调查,竟然毫无所获。

    刘楚也不失望,有这样的收获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

    然后,刘楚问了问电话卡的事情。

    同样犹如石沉大海,没有收获。

    “那么,电话卡我拿走了。”

    刘楚拿上电话开,然后便回家去了。

    第二天,刘楚按照约定的时间,与钟浩见了一面。

    刘楚早早就去了医院的办公室。

    到了医院,刘楚直接躲进了办公室。

    他知道,自己一旦被那些患者或者患者家属看到,今天必然不容易脱身。

    眼下有用的线索似乎就是那个战神烟蒂,以及自己手中的那张电话卡。

    烟蒂已经被他放到一边,所以刘楚还是希望钟浩过来,他设法从这个电话卡上入手。

    突然,一个人影,迅速闪进了刘楚的办公室。

    来人正是那钟浩。

    刘楚的打算,现在就可以试验一下,尝试让钟浩联系对方。

    “刘神医,您找我来有什么吩咐?”钟浩恭敬地说道。

    那天从刘楚手上得到一枚固本培元的丹药,钟浩立即拿回去给母亲服用,很快各项指标便迅速恢复,让医生和护士直呼奇迹。

    未免惊世骇俗,钟浩当然不会让这些医生们知晓关于这一切。

    毕竟,人多口杂。

    或许,在这些医生之中,有那个所谓老板的眼线。

    甚至未免母亲的生命安全遭受威胁,他连夜将母亲进行了转移,连出院手续都没有去办。

    这次来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找刘楚,他甚至进行了乔装改扮,化装成清洁工出现。

    钟浩的谨慎让刘楚倍加满意。

    这个看似粗鲁的汉子实际上外粗内细,的确可堪造就。

    “不用看了,周围没有眼线。”

    刘楚知道这会儿钟浩心中担忧被人发现,便笑着提醒一句。

    钟浩知道刘楚的手段,当然相信他的话,于是立即放松下来。

    “昨天我已经通过警方查了一下这张电话卡,可惜一无所获。现在,我想让你做一件事,设法联系那边的人。”刘楚说道。

    虽然他有点担心对方察觉了什么,就算是钟浩拨打过去,会没有人接。

    但是,总要试试。

    “具体怎么做?”钟浩直接问道。

    自从那天的事情之后,钟

    (本章未完,请翻页)浩便打定主意紧跟刘楚的脚步。

    一来,刘楚能够救治自己的母亲,那弟弟晚出来一些也关系不大。

    二来,他也看到了刘楚的实力。

    如今,自己那帮兄弟们全都被废掉了,自己也成了孤家寡人一个。

    且不说经此一遭,他已经将很多事情看明白了。

    便是他真的想继续从事以前的职业,也不太现实。

    以前的时候,他虽然算不得十恶不赦,但是出来混,哪儿能和颜悦色,稍不注意便写下了不少仇家。

    自己眼下这种情况,当然是回不去了。

    索性就跟着刘楚,或许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

    而且,刘楚似乎也有这种想法,倒是正中他的下怀。

    “你现在用这种卡打回去,假装自己还在逃跑中。尽量让他们认为,你这一阵没能联系他们,完全是因为你需要找个藏身之处。”刘楚沉声说道。

    这点小事?

    钟浩二话不说,拿出那个老掉牙的诺基亚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刘楚之所以没有自己打回去,是避免打草惊蛇。

    对方若是听见另一个人的声音,立马就会人间蒸发。

    到时候在想要将他揪出来,就会难上加难。

    等了几秒,电话竟然通了。

    “喂?”

    钟浩顿时眼前一亮。

    不过,他也是聪明人,装作是偷偷在打电话,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

    甚至还捂着话筒。

    刘楚六识敏锐,有时如此近的距离,电话那头的声音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

    “你是谁?”

    那边的声音沙哑,犹如砂纸在石头上摩擦。

    “钟浩。”

    “哼!买卖都办砸了,还敢打电话过来?!那个刘楚是不是就在你跟前!把电话给他吧!”

    “不是,就是想请你再给一次机会,下次一定办好。”

    钟浩差点就信了。

    可是,刘楚却给他连使眼色。

    他于是立即会意,总算没有露馅儿。

    那边沉默了两秒,突然冷笑一声:

    “机会,你不是被警察抓走了吗?”

