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125章 不共戴天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唐远恒愕然地眼神,刘楚突然笑了起来。

    “三叔,怎么了,害怕咱们没这种实力?”

    唐远恒当然不想承认,可是,这偏偏又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如今,刘楚的丹药尚未拿出来,除了江森又得了新的炼气法门,实力突飞猛进之外,炎龙其实还是老样子。

    于是,他叹了口气:“刘先生,也不是我故意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就凭我们炎龙眼下的实力,恐怕根本做不到。”

    “实力不够?嗯,这点我暂时必须承认。不过——”刘楚目光灼灼地盯着唐远恒,沉声说道,“时不我待!三叔,若是等我把东西炼制出来,然后再花时间让炎龙的战士们消化,时间还是太长。这段时间我们不动手,恐怕人家也会按捺不住的。”

    “你的意思是……我们给他们捣乱,让他们自顾不暇,好为我们争取一点时间?”唐远恒似乎明白了一些。

    “对!”刘楚冷笑地点点头,“我们有实力不够,这是软肋。可是,实力不够却有实力不够的玩法,甭管什么手段,最后能钓鱼上钩就是了。而且,三叔不觉得,您大伯和二伯的死和沈家不无关系吗?他们底下的人或许不知道里面的猫腻,但是核心成员一定有所了解。”

    说到这里,刘楚目光灼灼的看着唐远恒。

    他需要唐远恒下决心。

    哪怕对方会是他的办法会有一些冒险,也希望得到唐远恒无条件的支持。

    其实不怪唐远恒瞻前顾后,主要还是他的职责所在。

    毕竟,他首先是炎龙的队长,需要对这支队伍负责。

    很多时候,他还必须将个人感情放在后面。

    否则,他也不可能在炎龙备受打压的时候,忍辱负重,竭力支撑起这支队伍,确保它始终在唐家的控制之下。

    “你说吧!要我怎么做?”

    唐远恒脸色阴沉,一字一顿地说道。

    提到自己大伯和二伯的死,他这个做侄儿的就一阵咬牙切齿。

    其实唐家不是没有怀疑过那次意外的背后其实是一场阴谋。

    只可惜,两位唐家骨干的突然死亡让唐家一度陷入混乱,根本没来得及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就草草了结了。

    等后来想要再查,很多线索都已经断了。

    只是,这始终是唐家人的心结。

    现在刘楚突然提了出来,怎么能不让唐远恒心动。

    他现在是炎龙的队长,作为两位伯父的继任者,理所当然的要为他们查清楚死亡的真相。

    就算是违反一些规则,他也打算配合刘楚了。

    “我们干脆就这样……”

    刘楚附在唐远恒耳边,压低声音,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

    唐远恒咬了咬牙,狠狠地点点头说道:

    “好,就按你说的,干了!”

    刘楚的计划说起来也简单,便是以丹药为诱饵,把沈家,甚至是他们背后的人一起引出来。

    这样,解决了沈家这个眼下必须面对的对手,一来炎龙就能争取足够的时间得以发展壮大,二来也能震慑其他想要分一杯羹的家伙。

    至于孙家,因为层面比较高,估计在这个节骨眼儿

    (本章未完,请翻页)也不至于轻举妄动,授人以柄。

    唐远恒也觉得刘楚这个一石二鸟的计划很有操作性,便急吼吼地回炎龙总部去安排了。

    刘楚则又回到了病房。

    他还有一些东西需要私下询问言无忌。

    毕竟,他以前几乎没有接触过药物方面的知识,现在放着言无忌这样一个百科全书一样的人物,自然要人尽其才了。

    “言老爷子,你知不知道一种叫转灵花的草药?”

    帮着言无忌换好了吊瓶,刘楚开口问道。

    “转灵花?没听过……”言无忌想了想才又说道,“不过,你可以描述下它的特性,或者顺便画一画它的样子,我应该知道一二。”

    他的确有这种自信。

    言家从言无忌祖父那一辈开始就跟各种草药打交道,他自己又干了大半辈子,不说知道所有的中药材,但是百分之九十都难不倒他。

    “转灵花生长在极阴之地,生长周期大约为三个月,根茎长,为黑褐色,有类似茉-莉-花一般的清香……”

    刘楚说着转灵花的特性,已经唰唰唰几下勾勒出这种草药的样子。

    言无忌盯着刘楚笔下的草药,原本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刘医生,你说的这个东西,我恐怕真的知道,只不过……”

    言无忌咬了咬嘴唇,有些欲言又止。

    而且,刘楚在他眼中看到了一丝哀伤和仇恨的情绪。

    刘楚的好奇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婉儿,你先出去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和刘医生说。”言无忌突然对一边竖起耳朵的言诗雯来了一句。

    没想到自己的好奇心刚刚被勾起来,爷爷却突然让自己走人!

