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111章 气势汹汹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唐远恒看了刘楚一眼,询问他的意见。

    刘楚轻轻地点点头,淡淡地说道:“让他们过来,但先别进来。他就快苏醒了。”

    “就按刘先生说的办!”唐远恒立即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刘楚说江森快要醒了,那就是快要醒了。

    一定错不了!

    “是!”

    唐龙心中狐疑,但还是立即领命,出去请人。

    仿佛是有默契一般,不光是沈家和孙明,龙窟的其他势力也有人到来。

    只不过,他们并不像沈家这么大张旗鼓,都是派出一些无关紧要的成员过来一探究竟。

    毕竟,虽然各种迹象都表明,江森很可能已经一命呜呼,而唐远恒等人在极力掩盖,可是直到此刻,还是没有人敢说江森就一定死了。

    唐远恒早就给唐淳汇报了这边的真实的情况。

    唐淳和几个作为唐家核心的叔伯兄弟合计一番之后,让他全力配合刘楚,并让他全权处理今天的事情。

    这样,唐淳不出面,一旦形势不可控制,事情也能有转圜的余地。

    唐远恒也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绝不拖累唐家。

    孙明却没有这么多想法。

    他是医生,而且医术不错,江森的死又是他一力促成。

    他不信,以江森这种状态,那么大剂量的肾上腺激素推入之后,还能挺过来。

    结合这两天调查到的种种迹象,他已经想不出江森还有任何活着的可能。

    孙家地位崇高,加之孙明又是龙窟的首席医生,因此理所当然地走在了最前头。

    他一脸傲然,不顾唐龙的阻拦,有些粗暴地推门而进。

    就在房门开启的刹那,他就闻到了那股让人窒息的恶臭,脸色骤变,并立刻捂住鼻子。

    紧随其后的沈鹏然猝不及防,顿时捂着嘴一阵干呕。

    “孙主任,你来的倒是够早的。”

    唐远恒早就适应了这种味道,冷笑地看着走在最前面的孙明,满脸讽刺地说道。

    “我怕来的再晚点,江森都成了一推烂肉。”孙明忍住恶心,放开捂住鼻子的手说道,“不知道这位刘医生到底是怎么治疗的,短短工夫就把一个人治死了不说,臭味竟然连冰块都掩盖不住了!”

    这一刻,他混然没有意识到,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内尸体会散发出这样的臭味。

    沈鹏然这会儿稍稍适应了这熏人的臭味儿,拿出一张手绢捂着鼻子,瓮声瓮气地指着唐远恒的鼻子骂道:“姓唐的,你说!是不是你伙同那个什么刘医生下的毒手,害死了我的姐夫!”

    姐夫……

    不仅是唐远恒,便是一边跟着来看热闹的一群人眼中都闪过了一丝鄙夷之色。

    谁都知道,江森赢娶了沈月玲,就算是入赘沈家。

    沈鹏然嫉妒江森的身手和才干,当初在新兵训练营的时候,二人还有过激烈的冲突。

    他技不如人,被江森狠狠教训一顿,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礼拜之久。

    因此,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反对姐姐和江森的结合。

    即便是后来,孙家高层为了笼络江森,极力主张沈月玲和他在一起之后,他还是对江森怀着敌意,处处与之做对,丝毫不给对方面子。

    以至于他从未叫过江森一声姐

    (本章未完,请翻页)夫。

    现在倒好,人都死了,他倒是叫得亲热!

    “谁说你姐夫被我们害死了?”唐远恒冷笑地反问道。

    他故意说得模棱两可,让沈鹏然产生歧义,误以为江森真的已经死了。

    “不是你们害死的?现在他的尸体都臭了,你还这么说?!是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沈鹏然果然上当。

    他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随后进来的姐姐沈月玲使了个眼色。

    沈月玲进门之后就眼泪婆娑地望着床上黑乎乎的尸体。

    根本无需弟弟暗示,眼泪已经哗哗的往下流。

    她曾经期盼过能够出现奇迹,江森可以重新站起来。

    她当然知道,江森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夏悠然。

    可是那个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那么体贴,那么无微不至。

    不管是出于愧疚为了弥补,还是其他的原因,总之,那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她深爱着他,不可自拔。

    不知道多少次,她都希望用自己的温柔打动他,分享一点真正的爱。

    哪怕明知道是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内心深处,她又觉得自己其实也的确也不配得到他的爱。

    充其量,她就是家族为了达到对付唐家,拴住他江森的棋子而已……

    看到失魂落魄的姐姐,沈鹏然脸色一沉。

    自己的这个姐姐实在是太丢脸了?!

    江森到底有什么好!

