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140章 扬眉吐气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沈家的三长老沈丘壑咳嗽了一声,把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他的身上。

    “唐长老,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天龙小辈的不对!”

    沈丘壑一锤定音,先对整个事件定性。

    唐淳笑笑,没有说话。

    沈丘壑不以为怪,又一脸诚恳地继续说道:

    “沈鹏然一时贪念,听说刘医生开出来的药方很是奇特,就想去言无忌那里讨要,哪里知道,身陷囫囵。还望唐长老看在大家都在龙窟共事的份上,原谅一二。”

    沈丘壑说话的时候,脸上虽然陪着笑脸,但心里一阵的憋屈。

    往日,他代表天龙,无论出现在哪里,都是一片阿谀之声。

    现在倒好,竟然要向着吊车尾的炎龙低头!

    唐淳深深的看了沈丘壑一眼,呵呵笑了笑,说道:

    “毕竟是年轻人嘛,犯错是难免的。”

    老爷子说话的时候,腰杆不由的挺直了一些,同时扫视全场,灼灼的目光在每一个代表的脸上划过。

    天龙已经低头,剩下的几个家族也就顺着说起来这次来的目的。

    “唐长老,我家的冷厉不小心误入了那个房间,没想到被唐远恒队长给抓起来了。这个可有些冤枉了,还请炎龙高抬贵手。”

    水龙纵队的冷傲山找了个借口糊弄了一下,开始求情。

    其他的人也是纷纷开口。

    说出来的理由各种奇怪。

    不过,谁也不会在乎这些。

    毕竟,都是面子上的事情。

    这块遮羞布,再臭不可闻,大家也还是勉强带着。

    这些人说完,都眼巴巴的看着唐淳,想要他给出来一个答案。

    正所谓,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他们也不指望唐家就此罢手,只是在等待,眼前的唐家家主划出道道来。

    “不好意思了各位。”

    唐淳喝了口茶,砸吧砸吧嘴,这才老神在的说道:

    “这件事情,不是我一个老头子能够决定的。你们的子弟被擒,是刘先生做的,如果你们想要一个说法的话,只能和他本人商议。而且这也是他自己的意思。”

    唐淳面对着这么多人,也只能把刘楚抬出来了。

    老实说,他一个人可抵挡不住。

    沈丘壑的眉头一皱,冷冷的问道:

    “昨天刘先生可没有去病房啊!唐长老这么说,莫不是为了搪塞我等?”

    沈丘壑虽然代表天龙认错了,可是,多年来养成的强势习惯,不是一两天能够改正的。

    何况原本就心中有气,说话的时候,已经带上了质问的口气。

    唐淳底气十足,不卑不亢的说道:

    “实话可以告诉大家,昨晚出现的那个中年人,就是刘先生,他只不过是易容了而已。”

    “什么?易容?难怪,难怪!”

    闻言,沈丘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想了一下。

    几乎是立刻,他就确定,唐淳说的应该是真的。

    不过,既然刘楚是易容出去的,那就是实力不足的表现。

    沈丘壑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

    如果,实力强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哪里还用得着易容?

    做事的时候,大摇大摆的就可以了,反正别人也不能那他怎么样。

    恐怕,刘楚帮助炎龙把六大家族

    (本章未完,请翻页)的人擒获,自己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此后,刘楚就再也没有消息传来,更加佐证了这一点。

    “那,刘楚在哪?”沈丘壑追问道。

    语气里面又增加了一丝强硬。

    其他的家主也不是蠢人。

    沈丘壑想到的事情,他们也都猜的出来。

    于是看向唐淳的眼神,已经有了些别的意味在里面。

    唐淳摇摇头说道:“这个我不知道,他是客卿身份,是可以来去自由的。”

    “什么!不知道?”

    冷家的家主冷傲山有些压制不住火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唐长老,我不管你知道不知道,把我们的人先放出来吧!要不然,撕破了脸,谁都不会有好结果。”

    冷傲山说着,冷哼了一声。

    软硬兼施。

    唐淳不由得一阵冷笑。

    他也是老狐狸级别的人物,如何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要是以前,他或许会忍下来。

    可是现在的炎龙,早就不同往日了。

    “冷长老,你跑来炎龙说这样的话,是来宣战的吗?”

