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239章 决不留情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感受到刘楚恍若死神一般的凝视,钟浩如坠冰窖。

    他感觉自己的整脊梁骨都冰凉冰凉的,灵魂都在微微颤栗。

    他回想起之前黄毛与高鹏的恐怖遭遇,以及刘楚施展的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手段,顿觉得死亡离他仅有咫尺之遥。

    因为,现在他与刘楚的距离,也就几米的距离……

    “刘神医,我……我再也不敢了。”

    钟浩本能地求饶,颤抖的身体微微一晃,直接跪倒在地。

    只是,他面容纠结,眼神之中还带着一丝不甘。

    他不怕死。

    就怕自己那病床上的母亲从此以后便没人照顾。

    含辛茹苦养育了两个儿子,终于没有人为她送终。

    老人辛辛苦苦一辈子,跟父亲一起拉扯自己和弟弟长大,可惜没有享到一天的福便要撒手人寰。

    生前,却连两个儿子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可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

    自己绑架了人家的父母,现在报复来临,恐怕唯有一死了。

    看着地上失魂落魄的钟浩,刘楚神情漠然,没有哪怕是一丝波动。

    他淡淡地看着钟浩,一步一步缓慢地逼了过去。

    屋子里静得出奇,钟浩甚至能够听见刘楚的脚步声和自己的心跳……

    刘楚每踏一步,他的心,便再紧一分。

    窒息的感觉正席卷他的神经,仿佛要彻底摧毁他的意志。

    不过,他想要说点什么。

    不为自己,就为了病床之上命不久矣的母亲!

    只可惜,这种压迫的感觉却让他说不出话来。

    何况,他也没有想好,自己究竟该所点什么,才能打动眼前这个倍激怒的年轻人!

    或许,刘楚会因为他之前的举动而网开一面……

    钟浩默默地想着。

    至少,自己最后关头打住了,比起自己这帮利欲熏心的兄弟们来说,罪不至死。

    钟浩也不是什么软蛋。

    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些年,虽然始终上不得台面,但是多多少少也算是经历过风浪。

    他既然知道一味的躲避,一味的祈祷根本毫无意义。

    索性抬起脑袋,与刘楚那冰冷至极的目光对视。

    一旁的混混眼巴巴地看着刘楚一步步逼近钟浩,以为他也要遭受断臂之痛。

    刘楚之前翻阅黄毛的记忆碎片时,得知了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

    钟浩的对自己父母做过的事情,也被他知道得一清二楚。

    刘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突然缓缓抬起自己如刀般的手掌。

    钟浩眉头深皱,心中苦笑。

    终于,还是要下手吗?!

    妈,对不起!

    孩儿不能尽孝,孩儿无能。

    弟弟,母亲的坟前,记得替我多上一炷香,多烧几张纸。

    “你就是钟浩?”

    就在钟浩以为自己在劫难逃的时候,刘楚居然是问起了他的名字。

    刘楚的神情,依旧漠然。

    没等钟浩回答,刘楚的掌风已然落下。

    下一刻,钟浩赫然发现,自己身上的绳子已然折断了。

    断口齐整,如同刀削一般!

    这让钟浩又惊又喜。

    对方显然不想与自己为难,并打算放过自己。

    然而,钟浩并没有被劫后余生的喜悦占据全部的神志,他还在思索着如何让刘楚答应救治自己病入膏肓,时日无多的母亲!

    平心而论,

    (本章未完,请翻页)对于绑架刘楚的父母,他也倍感为难。

    但是,发出悬红的那人来历不凡,连眼下东海地下皇帝都要礼让三分。

    加上对方开出的条件,让他不得不从。

    刘楚也不多说,直接伸出了手掌,按在了钟浩的天灵盖上。

    轰!

    功德之力渲泄而出,在钟浩的大脑里游荡翻滚。

    钟浩心中一沉,随即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一旁的人以为他将是下一个黄毛,不免狐死兔悲,不知道如何是好。

    也许接下来,遭殃的就是他们了。

    搜索完毕,刘楚收回功德之力。

    钟浩此时才整个人猛烈的颤抖了一下,然后便无力地向旁边倒去,像是丢了魂儿似的。

    当然,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刘楚又转身,面向高鹏,投出死神般的眼神。

    这个家伙没有丝毫值得同情的地方。

    他竟然一度想要折磨自己父母,只为了逼迫他们交出更多财物。

    想到这些,刘楚怒火中烧。

    高鹏根本不敢看刘楚野兽般的眼神,极力想要后退。

    他无视手臂之上传来的剧烈痛苦,拖着断掉的手臂,不住的向后缩。

    刘楚的眼神太恐怖,透露着恐怖的杀气,如同索命的无常。

    高鹏知道,自己今日必死无疑!

    “刘神医,饶命,饶命……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我们只是听命行事,只是听命行事啊!他,钟浩,他才是大哥,我们都听他的,都听他的。对了,我们就是不想他对你的父母动手,这才捆住他的,你不要弄错了!”

