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145章 利益至上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唐远恒当然知道,自家老爷子这是在提醒自己呢!

    原本,按照他的意思,也是希望刘楚跟唐嫣儿之间顺其自然就好,并不强求。

    刘楚再优秀,再值得争取,但事关女儿一生的幸福,唐远恒这个做父亲的也不愿意强迫她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何况他明知道刘楚如今命犯桃花,身边的红颜知己无数,哥哥虎视眈眈,就算自己女儿能够获得青睐,很可能也只能成为其中一个。

    换做以前,唐远恒绝对是无法接受这种事情的。

    如果自己的未来女婿有这样的苗头,必然会极力阻止。

    如果无法阻止,那么他甚至会使用出非正常的手段将其扼杀掉!

    但是,经过了这么多事,他却改变了想法。

    或许,刘楚这样的人物,注定不会被感情束缚。

    但是,他无疑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绝对不会亏待嫣儿才对。

    哪怕自家女儿未必是他唯一的良配!

    炎龙这边展望着光明的未来,龙窟另外的六大家族确难受了起来。

    沈丘机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沈鹏然,沉声良久,这才问道:

    “想想,好好给我想想!你在病房到底看到了什么!刘楚当时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沈鹏然满脸痛苦,揪着头发,苦思冥想了一会,结果,还是轻轻地摇摇头。

    他当时虽然短暂的清醒过,可是,那幅画面一闪即逝,在他脑海里停留的时间,根本不足以让它将当时的情况重新描述出来。

    仿佛,这记忆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给生生抹去了一般!

    沈丘壑脸色阴沉,也在一旁说道:“齐道长给的那道神符碎裂了,按理说那短暂的瞬间,鹏然应该会清醒才对。但是,竟然还是回忆不起当时发生的事情,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位刘先生动了手脚,故意抹去了这段记忆!”

    沈丘壑的说法,沈丘机何尝又不清楚。

    只是,他实在是有点不甘心。

    这一次,沈家可谓一败涂地。

    最重要的是,吃了这么大的亏,还没法找回来。

    他只能放缓了语气,让沈鹏然先站起身来。

    立即,站在下首的沈丘壑便扶着他在旁边的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

    “鹏然,我也不逼你了,不过,事关重大,你最好还是好好想想吧!如果实在想不出来,当然也没关系,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沈丘机的眸底深处,有着一丝毫不掩饰的杀机!

    这种杀机竟然出现在了对他嫡亲孙子的身上,可见他心里的震怒。

    这一次,沈家足足派出了八个死士。

    死士,从来都掌控在家主手上。

    因此,也只有他这个家主才知道,训练他们,到底耗费了家族多少的心血。

    可以说,这一次真有点伤筋动骨了。

    最可怕的是,刘楚将八人留下,甚至还要赡养他们的家人,让他非常不安。

    他绝不相信,这八个人都死了。

    怎么可能那么巧?

    死士们都一个不剩,只留下了各家带队的子弟!

    沈鹏然看着慈眉善目的爷爷对自己露出这样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笑容,浑身一哆嗦,仿佛身体里的力气一瞬间就被抽空了一般。

    他哪儿不清楚这次任务失败导致的后果,更知道自己爷爷的行事作风。

    这次行动失败,固然有万般理由,但是必然需要一个人来负责。

    毫无疑问,他这个一心想要立功的领头人当仁不让。

    这个笑容,他可谓记忆深刻。

    他还清楚的记得,上次他看到沈丘机这么笑的时候,还是对自己的二哥。

    那次二哥办事不利,也只是损失了两个死士,后来竟然直接被发配去了南疆,再也没有回来过。

    想起来,必须要想起来!

    那天,自己这些人冲入言无忌病房的时候,究竟发生过什么……

    沈鹏然绞尽脑汁,不断的逼迫着自己。

    终于,仿佛晴空的霹雳在灵魂深处炸响。

    那幅画面如同无数记忆的碎片开始排列组合……

    于是,一副诡谲的画卷在他面前缓缓展开。

    如果不是一切的一切都表明,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他都要以为那就是一场噩梦。

    “三长老,快……快给我笔和纸,我要画出来当时的场景!”

