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124章 主动出击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什么意思?

    到底是杀人灭口,还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只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这个神秘的金发少女无疑都是必须重视的存在。

    何况,她在临走之前已经明确地说了,她还会回来的。

    之前刘楚独自下车,唐杰就按照他的要求立即去搬救兵了。

    这是江森醒来炎龙第一次出任务,大家斗志高昂。

    尤其是听说言无忌是因为炎龙配制虎骨丹的事情遭受了池鱼之殃,更是群情汹涌。

    若非唐远恒和江森压制,炎龙那边估计会全体请战,就不是唐龙领队的一个小队那么简单了。

    “言老先生,实在抱歉!这次都是因为我们炎龙的事情,导致您和言小姐遭到意外。请放心,我们炎龙绝不会让我们的朋友受委屈,一定会竭尽全力,为你们讨回公道!”

    唐龙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立即走到言无忌跟前,向他诚恳的致歉。

    也是因为如今的炎龙的确有些没落了。

    若是换做鼎盛时期,像言无忌这样至关重要的药材供应商,一旦有业务上的联络,必然会在第一时间派出精兵强将进行看护。

    一来是进行保护,二来则是进行必要的监管。

    刘楚和唐远恒并肩走进了病房,现在言无忌已经被包扎好了,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其实这都是刘楚的安排。

    言无忌身受重伤,被炎龙特别保护,有那么一点守株待兔的意思。

    否则,若是让人知道言无忌居然直接痊愈,估计老爷子这会儿还是会成为孙家重点关照的对象。

    或许,他们会丧心病狂地将言老爷子作为样本,研究他血液之中的残留。

    当然,刘楚也不担心那个神秘的金发少女会跳出来捣乱。

    那样的人物,绝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纠缠。

    言诗雯坐在床边,小心的看着点滴瓶。

    言无忌的年龄也大了,受到那样的惊吓,虽然因为那颗神奇的药丸在顷刻之间就恢复如初,但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

    因此,刘楚提出自己担忧,希望言无忌暂时入住炎龙疗养中心的时候,老爷子想都没想,满口自答应下来。

    显然,他除了希望配合刘楚,其实更多的是担忧孙女儿言诗雯的安危。

    “刘先生,你怎么来了?”

    言无忌有些意外的说道。

    他以为这些天刘楚一定都忙着待在丹炉跟前炼制虎骨丹,没想到他竟然又跑过来了。

    “不用不用,您躺着就好。这次正好把你身上的关节炎和老寒腿一起治好了。”刘楚笑着说道。

    这里处于炎龙的绝对控制之下,在这里都是唐家子弟,倒是不用担心有沈家或者孙家的耳目。

    言无忌自无不可。

    对于刘楚的医术,他也是很信任的。

    到现在,他还以为自己身上的那些伤口全都是被刘楚施展秘术在短时间治愈的。

    关节炎和老寒腿对于他这样年逾古稀的老人来说,的确是两个老大难问题,折磨了他有些时日了。

    虽然凭借这些年积累的人脉,言无忌能够请到一些国手级的高手帮他缓解病痛。

    只可惜,这种老年病往往治标不治本,过不了多久又会

    (本章未完,请翻页)复发,让他疲于应付,痛苦不堪。

    若是刘楚能够一劳永逸帮他解除病痛,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刘楚和唐远恒对视了一眼,就进入了正题。

    “言老爷子,这次的事情,是我们炎龙的疏忽,这里是我们赔偿给您的损失,不成敬意,万望笑纳。密码是六个九!”

    说着话,唐远恒掏出来一张银行卡,恭恭敬敬地放在了言无忌的身边。

    刘楚也意味深长地说道:“还请您不要推辞。不然,那些家伙还是不会放松对您的关注。一个商人和一个朋友得到的待遇是绝对不同的。”

    言无忌看了刘楚一眼,突然哈哈一笑,说道:“推辞?我为什么要推辞?!这可是老头子拿命换来的钱,我当然要收下。”

    一边说着,言无忌还真就将银行卡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头的抽屉里。

    言诗雯微微一愣。

    印象之中,自己的爷爷不是那么贪财的人啊!

    这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倒是刘楚和唐远恒看到言无忌收下了银行卡,都相视一笑。

    说白了,这一切还是演戏给沈家和孙家看。

    让他们确信,炎龙是赔偿了言无忌精神损失费的,他的确是受伤不轻。

    而且,言无忌收钱,也能说明彼此之间仅仅是买卖关系。

    炎龙之所以如此重视,也是因为事情因其而起,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表明强势的态度。

    “言老先生,虽然这里没有外人,但我还是要说,这次确实是我们炎龙考虑不周,差点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要跟您和言小姐说一声对不起。”唐远恒郑重其事地说道,“另外,我知道您的保镖都已经遇难了,因此我们商议后,打算给您配置四个身份隐秘的炎龙战士充当您的保镖随您差遣,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给我派保镖?炎龙的人?!”