    高鹏心悸到了极点,虽然知道刘楚放过他的可能性极小,但是还是下意识的祈求着,并歪曲事实。

    “胡说八道!我刚才在外面都看到了!”刘楚骂了一句。

    高鹏浑身一震。

    但只是一秒钟之后,他又哭喊道:

    “刘神医,我们都是被逼的,都是被逼的!是背后那人要我们这么做的,我们也没办法啊!”

    “哼!现在知道求饶了?之前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怎么就不考虑后果!”

    刘楚冷酷而冰冷的语气响起,如同从地狱深处传来。

    高鹏脸色惨白。

    他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

    至始至终,刘楚表现得十分镇定。

    他心中怒火升腾,却没有丝毫暴跳如雷的举动。

    可越是这样,越让人感觉害怕。

    “你……你干什么,杀人是要偿命的。”

    见刘楚没有收手的意思,高鹏是真的急了。

    这一刻,只要能保住性命,他无论什么都愿意干。

    现在,无论脑子中能够想到什么活命的方法,他立马就毫无保留地施展出来。

    而往往到了这个时候,这种角色除了求饶,大概就是拿早已被他们无视的法律来做挡箭牌。

    可惜,刘楚这个时候那儿会在乎这些!

    “法律?你也配跟我说法律?!笑话,真是笑话!”

    刘楚冷笑一声,语气越来越硬。

    嘭!

    抬起一脚,朝着高鹏耷拉着的臂膀踢去。

    啊!

    高鹏顿时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的那只断掉的手臂,直接扭曲变形。

    而高鹏的身体也被巨大的力道一带,迅速反转,扭曲。

    脑子狠狠地磕在墙上,顿时鲜血淋漓。

    高鹏七荤八素,不堪痛苦,直接就晕死过去。

    刘楚觉得这样还不解气,闪身

    (本章未完,请翻页)又是一脚,直击高鹏的胸膛。

    咔嚓!

    只听见一声骨碎的声音,高鹏的胸膛竟是陷了下去。

    而后高鹏本人如断线的风筝,飞向后方的墙壁,如同一团烂泥贴着墙壁缓缓落下,再无生机。

    刘楚眼神一转,盯着剩下的小混混。

    胆子稍小的混混,直接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手中的砍刀也直接滑落于地,响起一声清脆的金属脆鸣声。

    “刘神医,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六岁的儿女,您……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一名头发染成火红色的混混直接跪地求饶,什么奇葩的理由都搬得出来。

    刘楚冷笑一声。

    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就此作罢?

    天真!

    是不是值得网开一面,他刘楚自己能够判断。

    对于那个染着红毛的混混,刘楚是反感至极。

    不但是见财起意,还没有骨气。

    他一个跃步,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刘楚已经出现在了那个红毛怪的身后。

    单手成刀,猛地挥下。

    劲风袭来,红毛小子如坠冰窖,身子整个僵住,仿佛真的已经被冰封了一般。

    他的心脏猛地收缩,瞳孔急剧缩小。

    “自作孽,不可活!”

    刘楚语气冰冷,面如寒冰,眼中杀机毕露。

    咔嚓!

    又是一声骨碎的声音响起。

    这次,显得特别的清脆。

    刘楚瞄准的是红毛的锁骨。

    那里是连接手臂与上身的一个重要桥梁,尤其坚硬。

    没有惨绝人寰的刺激惨叫声,那红毛小子甚至连闷哼一声都没有,直接就栽倒在地,再不动弹。

    这种垃圾,倒在自己的眼前都是碍眼!

    刘楚冷哼一声,索性再补上一刀。

    嘭!

    一脚横扫而去,将红毛直接踹飞,狠狠地摔在了墙角。

    这血腥的一幕看得剩下的混混一个个胆战心惊,身子如同筛糠一般不断颤抖。

    这回死定了。

    每一个人都要死!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绝望之中。

    刘楚给他们的印象就是,残忍,冷酷,丝毫不留余地。

    所有人都在后悔今天的事情。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后悔药可吃。

    刘楚又是一个冷冽的眼神转过去,所有人不知所措。

    打?

    那是找死!

    不打!

    那是等死!

    “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刘楚淡淡地来了一句,也不给他们留下任何开口的机会,直接一个闪身,一人给了一脚。

    那些家伙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浑身被剧痛侵蚀,相继倒地,只剩下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收拾完那些小混混,就只有钟浩这个“罪魁祸首”了。

    看到失神的钟浩,刘楚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

    此刻的钟浩神情呆滞。

    他早已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

    虽说地上这些混混之前背叛了自己,甚至在黄毛的教唆和威胁下,相继对自己动手。

    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这些人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老乡,加之也跟着自己混了好些年的兄弟,总归是有感情的。

    “怎么?为他们抱不平?”

    刘楚笑着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