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210章 薄情寡恩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你要干什么!姓刘的,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家少爷就是被你给害了的!你看,他的脸上明显是气血不畅,中了毒。要是我家少爷有个三长两短,孙家要你偿命!”

    现在的孙福也是黔驴技穷,只能用这种污蔑的手法拖延时间。

    而且,他根本不愿意刘楚再碰孙瑞。

    尽管孙瑞肯定会装下去,但是刘楚神鬼莫测,天知道会出现什么意外。

    所以,孙福打死也不想出现意外。

    说干就干。

    一旦打定主意,孙福便再无迟疑。

    他对着下面喊道:“在座的各位,你们就坐视唐家这么欺人太甚吗?唇亡齿寒的道理,诸位到底知道不知道!他们唐家才稍稍的有一切起色,竟然就这样对待我们孙家,不留情面,不留余地!今天的我们,就是明天的你们。孙福在此拜托大家擦亮眼睛吧!”

    唐嫣儿和刘楚早就料到孙家绝不会就此偃旗息鼓。

    二人倒是一点都不着急,满眼戏谑的看着孙福表演。

    下面的来宾们也是你看我,我看你。

    大家其实都是聪明人,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为什么呢?

    因为在场的所有人根本就没有半分的共鸣!

    孙家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哪有什么唇亡齿寒的说法?!

    他们一直看不起其他的家族,现在被唐家逼到了这副境地,大多数人都是幸灾乐祸的想法。

    甚至早就有人打算落井下石了,那儿还会听他胡言乱语?

    下面的人一个都不说话,而且还是那种冷漠甚至戏谑的眼神,孙福的心已经凉了半截。

    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他心里万分的焦急,可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就是墙倒众人推了。

    他也知道孙家过去的时候目空一切,无形之中得罪了不少人。

    只不过那时候孙家如日中天,对方敢怒不敢言。

    现在,唐家挑战孙家的权威,而且还占了上风,于是长期积累的情绪便爆发了出来。

    刘楚看孙福脸色阴晴不定,已然无话可说,冷冷一笑。

    不过,孙福虽然助纣为虐,但是俗话说各为其主,刘楚也没有多做讥讽的意思。

    他轻轻地咳嗽两声,直接对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孙瑞说道:

    “孙少,我知道你用的这个龟息功,可惜你学艺不精,只是入门,所以有点破绽。眼下,只要在你的檀中穴注入一股真气,你就会疼痛难忍,再也保持不了龟吸的体征了。需要我动手把你唤醒吗?”

    孙瑞闻言,心里先去来轩然大波。

    险些就乱了气息,遭受反噬。

    怎么可能!

    刘楚竟然知道孙家龟息功的罩门所在!

    这样的罩门,只有孙家嫡传弟子才有资格知道啊?!

    孙家代代相传,秘而不宣。

    历代知晓这门功法的都屈指可数,能够修炼的,除了历代家族之外,便是像他这样天赋奇高的候选继承人。

    为了保密,便是孙家高层的核心人物也很少知道。

    他刘楚凭什么知道!

    更让孙瑞震惊的是,刘楚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

    他要干什么?!

    竟然把龟息功的秘密公诸于世……

    他……他疯了吗?!

    难道他自己对这种功法不屑一顾!

    孙瑞本能地认为,刘楚既然

    (本章未完,请翻页)知道这龟息功的罩门所在,那肯定也是个中好手。

    一时间,孙瑞心念百转,犹豫着是不是要苏醒过来。

    只是,他哪里知道,刘楚还会更为高明的龟息功,是可以自己设定罩门的。

    所以,现在揭穿,自然也没什么心里压力。

    看孙瑞仍然不为所动,继续装死,刘楚皱了皱眉头。

    他原本还想给孙家留下来最后一丝丝的脸面,迫使孙瑞自己站起来。

    看来,这家伙连这个脸都不想要了。

    既然如此,那就怨不得我刘楚了!

    “我数三个数。”刘楚冷声喊道,“一,二……”

    孙瑞听着,心里早就骂开了。

    可是,他也知道,不起来的后果。

    一旦进入龟息状态,虽然身体的气息将会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如同死寂一般,但是六识却会因此大大强化。

    这一刻,孙瑞依然感觉到刘楚右手食指之上,一股磅礴的力量正在迅速汇聚。

    起来!

    必须立即起来。

    性命攸关,孙瑞也顾不得什么脸面,快速的散去龟息功,低喝了一声:“好了,不用数了。”

    刚才,刘楚还有一些话没有说。

    若是强行将他唤醒,这一身功力便会立即散去。

    最可怕的是,气血逆转,经脉倒行,能够再活三年都是上天眷顾。

    刘楚早料到孙瑞会沉不住气,微微一笑,冷冷地看着脸上血色迅速恢复正常的孙瑞。

    孙福狠狠的咬着牙。

    他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就被打肿了。

    刚才还在为了孙瑞博同情呢,博同情的理由就是唐家的陷害。

    现在可好,这家伙竟然自己站起来了。

    他其实不太相信刘楚真的会痛下杀手。

    只要孙瑞坚持一下,就算是刘楚将他唤醒又如何?

