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235章 恻隐之心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小弟对中年男子的吩咐自然是言听计从。

    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自家老大一下子对这两个老家伙这种态度,但既然老大吩咐了,当然不能造次。

    于是,二人轻手轻脚,小心翼翼将刘楚父母扣上的胶布撕掉,尽量不弄疼他们。

    老两口现在满脸的惊惶之色。

    尤其是他的母亲,此刻战战兢兢,根本不愿开口。

    刘楚的父亲看着身边一群不怀好意的人,哆嗦了一下身子。

    不过,他还是倔强地说道:

    “你们……你们到底要什么?不要为难小楚,你放心,你要什么,我一定给你们,都给你们。”

    刘楚的母亲泪眼婆娑,看着粗狂的汉子,说道:“我们一共攒了十七万块钱,你们要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回去拿。”

    刘楚的父亲心里一阵的酸楚。

    他知道,自己妻子平时的时候省吃俭用。

    自己哪怕是买一包烟,沽一壶酒,她都要斤斤计较。

    尤其是最近的七八年,随着刘楚年纪越来越大,她更是锱铢必较。

    为的就是多给刘楚攒一些钱娶媳妇用的。

    他作为一家之主,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这婆娘到底攒了多少钱。

    现在一听,竟然足足十七万!

    这在老家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一笔巨款!

    当然,这十七万,不光有他们的血汗钱,还有刘楚寄过来的十万块。

    可是七万,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同样是一笔极大的数字。

    只是想到儿子,做父亲的有一点都不觉得心痛了。

    刘楚的父亲恳切的说道:“这位大爷,只要你答应,放过小楚,放过我们,这些钱,就是你们的了。都是你们的了!”

    老爷子手被绑着,可是他还是使劲挣扎。

    手上已经被勒出血痕,却丝毫也不觉得疼。

    终于,他摸到了自己的内兜,从口袋里掏出来了皱巴巴的钱包,艰难地向着粗狂的汉子递了过去。

    “给,这就是那张银行卡。”

    中年男子看着刘楚父母这个样子,心中一阵触动。

    为人父母的,或许都是这样的吧。

    中年男子也出身农村,知道作为农民的艰辛。

    这十几万块钱,他知道对于这老两口来说意味着什么。

    现在为了自己的儿子,做父母的竟然将全部的积蓄拿了出来。

    这是真真正正的血汗钱啊!

    中年男子心绪百转,感慨万千的时候,他旁边的一个黄毛啧啧怪笑一声,直接伸过去手,把银行卡一下子抄在了手里。

    看到黄毛把银行卡拿走,老两口飞快的对望了一眼,脸上竟然出现了一抹轻松之色。

    他们,竟然天真的以为,黄毛拿了钱,就能放过刘楚。

    中年男子心中又是一阵叹息。

    黄毛兴高采烈的说道:“老大,这可是意外收获啊,十七万,哈哈,足足有十七万呢!够我们兄弟也夜总会好好的潇洒潇洒了!”

    说着,黄毛舔了舔嘴唇,好像是想到了夜总会里的长腿辣妹,一脸的回味之色。

    另外的一些个混混们听到了黄毛的话,全部都暧昧的笑了起来。

    中年男子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

    (本章未完,请翻页)来,眼神里隐隐的有些怒意。

    但是,他还是平静地说道:“阿黄,把银行卡还给人家。盗亦有道,这个钱,不该咱们的,不能要!那边的奖励不少,咱们兄弟人人有份,足够花销了。”

    全场的混混都是一愣,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家老大。

    盗亦有道……

    这个词汇不陌生,可是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个就放弃这十七万?

    人都绑了,难道人家还会感激你不成!

    他们是混混,是恶人,以前也就是欺男霸女,可是现在,他们成了绑架的悍匪,这敲诈钱财不是题中应有之义么?

    再说了,这拿到的钱,哪里还有还回去的道理?!

    看到自己兄弟们不满的眼神,中年男子面色一沉,厉声说道:

    “怎么,我说的话不顶用了吗?”

    黄毛悚然一惊,气势顿时弱了。

    他小声的说道:“老大,这里可是有十七万呢……十七万!”

    他一开口,其他小弟也立即跟着附和起来。

    谁都不想就此放弃这笔意外之财。

    上面固然有五百万的奖励,可是这里有七八个人,就算是老大大方,平均分配这笔花红,每人也就六七十万。

    而这比意外之财正好拿来给大家花销花销,权当庆祝。

    “是啊老大,这可不好了,这样的生意,难得遇到一回。”

    “不如就收下吧,是他们自己愿意交出来的,又不是我们逼迫。”

    “就是,他们自己怪得谁来?”