    “我逃出来了……啊!待会儿说,巡逻的来了。”

    说完,直接按下了挂断。

    刘楚满意的笑笑,越来越欣赏钟浩这随机应变的能力。

    “刘先生,现在怎么办?!”

    “既然这样,咱们索性就将计就计。”

    刘楚微微一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钟浩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于是,刘楚直接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他,并跟他仔细的交代了一些必须注意的细节。

    钟浩知道此时事关重大,绝不能掉以轻心。

    二人耗费了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将具体的安排商量好了之后,钟浩再次拨通了电话。

    “能不能过来救我?”

    钟浩提出了一个无礼的要求。

    但是刘楚让他试一试。

    照理来说,对方是绝对不会为了就一个外人冒险的。

    那不是找死吗?

    嘟——

    果然!

    对方立马挂了电话。

    二人眉头紧锁,看来对方根本就不会再理会钟浩的死活。

    钟浩有些抱歉地说道:“刘先生,实在抱歉,看来我是帮不上忙了。”

    刘楚不以为意地笑笑,安慰地说道:

    “呵呵,也就是试试罢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这会儿,那边应该已经锁定了那边的大概位置。虽然未必能抓住他,但是吓唬吓唬他也是不错的。你呢,眼下兄弟们都没了,索性就跟着我混。”

    “现在你的内劲差不多已经提升了一个阶段,处于明劲中期的样子。虽说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高手,但是等闲的练家子三五个也不是你的对手,倒是可以勉强独当一面。”

    钟浩大喜过望。

    虽然能感觉到刘楚有用他的意思,可是毕竟没有说破。

    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提。

    现在刘楚主动道破,他自然是千肯万肯。

    “刘先生,有什么事情就请尽管吩咐吧!只要我钟浩能够办到,绝不含糊!”钟浩拍着胸脯说道。

    “当警察!”

    刘楚轻飘飘地吐出三个字。

    什么?!

    自己不是听错了吧!

    当警察……

    自己可是一个混混头子,虽说没有案底,可是当警察这种事情,真的不是开玩笑吗?

    显然也是看出了钟浩的狐疑,刘楚笑道:“你的孝心,我都看在眼里。相信令堂也不希望你继续走你的老路。等她老人家恢复健康之后,一定不希望继续看着自己的儿子过着刀口舔血、打打杀杀的日子。所以,做警察很合适!”

    “刘先生,我真的能当警察?”钟浩满是激动。

    “你看我像是跟你开玩笑吗?”刘楚故意板起脸说道。

    “谢谢,谢谢!”钟浩忙不迭地说道。

    “好,事不宜迟,我这就去为令堂解除病痛!”

    钟浩闻言,大喜过望。

    比起自己能完成儿时的梦想成为警察,老妈的健康才是头等大事儿。

    钟浩告诉刘楚,自己的老妈服用了丹药之后,暂时被送回了老家由大伯一家帮忙照料。

    出门,招呼一声唐龙开车,路虎风驰电掣,直奔钟浩位于距离东海市大约二百公里外的老家。

    眼下东海市周围地区的交通非常发达,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便下了高速公路,直奔一处叫做钟场镇的小镇上。

    钟浩的家距离小镇中心只有不到三公里的距离。

    现在乡村公路几乎能直接到家门口。

    钟浩家里很穷,眼下还是居住的老房子。

    在一个小山坳的阳面,被茂密的竹林覆盖着。

    一到这里,刘楚便微微皱眉。

    此地看似藏风聚气,偏偏是个阴宅的格局。

    怎么会在这里建房……

    刘楚也是农村的,知道一般修房建屋都很有讲究。

    就算未必请什么大师来看看,至少也要找个懂行的人掌掌眼。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原来是被人动了手脚。

    巧妙地利用三棵树将这里的格局进行了倒转。

    可别小看这三颗槐树,代表着天地人三才。

    三棵槐树如同三颗钉子,将这里的阴气牢牢锁住,里面的生气全被污染,导致阴气盛行。

    而且看起来,应该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这种地方,经年累月之后,多半有邪物作祟。

    不过,这个时候,刘楚也不点破。

    穿过一片茂密的小树林,刘楚和唐龙在钟浩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座砖瓦结构的老房子跟前。

    刚一踏入有些破旧的院落,刘楚便微微凝神,催动功德之力灌注双眼。

    立即,两只浑身是血的鬼魂便守在了堂屋入口处,面带诡异的笑容,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们三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