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100章 再试一次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没错,就是无极换骨丹!

    思来想去,刘楚在天心魔主的记忆之中只找到了这种丹药。

    江森的运气还真不错。

    之前刘楚刚好在戚薇薇药店里得到一根珍贵的炼骨草,正是炼制无极换骨丹最重要的一味主药。

    这种可以重塑骨骼,甚至让截肢的人重新长出骨骼的神奇丹药只要找了炼骨草之后,其他的原料想来也就不难了。

    只是,无极换骨丹炼制起来异常麻烦。

    即便是天心魔主本人,在准备好上品药材和鼎炉的前提下,也要耗费不少心力和时间。

    刘楚虽然知道全套的炼制方式,但是一时半会儿还真拿不出来。

    不过,一旦将无极换骨丹炼成,哪怕是一颗,喂江森吃下,便足以将他残损的身体进行重塑。

    而且,骨骼重塑之后,他的功力也会大为精进。

    当然,重塑身体的过程就等于回炉重造一般,无比痛苦,绝非常人能够忍受。

    听到有人进来,江森想要转过头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却也无法遂愿。

    他的经脉尽碎,骨骼具裂,从脖子上方开始,以下的部位全都无法动弹。

    以至于连转头这样的小动作,对他而言都难以办到。

    不过,他眼角的余光还是瞥见了熟悉的身影。

    “你来干什么!”

    江森沙哑的声音响起,仿佛从牙缝之中传了出来。

    对唐远恒,他可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太深,无法化解。

    “我带来了能重新让你站起来的人!”

    唐远恒沉声说道。

    他显得很平静,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让我重新站起来?嘿嘿!姓唐的,我看是来羞辱我的吧!怎么,看我现在不够惨是吗?!”

    江森躺在这里这么久,虽然每天都有护士过来,可根本没有朋友陪他说话聊天。

    缺乏必要的交流,加上心中不甘,脾气早就变得十分暴躁。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他对唐远恒恨之入骨,现在看到他出现,还说带了医生过来,不免怒火中烧。

    没有破口大骂,估计也是不希望让对方看了笑话。

    “我当然不成!不过,这位刘先生也许可以。”

    唐远恒的声音依旧平静,并没有因为江森的呵斥就感到不快。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他故意看了眼刘楚。

    刘楚知道他是想要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办法。

    于是,他轻轻地点点头。

    唐远恒一看,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欣喜。

    “救我?现在谁还能救我?!”江森冷笑道,“唐远恒,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或者说,你打算给我希望,再让希望破灭,好以此来折磨我取乐?!”

    唐远恒皱了一下眉头,沉声道:“江森,你真觉得我唐远恒有你想的那么龌蹉吗?”

    “人心隔肚皮,那谁知道啊!呵呵!唐家三公子,做过的龌龊事还少吗?”江森的语气冰冷如刀。

    “三叔,我看你还是先出去吧!我和江副队长谈谈。”刘楚说道。

    江森估计已经对人生绝望,唐远恒无论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

    与其留在这里让他变得焦躁不安,倒不如让他先离开一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行,那一切就拜托你了。”

    唐远恒说着,深深地看了一眼江森,微微的叹了口气,疾步走了出去。

    可是刚刚走到门口,他又突然停下,转头对着江森说道:

    “江森,你特么有本事就站起来把老子打一顿,在床上把老子往龌蹉了想,算个屁的本事!”

    江森咬着牙,用尽全身力气咆哮起来:

    “你给我滚!快滚!”

    门被带上的瞬间,两道热泪从他涨红的虎目之中淌落下来。

    啊!

    江森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静——

    房间里突然静得出奇。

    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江森似乎才稍稍恢复了情绪。

    突然,他似乎意识到还有一个陌生人没有离开。

    艰难地转动眼睛,将目光落在了刘楚身上。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也准备看我江森的笑话?给我出去!赶紧出去!”

    江森语气不善,倒也没有直接开骂。

    刘楚摸了摸鼻子,轻轻地笑了笑:“江副队长,我是来给你治疗的。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脑袋以下,经脉俱碎,骨骼震裂,应该是被外力刺激,导致你修炼的内劲破体而出对吧?”