    言诗雯当然不干。

    秀眉一挑,嘟着嘴喊道:“爷爷,我也想听。不过是一味草药罢了,赶人家干什么?”

    言诗雯说着,还不忘用哀求的眼神看了眼刘楚。

    刘楚也是莫名其妙。

    原本言诗雯也意味这次恐怕也会像以前那样,撒撒娇,老爷子会笑呵呵的答应下来。

    可惜,这次她完全失算了。

    言无忌直接板起脸,沉声说道:“婉儿,怎么回事?!难道爷爷的话都不听了吗?我让你出去。听到没有!”

    “我……好吧。”

    言诗雯知道拗不过爷爷的脾气,皱着鼻子走了出去。

    看到小姑娘把门关上了,言无忌才一脸严肃地说道:“刘医生,你为什么打听这个东西?”

    “怎么了?”

    刘楚不禁有些意外,言无忌的反应竟然这么大。

    “你说的转灵花,我们叫它蚀心草,看似娇艳,香气袭人,却孕育着另外一种剧毒的东西,食人血肉,非常恐怖。”

    刘楚一愣,然后笑了起来。

    言无忌不明所以,但是很快便愕然地看着刘楚手上的虫子。

    原来,刘楚一翻手,手心之中赫然出现了一只晶莹剔透的魔原虫。

    “您说的是这个东西吗?”

    刘楚笑眯眯地问道。

    言无忌这才回过神来,吓得一哆嗦,差点就要从床上坐起来。

    还好,他对刘楚绝对信任,心中虽然恐惧

    (本章未完,请翻页),可是看到他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喂喂放下心来。

    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些担忧地看着静静呆在刘楚手中的小虫子。

    “刘……刘医生,你……怎么有这个东西?!”

    刘楚也不藏着掖着,把虫子的来历原原本本地说了一下,言无忌眼中的忌惮之色才少了许多。

    只不过,他的脸上还是有些不自然。

    似乎这东西的恐怖之处已经在他的心中根深蒂固,一时半会儿是磨灭不了的。

    “到底怎么回事?”刘楚狐疑道,“按理说,您不应该见过这个的啊!”

    他还有半句话没说。

    见过这种虫子的人即便是侥幸活下来,也会遭受魔原虫的折磨。

    “这事说来话长了,年轻的时候跟着大伯去南疆的一座大山采药,我的两个堂兄,就是被这个东西咬死的。当时要不是因为大伯舍命带着我跳入山涧深潭躲避,恐怕也会惨遭厄运。”

    “后来我们回去,大堂哥还有一息尚存,他告诉我们,二堂哥出现了很多黑色的雾气,被一个身穿军装的家伙吞噬之后他就离开了。说完之后,他就死了,然后只是半个时辰就化成一滩血水。当时所在的地方,就有你说的那种转灵花,上面还有那人留下的幼虫。我们连他们的尸体都顾不得掩埋一下,就惊恐的离开了。”

    “回到家里,我们都没有敢把实情吐露出来,我害怕给家人招来灾难。刘医生,你不知道,大伯死后,我其实也想要追查这件事,可惜一点线索也没有。”

    “再后来,婉儿的父母偶然得到大伯的一本日记,又找到了这里。他们是美国哈佛大学的植物学家,对中草药很感兴趣,看到这种神奇的植物,便去一探究竟,结果都死了。”

    言无忌说到这里,已经老泪纵横了。

    刘楚恍然大悟。

    难怪言无忌刚才会是那样的表情。

    原来,他有四个亲人都死在这种东西上。

    而且,面对这种超出常人认知恐惧的时候,谁都会害怕,谁都忍不住会退缩。

    可以说,这东西就是他的梦魇。

    刘楚安慰道:“言老,您放心,俗话说得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现在,这魔原虫再次出现,咱们顺藤摸瓜,没准儿能找到当初那个凶手,为您家人报仇!”

    刘楚这么说,言无忌顿时收起了哀伤和恐惧,正色道:

    “刘先生,好的,你需要什么帮助,我一定尽力而为,绝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这种可怕的东西不知道还要害多少人!只是这个东西很危险,你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这还难不倒我。”刘楚没有多做解释,又问道,“您确定,他是穿着军装的?”

    “我确定。”言无忌冷声道,“当时大堂哥说的很清楚,我此刻还记忆犹新,能够一字不落地重复他当时说过的话。而且,婉儿父母临死之前,还拍了一张照片。只可惜,只看到一个影子,无法看清楚外貌。不过,仍然是军装!只是军装的样式变了。我想,他一定是个隐藏在部队之中的人。”

    “那个人呢?有别的描述吗?比如身高、容貌什么的?”刘楚又问道。

    虽然对方留下线索的机会渺茫,但他绝不想放过任何一丝可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