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166章 北斗聚灵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乾灵子当然知道刘楚来者不善。

    而且,以他自己眼下这个状态,一个不好还有性命之忧。

    但是,他稍稍权衡一下,便打定主意顽抗到底了。

    为了储备日后夺舍赵峰身躯的各种辅助材料,他早早就在这边借助这个阵法温养着一块灵田。

    里面不少的草药眼看着都快成熟了不少是炼丹的极品材料,难得一见,他岂会就此放弃?

    想当初,他打算对赵峰进行灵魂夺舍之后,便立即散去功力,让灵魂和完美融合。

    为了以后能够快快活活享受人生,生儿育女,他必须准备好足够的丹药。

    要是现在贸然收割,不仅折损药力不说,很有可能把这块灵田都给毁了。

    当然,眼下因为刘楚出现,破坏了计划,这些灵药其实都是次要了。

    他最关心的是那件被称为混元丹炉的高级灵器。

    那可是他的命-根子!

    当然,这是对于乾灵子而言。

    地球上灵气没有天魔大陆那么浓郁,修炼的功法也相对低级,因此同样的东西到了刘楚眼力,自然就降了等级。

    如今被刘楚重伤,灵魂受损眼中,乾灵子更加需要得到它的帮助,尽快恢复。

    而且,他已然意识到刘楚的实力非同凡响,不借助这件法器根本没有半点希望。

    其实昨天回来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想过带着混元丹炉远走高飞,等功力恢复再谈报仇的事情。

    可是这鼎丹炉本就是这个北斗聚灵阵的核心,除非自己能够破解阵法,否则根本没法拿走。

    感觉到刘楚逼近,乾灵子眼中闪过一抹狰狞之色。

    三张紫色的符篆已然被他扣在手中。

    这都是他压箱底的东西,用精心配制的墨汁绘制,比普通的符咒多了隐藏的属性。

    一旦阵法抵挡不住,这是他最后的手段。

    尽管他到时候也难免受到强烈的反噬。

    但是,若是真的被逼到那种地步,他又有什么好在乎的呢?

    乾灵子紧咬银牙,忍着伤势,不断的从北斗聚灵阵之中吸收灵气,尽可能恢复功力。

    他心里只能祈祷,刘楚需要耗费相当的时间找到入口,进入阵法之中。

    若是运气再好点,干脆不小心触发北斗聚灵阵的机关,困于其中。

    这样,他能多争取一点时间,也就多一点获胜的把握。

    这北斗聚灵阵虽然只是个守护阵法,但是因为涵盖着北斗七星的奥妙,十分强大。

    尤其是乾灵子发现之后,又在其中增加了一些变化,集合了幻阵,杀阵,困阵等一系列的附属阵法,让它变幻莫测,处处危机。

    这是老道偶然在一个古阵法图谱上面得到的,也是这个阵法图谱让他借助北斗七星的指引,顺利找到了这里。

    事实上,这个所谓的南山山庄跟之前那个海景酒店一样,只是一个幌子。

    无非是为了隐藏这个阵法的秘密。

    就在乾灵子争分夺秒恢复功力的时候,刘楚已经在着手破阵了。

    为了避开不必要的麻烦,他念了个隐身咒将自己的气息和身形完美的隐藏起来。

    刘楚确定了这个阵

    (本章未完,请翻页)法乃是以北斗七星的变化构成,于是便参考北斗七星的方位寻找真正的入口。

    他知道,既然对方等在这里,自然不会让自己大摇大摆地进去。

    他不断地变换着位置,以北斗七星为引,借助天地星盘,算是把阵法的大致范围和运行规律确定了。

    同时,他的心里涌现出了一丝的激动。

    阵法笼罩的范围,竟然比他想象的要大。

    也就是说,那个丹炉的品质,可能要比自己估计的高得多。

    不过,自己将要面对的困难也是很现实的。

    这不难理解。

    丹炉的等级越是高,意味着这个阵法一旦启动,便会展现出却恐怖的力量。

    刘楚虽然对这个北斗聚灵阵做了一个全面的了解,可是一时之间,还是找不到破阵的办法。

    这也怪不得他。

    乾灵子可谓占据了天时地利,处于阵眼之中,以有心算无心,参透了好几年,中间又不断的完善增补阵法变化,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要是被刘楚一眼看破,他干脆直接一头撞死算了。

    刘楚也不着急。

    他料定这老道也不会舍得就这么走,毕竟有那么一个宝贝当阵眼,而且正好可以温养他受损的元魂。

    到了最后,刘楚在山庄开了个房间,准备磨一磨乾灵子的耐性。

    当然,他也不会单纯的带着。

    微微凝神,精神力画作一缕绵延不绝的丝线悄无声息地释放出去。

    慢慢分析阵法运行规律的同时,刘楚也在融合天心魔主和灭世魔书的阵法知识。

    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

    现在,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

    本来,按照原来的计划,刘楚是打算去炎龙炼制丹药的。

    现在既然发现了如此宝贝,只能延后了。

    好在也不在乎这一天的时间。

    不过,唐远恒还是打过来了电话。

    刘楚只能收回了探查的精神力,接通点话:

    “喂?三叔,什么事?”