    言无忌有些惊异地说道。

    他虽然也算有头有脸的一方大佬,可终究只是民间的一个商人。

    而炎龙,却是华夏神秘的一支力量,竟然出人来保护他,不免有点受宠若惊。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也认为是配合刘楚演戏。

    可是住了这么些天,他才突然意识到,刘楚其实只是一个借口,想要利用炎龙的力量来保护自己。

    现在倒好,竟然还直接派遣了炎龙的战士给自己,自然大感意外。

    “是炎龙的人,只是外界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准确的说,是我们唐家培养的子弟。”

    刘楚闻弦知雅意,也立即补充道:“我会给这四个炎龙战士首先服用第一批虎骨丹,把他们的身体素质提升上去,然后再亲自训练他们。这样,应该可以保证言老爷子的安全无虞。”

    唐远恒闻言大喜,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没想到刘楚如此大方。

    难怪唐家如今对言无忌如此重视,可以说,除了少量的炼骨草,眼下虎骨丹最重要的材料几乎都是由言无忌这边提供。

    没有他的渠道,这虎骨丹想要顺利炼制出足够的量也不太可能。

    炎龙崛起在即,越发凸显出言无忌的重要性,自然要全力保护,决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

    否则,那帮家伙狗急跳墙,既然得不到虎骨丹之类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丹药,恐怕就会设法破坏了。

    “刘先生,唐队长,你们这让我说什么好。我言无忌何德何能,能够当此待遇!”

    言无忌有些激动地说道。

    他的确没有想到炎龙会对他如此重视,给予如此高的待遇。

    毕竟,无论他在江湖上地位如何,但是比起炎龙这样的国家秘密机构还是远远不够看。

    唐远恒郑重的说道:“言老先生,您完全当得起!我们炎龙和别的人不一样,我们会真诚的对待我们的盟友。眼下炎龙实力有限,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咱们来日方长吧!”

    “好好好!真没想到,我这把老骨头还有些用,哈哈!好!”言无忌老怀大慰,开心的笑道。

    中医式微,他这个药材商的日子看似风光,赚钱大把,地位也还不错,其实压力不小。

    现在有了炎龙的撑腰,他也可以一展抱负。

    或许有朝一日,他可以真正的统一华夏地下药材市场,成为名副其实的药材之王。

    这次对他来说,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事情就这样敲定了下来,两边都是皆大欢喜。

    “言老爷子,我们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唐远恒说道,“我会尽快把四个炎龙战士派来的,您放心用就是,都是自己人。”

    “好!”言无忌笑呵呵地点头道。

    他倒是不怎么在乎自己的安危,但是言诗雯却需要完全的保护。

    若是之前的事情在来那么一出,他都不敢想象了。

    “爷爷,您开心的什么,知不知道咱们这次多危险?”

    两个人走后,看到言无忌仍然满脸的喜悦之色,言诗雯嘟着嘴问道。

    “哈哈,你个小丫头懂什么。”言无忌轻轻地敲了一下言诗雯的脑袋,爱怜地说道,“我们言家,或许能为中医的崛起,添上一大把干柴了。可惜,你爹妈看不到这一天。但愿他们在天有灵,能够保佑我们完成他们的夙愿,足以瞑目。”

    言诗雯的眼睛里满是迷茫。

    但是想起了从未见过的父母,眼中又充满了期待。

    言无忌却知道这次唐远恒对他释放出来的善意有多么重要。

    离开病房之后,唐远恒的脸色就阴沉了起来,和刘楚一言不发地上了小车。

    唐杰启动引擎,一路疾驰。

    “言老这边没问题,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唐远恒突然说道。

    言无忌竟然险些遭了毒手,他作为炎龙队长,心中当然气愤。

    若是什么也不做,也显得炎龙太任人欺负了。

    刘楚沉吟了一下,眼神一凛:“必须要给他们坚决的打击,敢向我们炎龙伸爪子,就要给他狠狠地斩断,决不留情。不然的话,崛起就变成了一个笑话。而我们的战士在士气上也会受到打击!”

    唐远恒也明白刘楚的意思,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这是必然的。可骷髅国际佣兵团如今团灭,那个首领骷髅也不知所踪,咱们就算能猜到是什么人在幕后指使,也没法主动出击啊!”

    刘楚冷笑了一声:“三叔,何必拘泥于什么证据。他们能够偷偷动手,难道咱们就不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所以,我决定,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

    唐远恒有些愕然地望着刘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