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109章 蠢蠢欲动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这双眼睛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唐龙。

    他带着一副红外热成像的电子眼镜,小心翼翼地躲在暗处,把刘胜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

    另一边,唐龙的副手唐欢也发现了沈家的奸细。

    只不过,也没有立刻戳穿,而是按照唐远恒的嘱托,耐心地等着事情继续发酵。

    同时,不定期地将他掌握的情况汇报上去。

    第二天中午,孙明收到了一封由数字和字母组成的短信。

    将上面的内容翻译出来,他猛地一拍大腿,自言自语地说道:“好好好!唐远恒,这一次看你怎么办!”

    这条短信自然是刘胜发来的。

    而且是用二人之间约定的密电码发过来的。

    毕竟,刘胜作为龙窟的副队长,身份其实非常敏感。

    若是被人知道,他竟然投靠了孙家,那就彻底完了。

    作为龙窟的成员,可以与龙窟七股势力的任何一家关系暧昧,但是决不允许跟龙窟以外的势力不清不楚。

    短信上说,刘楚住进了江森的病房,一直没有露面。

    而且,在病房门口,设置了岗哨,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通过监控,并没有发现任何药物带入,连必要的生理盐水都没有。

    孙明确信,这一次刘楚恐怕是黔驴技穷,彻底没辙了。

    甚至,这会儿江森干脆就已经死透了。

    等到晚上的时候,孙明又接到一条加密短信。

    搞清楚内容之后,他就更兴奋了。

    刘胜传回来的信息,从监控里,他看到偶尔走过走廊的刘楚神色异常,看起来十分焦虑。

    唐远恒更是非常暴躁,不断呵斥手下的人。

    甚至一言不合,直接把侄儿唐龙给打了一顿。

    现在,唐龙脸上还顶着一个巴掌印在忙里忙外呢!

    据说当时都吐了血,可见下手之狠。

    唐家嫡系的炎龙战士一个个人心惶惶。

    整个炎龙显得无比压抑,仿佛有一团阴霾压在每个人的头顶。

    有些人便开始蠢蠢欲动,在炎龙-根本就没有前途,不如离开的言论甚嚣尘上。

    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刘胜又有了新的发现。

    也顾不得避嫌,捂着肚子就跑去和孙明汇报了。

    “孙少,刘楚那边在偷偷的往房间里运送冰块!”

    “冰块……”

    孙明心中一阵狂喜,但是表面上却神色如常,并没有表现出来。

    刘胜不虞有它,连忙邀功似的说道:“他们做的十分隐秘,几乎避过了所有人。我也是偶然发现冷库开启,然后小心调查后才知道的。”

    刘胜找到孙明办公室,满脸兴奋地汇报道。

    这会儿,他已经不再瞻前顾后,无所避讳了。

    “冰块?”

    孙明脑袋转了一圈,立刻就明白了刘胜的猜测。

    难道,这会儿江森已经死了?!

    要不然的话,运冰块做什么?

    “这么说,江森真的早就死了。”刘胜猜测道,“唐队长和刘楚只是在故布

    (本章未完,请翻页)疑阵,拖延时间想办法?”

    尸体的臭味都快冒出来了,还想着拖延时间?

    那正好,明天早晨就找上门去,看他们还有何话可说!

    这么想着,孙明立刻开始和沈家联系。

    他知道,这沈家图谋炎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能有这样的好机会,自然不会拒绝。

    孙明的地位当然不可能得到沈家的家主接待,不过,毕竟是药王后裔孙家的嫡系子孙,沈家还是派出了第三代中的杰出子弟沈鹏然出面招呼。

    这个沈鹏然是沈月玲的亲弟弟,要叫江森一声姐夫。

    这样的身份来讨伐唐家,更有说服力!

    因此,孙明并没有觉得自己被轻视了。

    “孙少,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我姐夫江森好像早就死了。只是,不知何故,唐远恒准备秘不发丧。”沈鹏然沉声说道。

    孙明点点头,面无表情地说道:“没想到,你们消息还挺灵通的嘛!”

    他当然不能让沈家怀疑到他的身上,因此始终小心翼翼,避免露出马脚。

    哪怕江森只是一枚弃子,但是名义上终究是沈家女婿,为了维护家族的面子,一旦得知害死江森的罪魁竟然是他孙明,仍然会追究。

    而孙家同样爱惜羽毛,一旦沈家拿到证据,也决不会袒护于他。

    “那是自然!”沈鹏然微微正色道,“再怎么说,江森是我姐夫,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不站出来为他说话,他一定死不瞑目!别人也会笑话我们沈家!”

