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130章 拨脉震穴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刘楚已经将大问题解决,接下来的事情就只需要一点调养和等待了。

    至于怎么给病人调养,张回春他们甚至比刘楚还要擅长。

    刘楚率先走了出去,守候在门口的刘芬一下子站了起来。

    “刘……刘医生,已经好了吗?”

    刘楚微笑着点头:“病根已经祛除了,先住院调理两天。然后,差不多就可以回家静养了!一个月之后,记得再来医院复查一次。”

    “咦……只需要住两天吗?”刘芬有些不信。

    她以前带着母亲住院的时候,每一次都是十天半个月的。

    而且,刚才刘楚明明说要一个礼拜。

    显然是注意到她疑惑的眼神,刘楚笑着解释道:

    “你母亲吉人天相,治疗进行得很顺利,所以效果很好。再说了,咱们这儿住院费挺贵的,能省一点就省一点吧!”

    他认为很平常的举动,却在刘芬心里掀起来波澜。

    这样的医生,她真的是第一次见。

    印象之中,医生们大都是巴不得病人多住院、吃贵药。

    能动手术,绝不保守治疗。

    哪儿会像刘楚一样,为病人考虑这么多?

    “刘医生,谢谢你!谢谢!”

    刘芬满眼泪光,直接鞠了个躬,九十度。

    刘楚赶紧把她扶起来,笑着说道:

    “你不用这样,这都是作为一个医生应该做的。努力学习,好好孝顺你的母亲!”

    “好,我一定!那个……我先去看看我妈。”刘芬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

    她并不怀疑刘楚的话,可是这实在是太颠覆了。

    前前后后才多一会儿,竟然就痊愈了,实在是匪夷所思。

    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看母亲此刻的情况。

    刘楚笑着点点头,将心比心,他完全理解这种迫切的心情。

    再说,他也还有两个病人等着他呢!

    这时候,张回春和成志图也迫不及待地跟了出来,随着刘楚进入了三号病房。

    默默跟在一边的曹敏本想将手中的病例递过去,但是刘楚没有要。

    他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

    曹敏以为他之前只是随便看了看大致的情况,实际上却刘楚却将里面的内容全都一字不漏地牢牢记下。

    这两个病人的情况要更严重一些。

    二人都是心脑血管疾病,因此被暂时安排在了一个病房。

    其中一个是年近古稀的老先生,叫做张建设,是一位国营企业的退休老干部。

    长期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并伴随心肌炎,肠胃和肝肾功能也不太好。

    这会儿各个器官正在衰减,已经需要用氧气了。

    据说来刘楚之前,已经在帝都第一人民医院和巴蜀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都判了死刑。

    不过,有成志图这位国手级的老中医出手,暂时算是吊着一口气,坚持个十天半个月不是问题。

    另一个则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叫朱悦然,是当地的一名患者。

    先天性的心脏病,因为前一阵感冒,已经出现了肺炎和心肌炎并发的症状。

    刘楚一进门,两位病人的家属已经一股脑儿涌了上来。

    来之前,每个病人家属都对刘楚做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一番特别详细的了解。

    可以说,他们已经将他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尤其是看到两位国手级的老爷子对刘楚推崇备至,更是满怀信心。

    最重要的是,刚才在楼道上的一幕已经被某位家属看到,并迅速扩散开来。

    这一刻,大家将所有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了刘楚身上。

    刘楚终究才接触这个行业不久,并不愿意和这些满眼期待,甚至有些迫切的病人家属多说。

    他突然别过头,朝病床上伸着脖子打量着自己的小孩子说道:

    “小朋友,你叫朱悦然对吧!”

    “是啊!您就是刘楚刘神医吗?这几天大家都在说你的名字。你真的可以把死人救活吗?要不,你先把我奶奶救活吧!我天天晚上都能梦见我奶奶,她说她一个人挺孤单。”小男孩倒是一点也不怕生,挺健谈的。

    刘楚笑笑,摸了摸孩子的脑袋,笑道:“我叫刘楚,可不是什么神医,也没有起死回生的办法。奶奶到天国去了,很幸福,她只是希望看你好好的生活。”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刘楚在抚摸孩子脑袋的时候,一缕看不见的功德之力便朝他的身体窜了过去。

    刘楚其实也有些奇怪。

    为什么孩子死去的奶奶会有一股执念在这孩子身上,导致他每天都会梦见她。

    还好,老太太并无恶意,因此影响还不算特别大。

    可若是长此下去,对于这样一个身患重病,阳气比较弱的小孩子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至少运势会比较低,也很容易招来灾祸。

    功德之力出现,老太太这股执念立即烟消云散,笼罩在孩子头顶之上那一抹阴云随之烟消云散。

    “可我爸爸妈妈,还有叔叔阿姨都说你是神医,起死回生,手到病除的神医。我和张爷爷的命都在你手里。你治病是不是要很多很多钱,你放心,我奶奶给我留了一大笔钱,肯定够医药费。要是张爷爷不够药费,我也能帮他给。奶奶说过,这笔钱是给我留着的,我有权力支配!”