    值得她这样一个天之骄女一般的女人为他如此?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

    这样情之所至的眼泪总比装出来的要好。

    虽然大家此刻都是心知肚明,但是太假了总有点说不过去。

    只要是看到江森的尸体,并证明唐家就是罪魁,一切都好说。

    沈鹏然冷笑一声,打算凑过去仔细看看江森的情况,立刻就被唐远恒拦住了。

    “你不能过去,刘医生在进行最后的治疗,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唐远恒说道。

    “什么?还治疗?!真是笑话!”沈鹏然冷哼道,“这都已经有味道了,还治疗什么。你真当我都是三岁小孩子好糊弄不成?”

    这一刻,他更加确信唐远恒这是做贼心虚了。

    只是,他根本不敢硬闯。

    唐远恒的实力他是知道的,比江森不遑多让。

    而且,就在刚才,唐远恒身上山发出来的气势明显更胜往昔。

    眼下他显然已经被逼到绝境,未免狗急跳墙,拿自己垫背,沈鹏然当然不愿意冒险。

    “哼!何必急于一时,一会江森会自己走出来的。”唐远恒笃定的说道。

    孙明突然笑出声来,眼角都挂着一滴泪水。

    那样子,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你说什么?哈哈!江……江森自己走出来?!你吃错药了吧,唐队长?”孙明嘲弄的看着他,狂笑地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耍花招了。江森已经被你们害死了,这次神仙也救不了你们!”

    沈鹏然也立即附和道:“你们唐家一直对我们沈家有看法,这我知道,可是你们竟然如此下作,对一个躺在床上,毫无威胁的病人下手。这事绝对没完!”

    “是啊,唐队长,你就不要嘴硬了。死者为大,无论咱们之间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什么矛盾,请先让我们把我姐夫的尸体带走好吗?”

    “你姐夫又没死,带走他干什么?!再说了,他说什么也是我们炎龙的人,就算是死,也该留在炎龙!”唐远恒语气强硬,威武的身躯直接挡住二人。

    “唐远恒,你这是要逼我们硬闯了?!”

    沈鹏然实在是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了,挥了挥手,他带来的沈家的人纷纷上前。

    而他自己,一下子缩到了后面。

    他是真不想跟唐远恒对上。

    沈鹏然一旦躲到了安全地带,脸上的狠劲儿便涌了上来。

    他厉声道:“唐队长,乖乖的打开门吧!一会儿拳脚无情,若是不小心伤了你,可别说咱们沈家人多欺负人少!我姐姐要带走自己丈夫的尸体,这事闹到哪里,你都不占理!”

    沈鹏然巴不得唐远恒跟沈家人动手。

    一旦动手,无论胜负,唐远恒都要倒霉。

    毕竟,江森死了,唐远恒便有害死他的嫌疑。

    再这样阻拦他的妻子来收尸,情节更加恶劣,上面绝对会为沈家做主。

    到时候不仅是唐远恒本人,就是唐家也要跟着吃挂落。

    孙明见沈家人群情汹涌,随时可能动手,立即在一旁煽风点火:“你们和我打赌,现在把人害死了,却不敢承认,你们究竟要要干什么!难道炎龙真的是你唐远恒一手遮天不成!”

    “够了!你们都不要说了!江森都死了,你们还这样争来争去有意思吗?这一次,我不准你们再利用他!”

    沈月玲突然尖叫了一声,眼神之中充满了决绝。

    沈鹏然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他没想到自己的姐姐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可惜,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呵斥她。

    再怎么说,她都是沈家的女儿,自己一母同胞的姐姐。

    沈鹏连忙朝一个沈家的少女使了个眼色:“小雅,你二姑太悲痛了,还是先把她带走。免得她见了你二姑父受不了。”

    小雅愣了一下,可是看到小叔的眼神,立即抓住沈月玲的胳膊准备招办。

    “我不走!我要陪着阿森,要陪着他。”

    沈月玲一把甩开了小雅的大声喊道,眼泪喷涌而出。

    她的心里,有着无尽的委屈。

    她甚至打算,见到江森之后,就直接死在他的面前。

    不求同生,但求共死!

    “带她下去。”

    沈鹏然脸色冰冷一片,根本没有半分亲情可言。

    虽然是嫡亲姐姐,可阻拦了家族的计划,真不如死了算了。

    一群人争吵着,谁也没有注意到,病床上的江森突然动了一下手指。

    而闭目养神的刘楚也在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

    总算成了!

    感觉到江森身上此刻厚重的气息,刘楚心中大定。

    他总算挺过来了!

    此刻,他已经把无极换骨丹的药效全部吸收,彻底完成了身体改造。

    果然!

    下一刻,江森的整个手掌开始活动,覆盖在他身上的黑痂出现了龟裂。

    双手突然握拳,真气激荡,黑痂开始迅速脱落。

    之后,江森红通通的手臂露了出来。

    不是病态的潮红,而是一种新生儿般的红润,充满生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