    “你怎么知道?!”江森显得有些激动。

    刘楚又说道:“你出国执行任务的时候,应该就接触过什么神秘力量,借助你手臂上的纹身蛰伏在你的身体里。可惜你救人心切,尚未来得及进行血祭,便强行催动了这股力量,因此虽然最后在对手恐怖的攻击下保全了性命,但身上的力量也因为反噬作用肆虐,最终从奇经八脉之中渲泄而出,撕裂了经络骨骸,导致你成了废人。”

    听到刘楚的话,江森双眼写满了震惊。

    毫无疑问,刘楚说的完全正确。

    可惜,他似乎已经打定主意不接受刘楚的治疗,仍然冷声道:“我不用什么治疗!我什么情况自己知道,你出去吧!我今天已经骂够了,不想再骂人!”

    “可是,其实你很想站起来对吧!虽然你躺在病床上无法动弹,但是炎龙眼下的情况你其实是知道的。我知道你恨三叔夺走了你最心爱的女人,但是以你对他的了解,其实也知道他绝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用什么阴谋诡计。”

    “你究竟是他的什么人,这样帮他说话?”江森的情绪再次变得激动。

    “我不是帮他,而是想要帮炎龙。当然,也是帮我自己。我需要炎龙的力量。不是保护自己,而是保护我的家人。或许你对我的医术还有疑问,但是咱们用事实说话。你眼下用生不如死来形容恐怕也差不多。但是我分明注意到,刚才三叔让你站起来揍他一顿的时候,他其实是痛苦的。痛苦,说明你还有期待,并没有真正绝望。那现在,我就给你希望!”

    “给我希望?就凭你!经脉俱碎,骨骼寸断!嘿嘿,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样的医术能够治愈!”江森惨笑地说道。

    刘楚缓缓的说道:“您现在的腿没知觉对吧!如果我能让你感觉到疼痛,你会不会觉得,还有一些希望呢?”

    听到刘楚的话,江森想要反驳,可是,话不知道怎么就噎在了喉咙里。

    站起来,重新战斗!

    这自然是他的梦想。

    没有人知道,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完全无法动弹,甚至连知

    (本章未完,请翻页)觉都没有,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折磨。

    无数个黑夜,江森都在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够重新站起来,恢复巅峰的战力。

    可是,他没看到任何的希望。

    相反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陷入了绝望的泥沼深处。

    所以,他才会说,不要治疗。

    他感觉自己已经到了绝望的尽头,再也经受不起一次打击了。

    看江森没有反对,刘楚趁热打铁:“您看,有了疼痛,证明就有希望。如果真的没有,那我立刻就走,不在这里碍眼了。”

    江森的喉结动了下,久久不出声。

    刘楚没有多说什么,站起身子,开始往门外走。

    “你……等一下!”

    刘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很好,至少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那就试试吧!如果没反应,我也不怪你。”江森轻轻地叹了口气,眼神之中竟然带着一丝紧张。

    显然,他还是在恐惧失败。

    “好。”

    刘楚应了一声,麻利的转过了身子,走到床尾,双手一起按在了江森的右脚上。

    江森抬起头,想要去看刘楚在干什么,可是根本无能为力,最后只好放弃。

    轰!

    功德之力在丹田之中奔腾汹涌,迅速朝双臂之间汇聚,最后凝结于掌心。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拉长了维度。

    足足等待了一分钟,江森脸上已经有了一些不耐烦。

    刘楚也不想这样。

    实在是以为江森现在腿部的经脉完全碎裂,触觉神经全部损坏,想要利用功德之力进行修复,是一件浩繁的工程。

    他只能小心翼翼地推进,收效很慢。

    江森想要出口制止。

    可是看到刘楚那一脸认真表情,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医生都没有放弃,他怎么好意思放弃呢?

    “烫!好烫啊!”

    江森突然喊了一句。

    下一刻,他的嘴张地老大,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

    在江森叫烫的第一时间,刘楚就收回了功德之力,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有知觉,那就意味着还有的救。”

    刘楚轻声说了一句。

    这话半真半假,但是他不得不说。

    必须让江森建立足够的信心。

    接下来就算成功炼制出丹药,治疗的过程也是相当复杂的。

    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江森必须绝对配合。

    刘楚相信江森是个坚韧的汉子,可是在那种恐怖的痛苦之下,很难说他是否能够真的坚持下来。

    “我……我有知觉了?我还有的救?真的吗,是真的吗!”江森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

    随即,他又发出一阵如同呓语一般呢喃:

    “不对!不对!我刚才一定是出现幻觉了。多少年了,我的腿根本感觉不到痛苦!对,一定是幻觉,一切都是幻觉!”

    刘楚温声细语的说道:“江副队长,不是幻觉,你的神经末梢还没有完全的坏死,还是可以治疗的。”

    “我不信!”江森患得患失的说道,“除非……除非你能再让我感受一次!”

    “好,那咱们就再试一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