    ……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这么一说,刘楚的父母也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刘楚的父亲红着眼睛,满脸的愤怒:

    “你们,你们不能这样!拿了钱,就要放过我们家小楚。盗亦有道,盗亦有道啊!”

    刘楚的母亲毕竟是没多少见识的农村妇女,满脸热泪,已经有点语无伦次: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我们家小楚哪儿得罪了诸位?这钱都给了,怎么还是不放过我们小楚呢!”

    中年男子看到老两口哭成了这个样子,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的难受。

    他想到了自己满头白发的母亲。

    曾几何时,自己弟弟过失杀人,他也曾苦苦哀求警察和死者家属,希望他们网开一面。

    眼前这一幕与影响之中的场景重叠起来,不断地煎熬他的内心。

    “两位不要着急,我这就让他把钱还给你们。只要刘神医配合,一切都好说!”中年男子话里有话地说道。

    “我们,我们不要钱!不要钱!只要你们答应不为难他就好!我不知道你们要他干什么,但是只要他能做到,肯定都会依你们的!”刘楚的父亲连连说道。

    刘母也立即附和道:

    “是啊是啊!我家小楚是个好孩子,他一定会按你们说的做,一定会!”

    “阿黄,把钱还给他们,这次干活的钱,我一分不要,全部给你们分了!”

    中年男子说话的时候,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说的斩钉截铁。

    “什么?老大,你……你真不要钱了?”

    黄毛皱眉。

    他作为心腹骨干,当然知道自己这个老大的个性。

    这次的足足有五百万人民

    (本章未完,请翻页)币呢!

    老大就算好心与大伙儿平分,也有六七十万之多。

    现在他竟然放弃了。

    他可是知道,老大在外面看似风光,但是家境实在不好。

    眼下还有一个老母亲躺在特护病房之中,半身不遂,全靠药物吊着。

    中年男子眉头一挑:“阿黄,怎么,翅膀长硬了,我说的话也不信?”

    “浩哥,还是……还是算了。我们不要这钱了还不行吗?”黄毛一脸纠结地说道。

    中年男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我钟浩说话,一口唾沫一个钉,什么时候不算数过?!”

    “是是是!”

    黄毛忙不迭把银行卡递了出去,根本不敢再多说。

    旁边的小弟又惊又喜,但全都不敢多说什么。

    可是,刘楚的父母完全不敢要啊!

    二老都是一个劲的往外推脱,仿佛这张银行卡便是烫手山芋一般。

    “两位,你们就不要推脱了,你们拜托的事情,我们也无能为力。只是你们儿子得罪的人太厉害,要怪你就怪他们吧!”钟浩苦笑地说道,随即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

    他的脸上也是写满了无奈。

    如果换一副场景的话,他也不愿意去为难两位老实巴交的农村老夫妻了。

    看他们饱经风霜的脸,以及手上的茧子,这两位无疑都是苦命人。

    看到他们,就如同看到自己的父母一样。

    当初,父亲还在的时候,二老也是起早贪黑,费心费力的把他和弟弟拉扯大。

    “收下吧,求求你,收下这些钱吧!”

    “如果不够的话,我们家里还有一些积蓄。”

    刘楚的父母唯恐这些人真的要对自家儿子不利,依旧在苦苦恳求着。

    除了这些,他们也别无他法。

    黄毛一听还有别的积蓄,眼睛就是一亮。

    其他的一些混混们也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很是心动的样子。

    不过,碍于钟浩平时在他们心中树立的威信,这个时候自然也不敢造次。

    再说刚才的时候,作为头儿的钟浩已经明确表示,这次的花红他直接不要,直接分出来。

    钟浩看似粗犷,但是心思却是细腻的。

    他何尝感觉不出来自己这般兄弟此刻在打什么鬼主意。

    于是他朝刘楚父母怒斥道:“你们要是再说的话,我就把你的嘴堵上!你们的要求,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岂料,刘楚父母不知道他的好意。

    “你不能这样啊,收钱办事不好吗?”刘楚的父亲一脸恳求地说道。

    “是啊!实在不够,我们让小楚再拿,他收入不错,应该能拿出一些来。”刘母也哀求道。

    “小黄,赶紧把他们的嘴封上吧!”

    钟浩满脸的苦意,下了命令。

    没办法,他真的不能听下去了。

    不仅是因为这种哀求无异于再继续刺激自己这帮贪心的手下,更是因为这对他真的是一种煎熬。

    可是,他的话说完之后,黄毛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一动不动。

    拿着胶带的那个火锅用脚轻轻拖着地面,眼神有些飘忽,不敢和钟浩对视。

    钟浩的眉头一皱,他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