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143章 姗姗来迟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严格说来,江森也算刘楚的半个弟子。

    印象之中,刘楚修炼的功法大开大合,浩然正气,必然是正道功法。

    刚才他在刘楚身边的时候,感受到了那声龙吟也是高亢洪亮,堂堂正正。

    可是刚才的这股气息,让人心悸,无比窒息。

    他心里虽然担心,可是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好在,这些家主们现在心神受扰,根本没有观察到他的表情。

    就连唐淳,也没有分辨出来。

    毕竟,眼下除了江森对于刘楚身上的气息略知一二,其他人根本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大家心神不定的工夫,那股气息越来越近,压抑的感觉也越来越强。

    几个家主手放在椅子上,紧紧的握着,指节都有些发白。

    他们银牙紧咬,运转内劲,想要抵抗这股压力,可是努力了一下便立即放弃了。

    不抵抗还好,一抵抗,便首当其冲,立即气血翻涌,仿佛体内的内劲下一刻就要渲泄而出。

    “唐……唐长老,刘先生莫不是要把我们几个老头子都留在这里?!”

    沈丘壑脸色发白,浑身颤抖,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来了一句话。

    看到这些老狐狸一个个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唐淳心中乐开了花。

    不过,他倒是没有打算继续刺激这些老家伙,轻轻地咳嗽两声,神色如常地说道:

    “应该不会!刘先生怎么说也是炎龙的客卿,自然会留一线。我想,可能是刘先生刚刚突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气势吧!”

    谁都看得出来,唐淳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但他的这种解释偏又无法反驳。

    几家的代表只能心中痛骂,然后咬牙默默承受。

    刘楚现在脸色如常。

    只不过,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他嘴角若有若无地翘着,带着一丝邪魅。

    他走的不疾不徐。

    犀利的目光周围事物的时候,带着一丝寒冰一样的冷漠。

    好像根本没什么感情……

    刘楚显然也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变化,心里暗暗一叹。

    这次,催动天心魔主的秘术,实在有些冒险了啊!

    不过,他并不后悔。

    若是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冒险。

    眼下,还是先设法解决了炎龙的危机,赶紧将这次的事情压下去再说。

    天心魔主这斗转星移的秘术持续的效果可不长。

    若是不及时解除,还真有可能让他有机可乘。

    轰隆隆——

    炎龙议事厅沉重的大门缓缓开启。

    三秒钟后,刘楚踱着步子走了进来。

    “唐长老好,各位家主、长老好!刘楚有失远迎,让诸位久等,万望见谅啊!”

    说话的时候,刘楚已经把那股压力给收敛起来。

    不过,在他进来的那一刻,身上的气势被全力释放,压力猛然增至最大。

    现在,六大家族的代表几乎是瘫坐在凳子上喘着粗气,根本就没有能和刘楚说话的。

    唐淳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他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原因,笑眯眯地站起身来说道:

    “快坐吧刘先生

    (本章未完,请翻页),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那股惊人的气势让人气血翻涌,这会儿大家还没缓过劲来!”

    “哦,怪我,怪我!神功初成,兴奋之余,自然有些控制不好体内的力量,倒是让诸位老爷子受惊了。”

    刘楚径直走到最末位的座位上,一屁股坐了下来,笑着解释道:

    “哎!每次都这样。我修炼这门苍龙劲霸道非常,每每突破,都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但是,刚才听人禀报说几位家主有要事商量,所以,只能先赶来,在路上慢慢的调节了。失礼之处,还望诸位多多包涵!”

    刘楚又故意催动一丝功德之力,顿时又震得六大家主一阵气血翻涌。

    “刘……刘先生,是我们鲁莽了。”青衫老者稳定了一下气血,艰难地说道,“不过,我们也是担心子侄的安全,所以打扰您的清秀,万望海涵!”

    听刘楚睁着眼睛说瞎话,沈丘壑心中虽然气愤,但却无可奈何。

    形势比人强!

    发怒也无济于事,还可能适得其反。

    他深吸口气,好不容易才将心底的火气硬生生地压下,挤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说道:

    “还请刘先生稳定一下气息,我们这几把老骨头,真的承受不住啊!”

    刘楚没有说话,目光淡淡的看向了一边暗自运气调息的冷傲山。

    冷傲山感受到这犀利的目光,心中一紧,赶紧低头说道:

    “请刘先生高抬贵手,万物与我等计较。”

    “冷长言重了。”刘楚见所有人都服软了,立即收回气势,带着一丝戏谑的口吻说道,“造成这样的情况,其实也不是我想要的啊!不过这次还好,只是进阶到苍龙劲的第二阶段,如果下次赶上我突破的时候,诸位还这么着急见我的话,那会是什么结果,我可就不好说了。”

    “不会不会,绝对没有下一次!我们保证!”