    沈鹏然突然捂着发胀的脑袋,歇斯底里地喊道。

    沈丘机脸上一动,对着沈丘壑说道:“快去,给他纸笔。”

    不一会,沈丘壑拿来了纸笔,沈鹏然一把抓过来,刷刷的画了起来。

    沈鹏然不愧是沈家大力培养的嫡系子弟,别的不说,这绘画功底就可见一斑。

    不一会,他就用极度写实的素描手法将当时病房的场景重现出来。

    只见言无忌躺在病床上,刘楚站在他的身边,四个炎龙战士分别站在了四个角落,一动不动,满脸肃然。

    至于其他进来的人,都是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

    或高兴,或惊骇……

    反正在一种朦胧的光辉下,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正常的表情。

    “爷爷,当时我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随后,神符爆裂,我好像就陷入到了诡异的幻境之中……”

    他一边说着,又拿出第二张纸,开始第二幅画的绘制。

    “……猛虎突然扑来,我们都在和猛虎疯狂搏斗……”

    沈鹏然一边说着,一边讲他的记忆重新落到了笔下。

    渐渐地,又出现了第二幅被猛虎袭击的画面。

    沈丘机和沈丘壑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

    他们当然清楚,这肯定是幻觉。

    只是,同时让这么多人产生幻觉,只能说明这个刘楚实在是鬼神莫测。

    沈鹏然终于丢下笔,有些茫然的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脑袋,喃喃地说道:“在之后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当我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炎龙的地牢之中。而其他的人,也跟我一样,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以肯定的是,在他们进去病房的那一刻起,就失去了意识,所以连这些场景都未必记得。”

    沈鹏然说完,眼巴巴地看向了沈丘机。

    他心中忐忑,因为这一切连他自己也觉得有点云里雾里,也不知道沈丘机是不是会相信。

    沈丘机目光灼灼地看着第二幅画,沉默了一阵,这才开口道:“丘壑,你先下去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沈丘壑身子一震,知道自己的处罚到了。

    “是!家主。”

    本来,他还以为,这次把善后的事情办的不错,或许能网开一面,饶过自己,没想到自己这个大哥还是一如既往的铁石心肠。

    这一声家主之后,沈丘壑的身子就佝偻了起来,再也没有了沈家三长老的气势。

    沈丘机闭上了眼睛,淡淡的挥了挥手,没有再多说话。

    他必须要这样做。

    作为沈家的一家之主,想要服众,必须拿出魄力。

    尤其是这个节骨眼上,更不能徇私情。

    沈丘壑默默地退下之后,沈丘机看着战战兢兢的沈鹏然淡淡的说道:

    “鹏然,这件事情,从现在开始,你就不要管了。”

    “爷爷,我真的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报仇,哪怕是用鲜血很生命来洗刷家族的耻辱!”沈鹏然满眼仇恨的光芒,义愤填膺地说道。

    他知道,现在是自己必须表明态度的时候。

    甚至,追究三长老沈丘壑的责任,从某种程度上何尝又不是保住他沈鹏然?

    “这个想法很好。既然这样的话,家族的死士缺一副统领,我看,你去吧!”

    沈丘机面无表情地说完,就转过了身子。

    “遵命,大爷爷!”

    沈鹏然满脸的骇然,但还是恭恭敬敬地说道。

    沈丘机的指令,不得不从。

    一旦拒绝,等待自己的恐怕是更加恐怖的责罚。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作为沈家嫡系,虽然不是天赋最好的,可是怎么说沈丘机也是他大爷爷啊!

    小时候,他还记得,沈丘机摸着他的头,和他开玩笑的事情。

    那个时候,他亲爷爷还没有死。

    没想到,到了现在,一切都变了。

    他现在心里无限的懊悔。

    不应该,根本就不应该去招惹刘楚的!

    要不然,他如何会落到现在的下场?!

    他后悔的是招惹了强大的敌人,恨的是这个丝毫不顾情面,始终利益至上的家族。

    只因为他不是天赋最好的,只因为他不是沈丘机的嫡亲孙子。

    他的失利,就要变成一个兵器一样的傀儡。

    沈丘机淡淡的说道:“如果按照我以前的性格,你,根本就没有必要回来,明白吗?现在,我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我知道了,谢谢家主!”

    沈鹏然再也没有叫出那一身大爷爷。

    在他的心里,沈丘机早就已经不配。

    等到沈鹏然退下之后,沈丘机从主位上站了起来,略微的躬下身子,说道:

    “孙公子,这件事,你怎么看?”

    孙瑞拿着一串念珠,从议事厅后面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

    看起来是一个浊世佳公子的模样,不过双眸之中时而闪过阴冷的光辉。

    刚才的话,孙瑞已经听到了。

    “应该是一种阵法,不出两仪四象的门道。”孙瑞瞥了一眼沈鹏然留下的那两幅画,眼神笃定地说道。

    “阵法?刘楚真的会法术?!”

    沈丘机惊讶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