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0098章 用你实验

贱走偏锋 Ctrl+D 收藏本站

    “吴副队长,你什么意思?!”唐远恒冷声道。

    他口气里充满着不满、愤怒,以及不屑。

    吴征。

    刘楚冷冷地看了此人一眼。

    来的路上,唐远恒就跟刘楚特别介绍过此人。

    他在炎龙主管日常训练,是负责新人的实权副队长,地位仅次于唐远恒。

    不过,大家都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其实是唐家政敌安插在炎龙的一颗棋子。

    按理说,既然有人费尽心思,塞一颗棋子在龙炎里,并成为实权副队长,那么肯定是希望这颗棋子做一个沉睡者,暗中给他们传递一些重要的信息,以掌握炎龙的动向。

    等待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来个大翻转,能够里应外合获得炎龙实际上的指挥权。

    然而,吴征这颗棋子却非常特别。

    临走之前,仿佛是宣泄一般,骄横跋扈,如同疯狗一般逮着谁都一阵狂咬。

    不仅仅打压炎龙之中的铁杆唐系,连其它人也也不放过。

    刘楚细细的审视着他,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如同在看死人一般。

    据唐远恒说,此人已经确定要离开炎龙,去排位第一的天龙纵队报到。

    唐远恒猜测,这可能是故意混淆视听。

    一开始的时候,唐远恒就推断他就是天龙的人。

    可是现在,他竟然暴露身份,乍一看似乎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是希望大家真的以为他跟天龙沈家其实毫无瓜葛。

    但是唐远恒却又以为,这正是沈家的高明之处,就是要让人觉得是有人想要构陷沈家。

    刘楚对此倒也没有多想。

    这天龙既然是沈家的禁脔,如今又在整个龙窟七大纵队之中排名第一,怎么可能乱收人?

    而且还是从炎龙纵队出去的。

    就算他们势力在怎么大,也会害怕这么一个看起来没什么脑子的家伙暴露一些什么不应该暴露的机密吧!

    既然他们肯收人,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本来就是天龙纵队派遣出来的棋子。

    现在,这颗棋应该算是废了。

    天龙自己回收,要么就是迫于上面什么人的压力,要么就是故意制造一种欲盖弥彰的假象,将水搅得更浑,让人猜不透。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结果只有一个。

    这个叫做吴征的家伙死定了!

    天龙纵队的领导者但凡还有点脑子,绝对不会留这样一个家伙。

    龙窟一共有七个纵队,分别是天龙,隐龙,金龙,木龙,水龙,炎龙和土龙。

    建起之初,是天龙的实力排在第一,掌控着整个炎龙最多的资源,可谓风光一时。

    可是好景不长,排位第六的炎龙因为唐家兄弟加入实力大增,迅速崛起。

    只用了半年时间,便挑战了天龙的位置,最终成为首席。

    炎龙在唐家兄弟的带领下一度遥遥领先,将天龙压得死死的。

    领导天龙的沈家便一直将唐家作为眼中钉,肉中刺。

    发展到最后,两家关系彻底恶化,摩擦不断。

    双方的子弟甚至是到了一见面就要打一架掐一顿的地步。

    后来唐远恒的二位伯父任务失败,性命不保,导致龙炎元气大伤,后继乏力,从此一蹶不振,成为龙窟吊车尾的一支。

    这其中少不了天龙

    (本章未完,请翻页)沈家的推波助澜,暗使手段。

    唐淳甚至认为连二位兄长的死都与天龙沈家不无关联。

    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只能不了了之。

    但是直到今天,唐家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真相。

    “没什么意思!只是看不惯有些人自认为懂点医术,就以为天下无敌,甚至连起死回生这种臆想都敢说口!”吴征淡淡地说道。

    作为一只隶属军方的秘密部队,应该拥有严密的上下级关系。

    吴征作为副队长,竟然用这种口气与唐远恒这个队长说话,足见气焰有多么嚣张。

    其实,刚才刘楚在审视他的时候,吴征也在盯着刘楚看。

    他当然听过刘楚的大名,却并不认为他能够翻出什么花浪。

    尤其是看到刘楚的样子,俨然是一个养尊处优,不可一世的富家公子模样,对他更加轻视。

    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破孩,就算有些本事,可这牛皮似乎也吹得太大了。

    起死回生?

    真是笑话!

    也不知道那个肖局长为什么对他赞誉有加,还说出要争取刘楚加盟龙窟的话。

    难怪自己背后那位听说刘楚来到疗养院,立即就让自己赶过来。

    刘楚微微一笑,心想正好出手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自己大劫将至的倒霉蛋。

    “这么说,吴副队长是不信了?”刘楚眉头一挑,冷笑地说道。

    那样子简直比吴征还要嚣张十倍。

    吴征嗤笑一声:“当然不信!起死回生……真是大言不惭!真以为自己是华佗再世,扁鹊重生!”