    小家伙歪着脑袋,一本正经的样子。

    他的父母一听,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尴尬。

    “用不了多少钱,我这儿治病很便宜的。”刘楚解释道。

    是对孩子说的,也是对他的父母说的。

    岂料,小家伙冷不丁说道:“便宜……可是奶奶常说,便宜没好货!你……你不会偷工减料吧!我这个心脏手术是在国内做的,才不到两年,就出问题了。奶奶一气之下,才一病不起,最后死掉了。”

    刘楚明显注意到,小家伙的父母脸上闪过一丝愧疚。

    显然,恐怕当初这家人在小家伙治病的问题上产生过争论。

    而作为孩子的父母,二人最终妥协了,选择在国内做手术,结果手术不成功,病情反复,导致了老太太一气之下便再也没能起来。

    难怪在小家伙身上,会有那么一股执念存在。

    “放心,你的病还有张爷爷的病我都看过了,肯定没问题。”刘楚认真的说道。

    小家伙皱了下眉头,歪着脑袋问道:“那你还说不是神医。我们都是被判了死刑的病人!”

    “这样好了,你先看我救张爷爷不就知道我医术究竟怎么样了?”刘楚笑道。

    “没问题

    (本章未完,请翻页)!”小家伙忙不迭地点点头,“张爷爷的病比我严重,孙阿姨都担心他挺不住呢!你还是赶紧救救他好了。”

    “那好,你等十分钟,我治好了张爷爷,就给你治疗。”刘楚笑着说道。

    “不着急,我可以等!你还是仔细点好!”小家伙儿又来了一句。

    刘楚点点头,走过去为一号病床上昏睡过去的老爷子切了一下脉。

    情况其实比想象的要好,这完全失张回春和成志图二人的功劳。

    不过,想要根治这类疾病,常规的治疗方式几乎只能起到缓解的作用。

    或者更准确地说,纯粹为了拖延时间。

    但是这段时间,病人往往经受更加严重的病痛折磨。

    刘楚照例掏出银针,还是运用七星截脉的手法封住老爷子的心脉,这才将他身上的仪器快速地撤除。

    原本,他的儿子和媳妇想要说点什么,立即就被一边的张回春制止了。

    这一次,病人的情况要比刚才刘芳母亲要复杂得多。

    他先施展出拨脉震穴之法,如同轮指拨弄琴弦一般有节律地拨动金针。

    利用这种金针扣穴的办法,尽量让穴位经络处于扩张的状态,

    等待经络穴位完全舒展,体内的功德之力猛然释放,如同洪水泄闸一般,朝着老爷子的身体倾泄而去。

    尽管巨大的痛苦让原本处于昏睡状态的他浑身如同触电般的痉挛,但是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血色,并变得红润起来,而且呼吸也渐渐趋于沉稳。

    啪!

    刘楚突然一掌,拍在老爷子腹部。

    老爷子闷哼一声,猛地睁开眼睛,然后惊异地打量起众人。

    最后,他把目光落在了刘楚身上。

    “刘……你神医,真的是你!我……我不是做梦吧!”

    张建设激动地说道。

    “张老先生,感觉如何?”

    “感觉……”张建设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咦,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了,而且一点也没有累的感觉!”

    “好了,那就住院观察一周,然后可以出院了。不过,还是要注意锻炼,可以打打太极拳。最好少吃点猪肉,现在的猪肉添加剂太多,对老年人心脏不太好。”

    “我真的好了?!”张建设一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张老先生不相信我的手段?”刘楚笑着反问道。

    “不不不!相信,相信,当然相信!不相信的话,就不会大老远从巴蜀跑到东海来求医了!”张建设忙不迭地说道,唯恐刘楚见怪。

    刘楚笑笑,转过头来对一边的朱悦然说道:“小朋友,怎么样,没有超过十分钟吧!”

    “啊!才用了八分钟。你还真是神医啊!”小家伙扬了扬手上的手机。

    敢情刚才他在给刘楚掐时间呢!

    “现在到你了。”刘楚笑道。

    “能不扎针吗?或者,先把我弄晕了?”小家伙有些纠结地说道。

    “扎银针又不疼。”刘楚安慰道。

    “可是我会害怕啊!一害怕,我就会尖叫,乱动,影响你治疗怎么办?”朱悦然认真的说道。

    “那好!”

    刘楚一抬手,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头。

    立即,小家伙身子一歪,便倒在了刘楚怀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