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117章 底气十足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长期的压抑,让每一个忠诚的炎龙战士都感觉无比憋屈。

    特别是狠狠地扇了孙家和沈家脸面之后,也只是激动了那么一小会儿。

    等冷静下来,大家又不免开始担心这两家的报复。

    但是当唐远恒如此强势地表明态度之后,大家不由得被他感染。

    而且,刘楚这样主动承当炎龙首席医生的回应,岂不是意味着他之前那个短时间内整体提升炎龙实力的许诺立即就会付诸实践?

    军人,尤其是这些秘密部队的精英,对于力量的渴望超乎常人。

    在这里,他们更加懂得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想要屹立不倒,再多的决心和努力都是笑话,唯独真正的实力才是根本!

    看到这群炎龙战士身上的气势迅速改变,二长老孙淼不由得眯起眼睛。

    随即,他死死地盯着刘楚,冷声道:

    “年轻人,那先恭喜了。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想要提醒你一句,你可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

    “后果?抱歉啊!根本没想过,先做了再说。不说有句话说的好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再说了,正因为我还年轻,哪怕是输了,也还输得起!”刘楚耸耸肩,满脸无所谓地说道。

    他的话看似随意,但是语气里却透着一股子霸气。

    孙淼愣了一下,突然冷笑一声,伸出大拇指:“年轻人,果然初生牛犊不畏虎!希望你真的可以胜任这个位置!”

    “能不能胜任,不是我说了算,时间自然为证明。不过,”刘楚眉头一挑,英气勃发,“我有自信,一定能做得比别人强那么一点!”

    “好,很好!那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

    孙淼冷冷的说完,直接带着人准备离开。

    至于已经死透的孙明,他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等等!”

    刘楚突然说道。

    “怎么?刘先生还有事!”

    孙淼转过头,语气生硬。

    这一刻,他拳头紧握,一股气息迅速集聚。

    刘楚绝不怀疑,只要自己再稍稍刺激一下这个二长老,他就会忍不住痛下杀手了。

    “把孙明的尸体带走,留在这里晦气!”刘楚淡淡地说道。

    他巴不得孙淼真的在炎龙的地盘上大打出手。

    自己有信心扛住他的攻击不说,到时候孙家和龙窟的关系也要变得很微妙。

    毕竟,炎龙还是龙窟的一份子,孙家的人在这里动手,即便是龙窟高层不愿意与之为敌,但也要给外界一个交代。

    孙淼深深的看了刘楚一眼,绷紧的身体突然放松,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有意思,有意思!刘先生心智非凡,难怪孙明会满盘皆输。但是,既然孙明在炎龙犯了错,那自然交给炎龙处理。你们炎龙不是连这点能力都没有吧!”

    刘楚笑道:“我们又没打算要他性命,现在被二长老您实行了家法,咱们的那点气也消了。死者为大!除非孙家真的为了面子就对自家血脉不管不顾,连尸首都不愿意收埋,那咱们炎龙只好代劳。三日之后正是黄道吉日,皆是我们会准时将他的骨灰送还!”

    “你……”一听刘楚竟然打算选个黄道吉日将孙明烧成骨灰后送还孙家,孙淼一阵气急。

    顿了几秒,他才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字一顿地说道:“刘楚,我记住你了。”

    刘楚翻了个白眼,一脸不屑:“可惜,我一点不感到荣幸。”

    又被噎了一句!

    孙淼脸颊一阵抽搐。

    为防自己忍不住暴走,他赶紧朝跟来的人使了个眼色,自己狠狠一甩手,先行离开了。

    等到孙淼手下带着孙明的尸体走远,一盘的江森有些担忧的说道:“刘先生,这样做会不会把孙家得罪的太狠了?”

    刘楚笑着摇摇头,无所谓地说道:“不会,我们只是嚣张了一些,他们在没有真正摸清我底牌之前,暂时还不会轻举妄动。”

    唐远恒也说道:“刘先生说得对。我们越是这样底气十足,那些家伙反而会疑神疑鬼。不过,接下来,我们炎龙,恐怕要在他们严密的监视之下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刘楚。

    刘楚当然知道他的意思。

    不过,他还真是没法点破自己的底气究竟是什么。

    不然,唐远恒知道自己只是故意将孙家人往坑里带,让他们错以为自己是什么张家的人,肯定会告诉唐淳。

    一旦知道的人多了,难保不出现纰漏,那么这戏就不好唱下去了。

    孙淼前脚刚走不到三分钟,沈家也来人了。

    来人不是别人,是沈鹏然的大哥沈俊。

    长得面如冠玉,比弟弟沈鹏然还要标致几分。

    只是,一个大男人,衣着和神态未免脂粉气重了些,颇有点棒子国小鲜肉那种娘化的范儿。

    沈俊态度微微傲慢,随意地拱拱手,算是打了个招呼。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刘楚身上。

    “这位想必就是刘楚刘医生吧!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没想到如此年轻!难得难得!”沈俊阴阳怪气地说道。

    只是,他这副样子,还真难说他说话本就是这副德行,还是有别的什么意思。

    刘楚淡淡地回了一句:“抱歉啊!我对不相干的人,没有丝毫相见的兴趣。所以就不问你的名字和来历了。”

    沈俊脸色一冷,旋即又笑了起来:“刘医生果然如传说当中的一样嚣张。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嚣张的本钱!”