    沈丘壑虽然只是沈家的长老,但他的功力却是所有人之中最深厚的。

    只是,他被刘楚当作了重点关照的对象,因此首当其冲,受到的压力也是最大的。

    刘楚这次也是为了彻底震慑这些老狐狸,因此有点不计后果,利用天心魔主的秘术强行放大了自身的力量。

    若非如此,必然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沈丘壑当然不清楚其中的猫腻。

    他只知道,若是再来这么一次的话,他纵然不至于直接毙命,估计这一身修为也要废掉了。

    “嗯,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刘楚轻轻地点点头,神色傲然。

    唐淳看着刘楚,也感觉有些奇怪。

    刘楚什么时候这么强势了?

    而且,从里到外,都透着一种强大的气势,肆意张扬,有些让人无法逼视。

    这不是能够伪装出来的!

    只是,一个人的气质,应该都是一辈子不变的啊!

    若不是眼前明明就是刘楚,他都要以为是换了个人。

    刘楚自己知道自家事,只能心中苦笑。

    他也注意到唐淳疑惑的眼神,却不废话,直接开始说正题。

    “几位前辈的子侄,当然可以放回去。唐老先生大人大量,权当他们是无心之失,下不为例便是。”

    刘楚一开口,就为这件事

    (本章未完,请翻页)的处理定下了基调。

    沈丘壑等人脸上非但没有喜色,而是越发的凝重了。

    他们将人带走,和别人主动送还给他们的,那可是两码事。

    一个是主动,一个是被动,其实有着本质的区别。

    而且,刘楚愿意放人,很可能就是那些人对他来说,已经完全没有了威胁。

    沈丘壑眼睛一转,想到了一件事情。

    沈鹏然可是带着家族秘传的护身符。

    就算是刘楚有什么特别的手段,到时候让家族的秘密供奉一观,一定可以探知一二……

    “真的多谢刘先生了。”沈丘壑说道,“只是,我们天龙纵队的人毕竟对炎龙进行了冒犯,总是要赔偿一下的。”

    沈丘壑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刘楚说可以放回去,那就不需要代价了。

    恐怕,他们要的代价会很高。

    事实上,要是彼此换一下位置,沈家必然会做的更加过分。

    其他的几个家主也清楚这其中的道道,自然是随声附和。

    不管怎么说,人都是要接回去的。

    “赔偿?我看就不用了吧。说起来,应该是我们炎龙给你们赔偿才对。”刘楚淡淡的说道。

    唐淳眉头一皱,不明白刘楚要干什么。

    其他的家主也是一头雾水,眼巴巴地看着刘楚。

    “刘先生,你就不要挖苦我们几个老家伙了。”沈丘壑认命地说道,“您有什么要求还请直接开口吧,划个道道,我们几家定当竭尽全力让您满意便是!”

    刘楚摇摇头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各位,我确实是要给你们赔偿!”

    说着,他还故意叹了口气,好像十分的懊恼。

    “这是什么道理,还请刘先生说清楚。”沈丘壑更加疑惑了。

    “事情是这样的。”刘楚道,“那天你们的子侄闯入言先生病房的时候,带了一些人。几位炎龙战士以为是有人想要抢夺秘方,立即动手。只是刀剑无眼,加上他们因为服食了丹药,功力大增,你们子侄的手下顷刻之间全部殒命了。”

    “什么!全……全都死了?!”冷傲山愕然地问道。

    “是啊,除了诸位的子侄,其他人全部死亡,一个不剩。”刘楚肯定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各个家族培养这样的人才一定很不容易。这次我们炎龙的手段,的确有些过激了。”

    全都死了?

    鬼才信呢!

    不过,这刘楚到底要干什么?

    “请刘先生继续说……”

    沈丘壑沉声说道。

    “嗯,既然是我们炎龙的手段过激,导致了这些人的死亡,所以,我们决定,他们的父母子女,全部由我们来赡养,抚恤金也由我们来发放,这样的话,我们心里才会安生一点。唐长老,对吧!”

    刘楚说话,就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唐淳。

    唐淳先是一愣,旋即点头认可了刘楚的说法。

    这下沈丘壑愣了,冷傲山也愣了。

    谁也没想到,刘楚会突然说出来这么一番话。

    这特么就是要堂而皇之的吞并自己的人啊!

    原本在他们心中,这些死士实在带不回去,死了也就死了。

    可是现在,刘楚竟然打算据为己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