    “既然吴副队长不信,其实我倒有个办法?”刘楚眯着眼睛说道。

    “办法?”吴征眉头一挑,满是不屑。

    “咱们索性做个实验!”刘楚说道。

    说完,他就静静的看着吴征。

    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条垂死挣扎的病狗。

    当即就惹怒了吴征。

    “你……你什么意思?”吴征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杀了你,然后再救你。如果救活了,那我的话就是真的,如果没救活,就权当我胡说八道,怎么样?”刘楚一本正经地说道。

    吴征愣了一下,随即冷哼一声:“无耻!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会上你的当么?!”

    “怎么,吴副队长这是害怕了?”刘楚轻蔑地说道。

    “你胡搅蛮缠!”

    吴征几乎要暴走,体内的内劲汹涌,迅速朝双手聚集。

    不仅是刘楚,就是其它围观的炎龙战士也感觉到气氛不对,下意识地看向了他。

    尤其是身为队长的唐远恒,这时候体内的气势也一瞬间爆发出来。

    得益于刘楚的治疗,以毒攻毒之下,唐远恒的经络获得了空前的飞跃,实力暴增。

    如果说以往的时候,吴征还有一拼之力,那么现在唐远恒已经稳稳地压住他一头。

    岂料,吴征还来不及感到惊愕,刘楚倒是毫无征兆地出手了。

    他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眼里猛然迸射出犀利的精光。

    吴征心神一凛,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头猛兽盯上。

    呼!

    耳边破空声袭来,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眼前,一道巨大的掌印正朝自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怎么回事?!

    毫无征兆地出手,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他确信,刘楚根本没有蓄势,竟像是轻描淡写地一掌,偏偏拥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吴征之所以能够成为炎龙的教官,除了有人暗中使力,自身的实力也是出类拔萃的,否则也不能在唐远恒面前如此嚣张,全然不把这个炎龙指挥官放在眼里。

    吴征最擅长的就是捕捉对手的气息。

    刚才,他之所以敢跳出对刘楚发难,除了因为临时得到命令不得不出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根本没有在刘楚身上发现属于强者的端倪。

    自己明明早就蓄势待发,可是却一瞬间就被这一招完全笼罩,根本无力抵抗。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横的力量?!

    感觉就像是做梦一般。

    轰!

    吴征只觉得眼前一黑,脑海之中一片茫然。

    其实不仅是他,如此近的距离,周围的人竟然都没有看清刘楚究竟是如何出手的。

    只是感觉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突然炸裂开来,席卷一切,让人根本生不出丝毫抵抗的想法。

    咔嚓!

    伴随着一声骨头破裂的声音,首当其冲的吴征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如同断线风筝一般横飞出去。

    嘭!

    一声闷响,背部狠狠地砸在了地上,便再无动静儿。

    只见直挺挺躺在地上的吴征面容扭曲,瞠目欲裂,嘴角淌出一缕殷红的鲜血。

    静——

    吴征感觉自己的世界一下子变得寂寥无声。

    奇怪,自己明明中了一掌,竟然感觉不到丝毫痛楚?

    身体仿佛一下子无比轻松,再无束缚……

    “感觉怎么样?”

    刘楚的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响,如同响雷一般,震得他一阵心旌摇曳。

    “你是谁?!”吴征连忙问道。

    “还能是谁?当然是杀你的人!”

    “我……我已经死了!?”

    “当然,我刚刚可不只是在跟你商量。你若是不信,不妨先看看脚下!”

    吴征缓缓低头。

    立即,他就愣住了。

    脚下果然躺着自己的尸体,一副惨状,脸色苍白,毫无动静儿。

    自己,真的已经死了!

    不甘……

    愤怒……

    立即,仇恨占据了他全部的意志。

    “小子,我要你偿命!”

    吴征咆哮着,手指弓成弓状,如同一头猛虎一般恶狠狠地扑向刘楚。

    刘楚冷哼一声,一只灵魂而已,完全不值一提。

    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任凭吴征的灵魂张牙舞爪的扑向自己,态度从容不迫,眼中全是不屑。

    轰!

    果然,就在吴征触碰到刘楚的刹那,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被撕裂了一般。

    无数道金芒从指尖接触的部位激射而出。

    这时,他才看清楚,刘楚身体表面被一层无形的力量笼罩。

    下一刻,巨大的反震之力席卷而至,硬生生将它掀翻在地。

    处于鬼魂状态本来不应该有什么疼痛之类的感觉,可是他现在偏偏能感觉得到。

    自己的灵魂正在被灼烧!

    (本章完)