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110章 痛不欲生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孙明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上笑容更甚。

    几秒种后,他才说道:“不过是最后的疯狂而已,不必担心!明天,只需要等到明天,我就让他们死的很难看!”

    刘胜也是一脸笑容:“我听一个唐系的队员不小心说漏了嘴,眼下江森整个人泡在冰块之中,已经没有半分活人的气息了。”

    “哈哈!看来是真的死了。眼下就只等天亮了!”孙明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他微微扭曲的面孔,刘胜心中腹诽一句,悄悄地关上门离开了。

    当体内的功德之力再次消耗殆尽的时候,刘楚总算做好了最后的准备工作。

    现在万事俱备,只等朝阳初升,便能让江森服用早已炼制好的无极换骨丹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显得非常漫长。

    唐远恒双目如炬,打起十二分精神。

    尽管明知道那些家伙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跳出来,但是他绝不敢掉以轻心。

    终于,第一缕晨曦穿破云层,洒向大地。

    就是现在!

    刘楚毫不迟疑,微微凝神,卸去瓶盖之上的封印。

    只听啵的一声,一道金芒窜出瓶盖,冲天而起。

    刘楚凌空一抓,一枚金色的丹丸赫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正是那颗好不容易才炼制成功的无极换骨丹。

    不等异香飘散,刘楚直接捏开江森的牙关,喂入他嘴里。

    金丹入口,江森僵直的身体微微震颤一下。

    立即,一道灼热的汤液顺着江森的咽喉流入胃部。

    于是此同时,刘楚的一只手已经按在了他的胸口。

    手掌之上,功德之力迅速流淌,如同一圈圈白色的涟漪一般,以膻中穴为中心,呈放射状朝着四面八方播撒开去。

    这粒无极换骨丹本就是利用功德之力炼化,现在进入江森体内,被同样的力量催动,药效顷刻间最大限度地释放出来。

    几乎是眨眼之间,江森原本冰冷的身体被这股暖流完全覆盖,惨白的面容迅速恢复血色。

    更让一边的唐远恒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分明听见江森的身体里在噼里啪啦地炸响。

    这声音,似曾相识……

    是了!

    猛然间,唐远恒想了起来,自己第一次触及明劲的时候,骨骼里面就爆出过类似的声响。

    只是,江森身上明显要猛烈的多。

    他顿时又想起了刘楚之前许下的承诺——江森脱胎换骨之后,将横扫其它六个纵队,成为龙窟第一人!

    就在唐远恒微微失神的工夫,江森的身体如同触电一般,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

    唐远恒想要问点什么,可是看到刘楚聚精会神的样子,终于还是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呃……

    突然,江森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沉的痰鸣。

    唐远恒这才注意到,他已经有了呼吸!

    心中顿时一阵狂喜,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下去。

    虽然对刘楚的医术很有信心,可是江森的情况实在是太糟糕,直到这一刻,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江森的呼吸从一开始的沉缓,渐渐变得急促。

    到了最后,他开始大口的开始喘气,脸上似乎多了几分生气。

    只是,他双目紧闭,没有恢复意识。

    眼见着他的呼吸越来越平顺,刘楚充满魔力的声音突然

    (本章未完,请翻页)响了起来。

    “江副队长,不要去想那些撕裂和灼烧的痛苦,跟随着你身体里那股暖流尽可能调整呼吸,你很快就能醒来。”

    江森其实从刘楚将无极换骨丹喂入他口中的那一刻,就已经恢复了意识。

    只是,随即他就被痛苦的洪流淹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间,他才听到了刘楚的声音在自己黑暗的世界之中响起。

    犹如暮鼓晨钟一般,引导他的方向。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江森立即照做。

    他惊异的发现,此刻他断裂的经脉已经重新连接,而丹田之中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力量悄然滋生。

    这是……

    内劲!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骨骼碎裂,经脉寸断的时候,体内的内劲便宣泄一空。

    眼下不但重新凝聚,竟然还变得更加厚重了。

    立即,他就想到了之前刘楚的承诺,一阵狂喜。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现在还不是庆幸的时候。

    立即,他开始尝试着运转丹田之中的内劲。

    然而,一试之下,他就后悔了。

    没错,就是后悔!

    轰!

    比之前还要猛烈的剧痛再次如同潮水般铺天盖地席卷而至。

    啊!

    他惨叫一声,浑身如同被架在火上烤,豆大的汗珠不住的从额头冒出来。

    仿佛下一刻,他就要死掉!