    唐淳哼了一声,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对方说道。

    “如果是的话,你尽管放马过来,我就看看,你们家族有多少的死士。”

    说话的时候,唐淳霸气十足,根本就容人质疑。

    沈丘壑眼神有些恍惚。

    已经有好长的时间没有在唐淳的身上看到这幅场景了。

    上次,还是炎龙是龙窟第一纵队的时候。

    冷傲山骤然被激,脸色涨红。

    就要出言反驳,他身边的一个清瘦老者立刻把他拉住了。

    这样的情况之下,和唐淳冲突,显然是不明智的。

    “冷兄,现在唐家势如破竹,先避避风头吧。”老者劝道,“你看唐淳,能把刘楚易容的事情说出来,还不惧怕你的威胁,想来是有后手的,千万不要中了他的计。”

    冷傲山的脸色变了几变,终于把其中的愤怒压下来。

    青衫老者说的话,有很大的可能性。

    现在的炎龙,不是能随便触碰的了。

    不过,唐淳好像没有打算放过他。

    “冷长老,我问你话呢,你还没有回答我。”

    说话的时候,唐淳冷眼看着冷傲山。

    “唐长老,你,你误会了……”冷傲山憋的脸色涨红,可终究还是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将怒火压制下去。

    他整理一下思绪,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

    “我没有冒犯炎龙的意思,只是担心自家子侄的安危,一时间有些着急。在这里和唐长老赔不是了。”

    说着,冷傲山朝唐淳拱了拱手。

    形势比人强。

    “诸位着急的心态我可以理解,只不过,炎龙的桌椅板凳可没有得罪谁,要是都来拍一下的话,炎龙不早晚让别人给拆了?”

    冷傲山感觉自己脸上辣的痛,他如何不知道唐淳在指桑骂槐。

    平时大家开会的时候,拍桌子的情况多了,哪里有今天这么小题大做。

    唐淳就是在给他难看。

    可是,唐淳越是这样强硬,其他的人就越是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知道自己来的目的,那就是把自家的子侄弄回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当然,还必须问明白医院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丘壑出声劝道:“唐长老消消气,冷长老的脾气你也知道,比较着急,看在大家一起共事这么多年的份上,就多担待一些吧!”

    其他人也是纷纷出声附和。

    唐淳听后,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

    这么多人的面子,他不得不给。

    就算是炎龙最强大的时候,也只是比其他的几个纵队强一线。

    要是其他六个纵队联合起来,炎龙是万万抵挡不住的。

    唐淳叹了口气,说道:

    “我知道你们着急,可是,事情我真的决定不了。不过,我会尽力的联系刘先生,让他答应把人放出来。”

    “大概要多久?”青衫老者连忙问道。

    “短则一两个小时,多则两三天。”唐淳沉吟地说道,“在这期间,我会保证你们子侄的必要安全。”

    “这,是我的底线。”唐淳最后加了一句。

    沈丘壑等人思索了了一下,最终也就答应下来。

    这样处理,目前来看,恐怕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现在炎龙神秘莫测,天知道又会有什么的幺蛾子。

    他们本身已经很是惊惧,能有安全的处理方法,他们自然会选择。

    其实,这些家主的心里,也明白刘楚或许是在养伤。

    不过,他们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已经吃了一次亏,不能再有第二次吧。

    听着众人答应了下来,唐淳总算舒了口气。

    这一劫,总算是扛过去了!

    如果六大家族铁了心的要把人带走,唐淳没有任何的办法,就连刘楚都可能被发现带走。

    唐淳这样做是很有风险的。

    只不过,要是一味的退让,六大家族只会得寸进尺。

    结果必然会更糟。

    还好,唐淳的演技到位,让所有的人都以为,他还有依仗,因此没人敢轻举妄动。

    “诸位,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的参观一下我们唐家吧。”唐淳说道,“诸位已经好多年没有来过了吧。”

    他知道,这些人没有一个确定的结果,是不会离开的。

    与其让他们主动开口,倒不如直接提出来。

    众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紧接着就随风而逝了。

    他们这种地位,早就过了不好意思的阶段。

    “好,那就参观一下唐家的景致。”沈丘壑说道。

    冷傲山好像忘记的刚才的不快,看到唐家别墅外面的一颗松树,说道:

    “这棵树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弱不禁风,现在竟然到了碗口粗细。”

    青衫老者悲伤敏秋的说道:“我们,都老了啊!”

    一群人在唐淳的带领下,游览了起来。

    期间,唐淳给唐远恒打了个电话,说是让他早点联系到刘楚,看看什么时候能够放人。

    唐远恒心领神会的说立刻去办。

    炎龙疗养院。

    刘楚这时的情况有些不太妙。

    浑身的冷汗,皮肤潮红,头顶之上,烟雾飘渺。

    江森紧张的看着刘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那里焦急地搓着手。

    他当然不知道,这是刘楚即将突破到下一个阶段的前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