    到时候完全可以说刘楚是故意为之,孙瑞的确是着了他的道儿。

    若非被自己等人识破,这才不得不救醒他。

    尽管这不啻睁着眼睛说瞎话,可是有很多时候,只需要一个借口。

    至于其他,反倒不那么重要了。

    孙瑞站起来的那一刻起,无数鄙夷的眼神立刻就飘了过来。

    同时,还伴随着一阵窃窃私语。

    “孙少爷竟然是在装死?太没节操了吧!”

    “什么节操不节操的,他不光装死,还要陷害人家唐家和刘神医呢!”

    “刚才要不是炎龙的人足够强横,恐怕这次真的又要让他们得逞了。”

    “我看,还是多亏了刘神医,要不是他一语道破龟息功的罩门,孙瑞未必就会屈服。甚至咱们之中的不少人都要被他蒙蔽!”

    ……

    唐嫣儿看着刘楚,眼睛里眸光闪闪。

    尽管她平时大大咧咧的,可是今天刘楚表现的那么辣眼睛,让她满是震撼。

    这样的男人,绝对是最好的依靠。

    想到爷爷那些话,唐嫣儿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刘楚,绝不能让他在自己的手边溜走了!

    孙瑞站起来之后,嗜血的眼神看着刘楚,完全无视周遭鄙夷的眼神和议论。

    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刘楚,真是好手段。”

    刘楚笑眯眯地点点头,不以为意地说道:

    “多谢孙少的夸奖,你和你家管家的演技都不错,配合也堪称默契。二位不去演戏,真是影视圈的一大损失。”

    “很好!”孙瑞冷声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希望将来,你不会为今天的事情感到后悔。”

    听到孙瑞裸的威胁,刘楚的脸一下子变得阴沉。

    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他。

    尤其是在获得了天心魔主的传承之后,多多少少收到他的一些性格影响,在刘楚的骨子里,其实带着一丝睚眦必报的性格。

    因此,孙瑞绝对没有想到,这一句威胁已然注定了他的命运!

    “孙少,你必须要为了你说的话负责。”刘楚一脸霸气地说道,“如果我身边的人因为这件事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不管是谁动手,我不把孙家搅的鸡犬不宁,这刘字索性倒过来写!”

    孙瑞气的肺都要炸了。

    刘楚竟然半点亏都不愿意吃!

    自己刚才说的,算是一句场面话。

    可是现在,人家却较真儿了。

    而且,他现在被刘楚身上扑面而来的气势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哪儿还敢说半个不字?

    好在这股磅礴的气势来得快也去得快,刘楚只让它持续了不到五秒钟,就轻描淡写地收敛了。

    这下,孙瑞才稍稍喘了口气。

    刚才,他就感觉自己的胸口放了一块大石头一样。

    一旦稍微用了一点力气想要与之稍稍抗衡,马上就一股更为强横的压力席卷而至。

    孙福知道继续待在这里,不过是自取其辱。

    既然唐家如此有恃无恐,显然是做了万全的布置。

    这一刻,他甚至有点担心不明就里的孙家人赶赴现场。

    天知道刘楚和唐家还布置了什么后手……

    孙福想通此节,片刻也不愿意继续逗留,于是悄悄拉了拉孙瑞:

    “少爷,我们走吧!”

    孙瑞本来就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这一下可算是找到了突破口。

    “滚!马上给我滚,少爷要怎么做,用你一个奴才在旁边指手画脚的吗!”

    恶语相向还不解气,孙瑞直接一脚踢出。

    孙福本就被那一句咒骂搞蒙了,更没有想到孙瑞会直接动手,还出手这么的重。

    猝不及防之下,给踹了一个踉跄。

    孙瑞冷哼一声,也不理会捂着肚子苦不堪言的孙福,低着头向着外面走去。

    他所到之处,人群自动分成了一个通道,没人愿意招惹这条疯狗。

    可是,他前脚刚刚走出去,就听到了后面人的一阵肆无忌惮地议论。

    其中充斥着不学无术的富二代,蛮横无理,自私自利之类的话。

    还有一些人在讨论着,孙瑞这么没有城府,以后的孙家若是落到他的手上,恐怕真的会一落千丈。

    孙福被一脚踢的瘫坐在了地上,他气血翻涌,一时间根本无法缓过劲儿来。

    身体的痛楚还是次要的,最关键的还是心灵上的创伤。

    这些年来,他处处为了孙家着想,做好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准备。

    可是他换来了什么?

    孙瑞在不高兴的时候,他不过是一个善意的劝告,就换来了拳打脚踢。

    而且,就像是丢垃圾一样,把他丢在了这里。

    再怎么说,他也是孙家人啊!

    论起来,自己还跟他是叔伯弟兄。

    刚才孙瑞的一脚,不但把他踢倒了,还把他对孙家的信念,踢出来了一个裂缝。

    就在孙福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按在了他的肩头。

    轰!

    一股澎湃的暖流席卷全身,被震散的气息重又开始回归正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