    刘楚盯着江森的反应,眉头紧锁。

    他很清楚,现在江森体内正在进行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啻天人交战。

    其实虽然只是一瞬间江森就因为巨大的痛苦放弃了,但丹田之中的内劲已经随着刘楚如同魔音一般的召唤下,在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下沿着经络迅速流转。

    很多闭塞的经脉一下子就被这股洪流冲破,然后被迅速填充。

    在内劲猛烈的打熬下,经络骨骼乃至血脉被迅速重组。

    这个过程,犹如万蚁啃噬,简直比凌迟还要痛苦。

    刘楚把早就准备好的毛巾放在了江森的嘴里,防止他因为剧烈的痛苦不小心咬断了舌头。

    时间迅速流逝。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

    江森的皮肤赤红而灼热,四周的冰块迅速融化,白雾蒸腾。

    呸!

    突然,江森吐掉了嘴里的毛巾,怒睁双目,对着刘楚大声吼道:“快!快杀了我!杀了我!”

    剧烈的痛苦完全超过江森所能忍受的极限。

    这一刻,什么仇恨,什么理想,全都被她抛到脑后,只求速死!

    啪!

    刘楚一巴掌,直接抽在了江森的嘴巴上,口里则喊道:“坚持住,江森。不要当懦夫!”

    “疼!我好疼啊!我坚持不住了。快让我死吧!让我死!唐远恒,求求你,给我个痛快!”

    江森涕泪横流,苦苦哀求。

    一个坚强的汉子,此刻已然痛不欲生。

    这是超过人类生理极限的疼痛,谁都无法抗衡。

    刘楚自然也知道怎么回事,没有看不起江森。

    刚才的一巴掌,只是让他恢复一些神智。

    江森的身体剧烈的痉挛,口中还在不断的哀求。

    刘楚干脆别过头去,没有管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现在要做的,只是等待……

    唐远恒看到这一幕,也觉得头皮发麻。

    他是清楚江森脾气的。

    这样一个倔强的家伙,竟然都在不顾一切地苦苦哀求,可见他究竟在承受着多么恐怖的痛苦。

    可是,在此之前,刘楚就已经告诉他,这个痛苦是必须经历的过程。

    只有扛过来,江森才能真正脱胎换骨,成为龙窟第一!

    “江森,撑住啊!一定要撑住!”

    唐远恒下意识地在一旁说道,然后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他害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忍不住出手,真的给这位好友一个痛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远恒嗅到了一股恶臭。

    耳边则传来轻轻的呼噜声。

    不知何,江森竟然睡着了。

    不是昏迷,而是呼呼大睡。

    此刻,他身体周围的冰块早已消失不见,整个身体却被一层粘糊糊的东西包裹。

    恶臭,就是从上面散发出来。

    脱胎换骨!

    唐远恒心中大喜。

    此前刘楚就已经告诉他,江森服用无极换骨丹之后,必然脱胎换骨。

    一旦成功,体内的杂质就会全部排出来。

    反过来,看到这些杂质,便意味着江森成功熬过来了!

    只等这些杂质干裂,从皮肤表面剥落之后,他的身体会堪比新生儿一样的有活力。

    就在这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什么事!”唐远恒皱眉道。

    “三叔,是我,唐龙!”

    “慌慌张张的,到底什么事?”唐远恒沉声问道。

    唐龙推开门,跑了过来说道:“三叔,沈家的人和孙明一起过来了。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咱们怎么办?”

    “来的倒是挺早的!看来,他们很心急啊!”刘楚伸了个懒腰,扶着椅子站了起来。

    看得出来,他昨晚消耗过度,这会儿还很虚弱。

    只是,听他不屑的口气,唐远恒不由得心中大定。

    沈鹏然的身边,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五官精致,颇具风韵。

    只是,神色间有几分憔悴,眼神之中则写满了悲伤。

    她不是别人,正是江森的妻子沈月玲。

    一个政治牺牲品。

    江森瘫痪之后,她在家族之中,早就没有了任何的作用。

    虽然沈家还不至于对自家女儿太狠心,可是她又如何高兴得起来。

    江森倒下也就罢了,偏偏还是因为一个女人落到了这样的下场,沈月玲颜面尽失。

    沈家的女儿也是天之骄女一般的存在。

    曾几何时,她沈月玲也有无数优秀的追求者。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那面不被人说几句风凉话。

    可惜,身在豪门之家,她就是想要出去自立门户都不可能。

    沈家对她来说,堪比囚笼。

    今天,被自己的弟弟带领着,来看自己的丈夫。

    她不是不想来看江森。

    而且,他渴望亲口问他一句,她沈月玲在他心目之中究竟算什么?

    但是,她早就被禁足,因此这便成了奢望。

    没想到再有机会来到这个院落,竟然成了诀别。

    沈家让她哭,她就要哭。

    沈家让她闹,她就要闹。

    别无选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