    这就是睁眼说瞎话了。

    江森卧病在床,被宣布救无可救,此地成为废人的时候,可是没见到沈鹏然这个小舅子的影子。

    现在江森一死,倒成了沈家向唐家发难的借口。

    “没能治疗好江森,我心里还是存有愧疚的。”孙明沉声说道,“可是,终归还是捡回了一条命不是?俗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唐远恒竟然找来了一个半吊子医生,把江森活活给治疗死了。这分明就是公报私仇!”

    “哼,常言说得好,打狗也要看主人!这唐家实在是无法无天,这次咱们就联手一把,直接将唐家打趴下!”沈鹏然立刻表示了他的立场。

    “那咱们就合作愉快了!”孙明冷笑地说道,“唐远恒对我多有不敬也就罢了,那个叫做刘楚的小子竟然挑战我们孙家的医术,真是不知死活。不过,这姓刘的小子我不好出手对付,恐怕就要借助老弟的手了。至于唐远恒,就交给我!”

    沈鹏然站起身来,伸出手与孙明紧紧地握在一起:“那就一言为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跑到龙窟来招摇撞骗,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孙兄请放心,我明天一定代表沈家给他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孙明十分满意地点点头,便不再说话,目送沈鹏然离开。

    等办公室的大门观赏的瞬间,他嘴角终于露出一丝残忍的冷笑。

    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他除了背着一个孙家人的身份,其实在龙窟根本没什么势力。

    即便是作为暗子存在的刘胜,其实也是孙家发展的力量,跟他没什么关系。

    只是,作

    (本章未完,请翻页)为孙家的代理人,有权力在必要的时候唤醒这个沉睡者。

    否则,一开始刘胜也不会是那种微微不耐烦的态度。

    直到后来孙明做出许诺之后,才愿意臣服于他,供他驱使。

    然而,他心里清楚,想要刘胜为他冲锋陷阵根本就不现实,因此借助沈家的力量是他目前唯一的选择。

    有了沈家的加入,再加上自己扯虎皮拉大旗,在一边呐喊助威,唐家在劫难逃,乖乖交出炎龙指挥权那是早晚的事情。

    只要沈家点头,刘胜成为炎龙首领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反过来,自己让孙家发展的暗线在龙窟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对于他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是一种极大的提升。

    想到这些,孙明便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唐远恒进入了江森的房间,直接打了个哆嗦。

    “真冷啊,江森不会被冻坏吗?”他下意识地紧了紧衣服,有些担忧地问道。

    刘楚笑笑:“当然不会。要不是有这么低的温度,一会我真怕他撑不过去。寒意能让他反应迟钝,痛感降低。”

    虽说不破不立,江森眼下的状态非常适合接下来的治疗。

    然而,整个治疗过程仍旧凶险万分,刘楚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于是,他想尽一切办法,尽量让治疗过程之中产生的痛苦降低到最小。

    另一方面,用上这些冰块,或多或少也能麻痹孙明他们。

    “棋子们摸的怎么样了?”刘楚问道。

    提到这个,唐远恒脸上就是一怒。

    他冷哼一声,愤愤不平地说道:“真没想到,炎龙竟然有这么多的探子。龙窟另外六股势力全都蠢蠢欲动,再加上一个孙家,真是群魔乱舞!”

    “这就是所谓的墙倒众人推啊!”刘楚淡淡的说道,“因为眼下的唐家步履维艰,谁都觉得,可以从炎龙的身上撕下一块肉来,所以就再也坐不住了。”

    “还好你来了,要不然,我们被吞并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唐远恒感慨了一声。

    他当然知道这种窘境,可偏偏无可奈何。

    甚至,他什么都不敢做,唯恐一个不慎,加快了唐家的失势,成为唐家衰落的罪魁。

    刘楚不置可否地笑笑,又说道:“三叔,你一会亲自守卫这里,充当我的护法,绝对不允许任何的人打扰到我。要不然,我和江森都会很危险。江森一旦真的死了,咱们百口莫辩,就真的难以挽回了。”

    看刘楚说的郑重,唐远恒重重的点头:“放心吧,一切交给我就行,只要我唐远恒还活着,绝对不会让人踏进房间一步!”

    唐远恒说干就干,一声令下,所有的唐家军便收拢到疗养院周围。

    只是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所有属于唐家的力量立即就位,江森病房俨然成了整个炎龙最严密的地方。

    唐远恒甚至下令,如果谁敢无故靠近房间十米内,就地格杀!

    刘胜听到这个命令的时候,顿时吓了一跳。

    这可不符合唐远恒领导下,炎龙一贯温和的作风。

    难道准备做最后的挣扎了?

    刘胜不由得冷笑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