    “刘先生,你下午怎么没有过来啊?唐龙支支吾吾,也没说你去了哪儿,我只好给你打电话了。”唐远恒心里有些着急。

    现在,刘楚可是炎龙的主心骨。

    他答应好的却突然没有出现,别说内部的成员一个个都有些着急,便是他这个队长都有些担忧。

    “对不住了三叔。”刘楚解释道,“着急处理一些事情,来不及回去了,一时间没来得及通知你。”

    “没事没事。”唐远恒赶紧问道,“什么事?需要我们帮什么忙吗?”

    刘楚思索了一下,说道:“暂时不要了。这次的事情比较特殊,对手非同小可,我担心炎龙战士的伤亡。我自己处理就可以了。”

    本来唐远恒就猜测,刘楚遇到的事情恐怕不简单,听他这么一说,那就说明的确是麻烦不小。

    “刘先生,您是咱们炎龙的人,炎龙的未来都在您手上。切不可以身犯险。你要是有需要,尽管开口就是!咱们炎龙的战士,就没有怕死的!”唐远恒认真地说道。

    他这倒不是表忠心,而是发自内心的想给刘楚帮忙。

    “三叔,真的不用。放心,若是用

    (本章未完,请翻页)得着炎龙,我是绝对不会和您客气的。”刘楚淡淡的说着,心里微微有些感动。

    人心都是肉长的。

    唐远恒能这么坚决的愿意帮忙,让他觉得,这段时间为了炎龙做的事情,着实不亏。

    刘楚都这样说了,唐远恒也不好继续坚持。

    他和刘楚约定,如果刘楚把事情处理好了,记得给他打一个电话,让他可以安心。

    刘楚一口答应了下来,挂断了电话。

    至于赵进虎他们那边,刘楚也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省的他们担心。

    处理完这些,刘楚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刚才他好几次故意将自己的灵识刺激北斗聚灵阵,为的就是打草惊蛇。

    他不奢求乾灵子会因此就按捺不住跑出来。

    但是至少,这样可以很大程度上扰乱对方的心神。

    这样的话,就算有北斗聚灵阵的帮助,乾灵子想要恢复力量也会变得倍加艰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转眼间,又是三个小时过去了。

    这个时候,山庄里面夜深人静。

    透过窗户,看着月光暗淡,刘楚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今天天气正好,北斗七星高挂,是阵法最强的时候,但是也是最佳的破阵之机!

    终于,时间到了凌晨一点,刘楚缓缓睁开双眼,站了起来,从窗户飞身而下,稳稳地落在后院。

    然后直接朝着一处山石走了过去。

    这里,便是阵法最薄弱的一处地方,也是真正的入口。

    也只有等这个时候。

    不然,生死易位,生门变成死门。

    一翻手,那根降魔杵赫然握在他手中,在朦胧的月色之下,萦绕着一层幽深的色泽。

    嗡……

    心神一动,体内功德之力迅速汇聚。

    原本幽深的色泽如同潮水般退去,上面笼罩着一层圣洁的光辉,隐隐折射出咒文的图案。

    正是降魔杵身上镌刻的。

    只是,刺客在充盈的功德之力催动下释放出了真正的力量。

    左手捏着指诀,口中一阵念念有词。

    同时,蓄满功德之力的降魔杵凌空疾点,一个小型幻阵顷刻而就,将他整个儿包裹其中。

    刘楚立即盘膝坐了下来。

    降魔杵被他平放在双膝前面,然后开始最大限度地调集体内的功德之力。

    这个时候,乾灵子心里正在纳闷,刺探了半天的刘楚这会儿怎么突然消失无踪了。

    难道走了不成!

    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不切实际的猜测。

    他才不想中了刘楚的奸计。

    或许,他看出这个阵法的可怕之处,没有把握之前,并不愿意轻举妄动。

    这样想着,乾灵子不免得意起来。

    时间拖得越久,其实对自己更加有利。

    为了以防万一,乾灵子决定自己不露面,给弟子曹阳打了个电话,让他看看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曹阳被从睡眠中吵醒,本来有些不耐烦,可是看到是师父乾灵子的电话,立马打了一个机灵。

    “师父!”曹阳恭恭敬敬地说道,“您老人家这么晚了,找弟子有什么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