    “嚣张么?未必吧!”刘楚也笑了起来,“我是很低调的,真正在我们炎龙地盘上嚣张的,这会儿已经被抬走了。”

    威胁!

    裸的威胁!

    好像在说,在炎龙的地盘上嚣张,就会被抬走一样。

    沈俊心中虽然气愤,但是表面上却丝毫不愿表露。

    他能感觉出来,刘楚就是在刺激他。

    偏不让你如愿!

    沈俊呵呵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刘医生,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咱们来日方长。”

    话罢,沈俊一挥手,两个沈家的人带着沈鹏然就要离开。

    至始至终,沈俊就没看沈月玲一眼。

    完全的无视!

    沈月玲心理一苦。

    这是自己的亲哥哥啊!

    竟然这么冷血……

    不过,当发现自己被温暖的臂膀揽住的时候,她的目光随即又变得无比坚定。

    被彻底放弃也好,那个家她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仿佛有默契一般,沈俊前脚一离开,其它势力的代表也被陆续领走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过,相较于孙家和沈家的强硬,其它几股势力就显得低调得多。

    这也不难理解。

    刘楚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

    已然超出了所有人的预计。

    而他们与唐家其实并没有解不开死结,曾几何时,甚至还是并肩作战,共同进退的战友。

    这个时候,观望无意识最明智的选择。

    因此,没有人想要在局势未明之前得罪任何一方。

    外人都走了之后,炎龙的战士们便忍不住开始庆祝了。

    一方面是为了他们的副队长江森成功康复。

    另外一方面,当然是欢迎刘楚这个生力军的加入。

    就在刚才,刘楚被列为炎龙客卿的命令已经传达了下来。

    “以后,就是咱们炎龙大展宏图的时候了!来,咱们满饮一杯!”

    炎龙疗养院的小食堂里,唐远恒猛的灌了一口茅台,哈哈大笑地说道。

    “对!有了刘先生加盟咱们炎龙,我们一定能重拾辉煌,成为龙窟第一纵队!”江森的眼睛充满了火热。

    第一纵队。

    听到这四个字,唐远恒眼睛不禁有些迷离。

    这不就是他朝思梦想的事情吗?

    只从他临危受命,接替这个队伍的队长一职,便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它重归第一。

    现在,看着大家气势高昂的势头,那一天似乎已经近在咫尺了。

    岂料,刘楚一口干掉手中的白酒之后,沉声说道:“可不仅仅是龙窟第一纵队。”

    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难道我们还能更上一步?”

    江森和唐远恒的眼睛满是热切。

    刘楚点点头:“据我所知,除了龙窟,还有狼窝和蛇谷两个秘密部队。我相信,或许在这之上还有更加强悍的组织。既然我已经是炎龙一员,那么炎龙就不该止步于什么龙窟第一。我们要做就做华夏第一,世界第一!你们,在座的诸位,一定会为你们将来的成就感到惊讶!”

    刘楚的话很大,但是谁都能够感觉出来,他说的底气十足。

    只有刘楚自己知道,他为什么敢说这样的大话。

    就在不久之前,他做一个疯狂的决定。

    不仅要为炎龙的人炼制可以让他们力量突飞猛进,轻松突破瓶颈的丹药,还要直接将灭世魔书里面的功法传授一部分给他们。

    此外,天心魔主那些魔功虽然不能用,可是不少暗器机关下毒御蛊之类的手段也大可以传授一二。

    最近群魔肆虐,不仅有来自于内部的倾轧,也有来自于外部的威胁,如果唐远恒这些人没有一些保命的功夫,炎龙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消耗殆尽。

    虽然沈家和张家在没有弄清楚自己的底细之前,暂时会隐忍不发,可是他们也绝不会闲着。

    因此,尽可能消耗炎龙的有生力量必然成为他们首选。

    而且,张家和沈家一旦联起手来,里应外合,要做到这一点可谓易如反掌。

    看到大家似乎有些接受不了的样子,刘楚微微一笑,功德之力猛然催动。

    呼!

    只见他重新蓄满佳酿的杯中突然飘起火焰。

    随即,不仅是他的杯子,所有人的杯子之中全都燃起幽蓝的火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